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结局
作者:错花灯风 | 字数:4362 字

刘沐羽和何深开打的正是激烈,两个人的武功不相上下,一时间居然分不出个高低来。

“何深,受死吧!”

刘沐羽的双手之间有一大团红色的气体凝聚在手里,他用力的一击,那强大的气团就飞向了何深,何深在空中利落的转了一个身,躲过了他的攻击,而后面的房子可就遭殃了,被他震的个粉碎,最后踏了下来。

原本牢固的房子在此时就像是海边的沙土一般,被海浪一吹,就散开了。

“本尊可不想死,所以,你死吧!”何深转了一个头,运气冲向刘沐羽,这下,你还不死,他心里在奸诈的想着,刺向刘沐羽的剑暗暗的在底下做了一点手脚。

刘沐羽把他的剑挡在了胸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何深卑鄙额用计,突然的从剑端那里喷出来无数的粉末,他一下子预料不及,居然被伤到了眼睛,从空中落了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何深的剑一划,刘沐羽被迫放开了,他痛苦的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眼在剧烈的疼痛着,而且,还很痒,像是什么在啃咬一样。

只是一瞬间,刘沐羽感觉到何深的剑穿破了他的身体,血一滴一滴的从他的伤口上掉了下来,他握着何深的剑,道,“何深你真卑鄙”

听到他的话,何深猖狂的笑了起来,带着讽刺的话语道,“不卑鄙,那么,现在被刺的人就是我了”

“你……”刘沐羽一动气,就感觉下腹有一股血腥味源源不断的涌上来就要脱口而出。

“羽……”如青担心的想要过去,被余蓝的剑指着他的脖子,他不敢轻举妄动的回了原地。

“如青,怎么办?王爷好像不够?”抚雅皱上了眉头,现在的刘沐羽明显是处于下风,那个人怎么那么卑鄙,居然暗算王爷,说起来她就觉得不愤。

如青在心里替刘沐羽着急着,现在就只剩下羽了,他武功没有了,这该如何是好?

等下?如青额脑海里面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抓住了,转头认真的看着抚雅,他记得,抚雅的琴能治愈伤口。

“雅儿,治疗羽的伤口,就看你了”他寄托着强大的希望在抚雅的身上,抚雅顺时间觉得好沉重,他们的生命如今全都掌握在她的手里了,她一定要成功。

“可是?如青……”抚雅挑眉,示意余蓝他们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让她弹琴?

刘沐羽闭着眼睛,用耳朵感应着何深的方位,可是,为何如此的奇怪?他好像不存在一样,他感觉不到。

刘沐羽彷徨的在原地转圈,何深悄悄的来到了他的身后,一掌就是过去,直打中了刘沐羽的后背,现在的刘沐羽是空灵的状态,风从正面扬起了他的发丝,在空中凌乱的吹舞着。

“啊……”他痛苦的呻吟着,神情木然,他感觉自己的内力好像正被何深给吸过去,瞬间从他的身体里面抽离的无奈感。

抚雅,他们交给我,接下来你只需要弹好你的琴。

如青最后回头留恋的看了一眼抚雅,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的拾起了扔在地上的剑,抚雅心里大慌,现在的如青有一种舍生就义的感觉。

如青,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想要一个人对付他们吧?她放在琴弦上面的剑紧了紧。

他心里清楚,那个女子应是不能再动武了,她伤的那么严重,除非,她不要命了,那么,现在他要拖住的只是这两个人。

如青扬起剑,剑呼啸而出,丹黑和余蓝预料不及,如青一剑从他们的中间劈过去,余蓝眼疾手快的推开了丹黑,惊险的躲开了。

看来,你是不像活了。

余蓝一蹬地,飞向如青,他的剑直勾勾的击像如青,如青用剑挡在了他剑端之上,被他逼得步步后退。

“如青……”抚雅很是为他担心,她害怕如青挡不住。

“抚雅,快……”如青一边艰难的阻挡着余蓝,一边催促着抚雅。

抚雅听话的坐了下来,手平平的放在琴弦上面,她闭上眼睛,把周围的一切都隔绝在外面,治疗,要的就是心如静水,不然,一切都会功亏一篑。

他们这是在搞什么?丹黑锐利的眼蹙了起来,目光不停的在他们之间穿梭,他不去帮余蓝,因为他相信,对于如青,余蓝是足够了的。

“铛……”一声带着激昂而有力量的琴声响了起来,抚雅面色从容,完全的陷入了自己的琴音之中,与世隔绝。

他拼死也要让她弹琴,这里面一定有猫腻,看来,不能让她弹下去了,丹黑运了气,压住自己身体的不适,一步一步朝着抚雅逼近过去。

身处外界的抚雅根本不知道有人靠近了她,她忘情的沉醉,就在丹黑想要一掌打响抚雅的天灵盖的时候,如青把自己的剑甩了过来,丹黑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对着余蓝这个强大的敌人,如青居然还把剑扔过来,他这是在自找死路。

因为他没有想到,所以,丹黑的胸前出现了一大滩血,剑直直的擦进了他的心口,一滴,两滴,三滴,滴了下来,他的手停在抚雅的头上方,动作定格。

“黑……”命黄惊呼,费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子过来,难过的看着丹黑,而后,他的身子就在命黄的面前,慢慢的倒了下来。

于此同时,如青把自己保命的剑都扔了出去,余蓝的掌结实的打在了他的胸膛上面,一阵火辣,可见,余蓝的用力之大。

“噗……”如青摔倒在了地上他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余蓝就收回了目光,凶狠的瞪着如青,好啊,敢杀他的兄弟,那么,你就给他陪葬吧。

就在余蓝打算出手的时候,琴声却断了,如青疑惑的看过去,只见,抚雅倒在一旁而命黄正拿着抚雅的琴从空中摔下来。

“不要……”如青嘶声力竭的嘶喊着,抚雅说过,这琴,是她的命根子,如果有天,琴碎了,就是她死亡的倒来。

“啪……”上好的古琴就这样被命黄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断成了两段,琴弦全部都断了,再也拼凑不回,它原来的模样。

如青的心随着琴的断裂而真真的抽痛着,抚雅,不,不,不要,他的眼睛都红了,心痛的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抚雅。

“哈哈……”命黄突然大声的笑了起来,“我让你弹,我看你还弹什么”她残忍的冷笑,地上躺着的是丹黑的尸体。

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她的脑海里荡漾着他们方面结拜的话,那时候,他们方华正茂,没有恩怨,也没有心机,只有单纯的情。

黑,放心,黄泉路上,有五妹我陪着你。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皎洁去朝阳的月亮,黄色的衣襟在风中绽放如舞,目光渐渐变得迷离倒了下去。

抚雅,他的抚雅,如青拖着身子慢慢的向抚雅爬过来,而余蓝已经无暇顾及他,因为,何深这边,刘沐羽像是突然得到了什么力量一样,原本是何深吸他的内力,现在,不知道为何,突然的倒流了,现在,刘沐羽和何深就像是两块磁铁一样,何深的功力阻止不了的往刘沐羽的身体里流,他想要收掌却收不回来。

余蓝急急的冲了过来,想要从后面一掌击向刘沐羽,奈何,刘沐羽的身体出现了一层保护层,把他弹了出去。

何深的身子一直在抖,他的功力就快要被刘沐羽全都吸过去了,不行,不能这样,他狠心的闭眼,挥着剑,一剑砍向了自己的手臂,血染红了他大半个身子。

“啊……”他疼痛的退开了,那只被他狠心砍下来的手掌飞向了天空,最后落到了地上。

何深面露痛苦的难色,脸都铁青了起来,额头不断的冒着冷汗,他用仅剩的一只手在断臂的旁边点了点,血是止住了,不过,照样疼的很。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何深怨恨的瞪着刘沐羽,此时,刘沐羽停了下来,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定定的站在那里,原本是红色的衣服也变了回来,就连猖狂乱飞的发丝也安分的归位了,这样,他俨然以前春风得意的刘沐羽,而不是入魔的那个。

此刻,刘沐羽正身处在他的王府里,一睁开眼,就看到宁清语笑嫣然的在花园里面玩耍,一如从前般爽朗的笑容,他疼爱的看着宁清,一瞬间,宁清却突然的不见了,他疑惑的看看周围,以为宁清又是像以前一样和他玩捉迷藏,转身之间,却看到了蹲在角落里哭泣的女子。

他无奈的摇摇头,带着宠溺走过去,拍拍女子的肩膀,“清儿,别玩了”

下一秒,他的笑容停在嘴角,他看到的是林姬强忍着不哭的倔强容颜,林姬忧伤的看着,泪水滑落,泪痣在泪水的装饰下隐隐生动。

何深正深沉的打量着刘沐羽,他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就定住了?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何深绕着刘沐羽转了一圈又一圈,不管你在玩什么诡计,现在,受死吧!

他单手拿着剑柄,狠狠的朝刘沐羽捅过去,此时,刘沐羽却突然的睁开了眼睛,伤口在何深不相信的状况下居然愈合了。

刘沐羽邪魅的勾起了唇角,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充满了力量,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已经消失全无了,目光神采奕奕,一掌打过去,何深的剑被一道巨大的力道冲击着,在半空中断成了几段。

他仓皇后退,不明白刘沐羽的伤口怎么愈合了,怎么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会办到。

余蓝运着剑从刘沐羽的身后袭击过来,眼看着就要到刘沐羽的身后了,刘沐羽回头一掌打过去,再踢一脚,余蓝飞到了另一边。

何深不断的后退,刘沐羽不断的紧逼,最后,他拿出了最后一道赌注,“刘沐羽,你不想要知道何深在哪里吗?”

看到刘沐羽的表情明显的楞了一下,何深踉跄着起来,得意的笑着,只要何深还在他的手上,他就不怕。

谁知,刘沐羽只是邪魅的扬起了嘴角,他根本就不在乎,如果他没有想错的话,现在,南宫赫已经成功的找到了他父皇,那么,他还顾虑什么呢?

黑色的锦鞋一步步的朝着何深逼近,何深的手负在身后,正在暗暗的运着气,他想趁着刘沐羽靠近来的这个空挡,偷袭他。

可是,刘沐羽不会再给他机会了,他纵身一跃,穿透了何深的身体,到了他的身后,何深的动作僵硬的定着,低头看向自己,他的心空了一个窟窿。

“啊……”他惊恐的喊着,亲眼看着那个窟窿越变越大,最后,“嘣……”的一声,何深的肉身都爆破了。

等南宫赫带着军队的人马赶到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了何深身体的残塬。

“他死了?”南宫赫诧异的问,刘沐羽点点头当做回应。

“陛下找到了没有?”

刘沐羽看着南宫赫的神色有异,尽心的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我父皇被何深给害死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南宫赫的语气里带着无比愤恨,手上的青筋暴起,要不是刘沐羽先把他杀了,他一定让他偿还这一切。

到底还是晚来一步,刘沐羽在心里无奈的摇头,他不知道,其实南宫颜是自杀的,他想用死来捍卫他孩子的安全。

青城的城门上,林姬正忧心忡忡的看着通往城门的方向,虽然刘沐晨把一切都告诉她了,可是,她还是感觉到浓浓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离开她。

何深的死,南宫赫的登基,让两国避免的战争,关于边境的合约再一次的签订,在这个沟通两国之间的地方,又恢复了安宁。

林姬的目光变得幽远而申长,突然,哒哒的马蹄声响起,林姬期盼的看过去,她好希望是刘沐羽,每次有马蹄声响起的时候,她总是会认为是刘沐羽。

而后,看到是不熟悉的容颜时,林姬眸子里面的光彩暗淡了下来,不是他,不是。

从一看见青城的城门的时候,刘沐羽就看到了在城楼上面翘首期盼的林姬,他的嘴角扬起,心里划过一股暖流,原来,有人等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

“林儿……”

听到声音,她立马的看过去而后看到刘沐羽那张冷俊的容颜,她释怀的笑了,他没有骗她,他终于回来了。

在刘沐羽纵身一跃,飞到城楼上面不顾众人的目光紧紧拥抱着林姬的时候,余蓝黯然的转身,骑马离开,他回来只是为了看一眼林姬,他会遵守和刘沐羽的约定。

那天,在何深死的现场,南宫赫的人把余蓝给抓住了,是刘沐羽放了他,他犹记得刘沐羽当时说的那句话:放了你,只是为了不让她伤心。

从此之后,他会在山林隐居,丫头,再见了,好好保护自己,虽然他知道,刘沐羽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

在他哒哒的马蹄声远离之际,风中似乎传来一声美妙的声音,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