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新的目标(2)
作者:断桥残梦 | 字数:3895 字

“阿乌克斯共和国”的首都,市中心有一座巨大的圆形竞技场,外观酷似古罗马帝国的竞技场,在裡头不断的传出人们喝采的声音,与金属激烈的碰撞声,可见裡面正在上演相当精彩的表演。

竞技场的观眾席上坐满了人潮,他们都是来观看比赛的,位在观眾席的正上方,有特别的包厢给贵族专用,在贵宾席上,有不少贵族因為比赛太过热血,而离开座位,站起来跟著喊叫,其他则是享受美酒佳餚,或是来调戏美丽的服务员,最后是贵族的孩子,有些贵族会带著孩子来看竞技场的比赛,但是有时候看到一半就会感到无聊,离开座位到处乱晃。

一个金髮小女孩,因為觉得比赛很无聊,於是立刻座位,跟著其他小孩到其他地方玩躲猫猫,她现在正在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无意间,来到了一间奇怪的房间,裡面有著许多大大小小的笼子,被关在笼子里的人都穿著一身纯白的衣服,但是他们并不是人类,被关在笼子里的,是一种叫亚人的生物,有各种不同的种族,却都有一个共同点,每个亚人的身上都刻有奴隶的魔法纹章,代表它们一生都是奴隶。

小女孩觉得这裡散发著难闻的气味,於是準备离开,却发现其中一个笼子里关著一个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小女孩慢慢的踏进房间,亚人奴隶们对一个人类小孩单独走进这裡没有任何反应,顶多看一眼就别过头去,眼中没有生气。

小女孩走到笼子前,在裡面的是有著一头淡金色长髮的女孩,她身穿融入大自然风格,草绿色的礼服,她似乎也注意到眼前有人,但是没有抬起头来,只是抱起自己的膝盖,捲缩在笼子裡面。

小女孩向笼子伸出手,快碰到笼子的时候。

“你在这裡做什麼!”

小女孩被一个身穿盔甲的彪形大汉抓了起来,带出了房间。

“这裡不是小孩来的地方,你的父母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

这个彪形大汉是这裡的警备人员,他看著小女孩的打扮,一眼就知道她是贵族的小孩,实际上相同的事情层出不穷,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但是没有人阻止,这是因為,贵族会犒赏找回孩子的警备人员,而且只要能在让对方留下好印象,说不定会受到大贵族的重用,对这些只能在竞技场领普通薪水的警备人员来说,是再好不过的。

“请问。”

“怎麼了吗?”

“刚才那个女孩子,為什麼会关在笼子裡,她做错了什麼吗?”

“她啊!你是第一次看到吧!那叫做精灵,是这次大赛的优胜奖品,你父母如果有派人来参加,得到冠军的话,你就可以再次看见她了。”

“為什麼要把她关起来?”

“就说了她是奖品,就算有奴隶纹章,也不确定会不会逃跑,而且精灵是很稀有的种族,不可以弄伤她。”

眼前的彪形大汉说了这麼多,却还是没有解释為什麼要关起来,小女孩被送回贵宾席后,她的父母给了对方一枚金币,就将那个彪形大汉打发掉了。

“父亲大人,有一个跟我一样大的小孩被关在笼子里,你能帮帮她吗?”

“晚一点,我雇用的冒险者上场了,你也来看吧。”

小女孩的父亲将女孩抱起来,看著擂台上的两位战士,小女孩父亲指著其中一个身穿银色鎧甲,戴著开放式头盔的男子,他的对手则是穿著竞技场提供的鎧甲,头上戴著有点老旧的全罩式头盔,虽然看不见脸孔,但是从体格来看应该是一名男性,之所以会说应该,这是因為刚才前面几场中,有不少体格不输给男性的女战士上场,其中有一位金髮蒙面,拿著骑士枪的女子,她华丽战斗风格,成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在擂台上互相对峙的两人,如果只看装备,毫无疑问是身穿银色盔甲的男子获胜,而他的对手,则是穿著竞技场提供的鎧甲,一看就知道彼此的防具差了多少,武器方面也是一样,银色盔甲的男子,腰上配置一把坚固的骑士单手剑,而他的的对手持著一般长剑与木製的圆盾。

竞技场提供给选手参赛用的各种武器与防具,说不上是好货,顶多就是一些能减少致命伤,勉强能保命的便宜货,连军队的一般盔甲都还不如,所以不会有人拿来使用,多数人都选择穿戴自己带来的防具。

“在我擂台左手边登场的选手是,五星级冒险者萨利!!!”

位在擂台前方的位置,有一个高高的播报台,工作人员的手上拿著一根短仗,上面镶了一颗绿色的魔法水晶“扩音水晶”,负责播报的工作人员,就是透过那个水晶,放大自己的声音,进行实况转播。

“萨利选手有多次参加纪录,这一次他会让我们见到什麼样的精采表演呢!”

播报人员一说完,现场欢声雷动,同时,继续介绍。

“萨利的对手,是首次参赛,除了名字以外,性别、资歷一切不明,让我们掌声欢迎罗杰斯选手!!!”

播报人员一说完,现场的掌声,变成了欢笑声,大家听见首次参加的瞬间,就马上笑了起来,多数人都心想大概是哪裡来的乡下人,因為一时兴起而来参加这场比赛,虽然结果已经确定了,但多数人还是决定观看这场单方面的虐杀。

裁判确认两人的装备与武器没有问题,退到后面大喊。

“开始!!!”

裁判喊开始的同时,银色盔甲的冒险者开始行动。

“先行动的人是,萨利!”

萨利是这个首都首屈一指的冒险者,对付眼前的对手不必太过认真,可是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会被观眾批评,来这裡的人都是来看精彩的打斗与廝杀,他不打算让对手终身残废,所以打算一招就解决对手,这不仅是节省体力,也是為对手著想。

萨利冲到对方怀裡,对手似乎来不及反应,战士这是傻傻的愣住,接著萨利抽出手上的剑,连同剑鞘一起挥向对手腹部,对手被萨利击中,整个人向后飞,一下子就飞到了擂台边缘,。

“太厉害了,萨利不抽出剑,就将就罗杰斯给打飞了,罗杰斯一下子就飞到了擂台边缘,罗杰斯选手也不简单啊!受到那麼强的攻击,还站的稳稳的。”

萨利看著对手,觉得很奇怪,刚才的那一击力量没有如此强大,顶多只是无法在站起来,再加上对手穿著鎧甲,不可能会飞那麼远,但是萨利马上甩开这个疑问,马上展开追击。

“哦!!萨利选手展开追击了,罗杰斯选手能熬过去吗?”

萨利再次开始展开猛攻,这次对手有反应过来,对方举起圆盾展开防守,萨利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剑不断的挥向对手,虽然剑没有出鞘,但是每一击都重重的打在圆盾上,只见圆盾不断的被削掉,碎片四处乱飞,面积也越来越小,可是对手还是没有反击的打算。

罗杰斯的盾牌表面只剩下三分之一,才终於展开反击,罗杰斯挥出长剑,被萨利轻鬆闪开了,萨利在他挥剑的瞬间,将罗杰斯手上的盾牌打飞,趁对方惊讶的时候,对拿剑的那隻手从下方踢一脚,剑就弹出了他的手,萨利迅速跳起来接住那把剑,剑尖顶著罗杰斯的头盔。

“哎呀!真是太可惜啦!罗杰斯选手的攻击不但落空,现在武器跟盾牌都没了,罗杰斯选手穷途末路了。”

观眾们发出各种不同的喊叫声,大多数都是在叫萨利快点解决对手。

罗杰斯现在手无寸铁,后面就是擂台边缘,只要轻轻一推,罗杰斯就会掉到场外,萨利已经是胜券在握。

“可惜,你的动作太多餘了,你还年轻,回家练过再来吧!”

萨利挥下手中的剑,就在快砍中对手的瞬间,停下来了,萨利吓了一跳,自己挥下剑的瞬间,对手看破他的动作,精确的抓住萨利的手腕,接著萨利被对方绊倒,失去平衡的那瞬间,罗杰斯抓住萨利手一拉,萨利直接摔到擂台外。

“这这真是出乎意料的结果啊!原以為就要出局的罗杰斯选手,居然获胜了!!!”

当裁判抓起罗杰斯的手,宣布这场比赛的冠军时,现场嘘声不断,由於发生的太快,没有人看清楚发生了什麼事,所以大家都认為罗杰斯作弊,可是因為证据不足,所以罗杰斯还是照样晋级到下场比赛。

罗杰斯与萨利,两位选手们回到选手休息室,这裡聚集了来参加比赛的选手,旁边有瞭望台,可以观看比赛,刚才的战斗,这裡的人都有看到,有一部分的人开始紧盯著罗杰斯。

罗杰斯随便找了一张凳子,没有脱下防具与头盔,就直接坐下来休息,萨利收拾好东西,走到他的面前,罗杰斯抬起头看著萨利。

“真没想到,你居然有那麼大的力气,还有那种动态视力,你似乎不习惯拿剑,你是拳斗士吗?”

“不是,我只是碰巧而已!”

“你不用装了,我知道你很强,放心,我不打算继续多问,这是冒险者的守则之一,那麼下场比赛要加油喔。”

说完萨利背著自己的行囊往出口走去,同时有三个人走向罗杰斯,一个是穿戴轻鎧甲的褐髮少年,另一个是背著大剑,脸却纤瘦的战士,最后一人是成為今天比赛的焦点人物,蒙面的金髮女骑士,罗杰斯看著那三人。

“这裡不方便,换个地方。”

所有人看著罗杰斯跟著那三人离开,开始议论纷纷。

罗杰斯与三人来到后台,这裡隐密,不会有人会刻意来到这裡,确认周围都没有人,罗杰斯拿下头盔,头盔下是有著黑髮黑眼,肤色偏暗的男子。

“呼~闷死了,这个头盔有没有洗啊,裡面还有怪味。”

“主人您辛苦了。”

金髮女骑士拿下面罩,边拿出手帕帮对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安娜你都不热吗?為什麼你连一滴汗也没流。”

“不知道。”

“手帕给我,我自己来就好。”

“不用了,主人,保持这样,我来就好。”

金髮美女脸上带著会令男人著迷的笑容,这让男子不到该说什麼才好,褐髮少年插进来。

“大哥,你為什麼不换上平常的装备呢?”

“冷却时间还没结束,大概要等到明天吧。”

“是喔。”

褐髮少年一脸失望的表情说著,这时,旁边的战士,拍拍他的肩膀。

“小子,轮到你了。”

“到我了吗,那大哥大姐,我先走了。”

褐髮少年马上朝著来的方向跑回去,战士拿下手上的戒指,一瞬间,战士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身穿黑袍,头戴皇冠的不死者,黑髮男子与金髮美女紧张的左右观看。

“放心,有生命接近,我自然能察觉,比起这个,先来讨论你的战斗方式。”

“我知道,我的动作太大,刚才那个人也说了一样的话。”

男子一说完,金髮美女就接著说。

“主人要改的地方不只这样,你防御做得很好,可是盾牌飞走的瞬间,你闪神了,所以剑才会被夺走,然后是闪躲方面要在加强。”

“还真多啊!”

“其实主人已经进步很多了,真的!只是,这裡的人,都是习惯与人战斗的高手,所以你才会觉得实力差很多。”

“谢谢你的安慰,那麼路克的比赛,就是今天的最后一场了,我们去看看吧!”

三人重新变回原来的装扮,来到选手专用的观景台,看著擂台上的比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