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异能力·道德判词
作者:火烧云 | 字数:2660 字

此人是帝京学园材料科学部部长,艾尔拔。

眾人都惊呆了。

这麼一枚小小脏脏的贝,竟然惹得堂堂帝京学园材料科学部部长艾尔拔,放下手上最重要的工作,从帝京本部飞奔过来华夏分校,亲自去见一名新生,还表现出几近疯狂的激情样子!

而且他刚才还说了甚麼?

这小小的贝,还尤关到帝京称霸炼界的事?

有没有这麼夸张!

“好、好的。我很乐意把这一枚祖妖菊石卖给你。”天佑道。

贡献点及时过帐。

咚咚咚!

交易完成。

维毅等人都完全呆了。

“这傢伙也太好命了吧?竟然在最后关头,走出一个大救星来,替他把餘款付了?”

“这一枚?难道说,你还有更多麼?”艾尔拔看著天佑,目光中满溢著期盼!

“你还有多少祖妖菊石?就是多一个也好!”

“好像还有一百多个吧。”

天佑也没有算清楚他当日拾了多少,大概就是一大把左右的吧。

“一百多个!天啊!天啊!帝京的材料科学领域,要出现惊天大突破了!帝京的综合实力将会再跃上一个台阶!别说是打垮其他学院,独霸炼界第一层,就连炼界第二层,都有望达到完全探索的大成就了!”

艾尔拔侃侃而谈,听得眾人都摸不著头脑。

正当艾尔拔正要开始演讲,解说这祖妖菊石的价值时

又有另外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女子,抄起裙子,仪态尽失地跑来贵宾室。

“请问哪一位是天佑同学?”

中年女子见到艾尔拔在跟一名少年学生聊天,一看就知道那少年肯定就是天佑!

“天佑同学!你刚刚放售的那枚祖妖菊石,应该还没有卖出去吧?”

“不好意思,居礼女士,天佑同学刚刚已经决定,把他所有的祖妖菊石卖给我们材料科学部了。”艾尔拔露出嚣张的笑容道,“这一次,你们海洋生物部来迟了一步啦。”

这艾尔拔和居礼,看来是常常彼此争夺宝物的老对手了。

“天佑同学!这个人刚才给你多少出价,我愿意出价五倍。”居礼女士二话不说,开价就是用五万一个的出价,买一枚莫名奇妙的贝!

“居礼!你这是甚麼意思?枉你还身兼為帝京道德委员会主席,竟然想要教唆学生违反口头交易承诺?”

“艾尔拔!你少骗人了!我身為帝京道德委员会主席,你应该很清楚我的特殊能力!刚才天佑同学根本没有承诺过,要把所有的祖妖菊石卖给你!在我眼中,你头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红叉,代表你已经违反了帝京的道德规条!你要是不收回刚才的说话,我就要公开谴责你了!”

好强势的女人!

居礼女士这麼一番话,竟然把尤如狂人般的艾尔拔,气焰都被压了下来。

“此人是帝京道德委员会主席,还身怀道德判断的特殊异能?对了!”刑天心里想。他突然插话道:

“居礼女士,我有一事,要向帝京道德委员会投诉”接著,他便把刚才维毅半欺骗地把天佑的食神之味低价买走的事,以及维毅对竞购滑板一事出尔反尔,都向居礼女士投诉。

居礼女士静静把刑天投诉的事情都听完,她点了点头。

“你没有说谎,投诉受理。”

然后她看了看维毅,童珊珊等人。他们也不是哑巴,自是极尽狡辩之能事。居礼女士也是静静听著,才听到一半,便冷笑一声。

“一派胡言!”她突然大吼道!

这一吼,不见得霸气滔天,却是直入心魄,把砌词狡辩的一方,震得心惊胆颤,骤然脚都软了!

“异能力:道德判词!”

居礼女士运转炼能力,构造出一张纸和笔,然后以极快速度,写出了一篇文章,然后一式两份,各自飞到天佑和维毅手上。

这是一份对滑板事件和食神之味事件的道德判词!这一篇文章,在情在理,判断中立而準确,无懈可击!而且,文章中注入了炼能力,直接入心,根本无法透过狡辩之术搪塞过去。

“身為帝京的同学,大家都应该是讲道理的人。而人之有别於禽兽,正是由於拥有道德判断,知道明辨是非,自我制约。”

居礼女士对维毅冷眼一瞟!

“我身為道德委员会主席,最讨厌的,就是没有道德的禽兽!”

居礼女士二话不说,快速按了无数次的腕錶,又用指纹开啟了某些权限。

“刚才被判定违反道德的交易,全部取消!”

咚咚咚!

刚才天佑出售食神之味的两千点贡献值,退回到维毅那儿!交易强制不成立!而童珊珊手上的食神之味,则“飆”的一声,飞回到天佑同学手中。

“我的食神之味!”童珊珊既惊愕又愤怒,因為从来没有人敢从她手上抢走任何东西的!不过对方是堂堂帝京部长级人马,更是道德委员会主席,她再野蛮,也得要看对象!

维毅更是甚麼面子都没有了!

他被掠在一边,眼瞪瞪看著天佑被帝京两位大人物争相奉承取悦。

童珊珊狠狠地扭了扭维毅的耳朵。

“维少!你说过会替我拿到食神之味的!我不管你用甚麼办法,我一定要拿到它!不然的话,我上电视节目时就要出丑了”

“可是,连居丽女士都插手进此事了,恐怕”

童珊珊几乎把维毅的耳朵撕出血来。“要是我跟妈妈哭著投诉,说你欺负我的话,大概你这个维家的准继承人位置,也坐不稳了吧?”

“天佑同学,不用客气!这只是道德委员会作出的正确判决,不要把这件事情想成是你欠了我的人情了,呵呵呵”居礼女士道。

听她的语气,明显就是相反的意思。

“那麼祖妖菊石一事,我海洋生物部出价五万贡献值一个,作出全部收购,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居礼女人看了看艾尔拔,冷笑道,“这穷鬼不久前才花了一大笔贡献值去买一块天外殞石,现在应该没有弹药再跟我抢宝物的了。”

“你!你!”艾尔拔气得头顶冒烟!确实被居礼女士说中了,他最近出外搜购得有点多,把预算花得所剩无几了!

“天佑同学!你要是愿意把所有祖妖菊石让给我的话,我可以发给你一个材料科学部的“赞助人徽章”,以后比如炼祭法宝,或是打造机甲等等,我材料科学部都会全力支援,给你最顶尖的新材料研发成果。”

居礼女士道:“你要小看我海洋生物部麼?天佑同学,我同样可以发给你“赞助人徽章”,以后比如收取海洋系的宠物,或是打造生体机甲等等,我海洋生物部同样全力支援!”

其实天佑同学在解决了滑板交易之后,对怎麼处理这些贝,他也不太有所谓了。毕竟这只是一笔意外之财,能够卖出,就已是赚了。

“就一人一半吧,好吗?”天佑提议道。

“快人快语!成交。”艾尔拔马上道。

“好吧!也不要逼人太甚了,算卖这傢伙一个人情。”居礼女士还有点不甘,不过还是应承了。

天佑同学点算了一下他的存货。

其实他在妖界湖底,拾了好几个种类的贝,另外还有一些海星化石之类的东西,彼拉鑑赏值比祖妖菊石还要高。不过既然他们只要求祖妖菊石,那天佑就只给祖妖菊石算了。其他的就留下来,他日再善价而沽。

天佑同学总共有一百一十二枚祖妖菊石。他自己又扣起了十枚,只拿出一百零二枚。艾尔拔和居礼女士各可得一半,就是五十一枚。

这一百零二枚贝之中,又有分质素高低的,艾尔拔和居礼女士,又在為争取质素最高的几枚如何平分,吵了一架,最终居礼女士建议逐枚拍卖,价高者得艾尔拔当然输了,八枚最高质素的祖妖菊石中,他只购得一枚。

单是这八枚高质菊石,拍卖所得就已经超过一百万贡献值!

天佑售出一百零二枚菊石后,进帐五百多万贡献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