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既视感
作者:金钱白花蛇 | 字数:2886 字

当盖儿妹妹被莱姆拉进触手海时,场外的观眾席发出了强烈的抗议声!

“咦,9527怎么了?”

“快点把画面转到9527身上啊!”

“司仪!快解释是怎么回事。”

还有许多的抗议声音,抱怨着看不到9527的比赛情形。

“这个,我也不知道阿…”场上的年轻司仪,苦丧的说道。

原来,外面的观眾们都知道紫龙与盖儿妹妹们是不同队的,于是乎大萤幕的“亮相权”大致分为两派,一派是投给盖儿妹妹,另一派也就是紫龙,起初紫龙的票数其实是超越盖儿妹妹的,原因不用细说,大致上就是男英雄主义的思想,占得大多数的投票率。

紫龙也没有让人失望,毕竟比起只会神术的修女,紫龙的威胁相对来说就被无比的放大,除去最大的威胁可是参赛者们共同的真理,所以晚间的战斗依然激烈。于是乎又再度拉开与盖儿妹妹的票据。

也不是就此忽视盖儿妹妹,用小萤幕来观看,虽然没声音,但完全不妨害观赛的兴致,虽然盖儿妹妹也有很大的亮点,但是总得而言比起紫龙的车轮战和混战来说,实在是一点也不热血。当然当盖儿妹妹使出“最终绝技”时,票数曾经一瞬间超越紫龙,不过因为投得太晚,导致什么都没有看到,为此服务处收到了数以万计的抗议函,强烈要求拥有回播的功能,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

紫龙的战斗到了早上,已经告一段落了,来袭的人似乎已经被打怕了,而后都没有再来偷袭紫龙,相对地阻碍就变成非常的小。一开始紫龙遇到的情形跟盖儿妹妹极为相似,好在紫龙的粉丝大多是少女,也就是说多了一个盖儿妹妹粉丝们所没有的东西,叫做矜持。于是距离感形成,少女们顿时化身为铜墙铁壁,阻挡外人的入侵,用少女们的话来说就是:“可远观而不可褻玩焉。”,导致紫龙一路上风平浪静,畅行无阻,平淡的出奇,以观眾的眼光来说就是:“毫无看头。”

于是乎,票数慢慢转至第二名的盖儿妹妹身上,终于一跃成了大萤幕的明星,从开始的脱离,接着的追赶,都无一不是让人惊险刺激的感受,直到触手海的救援,都让人热血沸腾,但是当盖儿妹妹被拉入光圈后,大萤幕就自动切换至别的选手身上,连小萤幕都无法追踪,然后就引发了强烈的抗议。

“请各位稍待一下,大会马上处理。”司仪无奈暂停了播报的工作,转身下去询问工作人员。

“发生了什么事?”

“精灵没办法进入那个光圈。”

“怎么可能,不是已经虚体化了吗?”

“可能是特有的结界。”

“这种例子好像很少,真的没办法吗?”

“除非她们从那荆棘植物出来。”

“好吧。”司仪嘆了一口气,做了一下心理准备,转身回台上成为眾矢之的。

触手海内

“小盖,快起来!”事情完全出乎莱姆的意料,以为阿盖尔并没有想回复身体打算,都想好第二套方案了。

“不,您不帮我,我就跪到死!”有种视死如归的气概隐隐而出。

难道是自己理解错了吗?其实阿盖尔不喜欢萝莉?但是记忆中都…(轻微混乱中)

“总之快给我起来,不然我不帮你了!”莱姆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跪过,尤其是自己的朋友,非常的不习惯。

“马上起来!”盖儿妹妹像弹簧般的一跃而起,深怕慢一秒莱姆都会改变主意。

莱姆看到这情形,真是好气又好笑,好歹也怀疑一下自己的动机吧,不过自己最喜欢的不就是这样的小盖吗?

“不过,小盖方法可能会…有点激烈。”早在决定过来时就已经准备好了,毕竟莱姆也是宿舍的一员,自然也有参与过“阿盖尔萝太化”的活动。事实上,宿舍每个星期都会自发性的组织和亲睦邻的活动,以增进室友们的感情和团结,不过自从换了管理员之后,每个星期更改成每天,而和亲睦邻的活动更改成…恩,大家懂的。

“没问题!”连最耻辱的经历都有了,什么都不能够阻止盖儿妹妹了!

“那…能不能…帮我叫花玲…”不知为何,莱姆说这句话时非常的扭捏。

“花玲!”

“啊哈—,盖儿姐姐怎么了吗?”花玲穿着睡衣并睡眼惺忪的问道。

“又熬夜了吗?”盖儿妹妹发出一丝责备的声音。

“不小心的。”花玲吐了舌头并敲了自己额头,看起来异常的可爱。这动作怎么这么眼熟?

不等盖儿妹妹发话,莱姆就把花玲抓到一边说稍稍话去了,也没多远,只是转个身而已,不过谈话内容完全听不到,让盖儿妹妹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异常尷尬,索性也跟着转身背对了起来。

谈话也没有多久,听到莱姆说“拜託了,花玲。”盖儿妹妹也知道谈话结束了,转回莱姆与花玲所在的方向,只见前者脸色红扑扑的,后者神采焕发眼睛充满光芒,她们到底谈了什么内容?

“小盖,是这样的,总共分成三个部分。第一步与花玲有关,需要破坏花玲脖子上的那个颈环。”

“咦!那我不就失去参赛资格了?”没想到莱姆第一句就这么震撼,要资格还是要真身?很不好选择,毕业资格不一定轮得到自己,似乎后者会划算一些。

“不会,我刚刚问过花玲,颈环的功能最主要是用来防止学生交流和传送,也就是说破坏其实不会失去参赛权。”

“我准了!”

一萝莉一精灵互相对笑了一下,似乎早就知道盖儿妹妹会答应这条件。

“花玲可能会刺痛一下,忍着点。”莱姆伸出纤细的食指,上面散发着白光,靠近花玲的脖子。

“恩。”花玲虽然感受到莱姆指尖那强烈的气息,但还是忍住身体逃跑的慾望。

过程没有什么特别的,当莱姆的手指碰到了花玲的颈环“叮”的一声,就裂开粉碎了,莱姆也如释负重般,满头香汗。

“莱姆你没事吧?”虽然只是小小的动作,但是盖儿妹妹也和花玲一样,感受到那不寻常的能量。

“没事,接着进入第二步。”莱姆说这话时还是有些喘,而花玲听到第二步时双眼又再度散发光芒,并催促着莱姆快一点,而莱姆的脸却越来越红。

“花玲,让莱姆休息一下。”盖儿妹妹一把抓住了花玲,莱姆的脸色很明显不正常,于是不让花玲打扰莱姆。

经过了十分鐘—

这十分鐘弄得盖儿妹妹好不习惯,原因在于盖儿妹妹篤定要让莱姆休息,什么样的姿势回复体力最快?当然是躺下,不过不可能让莱姆躺下吧,于是折衷成坐下,于是莱姆抱着双膝,坐在盖儿妹妹面前。什么样的环境最适合回复体力?当然是绝对安静,于是三人都不说话。就这样成了莱姆红着脸,抱着双膝,一声不响地盯着盖儿妹妹看,气氛非常的异常。

“那个,莱姆…”

“啊—”

“你叫什么?”

“没事…”

气氛再度陷入尷尬和沉闷,怎么感觉和之前与莱姆发生不可抗拒的事件一样,差别只在莱姆没逃跑而已,自己有做什么事情吗?

“对不起!”总而言之先道歉吧,奇怪怎么会有种既视感?

“噗哧,小盖你又道什么歉?”莱姆每次都被盖儿妹妹的行为弄得好笑。

“不知道,总觉得先道歉就对了。”盖儿妹妹抓了抓头,很不好意思。

接着两人对视后,笑了起来。

“好啦,该进行第二步。”莱姆擦拭着因为笑得太开心而挤出的眼泪。

“花玲,拜託了。”

“了解!”莱姆行了一个军礼,开始在地面画起魔法阵,没多久花玲就准备完毕了,两人正好就在这魔法阵的中央,花玲是依照他们为圆心来画的,虽然盖儿妹妹完全不懂魔法阵,不过似乎好像在哪里见过,怎么今天眼熟的东西特别多?

“小盖…能…闭上眼吗?”莱姆的脸又再度红透了。

“喔。”眼睛慢慢闭上,眼前莱姆的身影也渐渐狭小起来,最后消失。

敏感的知觉感觉到莱姆的靠近,出于信任完全没打算做出抵抗的动作,慢慢靠近,慢慢靠近,甚至到了彼此能感受对方呼吸的距离,还来不及反应莱姆打算作什么的时候,嘴唇一温,碰触到了柔软的东西!

睁开了眼,只看到莱姆紧闭的双眼,与精緻的脸庞,紧贴在自己的面前,脑袋一空,只有两个字浮现自己的脑中。还没理解是什么状况的时候,只听到花玲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