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仙器的真面目
作者:山间奇石 | 字数:5056 字

射日弓:攻击+400,耐久度1500/1500。属性:玄级法术——风火轮

(飞行类法术,高级)、冰火世界(攻击型法术,玄级,创造一个冰与火

的世界,属於大范围的法术),前者需要“风係法力”、“火係法力”分

别為200和100,后者需要“内力”、“火係法力”和“冰係法力”分别為

100、300、300;仙器;评价指数:25000。

在看到这张“射日弓”属性第一眼时,我心中只存在“变态”这两个

字,虽然这个词它本身并不雅观,但是说实话仅仅其中的那个“风火轮”

就已经让我心动不已了,谁不想自己能够飞上天空,领略一下大地的风

採,这与坐在小白身上俯瞰大地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第二眼,我则是心中暗暗叫苦,因為虽然对於火係法力、风係法力以

及内力的数值要求有点高,但是只要我肯花上一段时间,那麼完全可以达

到目标。但是那个“冰係法力”的要求却是让我头都大了,要知道能量是

相生相剋的,所谓“水火不相容”,就是说明水系法力和火係法力难以同

时学习,而这把“射日弓”所要求的“冰係法力”恰恰是水系法力中的极

至,想要同时学会这两种法力,怎是一个“难”字了得!

看到给我颁奖的那个游戏公司副总裁那张笑脸,我真想把手中只有这

次“天下武斗会”冠军才拥有的奖盃砸过去。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如此

冲动,艰难地开口道:“这‘射日弓’的要求也太高了吧,特别是那个

‘冰係法力’,估计我一辈子都学不会了。这样,我拿来还有什麼用?”

虽然语言平静,但是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我心中可是怒气勃发,随时

准备发作。这位有著一张胖脸的副总裁笑咪咪地道:“墨水先生,我知道

这对你的要求有点高了。但是这毕竟是仙器,拥有了它,你完全可以说是

无敌的。考虑到这个情况,公司不得不选择了这麼一件对您有所限制的装

备,只有通过努力才能使用它,这同时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

我当然知道他的这些话有理,而且是十分的有理,但是仍然忍不住辩

解道:“但是光是学习‘冰係法力’的技能书我都没有,市面上又根本没

有卖,靠打怪的话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得到!这样一来,我还是用不了这

把‘射日弓’!”

“呵呵,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公司也知道这些限制对你的要求有点高

了,所以作為补偿额外奖励你一本高级法术技能书《冰雪风暴》,这样一

来你就可以有条件学到冰係法力了,至於学不学得成那就要看你的努力

了!”胖脸副总裁不紧不慢地说道。

得!原来人家一切都考虑好了,没办法只能接受了。就看自己的运气

了,若是侥倖学会了“冰係法力”,那麼一切都好说,否则“射日弓”根

本就是废物一件,还不如一件暗金装备来的划算。想到这裡,我看向了

“血饮天下”,心中暗道是不是这个傢伙事先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才会主

动放弃比赛的?而且还可以赚个80万人民币和一把暗金装备?看来,给他

钱的时候要好好考虑清楚,若是说假话骗我那麼别想要一个硬币。

在一些繁琐的仪式之后,我终於离开了熙熙攘攘的“天下武斗场”,

回到了“老元子”,在那裡江昊(“老元子”老闆)、“霸枪”、“快剑

一刀”和“粉衣”早已摆好了酒席等在那儿了。我还没有跨入店中,突然

之间鞭炮之声响了起来,倒是让我吓了一跳,原来刚才没有注意,大门的

两旁掛著两串长长的鞭炮。

好不容易等到鞭炮声消去,我走入店中面对四人连绵不绝的“恭喜”

声,我嘆了一口气,道:“你们难道没有看见‘射日弓’的属性吗?冰火

这两种法力不能相容,即便有了法术技能书,估计也是难以学会。这一次

亏大了!”

“其实,即便学不会也不要紧。”“快剑一刀”慢吞吞地说道。

咿!听到此话,我眼睛一亮,赶紧问道:“怎麼说?”

“快剑一刀”顿了一会儿,直到我发急了才晃悠悠地开口道:“既然

学不会冰係法力,你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解决啊!”

“其他方式?什麼方式?”我有点莫名其妙地问道。

“想想你自己的火係法力哪儿得来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啊,即便我学不会“冰係法力”,我也可以通过

服用怪物的内丹来获得“冰係法力”嘛!但是刚刚兴奋起来的我马上又沮

丧起来,因為即便可能成功,我也不敢。

我再不是当初的那个初入《雄霸天下》,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的玩家

了。当时知道内丹的妙用之后,我一般在获得之后就是自己服用,以致于

现在内丹服下也起不了多少作用。而且几个月之前的一个消息让所有嗜好

内丹的玩家在服用之下需要慎重考虑一番,因為当时有一个玩家居然同时

服用了两个属性相剋的内丹,而且恰好就是水属性以及火属性的内丹。

他的结局就是直接爆体而亡,而且爆体过程中将他原本的内力炸得一

点不剩,可以说是悲惨之极。再接下来,又有几个类似的事故,这一次即

便不是同时服用,隔了几个月服用相剋属性的内丹,仍然有人因此受到了

极大的损失,有的内力变得十分混乱,连系统的医师都没有办法治好;也

有的,乾脆原本的法力完全消失了,就好像两者抵消了一般……总之,没

有一个好的结局。

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只能再次嘆息,将这个情况说了出来。

但是“快剑一刀”却仍然保持著那种悠閒的状态,不紧不慢地说道:

“听说,在神农城外有一个‘药神谷’,谷中有著一种十分奇特的草药,

名字叫做‘冰火’,居然包含冰与火两种属性。听说,守护这种‘冰火’

的怪物叫做‘冰火双头狼’,属於妖兽级别。”

居然有这种好东西?如此说来,不管是那种草药“冰火”,还是那只

妖兽“冰火双头狼”的内丹都可以解决我的问题。我心中大喜,向著“快

剑一刀”连连劝酒,如此这个酒宴也算真正热闹起来,整整持续了两个多

小时。而“射日弓”也成為了大家观赏的对象。

酒宴之后,我躺在床上独自思考著。

“天下武斗会”结束了,我终於可以自由安排时间了。第一,需要干

的事情当然是将剩下的那四间废弃的小型店舖变為自己的东西,我可不想

让别人意外得去,当然与此有关的事情也需要处理,首先就是寻找合作

者。

两间中型店舖已经预定出去了,“老元子”江昊一间,张兰一间,剩

下的一间我准备将它作為“龙虎轩”的分店。但是仔细考虑一下,还是不

要了。若是仅仅卖自己所打到的以及收集来的装备之类的货物,仅仅“龙

虎轩”已经足够了,我没有那麼多精力来处理店舖的事情,还是将它作為

合作的条件来得实惠,让别人帮我赚钱是最让人开心也是最省力的事情。

第二,当然是打怪了。只要我能够练成“冰係法力”或者获得草药

“冰火”或者得到妖兽“冰火双头狼”的内丹,那麼我就可以使用“射日

弓”了,如此那些妖兽级别的怪物还不是手到擒来?那麼不就是极品装备

多多,金币多多,人民币多多吗?只要我尽快得到“冰係法力”,我无法

想像到底能够创造多少的财富。

最后一件事情,当然就是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这一点要跟打怪结合

起来,相信比之别人也要快得多了。

就在我想到高兴处,突然一隻白鸽飞来。哦,是飞鸽传书。

我打开纸条,上面写著:中华酒楼,甲字三号包厢。血饮天下。

是“血饮天下”!看来这傢伙是為了那80万人民币来的。我稍微考虑

了一下,回了一封信,只有三个字:马上到。

我不紧不慢地走向位於“天下城”西北位置的“中华酒楼”,那也算

得上是大型酒楼了,我就曾经在那裡吃过一顿饭。酒菜什麼的都不错,就

是价格有点贵,充分体现了都城的高消费一面。

敲门。开门的是“血饮天下”,十分热情地招呼我坐下,并且為我倒

好了茶。等我喝完第一口茶,“血饮天下”咳嗽一声,说出了自己的目

的:“墨水,废话我也不多说,我是想要那80万人民币,之前我们说好

的!”

我打量了一下“血饮天下”,在近距离看来,“血饮天下”还真是一

个粗獷型的男人,特别是那一圈大鬍子,简直将他的粗獷雕刻得完美之

至。当然若是去掉这个明显是进入游戏之后才有的鬍子的话,你可以发现

其实“血饮天下”也还算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年纪最多20左右而

已,看来是一个游戏高手了。

我放下茶杯,慢声道:“血饮天下,你也知道我得到的那件仙器根本

不能使用,特比是冰係法力更是难以练成,所以这件装备很大程度上来

说,算是一件废物。相反的,你得到的暗金装备却是完全可以卖到一千万

金币的价格,那可就是八十多万人民币了。如果我把自己的奖金给你的

话,那麼这一次我就算是白进入前四了。”

虽然我的语气没有什麼激越之处,但是“血饮天下”仍然是面红耳

赤,但是最后还是说道:“我也知道这麼做有些过分,但是我确实需要

钱,更何况之前我们已经说好了的!”最后一句,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孩

子在耍赖一般。

我反驳道:“事实上,之前我还没有答应你已经冲进了我的阵法之

中,所以这个不能作為凭据;更何况,我还怀疑你早就知道游戏公司对於

仙器的限制呢!”

听到我的话,“血饮天下”霍然起身,怒睁著双眼,指著我说不出话

来。与我对视了一会儿,“血饮天下”满眼的愤怒最终化于无奈,黯然地

转身想要离开。

“当然,不管怎麼说,是你帮我获得了这次比赛的胜利。”我的话使

得正要迈步的“血饮天下”停了下来,我继续道:“虽然我本身对於荣誉

并不在意,但是若是你能够告诉我為什麼需要这麼多钱,我倒可以考虑一

下!”

我当然不会像上面这麼无耻了。但是想这麼容易得到这80万却没有那

麼简单,若是“血饮天下”真的是早就知道游戏公司的决定的话,那麼他

肯定会在之前恼羞成怒,露出真面目。但是看现在“血饮天下”的这种态

度,我知道也许他真的需要这笔钱去干什麼。

“你说的话是真的?”“血饮天下”盯著我问道,语气之中充满了怀

疑。

“当然是真的。只要确定你真的需要这笔钱,我会将80万如数给你,

一分也不会少!”我严肃地说道。

听到我的保证的“血饮天下”马上恢復了笑脸,急急忙忙地向我诉说

起来。原来,这个“血饮天下”在现实中叫做“薛小天”,仅仅18岁,家

住北方的一个城市,玩游戏的时间却已经和我差不了多少了。他的家裡并

不富裕但是也并不穷,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姐姐。但是一个月之前,不

行将临到他的家庭,他的姐姐,也就是薛小华,一个还有半年就要毕业的

大学生得了一种十分罕见的病症。

虽然医院的专家说目前对於这种病症没有彻底治愈的办法,但是只要

动一个手术,再加上每天服用药物,就可以保持身体基本的健康。但是手

术费用却是不少,需要近百万人民币,加上今后每天吃的昂贵药物,每年

至少需要近百万的花费。

家裡面只能凑出20万人民币,现在“血饮天下”得到60万的奖金,也

只是够手术费用而已,所以在我们双方都对对方没有办法的时候,他提出

了那个计划。

听完“血饮天下”的叙述,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怎麼近来老是遇到这样

的事情?张兰的母亲是如此,这个“血饮天下”的姐姐也是如此,看来在

医药界还是存在著很大的缺陷啊!

询问了他姐姐现在住的医院以及相关情况,我对陷入哀慟之中的“血

饮天下”道:“放心,只要你说的话全是真的,我保证这80万人民币明天

全数出现在你的帐户之上。当然,要是发现你有所隐瞒——”

“血饮天下”急忙介面道:“我绝对没有骗你!真的!”

“我知道,只要一查就知道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回到了“老元子”,我立即下线去了。现在社会,资讯发达,我很容

易查到了那家医院的对外电话,并且对病人薛小华进行了的了解,事情果

然如“血饮天下”所说,而且那个值班的护士还说,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动

手术,否则可能有恶化的趋势。

听到这儿,我心中一动,在网上将这笔80万的资金设置成為治疗基

金,专门用於薛小华的治疗,而且若是在10年后资金仍有剩餘的话,我有

权取回剩餘资金。当然这些手续全部通过银行办理的,我十分放心,当然

也因此我又多支付了五千人民币作為相关费用。

处理完相关的事情,已经九点多了,我又开始无所事事起来。《雄霸

天下》我现在不想进去,虽然我得到了这一次的“天下武斗会”的第一

名,成為名义上的实力第一,但是我知道要比真正的实力,我和“血饮天

下”相差得还很远。我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十分幸运地拥有许多顶级装备

还有意外从师父那儿学到的阵法,这可是现在我最强大的武器和防护手

段。

所以在今后一段时间,我需要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实力,特别是内力以

及风係法力、火係法力这些方面更应该花时间。当然,对於冰係法力我只

能慢慢等了。

想著想著,我又将思绪飘到了刘佳身上,现在的我还真不知道怎麼面

对她。明显地,与以前相比,自从那次我自己也认為有多感人的告白之

后,刘佳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甚至对我的态度可以说有点亲密,但

是离真正的相知恐怕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毕竟,对於一直以“独身主义”作為自己人生理念的刘佳,想要在短

时间内把我作為一个恋人来对待,还是有些困难的,即便我们相交的时间

不短,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特别是现在,我在意外的情况下取走了张兰的清白之身,虽然这个责

任并不全在我的方面,但是受到传统思想熏陶的我还是不能够将她扔下不

管,所以才有了之前邀请她进入游戏的事情。而且看张兰之后的表现,居

然对我產生了一定的好感,还有她父母的那种看女婿的眼神,更是让我有

点惊惶的感觉。

所以总的来说,虽然在事业(游戏也算是我的事业吧)上取得了不错

的成绩,但是在情感这方面我是处理得一塌糊涂。一个大乱局正等待我去

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