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百鬼夜宴
第61章 追踪5
作者:柯晨 | 字数:4908 字

脚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身体好沉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生命都在被慢慢的抽离。

清水见了,看着陈开笑道:“还有你这种傻子,为了个妖怪连命都不要!”可是话刚刚说完,他就不笑了,一股冰冷的寒气从陈开的身边渗透出来,一个红衣的女人,不知何时站在了陈开的身后。

“他不会死的!”那个女人朝清水笑了一下,美丽的脸孔上像是布了一层冰霜。

“喜满!你怎么出来了?”绯绡拿到那个圆球,一挥手,手上已经多了一把红色的刀。

“小狐狸!”喜满说着一只手搭在陈开的身上,“遇到你们我真的很高兴,我也要走了!”

“你要干什么?”绯绡见了,有种不好的预感,忙要上去阻止。

可是来不及了,只听见喜满的声音划破了夜空:“用我的灵魂,换陈开的生命!”

陈开只觉得周身一阵温暖,好像填补了身上所有的空隙,黑暗中,一个女人在朝他笑,娇艳如花。

“是喜满吗?”陈开问道,喜满怎么会在这里?看来自己真的死了。

“陈开,我的死,并无意外!”喜满笑着对他说,“那天我根本就无法掉落倒忘川里去,我的结局,注定如此!”

“喜满,喜满,你在说什么啊?”他大声叫着,怎么连喜满也要走了吗?所有人都要走了吗?

“陈开,生命是如此的宝贵,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说完,朝他伸出一只手去。

陈开伸手一抓,却抓了个空!

“喜满!”他大声喊了一句,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只有雪一样的空白,墨色一般的黑夜,喜满已经消失了,空气中,落雪中,风中,到处都不会有喜满的影子了。

他想着“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那个一直支持自己的少女已经永远不会在这个世界上,那曾经一直帮助他的朋友,那只拉着自己,在忘川的旷野里奔跑的冰冷的手,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喜满的红衣,喜满的黑发,热爱自由的喜满,他此生再也无法见到。

绯绡依旧和清水在缠斗,清水的手一挥,天台上灰色的水箱里的水如万箭齐发,直往绯绡那边去了,绯绡望着面前的水箭,俊美的脸上比平时更多了一丝冷酷的死气。

可是陈开已经被悲痛压得喘不过气,根本就无心注意,他的眼前是一片的空白,脑中也是一片的空白,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被悲伤硬生生的掐断。

不知何时?生存能凌驾于死亡之上?欢乐能凌驾于痛苦之上?思念能凌驾于忘却之上?这漫天的白雪能凌驾于宿命之上?掩埋了这一切的生死别离,恩怨情愁?不知何时?

“陈开,快点跑!”绯绡回头对陈开大喊,所有人都走了,如果陈开能够活下去也是好的。

可是陈开已经听不到了,他只是愣愣的站在雪里,整个人似乎都被掏空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们的幸福,如此轻易的就被打散?

“还我的眼睛!”清水说着一只手突然暴长,就往绯绡的脸上抓去。

绯绡一闪身躲了过去,他拿回了修行,却还是不如这条蛇的修为高。

“再试试这个!”清水说着,又是一下打了过来。

绯绡急忙接招,可是明明来的是一只手,到了他的面前却变成了无数只手,绯绡见了,暗叫糟糕。

还没等他反映过来,就觉得胸口一冷,一只尖利的爪子透胸而过,却是从后面过来的。

绯绡眼见着自己的衣服被染红,瞪圆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你以为只有你会用幻术吗?”清水冷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伤害我的人,我都要他一并还回来!”陈开只觉得眼前有血花飞溅,意识一下就被拉了回来。

眼前的绯绡,已经受了重伤,正在用一种别离的眼神看着他。

“绯绡!”陈开大喊了一声,就朝他跑了过去。绯绡不能死,他怎么能死?绯绡的笑容,绯绡的声音,绯绡的一切,都已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融入他的血脉之中。

那样坚强的绯绡,那样自信的绯绡,乐观的绯绡,怎么能死呢?

可是绯绡的血,明明已经染红了白色的地面。

“陈开!不要过来!”绯绡嘴角牵出一丝笑容,“我给你变个戏法!”

“还在说什么?”清水说着就要抽了自己的手臂出来,他只要一抽手,血就会从伤口飞溅出来,一切就都结束了,他受的一百年的孤苦和寂寞,都会得到偿还了。

哪知抽了一下,那手居然卡在创口里,纹丝未动,再一使劲,还是抽不出来。

清水的脸色一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绯绡回头对他笑了一下,白色的脸上现出一种狡狤的笑容,“你以为我会傻到引你到有如此丰沛的水源地方吗?”

“你,你在想什么?”清水听了有了一种恐惧的感觉。

“你啊,过了这许多年也不长长脑子!”绯绡说着,回头对陈开说,“我给你变一个,让两个人都消失的戏法!”

“不要!我不要你消失!”陈开说着就要上前阻止。

可是面前似乎有一个透明的屏障,他根本就无法靠近,这个到底是什么?绯绡是什么时候弄了这个出来?他的心一紧,难道?难道他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

“你到底在想什么?”清水好像也有些预感,大声朝绯绡喊着。

“我要和你,一起被封印住,被封印的滋味,你还没有忘吧?”绯绡说着,朝清水笑了一下,很满意的笑容。

他说完,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低沉的声音,地上开始冒了光出来。

那光线一下就把陈开弹开,他这才发现,整个天台的落雪之下都被人画了扭扭曲曲的咒符,那些咒符正冒出金色的光,透过积雪,照亮了天空。

“不要念了!”陈开哭叫着,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千年之前,他就见过这个咒符,他和绯绡的快乐,也随着那条巨蟒被封印了。

“等花开了,我们一起去游山玩水吧!”千年之前的绯绡,着了白色的长衫,站在幽暗的回廊中,曾那样微笑着和他说。

“我们打勾勾吧,永远是朋友!”

“好吧,拿你没有办法!”

千年以后,绯绡站在街边的花园旁,昏黄的灯光下,伸出他纤白的手。

然而,过了这一千年,无论是自己还是王子进,都没有办法与绯绡在一起了。

眼见着绯绡的身体已经有些变透明,他的眼睛透过金色的光线,一直盯着自己,仿佛在做最后的诀别。

陈开,就是我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会保护你的!

那天绯绡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他温和的笑容还在眼前。

陈开突然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什么都干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

谁啊,救救绯绡吧,就是自己不要了这条命也可以。

哪知刚刚想完,就有火焰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是那个自己一直放在怀里的圆球。

有什么东西,正冲破了那石头的外壳钻了出来。

陈开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到底是什么?

比陈开更吃惊的是清水?他直愣愣的望着陈开的怀里,似乎见到了可怕的东西,比封印更可怕的东西,他吓得面色惨白,仅剩的一只眼睛里,全是恐惧的神色。

“凤,凤凰?”他颤声说着。

听他这样一说,绯绡也停止了启动封印,也朝陈开那边望去。

三个人一时间都被这奇迹惊呆了,一团火焰一样的东西,正冲破陈开的怀抱朝他们这边飞了过来。

陈开只觉得眼前是刺目的红光,是灼热的火焰,那光越升越高,直往着那封印的中心飞去了,好像还夹着禽鸟的叫声。

那更像是一只火鸟,正发出灿烂的光,展开了翅膀,染红了天际。

“是怎样的奇迹?”

“我也没有见过,只知道奇迹发生时,天空都会被染红!”

这个就是章夜所说的奇迹吗?陈开的意识又开始模糊了,这是怎样的奇迹啊?好像要把世间的一切全都烧光!

所有的一切,绯绡,清水,白雪,甚至这黑夜,似乎全都被这火焰吞噬了。

“陈开,陈开快醒醒!”耳边是绯绡的声音。

“我这是怎么了?”陈开只觉得自己似乎躺在冷冷的水泥地上,背后又湿又冷,不知是自己身上的血还是融化了的雪。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躺在这样冰冷的雪地上,而那一天,他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人。但是不同的是,这次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可怕的黑暗。

“陈开!”绯绡说着就有些哽咽了,“我们得救了!”他的鼻子一酸。

“那你难过什么?”陈开笑了一下,接着又问,“我怎么看不到你啊?”

绯绡抱着浑身焦黑的陈开,忍住了泪水,他怎么能告诉他,他叫来的凤凰赶走了清水,可是那样的神鸟,并不是凡人可以看到的,凡是看到凤凰的人,都无法生还。

“我没有难过啊!”绯绡笑了一下,忙宽慰他。

陈开这时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很痛,似乎有火在烤他,“我的身上好痛啊,眼睛也看不见,我会好吗?”他虽然这样问绯绡,可是隐隐已经知道自己生命已经无多。

“会好的!”绯绡抓住他的手,“我一定会救你的!”

“让我还能看见你!”陈开笑着说,笑一下也好难过啊,可是他真的还想看绯绡一眼,看看他的英气的脸,看看他的白衣,看看他的笑容。

“好的!”绯绡点了点头,“我保证,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他说完望着陈开,突然觉得心酸,“陈开,我累得你如此,你不恨我吗?”

陈开笑了一下,他怎么可能恨他?认识绯绡以来的种种,在他眼前浮现出来,是的,他的生命因为绯绡而与众不同,有伤心,有欢乐,有痛苦,那些都是他记忆中的宝石,永远的宝石,有了这些,已经足够了,他又怎么能够恨他?

他艰难的摇了摇头,突然觉得浑身无力,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看不到的眼睛,睁着又有什么用?

“也不要让我忘记,忘记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陈开艰难的说了一句,那白色衣裳的少年,那样的轻言浅笑,他多么多么想再看一眼啊,就像初见一样,让他的白色衣服晃花了自己的眼睛。

“我答应你!”绯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又是如此的遥远,陈开突然间觉得好累,也许一切都到了该完结的时候。

有水落到自己的脸上,湿湿凉凉,是冬天的雨吗?还是别的什么?可是他已经无法再去追究了。

过了半小时,绯绡小心的站起来,把陈开平放在地上,拖着艰难的步履从天台上慢慢的走了下去。

他身后的人,身上已经完全没有焦黑,红润的脸色,正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绯绡回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陈开,笑了一下,决然的扭头打开了铁门。

他走出楼门,冷风迎面吹了过来,吹起他的长发,夹着片片的雪花,他望着那被雪染成白色的世界,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走了出去。

陈开,我一直想和你说,今日的流水又怎么能重复昨日的河床?时间在流逝,生命在变化,你就是你,不是王子进,也不是别的什么人,更不是我的附庸。

陈开,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属于自己的,你也一样,就像我今天走了,并不是要舍弃你,也不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那些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我都会一直记得。

我只希望,你的人生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化。

我只希望,今后的路你能自己掌握。

我只希望,你能平安的,和普通人一样过一辈子。

陈开,你能明白吗?

白色的人影渐行渐远,远的好像与这遍地的白雪融入一起。白皑皑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开始是人的脚印,后来就变成了了什么动物的脚印,像是雪地上绽放起一个个墨色的梅花。

鹅毛般的雪还是不停的落着,转眼间,那些脚印都被白雪覆盖了。地上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是,从来没有人走过。

过了三天,陈开在医院睁开眼睛,他很累,觉得周身疼痛,那天发生的事情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一个长梦。

“你醒了?”说话的是一个穿了黑色衣服,带着墨镜的少年,他正蹲坐在窗台上。

陈开见了他,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绯绡没有在这里,他居然还在?

“那天你叫出来的只是凤凰的影子而已,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他笑嘻嘻的对陈开说。

“你要干什么,你把绯绡怎么了?”陈开突然有了可怕的想法。

清水摆了摆手,“放心啦,我不会那么无聊去杀一个人类,我只是想不通而已!”

“绯绡去哪里了?”清水托着下巴,神色寂寥:“我也不知道!他把自己的血给你喝了,然后就走了!”

原来那些都不是梦,陈开回忆着那天晚上的一切,绯绡,绯绡到底还是抛下自己一个人走了吗?他想着,不由心酸,到底,还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和千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不要难过了,你已经和他共生了,除非他来取走你的性命,否则你是不会死的!”

清水说完,站了起来,拉开窗户,双臂一展,就跳了下去,“倒是我,这样的孤独可怎么办?”声音中充满了寂寞。

陈开一个人呆坐在病床上,久久没有出声,直到夕阳西下,他还是呆坐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每个童话都会有结束的时候,可是陈开知道,以后每次落雪,他都会心痛。

过了许多许多年,陈开已经老迈得行动不便,他头发花白,老眼浑浊,可是死神还是没有取走他的性命。他知道,他的生命是和另一个人连在一起的,只要那个人没有死,他就会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着。

窗外的迎春花随风招展,暖风和煦。一个坐了轮椅的老人,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春意盎然。他面带微笑,在安详的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白衣的少年,踏花而来,履行他们的约定。

是的,约定!老人想到这里狡狤的笑了,他的儿孙们都不知道,他们的爷爷曾在少年时,和狐狸精有个约定。

所谓花开与花谢,所谓过去与将来,所谓年轻与年老,都不过是时间的注脚而已,我们用自己的生命注释着属于自己的时间。时间的长河冲刷,带走了童颜与黑发,只留下每个人对生命的坚韧与执着,散发着美丽而耀目的光芒。

是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