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术超能 > 叛逆寓言
第84回 恶鬼的血统
作者:音若尘 | 字数:5494 字

“…!”凯西顿然,“…您、您说的没错,凯西是软弱,当凯西发现您的秘密时,凯西非常怕死,您答应放过凯西一条路,但要帮助您一切打理,所以凯西才会在这。”

眼眶一红,她开始哭泣:“昨天您杀了凯西的父母,无能为力,一切、一切都是凯西自身的过错,都是凯西造成的…但是,露她,是您的孩子!而且只有十二岁,请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露?谁是露?她?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居然会为自己取名子呀?怎么啦,觉得“垃圾”不好听吗?很适合呀不是吗?”母亲笑颜道:“…如果现在不杀了这个垃圾,我才会后悔呀。我可不相信恶鬼的血统会为我保密。”

“皇后…”

四周的声音慢慢变小,到最后连母亲说了什么也听不到了,全身的痛楚逐渐消失,眼皮沉重,我开始想睡,但这一但闭上眼睛恐怕就再也醒不来。

我这样就结束了吗?

脑中忽然想到一项魔法,或许可以逆转,我曾经在一本教导白魔法的书上看过。但是它需要图阵,一般都是事先画好在纸上随身携带…我从来没想过会用到它。

…已经来不及了。

或许就像母亲所说的吧,我本身就是一个这样低贱的存在,能够被母亲这样利用是我最大的荣幸。

成为母亲的力量,就这样死掉…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是,眼眶不停的流出泪来。

────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

──“喔…她居然想毁约啊?嘻嘻,不行啊,这可是吾那么宝贵的稀有身体…”

这是…谁的声音?

──“汝可不能死喔,吾已经期待了好久啊。”

眼前一片漆黑,奇怪,我原本应该是站在…这里是什么地方?

──“嗯?汝想用这个魔法?喔…图阵记得挺清楚的嘛,虽然白魔法是吾很讨厌的,现在吾就借用一下吧…”

你是谁?那个魔法…白魔法?不是应该需要图阵才能使用吗?

──“…”

不说话了?

──“汝…不知道啊?对吾来讲,这图根本不需要画出来。”

一片黑的画面突然出现了三双诡异的金色眼睛,下方的嘴巴裂笑得令人发寒。

────“吾,可是“神”喔…嘻嘻。”

我突然回神,眼前的漆黑已经变回原本瓶瓶罐罐的环境,凯西哭红的眼睛现在愣愣的看着我;母亲离我也有一小段距离,她跌坐在地上看起来像刚被弹飞,扭曲的脸已经快看不出母亲原本的面容了;还有蜘蛛,怪了,我身上一双也没有。

好痛…全身都好痛,刚刚那一瞬间的漆黑到底是什么?…神?

不过很意外的是我的精神状况不错,比刚才好很多,不会再想睡了,虽然痛的感觉也比刚才更清楚。

左手跟双脚的皮肤都发黑了…只剩右手还能动。

““高阶防御”,这是全方位的防御术…为什么,你会使用这种白魔法?”母亲站了起来,她摇摇晃晃很吃力的站着,那张脸仿佛老了好几岁,一双突出的眼睛,眼神是多么希望我能马上去死。

“…?”我听不太懂母亲的话。她说…“高阶防御”,我本想使用的那个白魔法?但是…?

定神一看,在我的周遭果真有一层圆形的白光把我围在正中央,它散发着很强的能量,让地上的蜘蛛们退避三舍不想靠近,这绝对不是我能触及的等级…

──是那个“神”做的吗?

这种白魔法,能够阻隔除了本身以外,一切对外的所有事物,再大的攻击也能档下。

虽然看起来很强大,但事实上却并不实用…

图阵是必要的,在绘制的过程中容易被打断,因此都事先在纸上画好随身携带。再者使用时会耗很大的魔力,加上所谓“阻隔一切对外的所有事物”,也包含空气,水等在内。这不是大事,只要解除就行了。

但是魔法本身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施术者本身如果不解除,就无法任意移动。若四周被敌人包围,就只剩两个选择,一是解除后被杀,二是没了空气在里面被活活闷死、被饿死。

因此使用中阶或初阶的术者占大多数,魔力消耗较少。

以上全部都是在书上看到的。

“喂…我应该只教过你暗术才对吧?”某个沙哑的声音问道,让我回神过来。是母亲,她站在我的面前,一张满嘴鲜血的面容正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下意识用右手摀住被她咬过的颈子,却发现伤口的血已经止住、甚至开始愈合了,这和我的血统也有关系吗?还是“神”…?

母亲继续问,语气变得很温柔:“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了让你不会用防御来保护自己,让我无法下手,我教你的全部都是攻击性的魔法呀…为什么会有这种白魔法呢?”

“是在哪里学的?…可以让我知道吗?”

“…你为什么会发现别的魔法呢?回答我好吗?”

“我应该命令过你,不准去学那些东西对吧?…你都去哪里学呢?”

“你不需要拥有那些知识…那只会让你提升魔力的速度减慢呀?是谁这么害你的?”

看着她的眼睛,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她的瞳孔不知何时已经完全变成污浊的黑了,没有任何一点紫的颜色。我坦白的说:“没人害我,是我想去追求那些知识…从书上,一页一页翻,一本一本看,靠自己的力量了解那个你从未曾告诉我的全世界。”

“全──世界?”她眨了眨眼,然后歪着脖子诡异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全世界?都是一群笨蛋,一群白痴呀,这个世界根本都是虚假的!是造出来的!!我们的未来──全部,早就都被人安排好了啊。”

“我的过去,那么的不堪,结果都是事先排好的,我的妹妹被谁杀了?是我。我身为祭司的荣耀,被谁践踏了?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呢?”

“咦?不,不对…杀了妹妹的人不是我,践踏我的荣耀的人不是我,还让我遇上那种事,没错,是负责安排的那个人,所以我要去外界报仇,对…我是对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排?那个人?…外界?母亲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叫做外界?

母亲一个人自言自语的独角戏,她的笑声赫然止住,披着一头散发,两眼的目光涣散无神,但那口中的一字一句清楚的含着满满的怨恨:

“你背叛了我…”

“亏我当初还选了森林这个偏僻的地方,放弃了人群,也放弃了每天食血的机会,用动物的血代替…为的就是培育出一个只听从我命令的杀戮者,一个不断增加魔力的容器…”

瞬间又换上温柔的面容,她对我喊道:“…相信我!母亲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不然你根本没有活着的价值啊!解开这层防御,好吗?”

“我好想要你身上的魔力啊…那是我一直努力培养的,那不是你的,那是我的,你、你不能这样独占它…”

“时间不够了…快出来呀。”双手尖利的指甲开始刮圆球的外侧,母亲依然温柔的喊着。

“为了我的魔力…你必须赶快去死才行呀…”

她已经完全语无伦次了。

“皇、皇后…”凯西出声,但是母亲不理她。

“为什么不出来呢?为什么?为什么?去死啊?快去死啊?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指甲刮呀刮的,虽然圆球不受影响,但是发出来的摩擦声很刺耳。

“这是命令!快解除防御!把你身上的血全部给我,那是属于我的魔力!”又换了张恶狠狠的脸,她是真的急了吧?口中快速念了一句,指尖冒出一团黑色的魔法,朝我的正中央射出一道黑光,但是被圆球挡了下来。

那是她最拿手的攻击魔法,将魔力经过压缩在压缩,发射出去,速度跟穿透力都相当惊人。

“快去死,快给我去死啊啊!!你为什么还活着!就只是个骯脏的存在,就只是个垃圾!凭什么活着,去死啊啊啊啊啊──!!”不死心的又连续发出几个攻击,圆球表层被打到的地方冒出阵阵白烟,里面一点也未受到影响。

其实对于魔法,母亲绝对比我还要熟悉,这个防御,除非我解除之外,她再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功。

直到发狂的辱骂和攻击发泄情绪之后,她才稍微冷静下来,回到以前微笑不语的母亲。

她知道我绝对不会解开魔法,母亲把头发和仪容整理好,颓苍的身躯现在又变回美丽的身影,黑瞳冰冷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转身走到一面墙的旁边停下,她伸手摸着刻印在墙上的一个圆形的图案,转头对着我笑道:

“呵呵,看看我,都犯傻了…高阶防御,施术者本身是无法移动的,对吧?里面的空气也有限,没有食物,没有水,一个施术者能撑多久呢?四天?三天?或者更短?”

“…”不语。母亲说的没错,如果我不解开,一直继续待在这里,有问题的人将会是我。

“啊,忘了跟你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把研究的场所,决定在这里吗?”

“?”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呢?

“真是的,看了那么多书,怎么还是一样糊涂呀?”母亲叹了口气,“研究,有成功,也有失败。成功当然令人高兴,但是如果是失败品…没有威胁性就还好,拆掉撕烂就行了。如果有话…当然没办法让她在这里胡闹喽,必须立刻解决掉。”

“所以,我在这里有一个垃圾桶哟,其实原本是个陷阱,但是只要改变一下,就会变得很好用…”指着那个墙上的圆圈,她笑着介绍:“这个是启动陷阱的开关,你站在图阵的正中央──”

“噢,你知道的,我用图阵赋予她们新的生命,成功或失败品都在那里完成,一旦变成了失败品就直接────所以,你站的地方当然是陷阱喽。”

“…就算是陷阱,我掉下去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这是当然,我知道。但是为了更快分解那些失败品,免得她们在那里大乱,刚刚说了,我小小改变了一下陷阱的内容…”

“我在里面用魔法填了满满的腐蚀水,有生命的物质很快就会被分解的一点也不剩。你掉下去,如果不解除这层保护当然也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你闷死了、饿死了,这圆球消失,你就会连个渣都没有。”

“很适合你的死法呢,一干二净,省的死后尸体继续污染土壤。”

“你身上那骯脏的血统,我已经不需要了。在你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真是令我失望。”

“我还有其他很多的办法,像是把全城堡的人全部杀了等等…”

“垃圾就该被丢到垃圾桶里,对吧?”

按下陷阱的开关,母亲回眸,露出我到现在以来,看过最开心的笑容:

“消失吧,垃圾。”

“咕噜…”

水声。

“…”慢慢张开眼睛,不晓得这是第几次睡着了又苏醒。

散发着诡异的光芒,绿色的黏稠液体充斥在周遭,我的身躯被包覆在一个散发着白光的圆里,毒水从不间断的试图融化它,这样的单方面没有一刻歇息过。

偶尔会掉下来一两双母亲口中的“失败品”,她就在我眼前不到五秒被分解完毕。

双眼呆愣的望着映照在正前方的水中人影,那个人影也往我这里看。

鲜艳的红发和红色猫瞳,在我印象中看起来应该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比别人都要来的明显的两颗虎牙,还有藏在头发里,头上那一对不属于人类的角,一条从左下的脖子往上划到脸庞的疤痕,空洞的眼神、面无表情…

这是我,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咕噜…”

不以为意的闭上眼睛,我早已经习惯这里的一切。这里是毒水牢,只有我一个人。

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几年?我完全不清楚,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空气,没有食物,没有干净的水,当然也没有时钟、日历,只有满满的剧毒不断的想淹没我、分解、朝我攻击…

如果没有被这层发着白光的圆包覆在其中──这层“神”为我张开的白魔法,高阶防御,恐怕我早已经被毒液溶解的什么也不剩。

就和母亲期待的一样,完全消失。

自从那之后,“神”就再也没出现于我的脑海之中了。

我应该在掉进陷阱里的第一时间就解开魔法,这里根本没人会来救我,死还比较快活,为何当初我会想坚持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呢?我想,我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坚强,会怕吗?对死亡这件事。还是我抱持着一丝希望,希望有人能够发现我?

“咕噜…”

一直活到现在,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死了吧?这没天没日的空间里,时间越长,我对于我自己的恐惧就越深。

真的没办法确认到底是父亲恶鬼的血统,还是受到那位“神”的帮助。我不会饿、不会渴,尽管这圆里头的空气早该没了,我却也不会觉得难受,就像个被困在笼中的怪物一样。

货真价实的怪物。

“咕噜…咕…”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再见到公主,虽然只有见过一次面,但是她给了我很多的东西。

还有凯西,虽然她帮助母亲杀人,但是她似乎是被胁迫的,那一天整个人魂不守舍,原来是父母亲在眼前被杀…我想和她见面说声谢谢,那四年我被禁止走出房间,都是她在照顾我的。

但是…这里没有出口,我没办法出去,没办法有机会见到她们。

我也想过母亲的事,她吸食人血,培养我成为她要吸收的魔力,创造具有攻击性的生物,竭尽一切所能的,就是为了想得到魔力,她要这么多的力量做什么呢?

报仇?和她口中的“那个人”有关?

曾经母亲说过的“安排”和“外界”也令我相当好奇…

“咕噜…咕…咕噜──”

…从刚才开始,水的声音就开始不规律。

“…?”逐渐有水流在转动,我不禁感到纳闷,这里一直以来不都是静止的水域吗?原本满满的毒,绿色的水位居然也开始下降,慢慢的一点一点,还给这个空间原本的色彩。

“咕…咕噜…咕咕咕咕…”

直到发光的毒液全部排光了,只留几摊萤光色的残水,我还是在白光的圆里愣着,不敢置信。

这是怎么一回事?母亲她…为什么要解除这里的毒水?

不小心?不…不可能,母亲绝对不会出这种状况。还是她认为我已经死了?如果是这样,也不需要解除…假如她认为我没死,放掉了毒水之后等我一旦解除魔法,就立刻恢复原本的状态?…不,母亲根本不想理会我…

还是,要召回所有魔力?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要连这里一起解除,这对母亲来讲,这毒水只需要她渺小的一部分魔力就够了。

────“咦?不,不对…杀了妹妹的人不是我,践踏我的荣耀的人不是我,还让我遇上那种事,没错,是负责安排的那个人,所以我要去外界报仇,对…我是对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准备要执行什么计划了吗?

我迅速解除一直以来保护我的白魔法,小心跳过含有剧毒的水坑,靠着萤色的微弱光线,我摸到了墙壁。在四周仔细的敲了一圈之后,我决定选了这个另一面可能有空间的墙,回想多年前母亲教过的暗术──我决定选择最简单直接快速的攻击魔法。

将魔力集中在紧握的右手前头,念一段短咒文,压缩,打出去!

“──碰!!”

成功打出一个洞,这魔法如果对方会动的话肯定闪得过,因为太慢了,但如果是墙就没问题。

我探头察看,另一面是漫长的狭窄密道。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用魔力点燃“鬼灯火”让它在我的前方飘,我加快速的往前跑。

好安静…果然太奇怪了。

只要有使用魔法的地方就会有波动,明明母亲平常就总习惯用魔力在帮助做事,就像那毒水让它保持在最满的状态一样。

但是现在这座王宫,却一点的魔力波动都没有…

唯独一处。非常强烈,每一波都像浪潮一样,我不需要靠敏知也能感受到它的强度,中心在整个王宫的最顶端…那里是…

────我有着很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