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奇幻 > 都市猛兽
第62章 起源之地 试炼(下)
作者:西茜的猫 | 字数:9498 字

两名敌人正大光明的的出现在我们前方,皆是人兽形态,虽然他们看起来正大光明、但我还是多疑的怀疑着他们的用心。

阿华提着苍穹率先的走了出去,枪尾往地上一敲、枪头冒出熊熊烈火,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两名敌人退了半步、以气势上来说,阿华的气势已经压倒了对方。

对方一时被阿华冒火的苍穹所惊吓到、一时之间不敢主动攻击,而阿华则是认为对方应该会像刚刚那头狮子一样、主动进攻,所以打算在对方冲刺的时候、在他们身上捅出几个洞来,就这样、双方开始对峙着。

对峙时间拖了三十多秒后,两名敌人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两人对视一眼,接着两人瞬间冲向阿华、前面那人一个扫腿攻击阿华小腿,另外一人则是跳了起来、空中飞踢。

阿华遇到对方的上下夹击、手中苍穹往地上一插、一撑,身体瞬间往后飞退,躲过了敌人的上下夹击,阿华躲过了攻击后立刻发动反击,苍穹勇猛的直刺了过去、若是敌人没躲开,很有可能一枪穿两个。

两名敌人当然不可能没闪开,飞踢的那位急忙的身体一偏、往旁边躲去,而在他后面那位扫腿攻击的敌人就惨的多、在飞踢那位闪开后他才看到阿华直刺过去的苍穹,他只好使用懒驴打滚这招、险险的避开阿华的刺击。

阿华一枪刺空后、咬牙用力的把苍穹的行进方向从直刺改向横扫,扫向飞踢的敌人,虽然敌人十分努力的避开、但阿华硬是让苍穹在敌人胸口划上一枪,焦味瞬间弥漫整个空间。

阿华一枪得手,枪枪不饶人的狂攻,一时间对手手忙脚乱、无法反击。

蒂娜趁着阿华缠住飞踢那位之时,立刻冲向刚刚懒驴打滚那位,左踢右踹、抬脚下压,瞬间压制住对手。

我看着阿华与蒂娜的战斗,并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先不说还有一个敌人随时可能出现,就凭着阿华与蒂娜的自尊心他们也不愿我插手、何况他们还是占上风,我出手别被误会成捡便宜就很好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可不想被狗咬我这个吕洞宾喔。

踏踏、踏踏,一连串的声响从前方传来,我拿出手电筒往声响传来的前方远处照去,只见一头高大的野牛直冲而来。

我瞬间就判断出这是敌人,并且他的攻击目标则是阿华与蒂娜跟他们的对手,他应该是想要撞散开这四人,让他的伙伴脱离被压制的状态、好重组攻势。

不过他似乎忽略掉我的样子,我看起来是白痴吗、还是我的存在感太薄弱。

心中一股闷气油然而生,我喊道:‘牛交给我!’

说完我反冲向牛,你想加速冲刺增加冲撞的力量,那我只好来个重力加速度。

就在离牛不远,我猛然一跳、目标牛首,双脚蓄力、尽全身之力双脚往牛首猛力下踹下压。

碰!,我整个人受反作用力弹了回来、摔在地上,虽然我皮粗肉厚、但这么一摔也会痛啊!

就在我揉着背爬起来的时候,我看见那头牛则是摔倒在地,想要站起来却有点头晕站不稳的样子。

看来刚刚那一踹让牛有脑震荡的迹象,这时候趁人之危、落井下石才是正理,我踢、我踹、我打、我不停的往牛身上猛打着,就算牛皮在厚、也撑不住我的连续打击。

我打到牛厌厌一息的停下手,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这头牛身上也没有任何地方藏珠子。

转头看了看阿华跟蒂娜的对手,也看不出他们身上哪里有珠子。

搭搭搭搭搭声从洞穴深处传来,我转头看向声音处,一颗发亮的珠子从洞穴深处弹跳过来。

‘考验通过,把夜明珠拿出去给维罗夫。’洞穴深处传来一苍老之声。

苍老的声音夹杂着一股震摄人心的力量,让人有种冲动、让人照着他的话去做。

我捡起珠子、确定了下,再多看了洞穴深处两眼,转身便走。

我的直觉告诉我,光是刚刚那位我就惹不起,比起我们刚刚击败的四个守墓者来说,里面那位就是网游里的BOSS,实力最少是那四个守墓者的五倍以上。

不过这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反正我已经拿到珠子了,也没有必要在往里面走,所以里面的人再强根本无所谓。

‘走了!,东西已经拿到了。’我边走边向阿华跟蒂娜道。

‘靠!,怎么是被你拿到。’阿华气愤的说完后又踹了他的对手一脚。

我随手将夜明珠丢给阿华后道:‘是谁拿到有那么重要吗,这是任务道具、再好也拿不回去,有什么好计较的。’

‘说的也是。’阿华看了看后便将夜明珠丢给了蒂娜。

就这样,我们一路走了出去,在将夜明珠交给维罗夫的时候,我还听到维罗夫嘟囔着,四个人太少、下一次要多加三个之类的,看来第一个来参加试炼的还是有好处的。

花了点时间走回村庄,就这样结束了那个传说中很难很难的试炼,对我跟阿华来说、这样的难度还比不上极天那些有难度的任务。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这试炼也不简单、四个守墓者都是优级的战士、比起我们这些特优的还差上一级,再加上他们的战术错误,如果四个一起上、我们可就麻烦了,毕竟猛虎对上猴群还是很麻烦的,就像威斯与天华常用的人海战术,反而让我觉得比较有威胁性。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每个地域的人口数量代表着出现兽化人机率多寡,所以除极天外、其余组织大都走数量路线,而极天走的是质量路线,毕竟人口少、兽化人也就少,不追求质量迟早都会被其他组织所灭,所以极天的兽化人在同级对抗上、都比其他组织强上一点,不过强上一点也没啥用,其余组织可不会跟极天一对一战斗,看来维罗夫并不清楚这一点、或者他也没想到会有人找枪手来帮忙,不然他如果派七个守墓者一起出战、我就得拼老命喽。

我们接着又花了点时间走出山,到了机场搭飞机回家,这过程中值得一提的就是蒂娜对我的态度,她的眼神总是怀疑我是不是从维罗夫那边得到什么,我也懒的解释了,疑心生暗鬼、就算我跟她说维罗夫只是说了一些类似预言的东西,她也不可能相信,所以我根本就懒的解释。

除非我肯说一些拙劣的谎言、比如维罗夫给了我神器或是超神器之类的宝贝、可以开天辟地、移山倒海,这样一来、蒂娜肯定会十分相信的,当然、在相信之余还会忌妒,这就是人心啊,不过在蒂娜看来、我就像是个从银行金库走出来的小偷,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拿半样东西,所以她根本不可能会相信的。

数日后,我跟阿华坐飞机回到了台湾,前来接机的正是江玉樱。

‘欢迎回国!,我还以为你们不打算回来了呢!’江玉樱如此说道。

虽然我没感觉到江玉樱的好心、只感觉到她话中的讽刺。

我无视江玉樱的存在,直接从她身旁走过、至于阿华,谁理他啊!,回家补眠调整时差先。

不过江山锋这种小动作也太差劲了,答应蒂娜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瞒不过去、所以我根本没想过要瞒,所以江山锋让江玉樱来接机、还不就是想要警告我们,他也不想想、我们敢脱离极天,胆子绝对比他想像的还大,这种小手段吓唬的了谁。

至于阿华,他是大智若愚的代表,他的狗胆,喔不!、是狼胆一向比天大,在他眼中,天老二、他就是老大。

不过说真的,阿华就是缺乏用脑的耐性,若他的耐性在好一点,他的脑袋就可以派上用场了、不过他总觉得用拳头比较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我自己也是,我精神太过分散、对各方面的事物的悟性虽然比常人要好,可惜一但没兴趣了,就懒的再去研究那些事物,也就是样样精、样样松的代表,而且我更多擅长理论方面,不像阿华、想到什么立刻去做,是个实践派。

再加上众多人格的存在,所以很多时候脑中的知识都会被混乱,有时候还会失去某段时间的记忆,对常人来说、这应该是很可怕的事情吧。

想想,有一天自己写了个[好]字,可是写完后突然忘了[好]字长怎样,看了看写出来的[好]字,却发现、[好]字变成[女][子],再也看不出那是个[好]字,但自己却还是认识[女]字和[子]字,可是在怎么看、依旧看不出那是个[好]字,不过对我来说也已经习惯了。

坐上了计程车,我一就在想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了习惯,习惯了遗忘、习惯了失去,无乐无喜、无怒无悲,看那花开花落、看那云展云舒,不求名权利、不需情亲爱。

不知道何时开始,我的欲望渐渐消失,不再追求快乐、不再在意悲伤,对于亲情变的清冷,对于爱情也没有国中时期那样有着狂热的期待,就算是世界下一秒就要毁灭、也很难让我动容,习惯让我不再在乎这些,但我知道、我并不是真的没感觉,只是那些事物还没有让我有情感的波动。

我就像是个老人,看尽了世间沧桑,明白了万物轮回,我总感觉我会变成这样总跟我体内的人格有关,因为只有在体内其他人格被我逼退、在我掌握了越大的主导权,我的个性就会越变的清冷,如果我只是勉强拿到主导权、我的个性反而会变的多变,忽喜忽怒、忽躁忽冷,这时候也就是我情感波动最为强烈的时候,一丁点小事都有可能勾动我的情绪。

对于这些事,我也习惯了,毕竟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压制着其他人格,幸好、我的习惯总是会让我习惯这种事,我总感觉我是顶着习惯这两个字儿出生的。

数日后。

我跟阿华因为昨日去执行极天的简单任务结束后,所以睡晚了点,所以起床的时候已经近中午了,昨天我跟阿华一次性的干翻天华两名次优以及十名的普通兽化人,解决了一个小据点,说实在的、这并没有多难,等级的差异在加上的我防御力,以网游的术语来说、他们根本破不了我的防,就算我只用一根手指、也可解决他们,当然、可能要用手指戳个几天才能戳翻他们。

走出房间,前去打开电脑,下意识的开始下载某超大卡司、容量有XXGB的游戏,打开网游、又开始挂网,点开网页、看看昨天那个自称南拳无敌的哥们对上散打无双的哥们怎样了,不知道有没有被打死或是打残。

顺手从电脑桌下掏出几包零食,随手打开一包、便开始边吃边看。

在看网页的时候、顺手点开某个网页游戏,汇集自己的兵马往敌国杀了过去、本来是打算死光了就换新的网页游戏玩,却没想到敌国的玩家不再线上、轻易的就被我杀光抢光烧光,下一个、我一路连杀数十个国度,烧杀抢掠无一不精,正当我威风八面之时,忽然发现自己正被数十国玩家围攻、想必是刚刚被我灭国的玩家的朋友,我笑笑的找了个褐色国家的兵马打了过去、打了个两败俱伤,接着就灭国了、正好换个游戏。

远远的听着阿华的脚步声走来,阿华坐到他的电脑上,开电脑、放音乐,接着打开游戏,操纵着他那红通通的角色四处烧杀抢掠、喔!说错!,是漂白。

虽然我根本不认为他漂的白,那动不动就砍人的个性、只会越漂越红。

我悠闲的过着心目中的游闲生活,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你确定你没有发烧。’我对着江玉樱道。

‘请不要怀疑我说的话的真实性,请你指点我如何增强战斗能力!’江玉樱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翻了翻白眼回道:‘这你应该去找极天里那群老不死武术导师的,或是去找极天内那些实战经验丰富的兽化人才对、找我干麻。’

‘我当然找过他们,但他们的我虽然听进去了,但却没什么进步。’江玉樱说道。

‘那又关我屁事!,你当我神啊,随便指点两下就能增强战斗能力!,我有那个能力的话,早就把自己弄成天下无敌了,跑去拯救世界、征服宇宙了。’我说完也懒得理江玉樱了,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人体肌体学]。

‘可是狼说你一定有办法。’江玉樱说着。

我狠狠的将手中书往桌上一丢,大声道:‘靠!,他说了就算啊!,老子一不是奥特曼、二不是李小龙,更不是那些活了七八十岁的老武师,我能有什么办法!’

‘目前你还欠我十一天的劳务,只要你肯指点我六天,不管成不成功、依然可以抵销那十一天的劳务,如果你在六天内提前完成、十一天的劳务也提前依笔勾销。’江玉樱很干脆的丢出她的条件。

该死的阿华,你不得梅毒菜花跟爱滋实在太没天理了。

我考虑了两下,站起、转身直奔向二楼的电脑处,拿出我的随身碟、格式化后将电脑里的某些文字档与影片弄进去,接着拔出随身碟走回江玉樱面前。

我将随身碟丢给江玉樱,然后道:‘拿回去仔细看看里面的内容,然后自己去理解那些东西的内涵,比如武术格言中的、拳轻掌重肘要命,还有为什么脚的攻击力比拳大,双节棍与三节棍的差别,各国刀剑的差异跟为什么会有这样差异,以及里头的武术影片,我要的不是你看而已、是理解!,像李小龙的飞踢为什么会那么有威力,你必须试着自己去理解。’

‘为什么,你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江玉樱疑惑的问道。

我翻了翻白眼回道:‘我的内裤你穿起来会合适,你这白痴,别人的东西听再多都是别人的,你必须用自己的理解去自行创造自己的战斗体系,杨过听过没有!、令狐冲风清扬听过没有!,他们再强也强不过独孤求败,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学武功,独孤求败则是创武功,这境界的问题就不说了,单论武功、就算杨过的玄铁剑法再强,风清扬跟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再猛,也打不过独孤求败,因为这两种武功本身就是最适合独孤求败的,在武功的契合度上来讲,杨过风清扬跟令狐冲的根独孤求败武功的契合度是八十以上、九十以下,而独孤求败则是百分之百,所以我要你去理解随身碟内的知识、然后形成适合自己的战斗体系,毕竟自己才是最了解自己的。’

看的江玉樱听完正在思考着、我接着又道:‘从明天开始算,你六天内如果理解完内容,再来叫我过去指点。’我说完便拍拍屁股走人、至于江玉樱要想多久就不关我的事。

江玉樱习武的时间比我跟阿华加起来还要多不知道多少倍,可是以单纯的战斗力来说,她的表现只能说是差强人意,面对上同阶的对手、也是败多胜少,主要的原因就是个性跟不用心的关系。

她的个性总是太天真,容易手下留情、攻击总是避开要害,她以为他是谁啊!、总想搞以德服人这一套,她这种个性除非是狠狠的被人打的半残、才会恍然醒悟,可惜她每次战斗身边都有保镖、别说半残,就连轻伤也没几次。

另外就是江玉樱从来就没把战斗当一回事,她从没有认真的去学习武艺、也没有认真的去面对敌人,这也就造成江玉樱根本无法形成自己的战斗体系,嗯说体系还太早,她连战斗的习惯都还没有培养出来、她的程度就只是单单的学会武艺而已。

在我看来,所谓的战斗能力提升是有其阶段的,从一开始的的不会武艺开始、接着学会武艺、理解武艺、接着在战斗中自然的形成自己的战斗习惯,接着将习惯转成自己的战斗体系,所谓的战斗体系也就是充分的理解自己的战斗习惯、并且将习惯的战法战术以科学的方式将以分析再补全,形成属于自己的战斗体系。

我目前就正处在战斗体系阶段,虽然还只是刚进入不久的菜鸟,至于阿华则是处于战斗习惯阶段、虽然他已经无限接近战斗体系阶段,但是他自个还是没有那个自觉,毕竟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够强、一对一来说、胜的过他的还没几个,所以以他的个性,他根本不可能会去想自己哪里不足、所以阿华虽然比我先到达战斗习惯的阶段,但是战斗体系的阶段则是我先到达,这也是个性差别所形成的差异。

但这也不是说我比阿华更强,只是有了战斗体系的我、可以做到用针对性的战法对付敌人,而不是单纯的用习惯性战法硬上、在讨不了好的情况下才习惯性的开始改变战法、直到找到习惯性的战法,就像我如果对上阿华,一定会用挑衅家防御反击的针对性战术来对付阿华,而阿华则是要一边战斗一边找出适合对付我的战术。

两天后我受到通知前往极天、指点江玉樱。

极天大楼内部、一间长十五公尺宽十公尺的小型对打道场。

‘你已经理解了我给你的东西了。’我问道。

‘嗯!,要我说给你听吗。’江玉樱反问道。

‘不了!,只是问问而已、不管你有没有理解也不关我的事,我要你弄的东西弄来了吗。’我接着问道。

‘弄来了、不过你要这些干什么。’江玉樱厌恶的拿出三袋东西。

那三袋东西分别是蚂蚁、苍蝇跟蟑螂。

‘首先!,把蚂蚁倒出来、一只一只的的用手指压死它们。’我说完直接躺在道场上等着江玉樱弄死蚂蚁。

‘为什么。’江玉樱疑惑的问着。

‘当然是让你习惯结束其他生物的生命,你一边弄死蚂蚁、一边想看看,为什么是你弄死蚂蚁、而不是蚂蚁弄死你。’我打着哈欠回道。

‘这有什么意义、你不觉得你很变态吗!’江玉樱质问道。

我翻了翻白眼回道:‘你吃肉就不变态吗、你吃菜就不变态吗,他们同样有生命、还不是被人弄死、然后被你吃下,好了!、现在是我在指点你,不想做我就回去了。’

江玉樱听完不满的坐下、把上百只的蚂蚁分阶段的倒在地上,然后一一弄死,不久后、上百只蚂蚁便让江玉樱全部弄死。

‘接下来是苍蝇,请隔着袋子一只一只捏死、慢慢感受虐杀苍蝇的快感,然后想想、为什么是你捏死苍蝇、而不是苍蝇捏死你’。

江玉樱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便开始慢慢捏死苍蝇、不久后江玉樱也把苍蝇全捏死了。

正当我正打算说下一步的时候、江玉樱立刻道:‘接着是不是将蟑螂一只只弄死、还要享受虐杀蟑螂的快感,再想想为什么是我杀死蟑螂而不是我被蟑螂杀死、对不对。’

我对江玉樱笑了笑、看着江玉樱将蟑螂一只只的弄死。

等到江玉樱把最后一只蟑螂弄死后、我笑着说道:‘其实我本来是想让你一脚把蟑螂全踩死的,不过你既然喜欢一只只的虐杀、我倒是无所谓。’

‘你!’江玉樱愤恨的说道。

‘你什么你啊!,想打架啊!,你又打不过我,别忘了、这房间我让你禁止其他人入内,就算你想叫人也没人会进来。’我一脸欠揍的模样说道。

江玉樱想了想、她也只能咬牙硬吞下去,江玉樱接着问道:‘不过你现在总该说明为什么要我杀这些昆虫了吧。’

‘简单!,我要你学会漠视生命、我要你理解弱肉强食,我要你知道强者随时可以抹杀弱者的一切。’我笑着说道。

‘这种事你直接说不就好了,干什么要我杀这些昆虫。’江玉樱愤恨的问道。

‘用说的你能理解,别开玩笑了、要真能理解你早就理解了,有些事情是要亲身体验过才能真正理解,还有、就算是现在的你,也还没有完全理解,所以…’我说完站了起来活动了下身子。

‘你想干什么。’江玉樱看着我问道。

我笑着慢慢的走到江玉樱面前、瞬间一脚踹在她的腹部,将她踹翻在地上、我笑着道:‘扁你啊!,变身吧!,你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接近死亡的实战体验了。’说完我瞬间完成人兽型态转化。

‘等等!,你是认真的。’江玉樱边问边变身着。

‘废话!,你这个人说好听点是天真、说难听的就是愚蠢了,战斗不是儿戏、没有手下留情的说法,很多时候只有你死我活的选择,可是啊!、你命好!,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人保护!,所以你根本没遇过真的会将命丢掉的绝境,就算被敌人俘虏、你也没担心过自己的生命吧,因为你知道、江山锋肯定会将你救出来,可是我跟阿华就不一样了,很多时候、失败就等于死亡。’我说完便冲到江玉樱身前、一拳狠狠的把江玉樱击倒。

我看的倒在地上的江玉樱道:‘会痛吗,会痛就好,知道吗、你最缺少的就是接近死亡的体验喔,所以呢!、我接下来会让你感受到生命有多脆弱,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死你的,但是打个半死是一定的。’

江玉樱缓缓的爬了起来、捂着被我打肿的左脸说道:‘你疯了吗,你真的想将我打成半死。’

‘不然呢,你最缺乏本来就是接近死亡的体验、只有在无限接近死亡的时候,你才会知道你有多愚蠢、只有在那时候、你才有可能抛却生死,疯狂反扑!’我说完带着微笑一步步的走向江玉樱。

江玉樱见我不断的靠近、只能不停的后退,江玉樱边退边道:‘等等!等等!,我放弃让你指点,你随时可以离开、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我松了一口气说道:‘早说嘛,打人也是很累的、那我就先走了。’

江玉樱看我放弃后松了一口气,我趁江玉樱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助跑加飞踢,又将江玉樱给踢飞。

‘你啊!你啊!,果然又想逃避了,难怪那么多人的教导都没办法让你提升战斗力、你一定常常用各种理由逃避吧,可惜啊!、可惜啊!’我笑着摇着头。

‘你!,我已经放弃了让你指点了、你为什么还攻击我。’江玉樱勉强的爬起来问道。

‘这个啊!,因为昨天晚上我接到一通电话,你父亲江山锋先生打来的,他从你那边知道你要我指点你的事情,所以呢!、就跟我达成了一些协议,简单来说、只要再不弄死你的前提下指点你就行了,所以呢、你今天要嘛就是打败我,要嘛就是被我打的半死,不过你放心、你父亲已经准备好全套治疗设施了,保证可以在明天之前帮你恢复身体状态,正所谓严师出高徒、我已经准备好从今天开始的四天,都将你打成半死,这样一来、就算你无法提升战斗力,最少也能提升耐打力、你说是不是呢。’我笑着问道。

‘这怎么可能!!’江玉樱不可置信的质疑着。

‘怎么不可能呢,极天所属的所有成员都会因为你的身份而不敢认真出手,所以只能找外人,其他组织的人就别说了、你老爸不可能自找麻烦,所以你老爸就把主意打到我跟阿华身上,不过阿华这家伙是不打女人的、除非是被逼到生死关头或是气到丧失自制力,至于我、虽然我也不打女人,不过那是指我不会毫无理由攻击女人,在这一点上、我跟阿华是不同的,而我在任务中、我更不会管你是不是女人,更何况你老爸开的价格不小、就算你不是人类我也照打不勿,所以我才是执行这个任务的最好对象。’

‘这…这…不…我们应该可以在谈谈。’江玉樱惊慌的说着。

缓兵之计,我再次击倒江玉樱说道:‘别啰唆了,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被我打个半死、二是打倒我。’

这个江玉樱,她恐怕还不清楚江山锋对她在上次比武大会的表现有多失望,虽然一个兽化人组织的领导者不需要有天下无敌力量,但也不能太差啊,尤其是她跟本没将战斗能力提升放在心上,所以以她的实力以后想领导一堆挥拳头比动脑袋还快的兽化人战士、难度还不小,所以江山锋才会开出那么大的价码请我出手。

至于江山锋给的价码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在我看来倒是不错,第一个价码是免除三个月的任务,第二个价码自然是金钱补偿,但第三个价码才是最重要的,江山锋保证不会有敌人来骚扰我跟阿华,毕竟我跟阿华已经暴露在各大组织面前了、前阵子更帮助蒂娜完成试炼,虽然敌人还没有满天下、但蠢蠢欲动的人也有不少,而我最担心的就是江山锋会刻意放敌人来攻击我跟阿华、然后逼我们回极天,不过有了江山锋保证后、只要我跟阿华不跑出国,基本上是不可能会有什么麻烦了。

就在我不断的用言语与攻击制造出的气势中,自感无路可退的江玉樱终于对我踢出了一腿,这一腿也就代表着她还有进步的勇气,不管敌人有多强大、若是连第一拳也不敢挥出的话,那这样的话、那她就真的没救了,这也是我一开始为什么要用那些昆虫挑起她的情绪波动的原因、这样才有机会制造出足以压倒她的气势。

不过她虽然突破了气势的压迫出手攻击,不过、目前也只是如丧家之犬般的反击,她根本还没完全的摆脱气势的束缚,我随便一脚就将她踢倒在地。

我望着双眼些许发红的江玉樱道:‘真弱啊,就这点身手还想成为极天的继承人,在我看来你根本就不配,你这女人、还是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吧,别妄想了,你父亲的事业还是交给有能力的人就好,你根本扛不起极天这担子。’

江玉樱越听双眼越是发红,眼中的杀气也渐渐浓了起来,因为继承极天本就是她的梦想,在她情绪波动十分剧烈的时候、我的话只会变成火种,点燃江玉樱这个汽油桶。

江玉樱嘶吼了一声、似猫又像虎的吼声就像战斗开始的铃声,使得江玉樱疯狂的冲向我而来。

右手指间弹出利爪、猛然的划向我的脸,其速如光似电、不能避我也懒的避,一个头槌直撞向利爪,狠狠的将利爪撞开,虽然在脸上留下些许爪痕、但却轻易的击退这次攻击。

‘你果然是白痴,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攻击你也敢用,跟我正面对抗、你当你是谁啊,只不过是一只猫、也敢在我这北极霸主的北极熊面前逞威,你这只猫除了速度还能入眼外、其他简直是一无是处。’我讥笑着江玉樱。

江玉樱不服气的又冲了上来,下场当然是再次被我打退,一次又一次,看着满脑都是攻击念头的江玉樱、鄙视的摇了摇头。

我接着鄙视的道:‘就说了,你除了速度以外一无可取之处,像你这样没脑袋的白痴,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江玉樱听完正准备再次扑上来的身子停了一下,然后开始改变战法,江玉樱开始不规则的绕圈移动、她的攻击也开始变的以速度为主、而且攻击方式便成一击便退。

看来她也不是那么笨。

江玉樱忽然加速移到我的背后,我想也不用想、直接气贯后背,硬生生接下一次攻击,接着转身一个侧踢、再次把江玉樱踢倒。

‘真痒,你的攻击简直是在替我搔痒,这么没威胁性的攻击、你也好意思拿出来献丑。’我鄙夷的道。

江玉樱愣了一愣、接下来的攻击渐渐的开始瞄准要害,江玉樱也渐渐开始习惯这种方式的指点,只不过我的反击越来越重、让江玉樱无法有侥幸的心理。

不久后,当我离开道场时,江玉樱早已面目全非的倒在道场里,战斗能力虽然在战斗中能够因为突破而突然变强,但也不可能一天就突然变成超人。

我也因为将以前对江玉樱的怨气全都用拳脚发泄在她身上而轻松许多,奉旨扁人跟传说中的奉旨嫖妓有着异曲同工的爽快感,哼哼、真是期待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