番外四:明星之死
作者:李曼曼 | 字数:8868 字

田蓉惊叫了一声,当她回头看那窗帘时,黑影又诡异地消失了。她肯定这次不是做梦,她拿起化妆台上的剪刀,死死握在胸前,一步步来到窗前,猛地拉开窗帘。外面漆黑一团,什么也没有……

1

晚上9点,歌星田蓉的演唱会准时结束,她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后台,女助手郭菲菲早已替她煮好了一杯咖啡。

“蓉姐,你今天的表现简直棒极了,相信你的新专集一定火得不得了。”

郭菲菲淡淡地说着。她是一个毫无特征、没有表情的女子,跟田蓉快三年了,却从来没见她笑过。但这还都不算什么,最令田融感到费解的是,都快三十的人了,她却从未想过谈恋爱。不过她的办事能力却是无庸质疑的。

“今天要不是出动那么多保安,我真怕会出现三年前那样的惨剧,一想到那个惨死的孩子,我就……唉!”

田蓉有气无力地说着,显然已经很累了。

简单的卸装后,她和郭菲菲坐车离开了剧院。

“这有你的一封信,在后台拾到的,我问了工作人员,他们说不知道是谁放的,也许又是哪个疯狂的歌迷吧?”说完,郭菲菲又补充了一句:“你可真够幸运的!”

田蓉感到她的语气怪怪的,不过她今天太累了,所以并没有多想。

她不耐烦地打开那封信,里面是一首诗:

你是夜里温情的夜莺\每一声的啼鸣都揪住我狂热的心\你是我一个人的三角平原\我的吻是一只自由满步的鹿\我只想夜夜拥你入眠\直到沧海桑田

“这算什么?朦胧诗?简直是神经病,庸俗的疯子!”

田蓉气愤地骂了一声,然后把信连同信封揉成一团,扔出了窗外。

就在摇上车窗的一刹那,她忽然通过倒车镜,看到有个黑影在车后追着跑。车开得并不快,所以那个黑影始终跟在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田蓉吓了一跳,看到那个黑影一直穷追不舍,没有停下的意思,于是赶紧叫司机加速。车速一下子提了上去,不一会儿,那个黑影就被甩开了,她终于松了口气。

“没什么,估计又是一个疯狂的歌迷。”郭菲菲淡淡地安慰道。

“我看是疯子还差不多,深更半夜的追着人家的车子跑,真够吓人的!”

田蓉不愿多想,只盼着好好睡上一觉,尽快忘记刚才的那一幕。

黑夜中,车子驶远了,而就在田蓉扔信的地方,一个人慢慢地弯下腰,将揉皱的信拾起,揣入怀中。

一阵夜风吹过,那人很诡异地消失了。

2

回到家,田蓉换上一件半透明的睡袍,走进浴室。

水差不多放好了,她脱下睡袍,将令人目眩的胴体完全暴露在灯光之下。

“咣当!”

客厅里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人在用力关门。田蓉吓得花容失色,她急忙穿上睡袍准备去查看,但转念一想,这身睡袍穿了等于没穿,于是将浴巾裹在睡袍外面,又顺手从门后抄起一根拖把。

客厅里并没有人,她又在卧室和厨房里巡视了一圈,最后回到客厅。这时,一阵风从窗外灌进来,同时阳台的门被风吹开,“咣当”一声撞在墙壁上。

田蓉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刚才的那声巨响是阳台的门在做怪。

将阳台门关严后,她回到了浴室,除去那身可笑的装束,迫不及待地把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泡在浴缸的温水中。那冷热适中的水如同情人的手包裹住她的全身,令她全身的细胞都欢呼了起来。

她正贪婪地享受着,门铃却响了。

“菲菲也真是的,有事打电话过来说不就得了,非要在人家享受的时候跑来。”

田蓉料定是郭菲菲来找她商量新专辑宣传的事——这种事在过去就经常发生。

她围上浴袍,忿忿的去开门。

打开门,她正想对门外的郭菲菲怒斥一番,却发现门外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她探头四下望了望,走廊里黑洞洞的,并没有人。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准备回去继续享受,可就在她关上门转过身的一瞬间,她感到一团黑压压的东西从她面前一掠而过,紧接着,灯光忽然熄灭了。

田蓉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

等到她的眼睛完全适应了黑暗之后,她赫然看到一个黑影静静地矗立在墙角。那黑影一动不动,似乎正在仔细端详着她。

“你……你……你是什么人?”

尽管田蓉努力使自己保持冷静,但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却还是颤抖的。然而黑影却一点也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她慢慢地移动到茶几旁,迅速抄起一把水果刀。

黑影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动。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再不说话……我……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黑影仍旧一动不动。

忽然,一阵风冷不丁从窗外灌进屋里,而就在这时,黑影终于动了!

——先是自下而上斜飘了起来,随后便不停地颤抖着,并发出“哗哗”的声音,那声音就像一只被人遗弃的风筝,挂在电线杆上被风吹拂时所发出的哀鸣。紧接着,用力地扭动了几下,然后突地一跳,竟然整个瘫软在了地上。

田蓉吓得惊叫了起来。

好一会儿,见黑影没有进一步动作,她开始慢慢地朝墙壁挪动。她将身体紧紧地贴在墙壁上,眼睛却始终不离开黑影,然后伸手在墙上摸索着电灯开关。好不容易找到开关,按下去,灯没有亮!

不知过了多久。

由于黑影始终不严动,田蓉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她慢慢地接近黑影,并仔细辩识着。过了一会儿,她竟然“扑哧”笑出声来,原来那所谓的“黑影”,只不过是挂在墙上的一件风衣而已,被风一吹,落到了地板上。

田蓉走过去准备将风衣拾起,冷不防的,一条黑影从她身侧的房间里窜出来,将她抱住。

“啊!——”

田蓉尖叫着仰起身,浴缸里的水随即四散溢开。她喘着气,惊魂未定地看了看四周,再看看所置身的浴缸。她终于明白了,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噩梦。

“该死的梦!”

她长长出了口气,站起身跨出浴缸,再没雅兴泡澡了。

草草地洗漱后,她回到了卧室,坐在化妆台前,若有所思的梳着头发。忽然,她通过镜子看到一个黑影映在窗帘上。她大吃了一惊。

“谁?”

田蓉叫了一声,可当她回头看那向窗帘时,黑影又诡异地消失了。她肯定这次不是做梦,她拿起化妆台上的剪刀,死死握在胸前,一步步来到窗前,猛地拉开窗帘——外面漆黑一团,什么都没有。

她只愣了一下,马上转过身,生怕黑影像梦中一样忽然跳出来抱住她,然而身后同样空空荡荡。

这一晚,她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把剪刀压在枕头下面,将家中所有的灯全部打开,这才提醒心吊胆地睡去。

3

接下来的几天,黑影一再地出现,弄得田蓉苦不堪言,以至于影响到了新专辑的宣传计划,郭菲菲不得不帮她报了警。

接手此案的是市刑警大队的王牌警探高大亮。可以说,他与田蓉算得上是老相识了,田蓉每次遇到歌迷跟踪、狗仔队偷拍的事,都由高大亮负责调查和保护。高大亮初步推断,这次事件极有可能是某报的狗仔为了拍摄明星私生活照片的大胆举动,并就此展开了调查,可一连数天都是一无所获。

奇怪的是,查案期间黑影再也没有出现过,案件也就此搁置了下来。

“算了吧,也许那人知道我们报了警就不敢再来了。”

田蓉本就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毕竟她是个明星,这些事传出去对她的形象是没有好处的。可郭菲菲却担心黑影会再出现,坚持劝说高大亮继续调查下去,但田蓉执意不肯,郭菲菲强不过她,只得放弃,警方那边也因此作罢。

这天晚上,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刚刚外出归来,坐下正准备看报纸的高大亮,不得不再次起身。

“是高警官吗?黑影又出现了!”

来电话的是郭菲菲。

十多分钟后,高大亮已经身在田蓉的家中。

“刚刚我回到家,发现门缝里塞着一封信,打开看后才发现和我之前演唱会后所收到的那封信一模一样,里面是一首相当肉麻的诗,写得不伦不类,我当时被吓坏了,还没回过神来,便看见窗帘上映着一个黑影……我求求你了,一定要尽快抓住那个人,不然我会被逼迫疯的!”

田蓉的情绪显得很激动,高大亮安抚了好一会儿,总算是令她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那封信呢?”

“我撕了,不知扔到哪去了。”

“那内容呢?”

“记不清了,是一首诗歌之类的东西,我当时又怕又气,随手就给撕了,哪里还会管它写些什么?”

“你就别再逼她了,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郭菲菲端着咖啡从厨房里走出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请问,那个黑影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高大亮回过头问郭菲菲。

“大概半个小时前吧。”

“那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报警?”

“起初她打电话叫我过来的陪她,当我了解到情况后说先报警,可她不肯。你也知道,当明星的都不怎么愿意和警察打交道,要是闹出什么新闻可就麻烦了,呃……我的话还请高警官别介意,我没有其它的意思。”

高大亮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无妨。

她接着说:“后来我再三劝说,她这才肯报警。”

郭菲菲淡淡地说着,表情始终木然,看不出喜怒哀乐。

“要是第一时间报警就好了,现在那个黑影恐怕已经逃远了。”

高大亮说完,四周又查看了一遍,并没有特别的发现,就准备离开。临走时,他特别叮嘱田蓉,要是那个黑影再次出现,务必先报警,否则只怕会有声明危险,而且也会耽误警方办案。

“这是我的名片,比刑警队的电话有用,可以随时找到我。”

田蓉接过名片,可她哪里有心情去看名片上的字,顺手便丢在了桌上。

4

不得不佩服狗仔队的能力,大明星田蓉受到不明人物骚扰的消息很快便登上了报纸娱乐版的头条。基于舆论和大众的压力,市公安局不得不派出另外一名经验丰富、办案老练的警官郝峰来协助高大亮。

这天一大早,两名警官便来到田蓉的家。

睡眼惺忪的田蓉为他们开了门。两位警官不由得眼前一亮,慵懒散漫的她,显得更加的迷人了。不过两位警官可不是来欣赏美人的,进屋坐下后便直奔主题。

这时,郭菲菲也穿着睡衣从客房里走出来,这让两位警官颇为意外。田蓉连忙解释说:“一到晚上我就特别害怕,所以叫我的助手过来陪我一起住。”

短暂介绍后,郭菲菲去厨房冲咖啡了,三个人开始了对话。

郭菲菲煮的咖啡真是没得说,两位警官连连喝下数杯,之后手拿空杯,眼睛仍然瞧向郭菲菲,那意思不用说都能猜得到。

郭菲菲冷漠地接过空杯,朝厨房走去。

也许是喝多了,高大亮起身去了趟卫生间,回来的时候,他发现郝峰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看来我们的郝警官是专门来喝咖啡的,是不是多喝咖啡对破案有帮助啊?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得多喝几杯。”

屋内沉重的气氛,被高大亮幽默的话语一扫而空。

“真不是吹的,我们菲菲煮咖啡的技术简直是棒极了,比什么两岸咖啡、长岛咖啡好了不知多少倍,我呀,每天不喝菲菲煮的咖啡,就像心里缺了点什么似的!”田蓉眉飞色舞地说道。

交流还算融洽,半个小时之后,田蓉接了一个电话,说有个约会,必须马上离开。说完,便起身去了卫生间。两位警官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起身准备离开,可刚走到门口,突然听到洗手间传出来一声尖叫。

两人马上飞奔过去,冲在最前头的是高大亮,他毫不犹豫地一脚揣开门,想也不想地便冲了进去。郝峰皱了皱眉头,也跟着进了卫生间,只见田蓉瘫坐在地上,脸上一片血红。

“这美白霜怎么成了红色的?”高大亮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化妆品。

郝峰隐约闻到卫生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急忙问:“田小姐,你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还好,跌倒的时候腿撞了一下。”

郝峰朝田蓉的腿瞧去,但并没有看到流血的伤口,这令他很是纳闷,血腥味倒底是哪里来的呢?

“你们说,这会不会是那个……黑影干的?”

郭菲菲也有些害怕了,说到“黑影”两个字时,声音明显小了很多,却清清楚楚传进了田蓉的耳朵里,令她原本就颤抖不止的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了。

“郭小姐,先帮她清洗一下吧。”郝峰说道。

回到客厅,两位警官四处搜查了一番后,没有什么发现,就离开了。

5

此后,警方派出人手日夜监视田蓉的住处,那个黑影就再也没出现过。无奈之下,警方只得撤回人手。万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那个黑影竟然再次出现。

疑云一直纠缠着郝峰,思来想去都没有头绪,他不得不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高大亮,没想到却招来对方的一阵嘲笑。

“不可能是郭菲菲,她跟了田蓉那么久,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动手?而她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高大亮的分析不无道理,郝峰点了点头。

“不过,那个黑影似乎很了解田蓉,同时也很清楚咱们警方的行动。上次洗手间那件事,也是在郭菲菲搬到田蓉家之后发生的,这不能不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顿了顿,郝峰继续说道:“另外让我不解的是,那个黑影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证据是田蓉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可是,如果说只是疯狂歌迷的追星举动,这又未免太过了。”

“这样的歌迷还是有的,国外的例子比比皆是。”

“嗯,就算是吧,但是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除了第一次黑影在后面追之外,黑影从没和郭菲菲同时出现过。”

“也许根本就没什么黑影,我怀疑田蓉的精神状况有问题,她是在自己吓唬自己,毕竟你我,还有那个郭菲菲都没看到过黑影。”

高大亮语出惊人,令郝峰惊讶不已,自己的确没往这方面想过。

短暂沉寂后,郝峰离开了警局,在他心中,仍然认定郭菲菲与那个黑影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决定一个人跟踪调查郭菲菲。

他在田蓉家附近一处隐密的地方躲了起来。没多久,田蓉和郭菲菲从外面回来,开了门,上了楼。郝峰尾随其后,到了门口,正寻思着是进屋还是在外面继续蹲点,却忽然听见屋内传出女人的尖叫声。

他奋力撞开大门,掏出手枪,大步流星地来到田蓉房间,只见两个女人搂在一起,坐在地上,眼睛盯着窗外。毫无疑问,那个黑影又出现了。

看来一切都与郭菲菲无关。

郝峰顾不得多想,马上到外面四周搜索起来。

“逃得可真快啊!”不一会儿,郝峰气喘吁吁地回到田蓉家。很显然,这次搜索依然是一无所获。

“郭小姐,麻烦你煮杯咖啡来,谢谢。”

郝峰对郭菲菲煮的咖啡仍念念不忘。郭菲菲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答应着走进了厨房。

“咖啡没有了,我出去买吧。”不一会儿,郭菲菲的声音自厨房传出来。

“那就麻烦你了,小心点。”

郝峰把惊魂未定的田蓉扶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点了根烟,仔细地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好一会儿,田蓉总算是恢复了平静。她站起身,说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需要到卫生间方便一下。

忽然,郝峰脑海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立刻站起身,抢在田蓉之前进了卫生间,倒把一旁的田蓉给吓了一跳。不一会儿,他从卫生间里跑了出来,直奔大门。

“田小姐,我想我知道黑影是谁了!我出去一下,你待在家里不要乱跑,等我证明那个黑影的身份后就立刻通知你。”

6

也不知过了过久,门铃响了起来,田蓉以为是郭菲菲,开门后,却发现是高大亮。

“高警官是你呀,请进,快请进。这次你又来晚了,刚刚那个黑影再次出现,郝警官才来过,说他已经知道黑影是谁了,然后便匆匆忙忙跑了出去。”田蓉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高大亮。

“看来我真的是来晚了,既然没事,我看你还是早点睡吧。”

“我现在哪里睡得着?想起来还后怕呢!不如,我的助手回来之前,你先陪陪我。哦,对了,家里没咖啡了,我去给你倒杯白开水。”说着,她便起身去倒水,却被高大亮一把拉住。

“不用麻烦了,我不渴,呃……你刚才说郝警官已经知道了黑影的身份?”

“他的确是这么说的。”

“哦,那么急匆匆地跑出去,看来他也许真的发现了黑影的身份,这样一来……我岂不是没有时间了?”

“你说什么?”田蓉感到高大亮今天说话有点怪怪的。

“没什么,我在自言自语而已。是这样的,我今晚来找你,是因为看你最近老是忧心忡忡的,所以特地找来一首能令人精神放松的诗,来缓解一下你的情绪,希望能对你的精神有帮助。”

“诗?”

看着高大亮脸上诡异的笑容,田蓉的心咯登一下,她隐约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头。

“你是夜里温情呻夜莺,每一声啼鸣都揪住我狂热的心扉……”

没等高大亮念完,田蓉便尖叫起来:“你……你怎么……怎么会?”

“这是我写的,我当然会了。”高大亮神经兮兮地怪笑着,令田蓉立刻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你……你才是那个……黑影!”

“蓉蓉,你知道吗?我很早以前就被你的歌声给迷住了,那天你开演唱会,我特意写了一首情诗向你表达我的爱意,那,就是这首,没想到却被你给扔出了车窗。我在后面拼命地追你,你却开车把我甩得老远,我当时心都碎了!”

田蓉觉得高大亮已经疯了。

“后来我又给你写了一次,却被你无情地撕毁了,那可是我对你的爱啊!你为什么这么狠心?我在窗外看你,只是想欣赏你而已,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哦对了,顺便告诉你,美白霜里的东西也是我弄的,那是我的鲜血,喜欢那味道吗?”

此时的田蓉,惊恐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眼看着就要崩溃了。

这时高大亮的眼睛忽然变直了,田蓉顺着他目光瞧去,却是阳台上晾着的一条黑色三角内裤。那是她半年前去新加坡演出时买来的,真丝质地,她非常喜欢。

高大亮慢慢走过去,从晾衣架上取下内裤,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田蓉羞愧极了,但同时也害怕极了,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默默地看着。

忽然,高大亮将内裤揉成一团塞进了嘴里,并用力地咀嚼着,吞咽着。他满脸通红,显得很痛苦,白沫溢满了嘴角,并顺着下巴滴落在深蓝色的警服上。

这恐怖的一幕持续了足足两分钟,内裤终于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田蓉差点没昏过去。

高大亮离开阳台,回到田蓉身边。

“现在好了,我的身体里终于有了属于你的东西。嗯,咱们言归正传。本来我想利用办案的机会来接近你,偏偏上头调来一个郝峰,刚刚听了你的叙述,好像他已经查到什么了。没办法,我只有提前实施我的计划了,好在今天是18号,正是你的排卵期。”

说着,他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田蓉逼去。

“你……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

“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我是想……说得文雅一点,就是想拥有你的身体,说得粗俗一点,就是想使你受孕,然后生下我的孩子……”

“砰!”

一声枪响,高大亮应声倒地。开枪的是郝峰。

7

“还好被我给赶上了,你没事吧?”郝峰关切地问。

田蓉早已经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拼命地摇着脑袋,视线早没了交点。

郝峰安慰了一阵,看到田蓉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这才开始叙述自己是如何发现高大亮就是那个黑影的。

“之前我坐在沙发上回想这些天发生的事,你提出要上卫生间,我立刻想起上次美白霜那件事,中间高大亮曾去过一趟,当时碍于他的身份,我自然而然地怀疑是郭小姐在搞鬼,但是刚刚黑影却出现在郭小姐和你的面前,这就打破了我的怀疑。”

喝了口水,他接着说道:“直到我忽然想起,上次你在洗手间里大叫,高大亮什么都不顾就冲进了进去。对于我们警察来说,这是很不正常的,就这么贸然冲进去是大忌,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事先已经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另外,还有一个细节,他冲进去后一眼就认出那是美白霜,而我刚才特意跑到卫生间里查看,美白霜的牌子已经被磨损得看不清了,要经过仔细辨认才能看出来。”

“那你赶回来,是猜到他在我这里?”田蓉战战兢兢地问。

“其实我就躲在附近一处隐蔽的地方偷偷地观察。根据我的猜测,他每次扮黑影的时候都要关机,因为说不定会有电话打进来坏了他的好事,等到完事之后才开机,以便及时接到你的报警。刚才我特意打电话给他,果然关机,自然就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

田蓉长长吁了口气,她为自己的侥幸而感到万分地庆幸。

“只是有一点我感到非常奇怪。”

“哪一点?”

“从刚才的情形来看,高大亮的目的是让你怀孕。但参照以往类似的案件,罪犯要么杀人,要么强奸,怎么会提出那么古怪的要求呢?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另外,他还提到了你的排卵日期,由此可以证明,他对你了如指掌,而且目的就是使你怀孕,可是你的排卵日期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说到这,他忽然看到田蓉满面通红,这才想起有些话是不应该当着她的面说的。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好在这个时,郭菲菲买完咖啡回来了,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看到高大亮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郭菲菲顿时惊呆了。郝峰立即把刚才发生的一切解释给她听。

“真是没想到,他居然就是那个……黑影,枉我还给他煮咖啡喝!”

郭菲菲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起伏不定的胸脯。

“好了,黑影已经被消灭,你和田小姐没有危险了。既然咖啡已经买回来,也别浪费了,那就麻烦你去煮一些,我们边喝边聊。”

“不了,我想早点休息,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田蓉有气无力的说着。

“那麻烦郝警官扶蓉姐进房吧,我去给你煮咖啡。”

“顺便报警,叫他们来‘收尸’。”

几分钟后,郝峰从房间里出来,郭菲菲已经煮好了两杯咖啡在等他了。郝峰端起咖啡喝了几口,抬起头,看到郭菲菲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不禁有些纳闷儿。

“我已经报警了,他们很快便会赶过来,你可以趁着间歇好好休息一下。另外,煮这杯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多加了一道工序,相信味道一定会很特别。”

郝峰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一切变得越来越模糊……

8

当郝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了椅子上。这时郭菲菲出现在他面前,手里正把玩着他的手枪。

“你……怎么会这样?”

郭菲菲的眼圈忽然湿润了,“很奇怪是吧?我先给你讲个故事。三年前,田蓉第一次举行个人演唱会,当中有一个环节,是田蓉走下舞台与最前面的观众握手。主办者的想法是好的,只可惜因为疏于管理,以至于酿成了惨剧。当时的场面混乱极了,上万名观众争相与田蓉握手,结果十几人被踩死,其中有一名不满四岁的孩子。当时孩子的母亲也受了重伤,虽然抢救了过来,但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你……你就是那个母亲?”

“没错,我就是。”

郝峰看着眼前这个泪流满面的女人,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

“可是,我想不通高大亮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什么!他……他是你丈夫?”

“是的。失去孩子,他比我更加痛苦,看着他整天借酒浇愁,一天比一天颓废,我的心就在滴血,可我偏偏不争气,再也不能为他生孩子了。”

“于是你们就制定了这样一个计划?”

“计划是我制定的,与大亮无关。既然我们的孩子是因为田蓉而死,那就让田蓉赔我们一个孩子!我通过关系成为田蓉的助手,他努力工作使自己成为刑警队的神探。三年来,我每天为田蓉煮一杯加入轻微迷幻剂的咖啡,令他经常产生幻觉,并适当地制造出一些假象,这样一来,大亮便有了与她接触的机会。可惜呀,就在离计划的成功只差一步的时候,你却把他打死了。三年来的努力付之一炬,真是可惜呀!”

郝峰看到郭菲菲眼睛里闪烁着骇人的凶光,立刻便预感到了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

“经过三年的接触,大亮渐渐爱上了田蓉,但他怕我伤心,没有告诉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一点都不伤心,我太爱他了,只要他能够幸福,即使让我去杀人放火,甚至去死我也心甘情愿,何况,他只是爱上了一个女人。”

郝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这女人疯了!这女人疯了!

“现在好了,他终于可以和田蓉在一起了,还有你和我,作为他们俩的陪葬……喂!郝警官,你干嘛用这副表情看着我?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切都非常非常地美妙吗?”

说完,这个三年没有笑过的女人,脸上破天荒地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在郝峰看来,那笑容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砰!”

解决掉郝峰后,郭菲菲拿着枪一步步朝田蓉的卧室走去。几秒钟之后,卧室里传出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