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际争霸 > 风魔神话
第54章 王者回归
作者:狐狸小姐 | 字数:11342 字

一间残破不堪的房间内,有六个人对峙着。一个坐在床上,五个站在门口,在旁边一点就是一个大缺口,没法让人站立。

坐在床缘的人看了一眼门口的五个人,开口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谁?’一个浑厚的声音反问他。

坐在床缘边的人盯着问话的人说:‘你的问题,足以上你死上十次。’

‘哈哈哈,这是我三万年来听过最好笑,也是最有挑衅的话。’回答的人也不甘示弱的盯着对方看。

‘嗯?我有离开那么久吗?还是你的脑袋有问题了,被我打到变白痴了。’

‘你才变白痴,我……’话刚说一半,浑厚声音的主人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爆雷,闭嘴。现在不是你们二个抬杠的时候。而你,最好直接回答他的问话。’出声的人指着坐在床缘边的人说道。

但是回答他的却不是一句话,而是一指雷柱。而发出雷柱的人正是坐在床缘边的人。被攻击的人看到雷柱也不含糊,右手一个画圆,直接将雷柱引向了爆雷。正准备看好戏爆雷看到雷柱往他而来,虽然吓了一跳,但是他也不慌乱的直接用双手接住了雷柱。等雷柱完全变成一个雷球后,直接捏爆了了事。不过他还是瞪了旁边那个将雷柱引向他的人一眼。

‘你的个性还是一样,用最小的力量,造成…他人最大的麻烦。’坐在床缘的人这时才开口说话。

‘这不关你的事。你的回答呢?’

‘对我不敬,就关我的事。’话一说完,一双手已经按在那个说话人的头顶了。而坐在床缘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一发觉床缘的人不见,说话的男子反射性的想移动位置,但是还来不及移动,头上已经多了一只手压着他。说话男子不慌忙的往下一蹲迅速右移,右手直袭前方人的胸口。但是右手还来不及碰到对方的胸口,就已经被对方的左手抓住了,接着头部就对方的左膝盖重击了。

说话男子刚被击飞,右手一阵拉扯,又被拉回了原位,而拉他回来的人正在对着他笑。一阵怒气上涌,也不管右手受制于对方,一个侧翻,左腿鞭扫,直接攻击对方的头部。微笑中的男子不慌不忙的左手连抖,又将对方的攻击瓦解,而且对方也又站回了原位。这时,微笑的男子放开了手,又回到了床缘坐下。

‘速度跟攻击技巧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脾气变得暴燥了,攻击步骤变得章法全无,一付以伤换伤的打法。我,以前可没有这样教你啊。炎雷。’

‘哼’回答他的只是一个鼻音。

‘真是难得啊,你们这一次五个人凑齐了一起来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雷灵国发生什么重大的事吗?’不理会那个人的不礼貌,坐在床缘的人随口问道。

‘您难得回来一次,我们不来,行吗?’一个清甜的声音回答了他的问话。

坐在床头的人微笑的说:‘疾雷,你声音不管是那时候听到都觉得好听。’

‘谢谢您的称赞,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雷你叫我镜玥。’

‘但是我们的协议是,在公开场合,我们只能以名号称之,不是吗?’

‘是,您说的没错。雷灵国的王──雷神大人。’

‘喔?这么早就承认我的身份了?你们不再试探了吗?’

‘不用了,这些试探只是爆雷他们闹着您玩的,没什么实质的意义。况且我对自己的“记忆回朔”能力有百分百的自信,所以一开始我就知道您的记忆回复是必然的结果。’

‘跟我闹着玩?呵,现在整个雷灵国也只剩下你们五个敢跟我闹着玩而已。其他人见到我不是软脚趴下,就是站得跟铜像一样不敢动。只是我觉得自己长得也不算太丑,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脸上的笑容也算得上是和蔼可亲了,怎么还是大家都不敢跟我接近呢?真是想不透。’

一阵沉默后,六个人忽然一起哈哈的大笑起来。其中一人还指着雷神说:‘哈哈哈,你这个笑话不管什么时候说,一样都有暖场的效果。’

只是被称为雷神的男人这时又一脸无辜的说:‘我讲的真的是实话,不是开玩笑。’结果话一说完,却引来更大的笑声。

等到笑声稍停后,疾雷才说道:‘这样的画面,已经很久没有发生了。’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抱歉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自己跑到魔幻森林及其他物界冒险的。这次要不是你们合力救我回来,我可能已经见不到你们了。’被称为雷神的人讲这话时,天上突然闪出了一道闪电,瞬间的光亮,照在雷神的脸上。

黑发黑眼睛,斯文中带点粗犷,平静的脸孔有着威严透露着。雷克斯终于回到了他一手创建的雷灵国了。只是,他的记忆似乎出了点问题。

‘是啊,当时要不是您坚持要一个人到其它物质界探险,今天您也不会重伤到需要我们去救您回来。您啊,真的是太不小心了。’疾雷语带不满的说道。

‘呵呵,疾雷别说你想不到,就连我也想不到。没想到我以九雷珠的修持,到了其它物质界竟然还不是无敌的。魔主跟修罗王的实力,还真的是让人吃惊啊。虽然他们是二打一,可我撑不到一天,这不只是他们觉得意外,连我都不敢相信我会这么的弱。唉,看来十雷珠的修行是必须的。’

雷克斯的话一说完,其他五个人的脸都变了。其中四人都一致的将目光集中在疾雷的脸上。疾脸被其他四个人看的有点脸红,无辜的耸耸肩,并且给了其他人一个〝这是大家决定的,不关我的事〞的眼神。

看的其他五个人的脸色不太对,雷克斯开口问:‘有什么事吗?’

其他人一听到雷克斯的问话,急忙的回答没事。但是他们脸上写着有事的表情,让雷克斯十分的怀疑。一见到雷克斯怀疑的表情,他们更加努力的表示真的没事,他们只是对魔主跟修罗王的实力感到惊讶而已。

当然,这样的鬼话虽然让雷克斯信了五分,毕竟雷克斯也非常意外他们实力的坚强。但是,以爆雷的个性应该会不相信这样的结果,百分之百会吵着要到魔界跟修罗界找他们二个人单挑。最后还是在疾雷怕大家各说各话的情况下,露出了破绽,于是说了句〝难道你觉得我们会骗你吗?〞做为结语,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之后,其他五个人跟雷克斯说声要去处理一下私事,晚上的欢迎会再见后,就一溜烟的都跑光了。雷克斯看到他们五个像逃难一样的急忙逃跑状态,直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去,一直到他们都消失了,还没回过神来。

回到了刚刚的房间后,爆雷直接就指着疾雷问:‘你不是一定没问题的吗?现在他的记忆你要怎么解释?’

疾雷老神在在的回他一句:‘先把门关起来好吗?你的声音那么大,是不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做的事吗?’

爆雷回身将门碰的一声关上后,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这时一直没有开说过话的斗蓬人随手施放了一个静音结界,并说道:‘爆雷,注意一下你的口气。’

说话的竟然也是个女性?!

‘怎么?这么维护疾雷,难道这件事你也有份?别说我的态度不好,要是雷再出一点问题,炎雷跟光雷也不会坐视不出声的。况且怒雷跟黄昏还没有回来,他们要是一到这边发现我们将事情搞砸了,我们就都会直接进入“诸神的黄昏”的,到时候,哼哼。’

‘所以这个时候更应该冷静的听疾雷怎么说,而不是大吵大闹的质问她。况且,事情也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不是?’斗蓬女还是冷静的说着话,一付又不是什么大事的样子。

‘安静的听人家讲话吧,爆雷。什么事都得等疾雷说完了,我们才好做事后的判定。’一头白发的男人这时开口制止了爆雷,免得怒雷跟黄昏到的时候,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还没听到。

看到爆雷哼的一声不再开口后,疾雷开口了。‘还是光雷说得好,我什么话都还没说,你就已经把事情的责任推给了我,这样公平吗?我……现在不是要说了吗?’

看到爆雷直接将前面的椅子乓的一声踢烂了,疾雷马上改口说明了。

‘当初你将雷王带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从你的口中得知,雷王的身手很弱,弱到你一根手指就可以弄死他了。所以大家就提议让雷王的记忆回朔到他离开雷灵国开始之前,也就是雷王实力处于颠峰的时候,没错吧?’看到大家都点了点头后,疾雷接着又说了。

‘好,大家既然都记得这事,那大家也应该记得我们当时讨论时的内容吧?爆雷说要抹除掉雷离开后的那段记忆,对吧?然后我的回答是,要记忆回朔容易,要抹除记忆困难,而且我们也没有办法向他解释,为什么雷灵国的现状怎么混跟他的记忆不一样。对吧?所以炎雷就说:直接将他的记忆改掉不就得了。我说,这还比较简单一些,但是要更改的记忆得透过某人的意识去强行植入,我要一个人要回朔记忆又要更改记忆,没办法。所以,你们四个就讨论出将由一个人去想像一些东西出来,并且在回朔记忆的时候,将那些东西强行插入雷王的识海就行了。但是要植入什么的记忆呢?就有一个人提议说,不然就打斗的画面最好了,毕竟雷王最善长的就是打斗。但是要那种的打斗画面呢?那个人又说啦,当然是跟其他物质界王者的打斗画面啊。那是雷王最期待的事,假如这样的记忆直接植入,雷王一定不会察觉有问题。于是我们大家又同意了这个提议。只是这些战斗画面要由谁来想呢?因为我们谁也没有见过其他物界的王或人,临时要想也想不出来。最后的决议是,谁想出这个方法,谁就去想。好了,事情解释到这边还有什么需要再说明的地方吗?’

疾雷一口气说完,拿起了斗蓬女再她解释时倒的茶水一饮而尽,顺便点了点头,向斗蓬女道了个谢。然后她的眼睛就直直的盯着爆雷看,不只是她,连其他人都看着他。

‘看什么看?关我什么事,那些事是大家决议的,不是我个人的责任。’

‘你是不是有老人痴呆还是有健忘症啊?以上所说的要更改记忆、加入战斗记忆及想像战斗情况植入的人都是你,想起来了吗?’光雷摇了摇头,重重的拍了下爆雷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爆雷愣了一下后,指着他们说:‘你们别想把责任全推给我。’

‘我们没那个意思。’光雷说道。

‘那你们都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我们会这样看你的原因是,雷王刚刚讲的那段记忆是你虚构出来的吧?’疾雷问爆雷。

‘那还用说,当初抽签的时候是我抽到修罗王跟魔王的,不是我虚构还有谁?’

‘那就对了,因为你虚构出来的东西有点离谱,导致现在雷王觉得自己的修行不够,想要再次进阶到没人进入过的十雷珠境界。你说,这事是不是该由你负起责任。’

爆雷经其他人这样一说,心想:好像真的是我的问题,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的。只是他心里这样想,但是嘴巴可不是这样说的。‘那……那有什么办法?我又没见过魔王也没见过修罗王,他们会什么技能我也不知道,只好书上怎么说我就怎么想啰。况且你们还要我当最后一个,我不想像让雷受重伤,我们怎么解释他是怎么被我打晕抓回来的?’

‘什么书?我们这边有什么书可以让你参考的?’光雷有点纳闷的问着。

‘是啊,我记得我们雷灵国并没有图书馆或是史实馆这种东西,你怎么有书籍可以参考?’炎雷也复应着。

‘怎么会没有?疾雷那边有一堆书可以参考。刚好,我这边有一本要还疾雷的,你们先拿去看看再还她。’爆雷边说边从裤子后方的口袋拿出一本书递了出去。

只是爆雷手中的书才递出去一半,就被疾雷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给抢了回去。指是她在将书抢回去之前,其他人的眼中都清楚的印出书名“恐怖的恶魔与善良的公主”。

‘呃这是什么书啊?’这是大家看到书名第一眼时的想法。

‘喔,原来疾雷也是正常的女孩子啊。’这是之后出现的第二个念头。

‘唉,既然是这样,那就真的不能怪爆雷了。’这是最后出现的想法。

之后,就是一段时间的沉静了。

最后还是斗蓬女先开口打破沉默。‘这事大家也别再追根究底的想找出是谁的问题了,现在我们应该考虑的是,该怎么解释才能让怒雷跟黄昏他们相信雷王的记忆跟我们没有关系。’

疾雷感激的看了斗蓬女一眼,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我赞成风雷的说法,但是想要知道雷王现在脑中记忆的情形,我们就应该把自己所想出来的记忆全盘说出,否则我们谁也不知道谁想的记忆内容,到时要是怒雷他们问起来,我们说的都兜不着边,那就完蛋了。’

‘嗯,目前也只有先这样了。好吧,那我们谁要先说呢?’光雷想了一下后,也认同了这个提议。

‘我就不用了吧?’爆雷看了所有人一眼后说道。

‘嗯,你的部份虽然离谱但是也还说得过去,况且你不这样编排记忆的话,我们也很难解释雷王为什么会被打倒,然后被你救回来。所以你的部份算是通过了。’光雷想了会,点头说道。

‘那再来就我先说了,我的记忆编排是从雷王离开到神界及精灵界之间的事。我的记忆内容是’正当疾雷要说的时候,一阵的敲门声响起,吓了聚精会神聆听的所有人一跳。

虽然他们有将屋子加道隔音魔法,但是他们对外的感知还是有的。怎么人家跑到门口来敲门了,他们还没察觉到,这情形太不可思议了。想归想,在门边的炎雷还是顺手将门打开了。

门打开后,发现来的人是雷克斯,他们都松了口气。既然是雷克斯,那他来到让我们无法发觉,那是正常的。只是刚想到这边,他们心的又跑出了另一个想法。他在外面偷听多久了?

而雷好像没有发现他们的想法似的,探过门来扫了大家一眼后,‘对不起,打扰你们开会,但是我们是不是要出发去参加接收大典的仪式了?’

‘参加接收大典的仪式??’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啊,我记得是今天没错啊,有什么问题吗?’这时换雷克斯纳闷的问道。

‘呃……非常抱歉,雷王。属下不知这是什么接收大典的仪式是什么事情,能否请您稍微的提示一下呢?’光雷给了雷克斯一个抱歉的眼神回答着。

‘咦,你们不知道吗?是不是我忘了将这个讯息传达给你们了?我记得我离开雷灵国的时候,先去了人蔘……呃,不是,是精灵国跟羽人族,我一到那边,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的,就直接献上了他们的国宝,要求直接成为雷灵国的附属国,接受我的统治。后来到了狼族及巨人族,他们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并献上族宝。第三站我去到了矮人族跟龙族,除了龙王跟我过了三招后落败臣服于我外,矮人族也直接奉我为王。第四站才用到了修罗王跟魔王的反抗,联手将我击败。但是之前的六个国家、族群都已经被我收服了,今天就是他们要来献人民册及降表的日子啊。’

雷克斯一口气说完,但是听的人却一口气猛吸吐不出来。天啊,这是什么记忆啊?乱七八糟的,一堆种足不战而降,龙王还三招落败?!这话要是传出去,那只疯龙跟其他种族的祖先还不来找他们单挑吗?这次篓子捅大了。

勉强先吐出一点气来的光雷小声的说:‘那个……雷王。非常抱歉,因为您传回来的……讯息我们都没有收到。况且……呃,我们也来不及准备那个什么典礼的,我们是否再延个二天再举行呢?’

‘什么?!我传回来的讯息你们都没有收到?这怎么可能,这种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们瞒着我?喔,我想到了,是不是实际上当时他们因为来不及准备,所以用诈降来争取时间。现在他们都准备好了,所以就直接的反抗不来了。好啊,这群没有信用的人,看我不直接调军灭了他们。’雷自顾自的说完,愤怒的转身就要离开调遣军队去了。

一听完雷克斯讲的话,大家心想:糟糕了,一次杠上那么多种族,雷灵国不灭也得去掉七七八八的国力,这还得了。看到旁边那个那四个刚要吐气,又听到雷克斯的话后更加猛吸气,差点要撑爆肺的样子,光雷知道现在只能靠他来挽救国家了。于是他急忙的上前,挡在雷克斯的前面。

‘雷王,您稍熄怒火,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实际上是……因为我们周围的…统治地区已经扩充完成了,所以我们想让那个仪式跟您那个接收仪式一起举行。但是,当时您昏迷了,所以我们才自作主张的将仪式延后了。还请雷王恕罪。’

‘咦?我有发布向外扩张的命令吗?’

‘啊!?……那个,您忘记了吗?在您要离开的时候,怒雷有向您请示在我们国家外围的骚扰盗匪要怎么处治,您的回答是要他们便宜行事。后来我们就全部到外围处理这件事,结果造成一些边缘的部落愿意加入我们雷灵国。我们最近也在造册编户籍,所以才想说合并举办接收仪式。’

‘喔,原来是这样啊。那没关系,反正不是取消就好了。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时间决定后再跟我声就行了。好了,刚起来还有点疲累,我在再去躺一下好了。对了,吃饭,记得叫我啊。’雷克斯向光雷摆了摆手又叮咛了叫他吃饭后,自迳的走了。

看到了雷克斯回房了,光雷才猛吐了一口气,将额头的汗擦了擦,回到了原本的房间。但是一回到房间,看到其他的四个人还没将气吐出来,反而脸还涨的红咚咚的。而且还睁大了眼,猛盯着光雷看。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其他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比出了双手的姆指并说道:‘连怒雷你都敢拉下水,你真猛。’

‘不然你们有什么办法制止他吗?’

‘没有。’其他四个人一摊手说道。

之后,他们还加了句‘但是不关我们的事,有事你自己扛。’

光雷也一摊手回答:‘没问题,但是我会把所有的事的说出来。’

‘我们还是来将大家编想的记忆说出来再说好了。’疾雷他们最后妥协了。

‘这还差不多。’光雷得意的说道。

‘你先别得意。照顺序来讲好了。我的内容是’正当疾雷要再次说明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雷哥哥,我回来了~~~~’

接着,一声疑似门被踹开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大男人的尖叫声跟着响起。

‘天啊,谁来救救我啊!!魔鬼来啦~~~~!!’

‘咦?那不是雷王的声音吗?糟糕,出事了。’炎雷一个开门闪身的动作,直接往雷克斯休息的房间冲去。

其他的人也不慢,一阵风的赶到雷克斯的房间,然后一起掉下了下巴,睁大了眼睛愣住了。

雷抓着被子盖着头,躲在床角发着抖的哭泣着。一个将金色头发编成二条辫子的小女孩站在床边吓得不敢动,眼框还泛着泪水。一个威严的灰白发老人站在一边皱着眉头。

一阵不祥的预感闪过了光雷他们五个人的心里。怒雷跟黄昏怎么提前到了?!

威严的老者,转过了头,看了光雷他们一眼,只着雷克斯用眼神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光雷他们全身都抖了一下后,用眼神回答:‘请容后禀。’后,都把头低了下去,就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准备接受惩罚。

这时,那个小女孩又举步要去拉开雷克斯手中的被子,口中说:‘雷哥哥,是我啊,你最爱的黄昏啊,你忘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鬼,你是最可怕的魔鬼。别过来,别过来啊~~’雷克斯撕声大叫着。完全没有一个王者该有的形像。

正当黄昏要伤心的大哭时,威严老者摸了一下她的头,然后将眼光往光雷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黄昏顺着老者的眼光看过去,这时才看到光雷他们五个站在后面。接着眼光停在了疾雷的身上,瞬间想通了什么似的站了起来,往门外走了过去。

到了门边时,光雷他们自动的让了出位置让黄昏走了出去,接着是灰白发的老者,最后才是他们五个。炎雷走出去的时候,顺手将门带上。

进到了隔壁房间,一个加一个的静音及隔音法术丢了出去。然后,黄昏就坐在疾雷原本坐的椅子上,老者则是坐在风雷的位置,并且一阵的眼光扫射疾雷他们五个,等待着他们解释。

沉重的压力在房间弥漫着,一种肃杀的气氛渐渐的形成。三不五时,还有啪啦啪啦的雷击声响起,电流满房间的乱窜。疾雷他们五个全身都冒着瀑布汗。

‘想了那么久,可以说了吧?’老者首先开口了。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疾雷深吸了一口气后,心一横,就全盘托出了。

原来雷克斯到了天界之后,疾雷她就感应到了。但是因为疾雷不是属于战斗型的人员,所以她就请当时在隔壁睡觉的爆雷去找雷克斯回来。最后雷克斯是回来了,但是他也昏迷了。刚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雷克斯会昏迷,检查了身体之后才发现,雷克斯的实力已经降到二雷珠左右而已。也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撑不住爆雷他们在抢人时的攻击气爆才昏迷的。之后,疾雷找了光雷、风雷及炎雷回来讨论雷克斯实力降低的可能原因,最后判定是第十次闭关失败的原因造成的。

因此,要让雷克斯的实力回到以前的水准,只有二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让雷克斯再次闭关冲十雷珠的层级。但是冲不过的话,可能没有上一次那么幸运,只是实力降级而人没死。而且雷克斯的记翼翁已经有了冲关失败的阴影,所以第二次的冲关危险倍增。

第二个方案是,直接记忆回朔,让他不记得曾经闭关冲十雷珠的事。记忆中没有的事,身体自然也不会有记忆,因为他没有冲关成功,身体的强度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只是会忘了有些招式及事情。于是,疾雷他们选择的是第二个方案。

但是选择第二个方案有一个问题要解决,就是雷克斯离开雷灵国到回来雷灵国的这段记忆要补上,不然会有记忆空缺的问题。因此,疾雷他们决定要每个人想一段记忆,然后补上那段空缺。

‘就这样?’老者问道。

‘呃……大方向就是这样。’疾雷小声的说。

‘没其他要补充的?’老者再一次的问着。

‘是还有一点点小方向要补充的。’疾雷心虚的回答。

‘那还不接着讲?’老者的眼神威逼着疾雷。

‘接下来要分开来讲,因为我们都不清楚对方负责想那一段记忆的内容。至于軮的顺序’

‘顺序你们自己决定。’老者不可置否的摆摆手。

‘既然怒雷大人不介意,那我就先说了。’疾雷小声的问。

‘讲。’怒雷也不废话。

‘我负责的部份是记忆回朔的启动及第一阶段的记忆,也就是雷王刚离开雷灵国到精灵国及羽人族的事情。当然,等下我所讲的都是虚构的事。因为雷王是我心目中是无敌的象征,所以那些爱好和平又没战力的精灵国人,及只会飞翔放冷箭的羽人族鸟人一看到雷王,一定是吓得屁滚尿流,直接投降。所以我的记忆就是雷王一到他们的地盘,他们就直接奉上国宝及族宝,称臣服降。’

‘嗯,想得还算合情合理。’黄昏赞同的说道。

‘…再来换谁?’老者无言,直接跳过。

‘再来是我,我的记忆阶段是从羽人族结束后的狼族及巨人族。我的记忆内容是,雷王一到他们的族群他们马上欢欣鼓舞的接受了雷王的统治。因为雷王在我的心中是不可战胜的。那些只有身材高大点或是身上长毛的化外之民,怎么可能反抗雷王。况且一个绝世的强者要统治他们,他们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还反对呢?所以我的记忆片段就是雷王一到,四海服平啊。他们也只有直接纳贡称臣的份而已。’风雷也一口气将她的想法及记忆内容表达出来。

‘嗯,这样的想法也是在合理范围内,没有问题。’黄昏再一次的赞同记忆内容。

‘…再来是?’老者再次无言,直接跳过。

‘再来是我。因为我的对雷王的印象除了强大外,还是强大。所以我一开始的记忆设定就是雷王到达矮人族时,矮人族应该的表现是什么。但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我觉得矮人见到雷王除了跪下膜拜外,没有其他的行为可以表现他们见到雷王这样的强者时,还有什么更低下的表现了。因此,我编想的记忆内容就是雷王还没有到,矮人族就已经先跪了一天一夜,准备雷王对他们的接纳。’炎雷丝条不紊的说。

‘嗯,虽然内容有点贬低雷王的身份,但是也是可以接受的。’黄昏语气略带不满的说道。

‘…再来。’老者三次无言,直接再跳过。

‘稍等一下,请问黄昏大人,我所设想的记忆内容是那里贬低雷王的身份了?还请示下。’炎雷也略带不满的回了黄昏一嘴。

‘哼,长进了是吗?看你敢回嘴的份上我就告诉你那里贬低了雷王的身份。像雷王这么英明神武的人,没事去收一些躲在山洞的矮人做子民做啥?这不是吃饱撑着吗?’黄昏不满的说着。

‘…’老者还是无言。

‘但是少了矮人族,怎么能证明雷王的无私大爱呢?就是连那种只能躲在山洞里的人雷王都能接受,才能显现出雷王的心胸宽大啊。’炎雷辩驳着黄昏的想法。

‘嗯,听你这样一说,好像也是个道理。好,算你考虑得详细,记你一个功。’这样就记功啦?!其他四个人都嫉妒的看着一脸得意的炎雷。

‘…再来。’老者催促着下一个可以开始讲了。

光雷看了怒雷一眼后,开始说了起来:‘我的记忆内容是雷王到龙族时发生的事。因为龙族是好战的种族,要让他们屈服就一定要发生战斗。所以我的设定就是龙王虽然惧于雷王的强大不可攀越,但是在他的子民面前,面子还是要顾的。因此他直接向雷王发起了挑战。但是实力的差距及雷王故意做面子给他,因此在第三招才将龙王打倒。而被打倒的龙王则是感动的声泪俱下,要求雷王接受他们成为雷王的子民。’

‘内容通情达礼,行事作风也符合雷王的习惯。嗯,目前的你内容最好。’

‘还剩一个没讲是不是?’怒雷抖着嘴角,不作意见发表。

‘先说明,我抽到的是雷王被打败回归的衰签,再加上我的脑袋对思考事情非常没有办法,所以你们别因为记忆的内容不满意,就围攻我。’

‘快讲’老者直接下令要他快点说。

‘我的记忆容也很简单,就是修罗王跟魔王在听说了雷王的武勇后,决定在雷王出现时,联手攻击他。打了一天夜后,雷王不敌,被打败后,由我救回。’

‘没了?’黄昏疑惑的问着。

‘没了。’爆雷也很老实的回答她。

‘就这样?’黄昏不信的再问一次。

‘不然你想怎么样?’爆雷反问。

不过爆雷的这一句一出口,光雷他们四个顿时汗如雨下。敢这样跟黄昏说话的人,应该年年都有家人去扫墓了吧?

只是黄昏好像没有听出爆雷言语上的问题,有点勉强的说:‘啧,以你的智商来说,这样的表达也算是完整的描述了,我是不是太苛求了点。嗯……,好吧,算你过关了。’黄昏话一说完,爆雷差点暴动了。

光雷看到爆雷的脸冒出条条的青筋,知道他要暴动了,急忙的暗示了其他三个人,一起抓住了他。并且急忙的向一脸怒容的爆雷暗示,现在都快平安过关了,你可别在把大家往刀子口上送啊。

‘不过’黄昏突然又讲出了二个字,吓得他们又是一阵哆嗦。怎么?还没完啊?

‘你们怎么没有人提到雷王为什么看到我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呢?’

‘呃……这可能是潜意识的反应吧。’疾雷看所有的人都将眼光急中在她身上,她直觉的就将心中的话说了出口。

‘你说什么!!’黄昏暴跳而起,右手不知何时也出现了一支法杖。

光雷一看完了,赶紧出来打圆场。‘那个……疾雷的意思是说,可能是雷王的潜意识混乱了,不知怎么得就将黄昏大人跟他害怕的东西影像结合在一起了,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反应。这样的解释……可以吧?’

疾雷看到了光雷看着她,连忙的说:‘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的意思是说,雷…王…也…有…害…怕…的…东…西…吗?’

‘这个……人难免会有害怕的东西嘛。’

‘比方说?’

‘比方喔,比方说疾雷就很怕……老鼠。’光雷胡乱编了个谎。

‘什么?!疾雷怕老鼠?那她养在房间里的那二只是什么?’黄昏一听,马上就想到了疾雷的房屋里也有养了二只鼠字辈的动物,于是反问道。

天啊,掰错了!!光雷又将求救的眼光投向了疾雷。‘啊?那那那二只是黄金鼠,是……是我用来克服对老鼠的恐惧用的。那种类的老鼠我……比较不怕。’

要掰大家一起掰,但是下次要先协调好。疾雷一个生气的眼神回敬给了光雷。

‘真的是这样吗?不是你们搞的鬼?’

疾雷听到黄昏的质疑,心中一紧,心跳狂加速。心想,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但是心里想归想,可是外表还是不能表露出来。正当疾雷要反驳的时候,爆雷却先开口了。

‘搞鬼?我们那有那个时间啊?我们都巴不得雷王赶紧回来了,怎么还可能这样做?’

或许别人说的黄昏会不相信,但是话从一根肠子通到底的爆雷口中说出,那可信度就很高了。没想到爆雷的一个抢话,直接救了疾雷一命。

可能是不想让这事再纠缠下去了,怒雷开口了。‘该怎么办?’

虽然怒雷的话很短,但是大家都听懂他的意思了。

‘最好的方法就是再回朔一次雷王的记忆。’

‘风险?’

‘没有什么风险,但是得让雷王再次昏迷。’

怒雷想了一下后,站了起来,直接就要往雷克斯的房间移动。疾雷看到怒雷要走出去了,急忙的拉了一下怒雷说道:‘但是我们要填补空缺的记忆还没想好。’

怒雷听完,又折了回来。并说了句:快点。就直接闭目养神了。

黄昏一听到要再编排新的记忆到雷克斯的脑中,高兴的加入光雷他们的讨论团体里了。而且,一切的编排内容都要她审核过才行。

一个新的记忆,一场新的辩论会,一个惨烈的实验,正在积极的进行及蕴酿中。

七天后,要灌输到雷克斯脑中的记忆据本完成了,一个黑眼圈的人顾不得休息,拉着五个同样黑眼圈的人,还有一个精神弈弈的灰白头发老人一起到了雷克斯休息的房间。

正在舔着冰淇淋的雷克斯看到一群破门而来的人,兴奋的盯着他看。其中还有一个是七天前吓得他躲在被子的人,当场要大叫时,就被一名有着灰白头发的老人打中头部。一阵晕眩时,又有好几根棒子往他的头部猛敲,那股下棒的狠劲,好像他欠了他们很多钱还是抢了他们亲人似的。只是他还没想明白他堂堂一个雷王怎么会欠他们钱的时候,就已经晕了。

三天后,雷克斯再度醒来,第一件事竟然是要跟黄昏结婚!!

原因是雷克斯是由黄昏拼死拼活就回来的,而且三天三夜的彻夜照顾他,此情为有〝卖身〞,无以回报。只是他忘了他都已经昏迷了,怎么会知道黄昏彻夜守护他。

这是因为黄昏怕疾雷他们乱在雷克斯的记忆中乱加东西,所以坚持记忆的填补要由她一人完成,而疾雷只是开启仪式及结束仪式时出现一下而已。

正当黄昏要答应雷克斯的求婚时,怒雷的一个脑部强袭,又让雷克斯昏迷了。接着怒雷把所有的人都叫来臭骂一顿,说他们只是觉得好玩没有想让雷王真正回归的心。与其这样,不如让他直接杀了雷王了事。吓得黄昏他们六人拼命的道歉,保证这一次一定用心做好,让雷王真正的回归。

在高度且效率的运作下,三天后,新的剧本完成了。这次在怒雷的监视下,花了半个小时左右就仪式结束了。

一样的,三天后,雷克斯在头部疼痛欲裂的情况下醒了过来。这一次苏醒让他完全的记起所有的事情了,而且君临天下的气势也回来了。只是不知怎么的,他怎么一看到怒雷,就会有一种想要保护头的冲动。

后来这个想保护头的想法,被雷克斯列为不可解的十大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