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方玄幻 > 御兽风云
第212章 破空而去
作者:独上冰峰 | 字数:6148 字

气力逐渐恢復,我拉伸了一下僵硬酸疼的身体,舒服的呻吟出来。我抓著两人的小手,起身望著无尽的虚空,此时星罗密布,闪烁著深邃的星光,煞是美丽。

我心情出奇的好,等我完全恢復了,我就可以破开虚空,回到未来我的时空中了,经歷了这麼多,我有些累了,但亦对这个时空充满了感情,再没走之前,让我好好欣赏这里的美丽夜空吧。

两女亦学著我,善睞美眸朦朧的望著浩瀚的星空,我轻嘆一声,淡淡的道︰“告诉我吧,谁才是真正的月夜?”

我立刻感觉到两对火辣辣的目光落在我脸上,以我的老练仍是大感吃不消,两女含笑不语,我一阵的头疼不得不重復道︰“你们俩谁才是真正的月夜,你们放心,我不会伤害另一个人的。”

两女仍是不语,只是专注的凝视著我,无可奈何,我清咳道︰“好吧,我承认分辨不出你们谁才是那个白虎武士,你们既然不说话,一定是有什麼条件吧。”

左边的月夜面带喜色,张口欲说,却忽然被右边的月夜给拦住了。

我惊喜的指著左边的月夜道︰“你才是真正的月夜。”

两女拉著手站在我面前,两张比花还娇的美靨双双出现在视线中,两人异口同声的道︰“真的吗?”看著她们篤定的表情,我一下又很难确定究竟谁才是真的了。

我苦笑一声,拍著脑袋唉声嘆了口气,我寧愿再跟恶魔再斗一场,也不想来分辨两人究竟谁才是真。两人不论神情、容貌连动作也一模一样,我真的怀疑这是不是什麼魔法制造出的幻象。

两女望著我那堪比苦瓜的脸,眼眸中露出一丝善意的笑意。

我无力的望著两女,道︰“我在这里的任务已经结束,在我恢復了功力后,我就会破开时空隧道回到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地方,我已经答应了月夜带她一块离开这儿,拜托你们告诉我谁才是真正的月夜!”

说完,我仔细的看著两人,奈何两人除了露出笑吟吟的神色,便再无其他表情,我哀嘆道︰“你们不是想我把你们两人都带走吧!这很困难哩,我的能力……”

刚说到这,两人同时伸出一只娇嫩如葱玉的手掌轻拂上我的脸颊,轻而细腻的动作令我兴起享受的念头,从她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极尽温柔的深情,那种浓浓的爱意,就是我和蓝薇之间的爱意也只能到这种程度,我深刻的认识到两女已对我爱根深种!

我长嘆一声彻底认输了!就算我说我能力不够一块带走两人又能怎麼样,以我之前战斗中施展出的可以排山倒海的实力,聪慧的两女又怎麼会相信我的借口呢!两女一直缄默不发一言,很明显是想让我带著另一个白虎战士一块离开此地。

我虽然不知道两个仇人之间怎麼会变的亲如姐妹,但是我却可以肯定的是那种关系是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和我朝夕相处这麼多的日日夜夜,冰雪聪明的月夜知道,善良如我,是万万不可能丢下她,独自上路的,所以她们两人都保持沉默,使我难以分辨谁才是真正的月夜。

我嘆了口气,难道我真的要带两个人回去,带一个人回去,也许蓝薇还能原谅我,带著两个沉鱼落雁般美丽的女孩回去,谁还会相信我在异时空经歷了这麼多苦难,恐怕到时谁都以為我在这里享尽艷福呢!

两女看著我苦恼的样子,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

算了,不去想了,我放弃了分清楚她们的念头。死亡后的死神余威尽去,只留下一片不死族和兽族,在他们目睹了如神一般的战斗后,对我的存在突然感到诚惶诚恐起来。

我扫了一眼剩下的人们,刚才因為受到我们三人战斗的波及,已经死了一半以上的人,只留下不到一半的人恐惧的望著我。

目光扫去,所有人都低眉顺眼不敢再望著我。我望著这些受到恶魔利用的可怜的族人们。也许恶魔的死亡会让他们安分一阵子了吧。就让那些兽人们离开这里,而另外那些不死族的生物们虽然丑陋而凶恶,不过既然已经存在这个世界上,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除了风声,四周一片静寂,我吞食了几粒“血参丸”运用尽剩的内息将它们给融化,迅速在我体内发挥效力,很快身体有了一阵暖意。

当死神被我的光芒之剑破去的时候,体内强大的龙之力忽然如潮水般退去,又回到我眉间,所以我才会疲惫的连支撑身体的力量也没有,直接往后躺在雪地中。

此时由于“血参丸”的作用,体内很快又恢復了一些力气,我徐徐的向上飞起,半空中,我召唤出灵龟鼎藏在我背后,放出万道霞光。

我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本来声音,放出低沉而磅礡、浑厚的音线,充满威严的声音如潮水涌过大地滚过每个人的耳边。

“子民们!我将离开这里升到天界,但是我不会放弃你们,这里是我出生的圣地,不死族的将永远留在这里保护圣地,圣地将赐给你们力量,兽族的孩子们,回到你们的家乡吧,永世之年不準再和人族、精灵族和矮人族再起争端。”

恶魔忠诚的子民们必恭必敬的半空中的我行了礼,慢慢的向后退去。望著死伤无数的兽族,我知道也许几十年之内他们会听话的不在和其他族类争斗,当有一天他们人口愈多,且将我淡忘之时,就是这块大陆再染战火的时候了。

强大的不死族,也只剩下很少的一些,没有了幕后的主使者,他们会安分的留在这里等到死亡降临在他们身上的一刻。

片刻后,所有人都散去,只留下皑皑白雪反射著星辉。我转过身望著两女。两女好象也知道我要宣布最后的答案了,眼神既是担忧又有期盼,等著我宣布她们的命运!

我嘆了口气,终狠不下心拋弃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道︰“我不知道,你们中的一个用什麼方法会让月夜帮你掩饰,但是我决定将你们两一块带回去,慢慢的查明这件事。”

“啊!”两女惊喜的表情不加掩饰的出现在言行举止与眉宇间。从她们滚滚而下的热泪我读懂了苦尽甘来的那种辛酸的情感。一瞬间我庆幸自己没有做出另一个与之相反的决定。

望著她们,我也被她们的喜悦给感染了,心中充盈著欢乐。世间每多悲哀、凄惨之事,為何我们不能让世界多添些欢笑呢,希望蓝薇也可以理解我的决定吧。

“好吧!”我再望一眼圆盘似的皓月,我凝望著两女道︰“这块大陆在未来的几十年都会是平静的,让我们离开这里吧!”

两女雀跃的聚拢在我身边,我召唤出猪猪宠〞〞球球,当我与它合為一体时,我也同时接受到它传到我脑海中破开时空之迷的答案。

本来我心中还在担忧,当我们三人回到我的时空中的时候,会不会肉体尽毁只剩下能量需要投胎再次化身為人。不过球球传给我的答案令我心中大慰,疑虑尽去!

如果凭借自身的能力穿透时空除非有足够大的实力保护自己的肉体不会被毁去,否则都需要如死神说的那般再找一个“装能量的容器”,而我和球球合体后,破开时空后,它独特的能量会形成一道与眾不同的护罩保护我们不需要再找另外一副“容器”!

当然前提时,我有足够的能量供应给球球,使它可以保护我们。

一团紫色火焰球凭空出现在半空中,空气仿佛燃烧起来般,一个黑色的洞口逐渐出现慢慢的扩大!

我抓著两女的小手,望了一眼黑暗无边,令人心中发的洞口,这个洞口是通向幸福之门,在洞口的另一边就是我的家乡!

突然间,一个黄色几近透明的影子倏地从洞中飞出,直冲两女飞去,速度快若闪电。事发突然,我仍然勉强出手,刚好挡在黄影面前,带著火焰的力量却出乎意料的从它的身体穿过,而没有攫住它!

一阵寒冷彻骨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阴冷、森寒!我心中兴起不祥的念头。

我迅速转头望去,左手边的月夜露出痛苦的神色,抓著我的手因為太用力而显得苍白。

脸颊没有一点血色,右手边的月夜茫然的望著突然发生的事。

突发情况也令我仓皇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左手边的月夜娇美的脸颊突然变的狰狞起来,眼神中隐隐流露出凶狠的神色,一把陌生的声音从她的朱唇中传出︰“我看你怎麼办!”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令我脸上血色尽褪,这把声音赫然是属于死神的,他竟然没有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亲眼目睹他的死亡!那种自内向外的爆炸威力,即便是强大的神也难逃此劫,他竟然仍强悍的活下来。

我大力的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心疼的望著月夜的表情由狰狞和痛苦两种神情不断替换著。

“不用徒劳了!你的能量太弱,你是争不过我的,这具能量容器将会永远属于我!哈哈!”狂笑声中尽显死神的张狂。

这是月夜体内的死神在对月夜说话。

我虽然心疼却不知该怎麼制止死神。忽然月夜不断变换的表情在属于她自己的表情上停了下来,她痛苦不甘的深深望著我,随即下定决心的,艰难道︰“她是真正的月夜,赶快带她离开这里,寻找你们的幸福吧,他的力量太强,我逐渐感到身体已经不在属于我了!”

“快!”月夜声嘶力竭的道!

右边的月夜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抓著她,噙著大滴的泪珠,只是执著的摇著头。左边的月夜神态像是病危中的长辈在嘱托晚辈好好的活下去︰“好孩子,你该追求你的幸福,放开我,忘记这里的一切!”

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会被这一幕感动,我悲愴愤怒的吼道︰“死神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出来!我要让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

得意的声音从月夜的口中传出︰“是啊,我真的差点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在我感到死亡降临的一刻,我迅速破开时空带著所有能量进入了时空,躲开了那可怕的爆炸,那一刻是我最接近毁灭的时候。

我吓的颤栗发抖,我发誓如果侥幸不死,无论如何也要你痛尝得罪我的苦酒!

没想到这一刻这麼快就降临了,当你破开时空隧道的时空,你知道我有多麼兴奋吗!那是报仇的喜悦!”

月夜吃力的将另一个月夜推到我身边,呼呼喘著气道︰“快离开这里。”

“想离开这里!没那麼容易,我要让你们也尝尝我刚才的恐惧!”死神无比嚣张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紧张的望著他!不知道他又要耍什麼诡计。突然月夜身体猛的向前一颤,两团淡淡黄色的影子倏地从月夜的身体中透出。

瞬间我感觉到一股阴森的能量穿过我的皮肤妄图进入我的体内,丹田中的内息发觉侵袭而来的异能,倏地群涌而出,全力的抵挡著那异能的侵犯。即便这只是死神三分之一的力量,我依然感到对方的强大,这恐怕才是死神真正的实力啊。

与他相比,我宛如一个湖泊他却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另一个月夜也受到死神的侵袭,面现痛苦之色。我匆忙调动全身能量竭力的驱逐死神,豆大的汗粒不断从额角落下。

关键时刻,三道不属于我的能量也加入了争夺身体控制权的战斗中。

那分别是龙之力、狼之力和植物之力,有它们的加入,我顿时压力大减,我一左一右抓著两女的手,大声喝道︰“放松!”

同时庞大的力量化作两部分分别涌入两女体内,我希望可以帮助她们将她们体内的死神也给驱逐出去。

死神洞悉我的意思,阴森的声音同时在我们三人心中响起︰“妄图联合起来驱逐我吗,你们太看重自己了!我会让你们知道人类在我面前是多麼渺小!请求我的原谅吧!可怜的家伙们!”

我顿时感到两女颤颤发抖,我冷喝道︰“稳住你们的心境,冷静下来,他的力量再强大也只有一人,我们合力一定可以赶走他!”

两女急促的呼吸渐渐的慢下来,其实我心中很清楚,虽然死神只是一个人,但是就算我们三人的力量加在一块也不大可能是他的对手,但是除了和他拼一拼,我实在没有其它办法。

我的力量一进入两个月夜的体内马上分辨出左边的月夜才是真正的月夜,而右边的却是白虎武士!因為月夜的力量是我们三人中最弱的,所以我的能量一进入她们身体中,立刻感受出她们的强弱。

我分出一部分心神,召唤出七小与我合体,我体内的力量迅速激升,勉强挡住了死神的攻击。

三股外援力量在死神的压力下勉强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抵挡著死神,我心中响起死神惊讶的声音。

我辛苦的帮著月夜和白虎战士阻挡著死神的攻击,然而她们体内很多地方已经被死神的力量牢牢控制了。倏地死神的力量如退潮般迅速退去,我还没来得及惊讶,死神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狠狠的反攻而来。

仿佛是洪水冲垮堤坝,我连反抗的力气还未兴起,就被彻底冲垮了,死神带著席卷一切的气势向我的体内涌来。

警觉到极大的危险。三股拧成一股的力量和我退回来的力量奋力的抵抗著疯狂冲击而来的死神的庞大能量,这种强大几乎连我的意识都给淹没了,我艰辛之极的极力抵挡著。

我的身上灿起各种绚烂的光芒,但是美丽的光芒却难以遮掩我铁青的双唇,我已经到了临界点,死神就快彻底攻佔我的身体。

由于死神绝大部分力量都涌到我体内,月夜和白虎武士只留下少量用来联系的死神能量,两女暂时恢復了意识,只是身体却仍然不听控制。

两对原本十分美丽的双眸中,此时尽是悲伤,泪光中,两女悲愴莫名的仔细审视著我痛苦的表情,心中兴起生不如死的念头。

要不是我意志坚强,仍勉强的抵挡著死神的力量,我早已伦為他的傀儡,身躯由他控制。

白虎武士突然神色平静了下来,悲愴的眼神坚定的望著月夜道︰“答应姐姐,一定要活下去。”

月夜红肿的双眸惊疑不定的望著白虎武士,道︰“姐姐,你要做什麼?不要做傻事,你答应过我和我们一起到幸福的彼岸的!”

白虎武士露出一个无奈的苍白笑容,道︰“看来姐姐要违约了。”

一连串咒语熟练的从白虎武士的嘴中传出,月夜好象听懂了咒语的内容,惶恐的道︰“姐姐,不要啊!”

白虎武士只是向她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坚决的念动著咒语,青色的火焰从她单薄的身上升腾而起,带著冰冷的气息直蹿向半空。

死神的力量也仿佛感受到了威胁,陡然放慢了攻击,我才得以一点喘息的时间,我睁开眼却正好看到白虎武士身上燃烧著的火焰,火焰中她也正望向我,眼神透出无限的温柔与不舍。

那种力量我太熟悉了,这是生命在燃烧著,我急道︰“快停下来,你会死的!生命的力量只是死神的口粮,并不能伤害他!”

然而她怎麼也不听我说话,圣洁的光辉照耀著她苍白的脸颊。她平静的望著我淡淡的道︰“请原谅我所做的事情,这是唯一能弥补我几百年来不断愧疚的心灵的方法,他是我所知道的最强大的存在,我燃烧生命并非是要和他同归于尽。”

月夜带著哭腔道︰“那就赶快停下来啊!我们会有办法对付他的!”

“唉!”白虎武士嘆了口气,平静的语态却令我感到辛酸,“没用的,我知道他有多强大,我们三人的力量是没法消灭他的。”

一道极强极冷的气息倏地出现在白虎武士身上,那种极寒的气息甚至令我感到不安,那并非是人类能拥有的力量啊!燃烧生命也并不能激发出这种力量,那与生命之力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力量。

一团黑气骤然出现在白虎武士身边,黑气越来越浓,逐渐凝聚成黑色的火焰与青色的火焰激烈对抗著。

这是死神在对抗她,到底她用生命之力激发了什麼力量可以令死神感到顾忌,不但没有吸收那些燃烧生命力反而在积极的扑灭它!

黑气逐渐佔了上风,白虎武士身上的火焰越来越微弱,眼看就要熄灭,

突然又一个坚定的声音出现在我右边︰“姐姐,我来帮你!”

我和白虎武士愕然的望著她!一团同样的青色火焰瞬间在月夜身上升起,迅速燃烧的火焰又将白虎武士身上的火焰点燃。

黑气与两女身上的青色火焰僵持著。

白虎武士吃惊的道︰“你,你怎麼会?”

月夜露出凄美笑容,徐徐的道︰“姐姐,你忘了吗,我和你一样都是精灵族的大祭祀啊,在精灵族的大预言中曾留下一段咒语,预言中说,当大祭祀舍弃生命啟动冰冷之力的时候,恶魔将被彻底消灭,而神使大人带著无尽的悲伤破开虚空而去,大地从此恢復了和平!”

顿了顿,月夜深情的望了我一眼,转过头看著白虎武士道︰“我一直被预言深深的困惑,我不甘心,為什麼上天要剥夺我们的幸福,我不想离开自己的爱人,我曾不止一次想过逃跑,我不敢每天对著那本大预言!我想姐姐离开精灵族也是因為这个原因吧!”

白虎武士含著泪水微笑著沉重的点了点头。為什麼精灵族的好女儿一定要接受这种无奈的结局。

陡然间,天空大放光芒,无尽的黑夜仿佛被光芒撕破,我朝著光源望去,竟是冰湖中的冰塔发出的!

月夜的声音很平淡︰“大预言中说,大祭祀的生命之火揭开冰塔的封印,世界中最寒冷的力量将会帮助精灵们重新封印恶魔,恶魔在圣洁的冰塔之光中不甘的永远陷入地狱!完成命运的神使带著无穷无尽的悲伤离开了世间,大地的和平再次降临,邪恶最终被毁灭!”

冰塔之光中,两女的表情是那麼的安详和平静,淡淡的笑容,令我心疼难忍的痛苦哀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