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派武侠 > 绝世巅峰
第342回 种玉雷法
作者:菱龙殿 | 字数:1474 字

太乙萌衍神数悄然默算,福至心灵已有答案。葱箫既名未来,暗示祂来自后世时空,已毁的香箫代表过去的牵连,而血箫悲肠则是“当下”的存在。贾赛目光望向远方,似要望穿时光之流,答道:“三者本为一体,又有何分?”

其言灵伴随因电果雷而出,催动命运池水卷并三箫;《灵肉法典》所传的三猥一体种玉雷法随即发动,令玉殒与悲肠化入粗音之中,使斩屁刀灵澈底圆满。那道杀猪宰驴般的破锣嗓再度响起,臃肿猥亵的未来歌姬翩然重现。

祂将麦克风架当作钢管上下磨蹭,拿起葱箫本体放入嘴中不住抽插,抖乳波、摇电臀大跳艳舞。只不过举止已多出了三猥一体的变化。荒腔走板的谬律中偶藏点睛一笔,以巧破拙,如一子落下全局翻盘,令不成乐理之处尽皆成立;其舞亦是步步惊险步步过,败絮巧织金缕衣,当人拍手叫好时,又将莲华化淤泥。宛如求美至极的宁守缺与恶烂化身的筋肉甜心隔空对弈,将美丑演绎尽付一局。

丑中出美美即丑?因病为妍妍即病?人赞莲出淤泥而不染,不识未有对比无以成就《爱莲说》。惟有用丑排除快感、中止移情、拉开审美距离,方可品出纯粹美,否则只是一种矫情。故美丑恰如三箫,本为一体,又有何分?

“正解。此箫音质能浑融美丑,此刀奥义能斩破时光。灵肉罡门大劫将至,这或许是我在这个世界中留下的最后一把作品。望君善用,以扬吾名。”锻造之母语毕重投湖水,波光渐散虚空。

贾赛心中未有得宝之喜,反而满溢禅悟,扪心自问:“名字……重要吗?果然很重要吧!斩屁锻刀法首重言灵赐名,直到我喊出了粗音未来之名,才有后续这般造化。玉殒、悲肠、粗音本为一体,那艾博启、贾赛、赵云这三者又有何分?我似乎回避着有关艾博启的一切,只想以后二者之名在丐界行动。但逃得了一时,避不过一世。既然艾博启也是我不可分割的过往,我还是要有勇气来完纳其因果劫数。”

想通此处,贾赛心中纠缠许久的结终见松脱,灵台拨云见日、重获清明;自身流转的因电果雷亦悄然改变色泽明度,遥从今时节点勾连过去身,于险阻重重的命运关卡中指引出一条明路。

他心中无比感激《灵肉法典》所赐下的三猥一体种玉雷法。也许就攻击力看来不如熊打鸡主修的洨宇燃宙功,论生存比不上罡门著名的命轮九转法,但确实是最符合自身命运的功法。此法也重启了他的人生态度--既然命数不可逃避,便要面对它、解决它。过往的从未消失,未来也并非不可捉摸,皆与当下的自身同为一体。所谓种玉,即落下善根、结下妙果,与萌神福缘香火体系正好互补、亦殊途同归。林柳、章君雅、与自身不也是另一组的三一组合?

贾赛不由再叹:“原来命运早就铺下坦途,只是自己一直视而不见,偏要绕远路而行。”

熊打鸡像猴子般跳跃拍手,怪叫道:“你居然继承了筋肉女神的斩屁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来,咱俩来比划比划。”不等贾赛应答,熊打鸡立即屙出自己的斩屁刀拖屎连冰囵丸进行快攻。面对热情豪爽、说干就干的拜兄,贾赛也只好硬着头皮迎接葱箫初音的开锋战。

两人不以力敌,纯竞刀法,顿时铿锵连珠声声快,光影灿烂不胜收。其看似酣战,实质上却是喂招、创招,手把手地指导各种斩屁刀应用技巧与发展可能。初时葱箫节节败退,之后逐渐跟上脚步,十招往来更胜十年苦修,屡破窠臼上巅峰。贾赛亦大开眼界原来因电果雷融入技击竟有这般威力。

“哎呀,好一对丐界新吸劈!奴家就爱看这种猛男激烈碰撞。”娇嫩甜腻的软语自远处飘来,只见桃花开道,春雨伴行,一台用墨笔白描的南瓜马车缓缓驶近,步下一名身穿白衣蓬裙的金发丽人。其右手转着兼毫小楷,左手翻开的金笺本上还留着一幅未干的春宫画。画中所绘主角赫然便是贾赛、熊打鸡二人,上有题画诗云:激情四射腐意浓,扑朔迷离谁主攻?两穴插刀是兄弟,安能辨我是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