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奇幻 > 草原战歌
第173章 独自上路
作者:淳于献 | 字数:4076 字

‘兄弟们有损伤吗?到底是那个佣兵团暗下黑手?这些杀千刀必须千刀万剐!’

斯达激动得抽起卡诺曼的衣领;卡诺曼顿时间被斯达的反应吓呆了,他倒是没预计到斯达竟然如此的激动。

‘斯达,你先冷静一点吧!你现在如此也是无补于事;那些死去的兄弟不会因为你如此激动就复生的。’

斯达发现了自己失态便马上放下卡诺曼,场面变得无比的尴尬。卡诺曼见状就如此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他又同时间从口袋之中拿出一只戒指并且把他交到斯达手中:

‘这只戒指就是从那些人下黑手的人手中得到的。你看看你对这戒指有没有头绪……’

斯达接过戒指后,仔细地看着手中那只熏黑的戒指也没有之什么发现。手中那戒指只是一只平凡无比的戒指,又怎么可能从中发现些什么重要的线索呢?他把戒指扔给卡诺曼,又向着他问:

‘卡诺曼,你不是认为我们单单凭这只熏黑的戒指就可以找出真凶吗?这个实在不太可能吧;就当我们从中找到有关这只戒指的线索,你不怕是别人插赃嫁祸,好等我们两个军团各相残杀,从中获取渔人之利。’

卡诺曼失声地笑了一声,他没想到斯达居然那么天真地认为戒指的主人就是与下黑手的人有关。卡诺曼接过手中的戒指后,又用拇指把它弹到斯达的面前,向着他说着:

‘斯达,你不会是那么天真的认为戒指的主人就是对我们下黑手的人吧?这样的话,我应该说你是傻,还是天真呢?’

‘哼……你这是……’

‘老大,这次大事不妙了……’

正当斯达想把戒指扔回去之时,忽然看到帐篷被打开了,一名巨汉慌张地走到卡诺曼的身旁,向着他大喊着。

斯达跟卡诺曼冷不防被这巨汉那雄厚的声音吓住了,两人的注意力同时间集中在这名巨汉身上。那名巨汉用手摸着自己的脑袋,他想不通为什么两人的焦点同时间集中在自己身上。

‘克乐德,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如此慌张的走进来,难道你不知道我跟斯达正在讨论一些重要的事情吗?’

克乐德紧握着拳头,从腰间拿出一拳细小的卷轴并且把它交到卡诺曼的手,又向着他说着:

‘卡诺曼大人,这是从斐迪南城传过来的急报。’

卡诺曼拿起手中那卷红色的卷轴就知道斐迪南城中出大事,他马上把卷轴拉开,观看着卷轴内的内容。斯达见状又把头部伸到卡诺曼的身旁,观察着那卷红色的卷轴。

‘克乐德,此事不怪你,你快点回去吧!’

卡诺曼看完手中的卷轴过后,二话不说的支开了克乐德;克乐德见状就只得敬了一个礼然后离开斯达的帐篷。卡诺曼目送克乐德的离开后,就向着斯达问着:

‘斯达,你看清楚卷轴上的内容没有?’

斯达点一点头,从他那疑惑的目光之中,他在怀疑刚才克乐德送上来卷轴的真伪。卡诺曼似乎看通斯达心中所想,就向着他问:

‘斯达,怎么了?你是不是认为这卷轴是别人伪造的?’

斯达指着卡诺曼手中的卷轴,深长地叹息了一声,思索了片刻便解释:

‘卡诺曼,我怎么也觉得此卷轴必定有阴谋。试想想,佣兵大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怎能会忽然提前举行呢?我就不相信其中没有阴谋!’

卡诺曼干笑了两声,他笑咪咪的指着手中的卷轴,似乎不太相信斯达的话,又向着斯达解释道:

‘这个卷轴没可是无法被人伪造的,要知道每张卷轴上都是我们佣兵团的一丝斗气,所以被其他人伪造的机会非常低。你看!这卷轴之上是不是有着一丝的斗气;其他人可能模仿出我们兄弟的斗气吗?’

‘说得也是!既然卡诺曼你这样说,那我们就事不宜迟,马上出发吧!毕竟佣兵大会在三天之后就会举行,要是我们日夜兼程的话,根本就没可能到达斐迪南城。’

斯达拍一拍卡诺曼的肩膀,示意他准备起行。他又拿起身旁的地图,仔细地观察了一会,便合上眼睛皱着眉头沉思着。

卡诺曼见斯达如何集中精神,便拿走斯达手中的地图,希望知道他到底在苦恼什么。当他一看地图时,就被斯达所标示出来的三条路线吸引着,细看之下,终于明白斯达现在在苦恼着什么了。

‘如今之计,我们只得兵行险着走最短的路线,不然的话,我们根本就没可能如期到达斐迪南城参加那个该死的佣兵大会。’

斯达显然没有想到其他更好的方法,他又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卡诺曼望了地图中最短的路线,就心知不妙,走这样道路必须要穿过战场,而穿过战场的话,很有可能与十字军正面冲突。

‘卡诺曼,你得给我找两个机灵点的佣兵。’

斯达的声音打破了沉静的环境;卡诺曼冷不防被斯达的说话吓一跳,又认真望向斯达,不解的向着他问:

‘斯达,你的意思是什么?为什么要我给你找两个佣兵?等一等……难道你想带上两人直接走最短的距离到达斐迪南城?’

卡诺曼凝视地斯达的眼睛,他不相信斯达会作出一个极为疯狂的计画。斯达见卡诺曼不太信任自己,就只得轻轻地拍一拍他的肩膀:

‘卡诺曼,你要对我有信心啊!这是我所想到的唯一方法,要是我们一群人去更为危险,现在要是我带两个人去的话就会比较安全。’

‘两个人?既然你决定独自去斐迪南城,那么为什么你又要多带两名佣兵呢?这样的话,暴露的机会不是更大吗?’

卡诺曼知道斯达已经下定决心了,便没有继续阻止他。斯达听到卡诺曼的问题,便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向着他解释着:

‘本来我想叫他猜猜看,可惜现在得争分夺秒,没时间跟你猜迷。现在用意十分简单,就是去佣兵大会充充场面而已,要是我还有圣阶的力量,那当然是没问题;可惜我现在受了,不多找几个佣兵的话,不能压着场面。’

‘好吧!我现在就给你安排,好让你早点出发!’

卡诺曼话毕就马上离开帐篷,到外面找佣兵去了。斯达眼见卡诺曼离开,便想去亚洛商讨一下:就在他想离开帐篷之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

‘斯达……斯达……’

斯达听到夜云有气无力的声音,就马上转身走到夜云的身旁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又向着她说着:

‘夜云,没事的。你的伤势很快就没事……’

夜云吃力的睁大眼睛,用那双目无神的眼睛望向斯达,向着他叮嘱着:

‘斯达,你得要小心点。我有预感你此行去斐迪南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咳……咳……’

夜云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口淤血就从她口中吐出来。斯达从口袋之中拿出一条手帕,轻轻地为夜云抹去嘴角上的淤血,又摸着她的脑袋说着:

‘夜云,没事的。难度这一次的事情会比上次跟瑞利对决那样困难?’

‘斯达,这次……咳……咳……’

夜云再次吐出一口淤血出来;斯达只得再次用手帕把她嘴上的淤血抹掉,又示意夜云不要继续说下去:

‘小云云,你好好的给我休息吧。佣兵大会的事情我会处理了,你就不用费心吧。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的养伤……’

夜云正想开口反驳斯达的话时,斯达未等到她发声时,就向着她的樱唇重重的吻下去。

‘呜……’

夜云没想到斯达会‘突袭’自己,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斯达早已经扬长而去。只见她原本苍白的脸颊突然出现一阵浮红,她望着帐篷的门口轻轻地骂了一句:

‘臭斯达,总是占我便宜……臭斯达……臭斯达……’

‘乞嚏……谁人在说我坏话?’

斯达离开了帐篷没多久,突然间就感觉到一道阴风吹过后脑,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还是先找亚洛,跟他说说情况比较好。’

斯达看到亚洛的帐篷依然发出微弱的灯光就想起有必要向他交待一下自己的行动。

‘亚洛,睡了没有?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说;有空吗?’

斯达站在亚洛的帐篷外边,发现帐篷内一片寂静便向着里面问着。帐篷内突然之间传出一阵的咒駡声,斯达知道亚洛必定是内帐篷之内问候着自己。

‘斯达,你这个臭小子那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要是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我必定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亚洛向着斯达怒目而视,他怎么也想不到斯达会在自己休息的时候找自己。斯达看到亚洛如此的愤怒,顿时感觉到不好意思。斯达叹了一口气,向着亚洛解释佣兵大会提前举行的事情。

‘这不太可能吧!毕竟佣兵大会那么重要的事情,又怎会突然之间提前举行呢?这个会不会是陷阱呢……’

亚洛听过斯达的话后,皱起眉头来,他想不到佣王之王为什么会提前举行大会,而且他准确无比的直觉告诉他此事必定大有阴谋。斯达看到亚洛皱起眉头,就以为亚洛想阻止自己前往斐迪南城,抢先开口说着:

‘亚洛,你不要阻止我了。我此次必定要去斐迪南城……’

‘呵呵……’

亚洛干笑了两声,显然是没打算阻止斯达前往斐迪南城,他又狠狠教训了斯达一顿:

‘斯达,你就别自作多情了!我根本就没有勤阻你的意思,倒是我希望你去斐迪南城查明真相,毕竟佣兵大会这件事情必定是有问题。’

斯达轻轻地点一点头,算是明白了亚洛的意思。亚洛满意地望着斯达;斯达又向着亚洛解释着:

‘亚洛,要是有重要事情的话,你得找卡诺曼好好的商议……’

‘行了,行了。别啰唆得像个娘一样……’

亚洛不耐烦的向着斯达挥一挥手;斯达见状就只得马上闭嘴,亚洛轻轻地笑了两声后,就用力拍着斯达的肩膀,向着他说着:

‘安心上路,一路好走啊!’

斯达看着地他嬉皮笑脸地说出这句话时冷不防摔倒了,一种暴揍亚洛的念头顿时萌生。

‘小心点,别让那些十字军把你分尸……’

斯达板着面,目无表情的回应着亚洛的话。斯达看着卡诺曼带着两名佣兵从远方站立着,就向着他挥一挥手,示意他们走进帐篷之内。

‘斯达,你要的佣兵我已经给你带上了。你路上得小心点,现在苏利亚联邦内到处也是教廷的爪牙,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他们发现。’

卡诺曼走着斯达的面前向着他叮咛着,他又指着身后的两名佣兵向着斯达介绍着:

‘这是潘森跟亚当,你们俩要好好跟随我们的团长,别给我们其他的兄弟失礼。’

‘知道!’

两人齐声的回应着卡诺曼的话,斯达十分满意卡诺曼所带来的两名佣兵,并向着他发出一个感谢的目光,向着两人说着:

‘卡诺曼、亚洛,你们这次行程要是有什么重大的问题的话,一定要好好的商讨,不能意气用事。时候不早了,我得出发了,大家在斐迪南城见面吧。’

斯达转身带着两名佣兵离开了营地,潘森跟亚当不知道斯达是走什么的路线,只得向着他问:

‘团长大人,我们到底要走什么路线?到现在为止,我们对于这次计画都是一无所知的。’

‘啊?’

斯达看着两人疑惑的目光,就知道卡诺曼必定是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没有向两人解释。他叹了一口气,并且解答着两人佣兵的疑问。

‘团长大人,我们明白了!就是说我们得日夜芋兼程,用最短的时间到达斐迪城。不过,团长大人,难道你就没怀疑过那信件的真伪?据我所知,佣兵大会很少会改期进行……’

潘森听过斯达向着自己解释过后就马上提出自己的疑问;他只见瞪着自己便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向着斯达道歉着。

‘没事;我只是失神一会而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