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架空历史 > 逆时空倒流
第187章 议会初论
作者:昆仑子玉 | 字数:6751 字

日据时代初期,“江山楼”、“东荟芳”、“春风楼”、“蓬莱阁”并称为四大旗亭,但是到了如今,王家入主台湾的时候,已经剩下江山楼和蓬莱阁。本来由于蒋渭水买下春风得意楼,所以台湾自治运动的首脑,几乎都在春风楼聚会。

不过后来和蒋渭水分道扬镳的林献堂倒是偏爱东荟芳,曾在这里招待梁启超访台;后来因为股东失和,东荟芳于1926年倒闭,林家又偏好蓬莱阁,因为大老板黄东茂,是东荟芳倒闭时的大股东之一。而且当林献堂游历英美德法义西比瑞荷丹等十国回来时,黄东茂还特意在蓬莱阁为他举办洗尘大会。但是因为蒋渭水后来在蓬莱阁举办左派的台湾工友总联盟成立大会,林献堂就开始避嫌,而改到江山楼聚会较多,毕竟江山楼大老板吴江山也曾是东荟芳的大股东,菜色和服务都差不多。附带说一下,吴江山是因为派系斗争而从东荟芳退股,接手他手中股份的人就是石油大亨黄东茂。

当黄潮生、王绍屏、夫人团与秘书团,以及一猫一狗浩浩荡荡地来到江山楼之后,发现菜单上的价钱异常便宜,几乎都是几钱几钱的算,上角的就已经是顶级菜色了。这让无故成为冤大头的黄潮生放心不少,大放厥词的说:“敞开肚皮的吃!一万圆包你们吃到昏倒还绰绰有余。”

正当王家一家人开心地在包厢开始点菜的时候,全然不知道隔壁厢房里有另一批贵客在聚会。如果让林志卿看到,他一定会赫然发现这个最大的包厢里,在座出席的,全是台湾自治运动的首脑,无论左派、右派,都到齐了。可惜林志卿在总督府留守,没有跟着来大吃大喝。所以竟然没有一个王家人,留意到这场开启台湾新政局的历史会面。

“献堂兄,自从家兄过世之后,我们就很少来往,不知您近来可好。”开口的是蒋渭水的弟弟蒋渭川,他开了间小规模的文具店,并没有随着自家哥哥倡议工运,所以算是中立派,这次则受到左右派邀请,顶着蒋渭水的名头,担任左右两派之间的搭桥工作。

“渭川啊!客气话就不用多说了,你也是当老板的,你应该也知道你哥哥那套过于激进,和我们合不来。不过这次王家的临时占领军政府来势汹汹,但情况不明,我才会拜托你出面,和工运人士们接头,看看有没有机会重新团结在一起,继续推动我们的议会自治运动。”左右两派分居两桌,径渭分明,只得让蒋渭川从中穿梭,化解彼此尴尬。

“献堂大哥,你就不用小心翼翼了,反正现在左右派都已经在日本人的取缔下完蛋了,我也退出了自治运动许久,有什么话,大家就敞开了说。过去的恩恩怨怨,我这个被左右派唾弃的人,都能放下来参加这次聚会,你又有什么放不开的呢?”说话的是林献堂眼中分裂文协的罪魁祸首连温卿,不过因为台共介入,派系屡屡龃龉,1929年,连温卿终被左派的新文协开除会籍,从此退出政治运动。

“唉!阿福伯,你去看看怎么还没上菜?”管家林福在林家待了一辈子,忠心耿耿,林献堂视之为父执辈,他不愿意让阿福伯见到等一下左右派的争执,而私下忧心不已,所以找了个借口把他支开。却没料到,竟然为台湾议会政治展开新局。

当林献堂为接下来会发生的状况感到忧心忡忡之际,王绍屏同时也为古家所带来蛛丝马迹的情报,深感局势不妙。他对黄潮生和夫人团说:“今天古家竟然敢拿军委会北平分会说事,再连结上之前张少帅的抱怨,我看平津局势真的不妙。庞德兄弟毕竟长得是外国人的脸,打不进中国人的圈子。王绍雄堂哥又离开了,平津一带,我们的讯息非常落后。或许我们真的得亲自走一趟平津,了解情况有多严重。”

小敏这时则接口说:“差格友,你也得去趟我们的东西伯利亚看看。对了!最近当地华裔据说正在串联,酝酿着要改称为『外东北』。我堂姊李诚熙不是内政型的人物,所以好像有点罩不住,可能得派个人去帮帮她。”东西伯利亚一直是小敏关注的范围,好面子的她竟然开口求援,那代表问题真的不小。

没想到二咪也跟说:“北海道和琉球也有些小问题,如果可以,夫君最好也能抽出一点时间,亲自去了解一下。”

王绍屏听了有点头大,这些海外领地,长辈团都不熟,问他们也问不出什么蛋来。所以他将眼神喵向黄潮生,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正和阿猫、阿狗疯狂点菜的黄潮生,忽然感觉一股杀气…喔!不是,是一股怨气,从旁边传来。只见王绍屏一脸怨妇的样子瞅着他,让他原本想大剌剌地学陆客说句:“你瞅啥?”的念头,硬生生地给吞回去,装糊涂的问:“我刚刚错过什么好玩的事了吗?”

王绍屏冷冷地说了句:“一点都不好玩!”然后哼了一声,假装生闷气。小咪觉得眼前这两兄弟越来越熟,也越来越喜欢搞这种小孩把戏,闹闹小脾气当有趣,真是幼稚极了。于是主动开口把刚刚他们讨论的前因后果说一遍,然后问问黄潮生有没有办法。

“有没有羽毛扇子?”黄潮生冷不防地问了这一句。

“要干嘛?”王绍屏忍不住好奇地问。

“没有的话,我怎么边摇着扇子,边说:『山人自有妙计!』哇哈哈…。”黄潮生自以为幽默的说完,就自己笑到前仰后翻。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众人…包括阿猫、阿狗,都用“你是白痴吗?”这样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他才悻悻然的说了一句:“没有幽默感,真扫兴。”

耍完白痴,被群体一起瞪了一番的黄潮生,先是自嘲的自我安慰的说:“至少这样,也算是有人理会啦!”然后才心甘情愿地开始把自己所想的办法说出来。而且答案还真简单:“本土化啰!”

只见黄潮生侃侃而谈地阐述他的想法:“不要说依据我的经验,历史上就一大堆例子,凡是入侵者要在占领地尽速恢复秩序,通常都是使用在地化这招,无论是以夷制夷,以华制华,还是港人治港、台人治台,都是先求稳定,再求同化。在同化的过程中,在一点一滴用教育去改变年轻一代的想法。

在地化之后,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选什么制度的问题,依据穿越局的资料,在人类发明的所有制度当中,唯有民主制度是支撑到宇宙历之前还继续存在的制度,也是最稳定的制度。但它的要求也最高,得有普及的教育,稳定而庞大的中产阶级,令人信服的法治制度,最重要的是相互尊重的习惯与愿意妥协的政治态度。

我必须明白的说,民主制度不是最有效率,也不是最公平公正的制度,它也有丑陋骯脏地政治交易,但它的政治自愈程度是最高的,也就是民主制度提供一种可能,让人们在犯错的过程中,透过法律的修订,有不断反省和改进的空间,而不是带来动荡不已的不断革命再革命。所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这句话本身就是来自共产主义的不断斗争论,和民众对长治久安社会的期望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可惜的是,很多人还是把它奉为金科玉律,甚是可笑。”

王绍屏点点头:“台湾也是花了两百年不断反思,才让生哥那个年代的蓝绿之争,慢慢转化成良性竞争。”

比王绍屏早生了二百年的黄潮生好奇地问:“那么你那个年代,大家还是提倡选贤与能…,嗯!我是说还是以选人为主,还是开始重视候选人的政见呢?”

王绍屏思考了一下:“应该都有,如果没有更好的政策,对候选人本身也是减分的。”

“可能我没讲清楚,我所谓政见,不是那种“我想做什么改革,我会做什么建设、福利”那种宣言式的政见。多年来,我在协助穿越者创造自己的时空区的过程中,我发现所谓民主制度当中的政见要切实可行,基本上都和修法、立法密不可分,因为民主制度最重要的法治精神不是用来管人民的,而是管政府的『依法行政』。没有立法,政府就不能做。政府里面掌管行政权的组织,它的裁量权也是基于法律的授权,有一定的规范,不是行政官员想干嘛就干嘛,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选举不应该是选贤与能的重视人选,而应该是首重政见,政见的内容在于他想推动什么法案。比方我那个年代,欧巴马想推动美国健保,台湾的媒体就非常不仔细,完全没注意欧巴马主要宣传的健保相关法案,而把整件事浓缩到健保这个口号上。但在美国,选民更关切的是健保法案会怎么推动,和原来的保险法规有什么异同,对不同族群带来什么影响。台湾的民主跌跌撞撞走过来,就是完全忽略这件事,『依法行政』变成侵犯人民权利时的遁词,而公务员没有那个心态,过时的法律应该要修改,怎么能在犯错的时候,咄咄逼人的强调自己依法行政呢?当然,老百姓也不懂,投票的时候总是跟着感觉走,所以帅哥美女、亲朋好友或者在媒体上经常曝光,往往当选率最高。我问一下,二百年后还是这个情况吗?”

王绍屏尴尬地点点头,让黄潮生痛心疾首地唉叹:“唉!两百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是这样?我看我们的民主制度一开始就走歪了,选贤与能已经深植人心,以人为主,怎么会发现唯有有着『立法、修法』的政见,才是我们百姓可以赋予政客权力的关键要素。”

黄潮生和王绍屏虽然一开始唉声叹气,但后来讨论到执行细节,却越说越开心,达到浑然忘了夫人团和猫狗二兽组虎视眈眈、拼命点餐的境界。除了那两人之外,众人终于点餐完毕,点菜的内将发现两位男人都还没点到一道菜,于是追问了一句:“两位先生需要点菜吗?”结果两人竟然浑然不觉,同时挥了挥手让内将告退。还是小咪善体人意,朝着内将说:“给他们一人一盘炒饭吧!”

虽然台菜和中式菜肴都一样,不是一人一份,但是没点到自己爱吃的,总是遗憾。最重要的是,到时他们想到要加点的时候,黄潮生这个万圆户可能没钱了。虽然菜价低于众人预期,但架不住夫人团与两兽组拼命点啊!而且他们还是按自己的食量来点,只有小咪考虑到自家老公,给他们各点了盘炒饭。可怜的黄潮生,身为花钱的冤大头,除了炒饭,其他能抢到些残羹冷炙,就算他万幸了。

还好,隔壁包厢适时的喧闹声,让两人反应过来。由于隔壁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吵群架的样子,两人带着家眷,深怕遭到波及,于是黄潮生把正要离开的内将叫了回来,想问问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两人才忽然想到自己还没有点菜,立马把自己想吃的菜色补上。不过,内将脸色的不是很好,不是因为加点的太少,而是全部实在点太多。在她来看,这起码是五桌宴席的份量。在这个年代成长的人,总是比较节俭,见不得人浪费,所以内将对这群年轻人有点不大感冒。

时间往前几分钟,也就是阿福伯一离开厢房没多久,包厢里就开始激烈争吵。连阿福伯都隐约听的见自家老爷大声的说:“你们这些共产党,会是台湾自治运动的罪人。”其中一个和自家老爷对呛的尖锐声音,他也认得出来,那是新文协的中央委员长兼财政部长,更是台共代言人的王敏川。只听那王敏川大吼回去:“不坚持工农斗争运动,那才是台湾的罪人!”

林福摇摇头,他不懂自家老爷为什么好好的仕绅不做,五十多岁,在家含饴弄孙,享享清福不是很好吗?为什么非得卷进这些是非里呢?他摇摇头,心中暗咐:“反正自己年纪也大了,管不了这么多。当年意气风发,充满着理想的小公子,自己就一路陪伴他成长,无论他现在是不是族长老爷,或是他要干嘛。自己啥都不管,就是陪着一路走到黑,直到自己进了坟墓为止。”或许这就是一个忠仆对自己一生的最高期许吧?

林福一路乱想着,一路找着内将。这时一名内将刚好从隔壁包厢告退,正在向包厢内行礼,准备离开。他正打算上前喊住这名内将,让她去厨房交代,晚点上菜。阿福伯知道自家老爷的意思,刚刚说的是反话。如果真在这个时候送菜进去,可能会变成冲突双方的武器,这样就太浪费了。林家可是一向以勤俭持家着称,就算自家族长不这么吩咐,林福也会这么干。

林福才刚刚走到内将身后,包厢内一个年轻人忽然叫住这名内将:“隔壁为什么那么吵呢?是有人在吵架吗?”然后望了后头的阿福伯一眼,接着对他说:“老伯,你找人吗?”

林福摇摇头,然后想起来自家老爷在隔壁可能真的太吵了,有着深厚底蕴的雾峰林家可是非常讲求礼貌的,于是他弯腰向眼前这位年轻人道歉说:“很抱歉,我就是隔壁包厢的,因为他们在开会,一不小心难免会意见不合,声音会大一点,我家老爷特意派我前来致意,我们会尽量控制音量。再次向您与您的家人致歉。”阿福伯偷喵到包厢内还有女眷,于是再补上一句。这就是标准的林家风范,也是阿福伯长期以来的坚持,要先替老爷想到一切,而且功劳面子都是老爷的,自己就是出来背黑锅的角色。

这个年轻人就是已经加点完的黄潮生,他在内将要出去的时候,又忽然想起了要问问隔壁的事情,然后就看到林福。而林福的反应,让他对眼前的老人的礼貌感到惊奇,即便在他那个号称富而有礼的年代,能够提前先来致歉的行为,也是非常少见。这让他对隔壁包厢来了什么人深感好奇,于是拉了王绍屏一起,然后再对阿福伯说:“老伯您贵姓?还劳烦您先过来说一声,真是不好意思。我和我兄弟一起过去给你的朋友敬杯酒致意一下,可以吗?”

阿福伯本来想摇头直接拒绝,但听到身后包厢内还不断传出咆啸声,于是他第一次大胆的替自家老爷做出决定:“好、好!两位都是优秀青年人。我是雾峰林家的阿福,你们可以叫我阿福伯,我这就带你们过去和我老爷认识一下,他对于提携后进一向不遗于力。”话是这样讲,其实林福心底想的是让这两个年轻人进去搅局,抱怨一下他们实在太吵。让这些爱面子的仕绅、职业社会运动家能够收敛一点,心平气和的慢慢沟通。这是林福灵机一动,以他的能力,想出能帮助自家老爷最好的办法。他绝没有想到,这不只是帮到他老爷而已,而是改变了整个局面。

林福带着两人走进包厢,原本争得面红耳赤的场面,在外人面前,立刻鸦雀无声。毕竟受过教育的台籍菁英非常懂得保持自己的身分与优雅,在不相干的人面前,大多还是会保持着应有的礼貌。

阿福伯领着两人来到林献堂面前,林献堂有点不悦林福打搅整个会议的行为,不过依然是那个理由,得给阿福伯面子,所以不经意地皱下眉头之后,就微笑地说:“阿福伯,这两位是?”林福把自己和王、黄两人相遇的情况稍微讲一下,当然,他必提黄潮生抱怨这个包厢的音量已经打搅到人家家眷用餐。在场的许多知名人士纷纷皱了眉头,但却也不敢说什么。大家刚刚的音量的确已经快把屋顶给掀了,人家过来抱怨也是理所当然。

不待王、黄两人自我介绍,林献堂赶紧站了起来弯腰道歉:“敝人林献堂,邀请各界好友在此共商文化界盛事,不小心叨扰到诸位,献堂感到十分抱歉,还请两位向贵眷转达我的歉意。贵包厢的一切开销,就记在我的帐下,算是我的赔礼。”

王绍屏之前才刚刚见识过台湾土豪劣绅的恶形恶状,现在体会到本土真正仕绅的谦恭有礼,还真的一时无法适应,手足无措的不知该说什么。不料黄潮生竟然冷笑一声:“林献堂是吗?是讨论文化盛事,还是密谋造反?”

黄潮生这么一说,众座皆惊,不知来者何人。尤其是林献堂更是惊讶地看了满脸错愕的阿福伯,不知他把什么人带进来了。

正当众人惶惶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黄潮生已经透过忘了拔下来的脑波通讯器对王绍屏说:“快喔!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是你收服台籍菁英的最好时候,等等好好表现一番,把我们刚刚讨论的对策,拿出来当作福利发放,你的声望值会立刻满血!”

当王绍屏还在组织该怎么开口的时候,黄潮生已经决定好人做到底,帮他做好开路先锋的工作,只听他咳了两声,然后说:“咳咳!我们早就收到线报,你们这些前文协骨干在此聚会,讨论如何应付我王家,继续日据时代未完成的议会自治运动,对吧?”黄潮生不知道有台共在现场,但他对林献堂并不陌生,毕竟有段时间辅导过类似时代的穿越者,林先生喜欢干什么,坚持什么,他都一清二楚,随便猜都八九不离十。于是他大胆的睹一把,管他是不是家族聚餐,还是亲朋聚会,直接把这场聚会定义自治运动的讨论会。

没想到他真猜中了,正确一点的说,他猜中了林献堂的心思。只见林献堂支支吾吾地说:“你…你是什么人?”这句话一出来,连王绍屏都知道黄潮生赌对了。

黄潮生继续扮演黑脸的说:“我们王家对此早有规划,早就有邀请诸位商议成立台湾议会的打算。听清楚喔!是议会,完正功能的议会,不是日本总督府答应的那种花瓶式的咨议会。只不过目前局势依然动荡,我们无暇兼顾,没想到你们竟然偷偷聚会,这是想干嘛?好吧!反正大家刚好在这里,我就让我们的发言人,给大家说清楚,我们王家的规划。”黄潮生表演完,就往后一站,顺势把王绍屏推出来。

这下子王绍屏只好自己扮演主角,把刚刚和黄潮生商议的一些内容披露出来:“首先,我们王家打算在一年后正式选举台湾议会,不过这一年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第一,在议会还没成立之前,我们王家会利用日本留下的余款和我们自筹款项,负责台湾一切战后重建与公共支出。

第二,台湾议会和未来托管行政政府,需要一套完整的基本法,来规范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规则,所以王家会提拨出完整经费,提供给各位遴选推举出来的代表,利用三个月,出使欧美先进宪政国家,考察议会政治以及宪法。日本那种畸形的宪政,我们就不考虑了,你们也不要提出来。

第三,一年后先选举临时议会,确立基本法之后,依法进行正式议会选举。各地方县市议会,则在台湾议会成立后,再由正式议会讨论规范。

这样大家有没有问题?”

王绍屏说完之后,现场陷入一片静默,所有人都有点精神恍惚,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深陷梦境里,无可自拔。

直到王念平闯进来,着急地高喊着:“老板,菜来了!”王、黄两人知道这是抢食大赛的枪响信号,何况两人已经落后,于是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王、黄两人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林献堂呆滞地看着林福,半天才开口问道:“阿福伯,你不会是遇到骗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