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膈应的太后
作者:背对着你流泪 | 字数:3156 字

言下之意就是,我毁了你的屋子实非我之所愿。既然我老公都原谅我了,你身为咱娘也就大度点了。况且我这疯病也不是只在你这有,不吓死你就不错了,就别挑刺了……纯属赵红嫣腹议。

“噗……”高冰姿刚喝到嘴巴里的水一听到赵红嫣这句话没克制住一口喷了出来,发现一屋子人都用很怪异的眼光望着自己,特别是太后那凉凉的目光,她总觉得脖子后面毛毛的,强忍住对赵红嫣的鄙视,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对太后道,“真是对不起,妾身今日吃多了,还请母后及众位妹妹莫怪。”

那两位女子听了高冰姿的话也不在多在意,吃多了嘛,很正常。可是太后毕竟都是活成了精儿的人物,怎么能看不出高冰姿这话其实是虚言?高深莫测的望了高冰姿一眼,才把眼神收回来。

高冰姿神色不动,用随身的帕子擦拭着溅到衣裙上的水渍。再经过太后的眼神侦查之后又忍不住暗地里瞄了赵红嫣一眼,这赵红嫣今天又是怎么了。但是赵红嫣却继续着她的演技派,看都不看她一眼。她本想早告辞的,这下子屁股反倒坐稳了,看看戏也挺好的。

太后又把眼神转向赵红嫣听了这话脸色不由得黑了一下,心里更是膈应,恨不得把这赵红嫣一巴掌pia飞,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还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太后只觉得自己气的要七窍生烟了,赶紧又抿了一口茶才镇定下来。

“哀家自也不会跟痴儿计较,但是希望嫣儿在宫里这几日可要好生养着,不然哀家这儿可是没有什么好给你砸的了。”虽是开着玩笑的语气,但是赵红嫣却很明显的听到了一丝警告和威胁。

赵红嫣心里不禁暗笑,既然都这么说了,不砸不是对不起你么。不过面上还是一副乖巧懦弱的样子,只嗫嚅道,“红嫣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随后太后才似想起来什么一番指着旁边那位黄衫女子介绍道,“这便是皇儿前段时间刚纳的妃子黄妃了,另一位。”又指了指旁边的橙衣女子道,“这位便是尚妃,也是一同纳的,你可识得她们?”

赵红嫣细细端详了一番她们,才认真回答道,“嫣儿很久未曾出过门,对皇宫里的事情不慎知晓,也未曾见过这两位姐姐。”这太后虽然没话找话,她却不能不接话,况且她也没错过这两个女人眼里的不屑之意。

太后点了点头,又对旁边两位低眉顺目的女子道,“这位便是滕王妃了。”

两个女子也是看似心不甘情不愿的给赵红嫣见了个礼,虽然在太后面前可以免礼,但是若是太后提起,他们该行礼的还是要行的。赵红嫣也只做温婉样子受了他们的礼,脸上的浅浅笑意不减。

太后看到高冰姿,又故意提醒道,“哀家听说你和冰妃是一家门里出来的,这个就不用哀家介绍了吧。”语气虽然听不出什么特别,可是话却说得意味深长。这太后很显然对皇上把皇后赐给滕王的事情摸得清楚的很,

赵红嫣转头对高冰姿软软道,“许久没见过表姐,表姐可还安好。”赵红嫣虽然垂着眸,眼角的余光却是能很清楚的观察到高冰姿的神色。看这情形高冰姿在这屋子里是不讨喜的存在,想必她也不是蠢人,现在应该能看出来太后并不想得罪她,所以高冰姿现在最好聪明点也老实点,不要给她什么绊子使,不然她还给她的可就不只是绊子那么简单了。

高冰姿好像被什么噎到一样,却也只能故作和善道,“一切都好。劳妹妹记挂了。”高冰姿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太后,心里却在思忖着,这太后说这话究竟是别有用心还是就只是就随意那么一提呢。

她自然清楚这太后对于皇上赐皇后与滕王为妃的事情记得十分牢,她又不会怪罪她儿子,所以在她眼里自己自然就成了罪魁祸首。况且,这太后也当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她又不可能像赵红嫣那样装傻卖痴,还是老实点为妙,这凤仪殿以后还是绕道走吧。这么想着,一时间也忘了和赵红嫣斗法了。

赵红嫣看到高冰姿的眼神心里也明白这高冰姿肯定也清楚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不过这也只能说她活该了。把皇后嫁与滕王做妃,恐怕也只有这等无知妇人才做的出来吧,再加上一个精虫上脑的皇帝,千古奇闻就这么出来了。

皇后再废,哪怕打入了冷宫,她都还是一国之母,不说别的,她的身子有没有被皇上占过又是另外一回事,这跟一女同侍二夫有什么区别?就算是你身子是干净的,但是在旁人乃至天下人的眼神里看来就是如此。这设定的确是太……匪夷所思了。不过还轮不到赵红嫣来考虑这个问题,毕竟她现在已经跳脱出了柳红嫣的身份,虽然不是完全。

太后见两人淡淡寒暄,似乎没有什么好戏可看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旁边那两个妃子也终于挑到了和太后说话的时机,开始找一些看似有趣的话题逗着太后开心。没一会儿,太后也说她乏了,叫手下的宫女领着赵红嫣去住凤仪殿的偏殿便兀自去休息了。

可以说,如果可以的话,太后是不想多看赵红嫣一眼的,甚至想杀了赵红嫣为她那收藏了一屋子的宝贝报仇。可是自家儿子说她现在不能动,是牵制滕王的一步大棋。为了自家儿子的江山着想,她觉得还是等到时候宰一双比较好。

太后散了之后宫女便引着赵红嫣去偏殿,高冰姿也在此时出殿,看到赵红嫣仍旧是装的衣服乖巧可人的样子不禁若无其事的追上去,对赵红嫣低声道,“你搞什么鬼?”

赵红嫣则是皮笑肉不笑的答了句,“你没看出来现在太后在宫里才是大boss么?”想了想,才反应过来高冰姿听不懂,便又好心解释道,“太后是皇帝他妈,你懂了么?太后叫谁死谁一定活不成,但是皇上叫谁死如果太后心情好了这人就阿弥陀佛了。”

赵红嫣说完之后也不管还在消化着这句话的意思,只跟上了宫女的步伐,兀自进了偏殿。高冰姿只愣愣的回了自己的宫殿,不得不说,这赵红嫣当真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赵红嫣了。眉心突然一跳,这宇文家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太后派来的随侍宫女在收拾好屋子之后就被赵红嫣找理由支开了,小莲这才平静下来,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度日如年。刚刚在太后那里真是心惊动魄啊,想到这里,她的眉毛又挤到了一起,对赵红嫣心有戚戚焉得道,“主子,咱以后每天都要这样么?”

“哪样儿?”赵红嫣的适应能力倒是非常强,刚进了新屋子就在桌前坐了下来。小莲赶紧凑上帮赵红嫣倒茶,茶刚一从壶嘴里流出来赵红嫣就皱了皱眉眉头。还没等小莲把她的话先说了,赵红嫣就神色郑重道,“以后这屋子里的水你都不要碰,也不要再跟我一起吃饭,去跟凤仪殿里的那些宫女太监一起吃饭。”

小莲一听这话把本来想说的话也忘了,她下意识的以为赵红嫣是不要她了,刚想卯足了劲儿好好哭一场撒泼。却是看得赵红嫣把从袖子里摸出一根银针来递给了小莲,叮嘱道,“你在这宫里若是有人单独给你什么吃食,你要先用这银针试了再动口。”

小莲平时也有喜欢吃零食的小习惯,但是她也不是笨人,从前也曾经在宫里侍奉过一段时间。宫人的所作所为她自然也是清楚的很,她打开茶壶的盖儿,轻轻用银针沾了下里面的水。银针上浸过水的地方就开始有些微微的发黑,小莲皱了皱眉头,担忧的望向赵红嫣。

赵红嫣淡淡道,“这是一种幻剂,无色无味,放在茶水除非是精通此道之人是查不出来的,毒性极浅,但是效果却很严重,时间久了就会在人体内积聚成剧毒,让人失去理智。”

说罢再看旁边的小莲,刚刚还郑重其事,现在又成星星眼了。

“主子,你咋懂这么多捏?”小莲双手握拳,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赵红嫣道,现在在她的印象里,自家主子就是无所不能的了。以后无论如何都要跟紧了自家主子……

这次要轮到赵红嫣黑脸了,小莲的这个状态,她很怀疑她能不能老老实实听她的话……赵红嫣无奈的摆了摆手,不过也不能不吃饭呀。其实她也倒好,毕竟她身怀四圣兽的灵力,这等毒对她是无影响的。

可是再一想,这致幻剂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太后三番两次的给自己下致幻剂又有什么目的呢?按照太后的性子来说,应该恨不得直接杀了自己才会痛快些吧。可是这致幻剂却是用来控制人的,想用来杀人,剂量明显还不够啊。

想控制她?赵红嫣把茶壶里的水倒了几杯出来,然后又端起茶杯,把茶杯里的水泼了半杯在屋里盆栽的茎部。这样一看屋子里的两个水杯里的水刚好都是喝了一半的样子,作息就要做全套。

与其苦想对策,不如将计就计。赵红嫣也十分好奇这太后身后的人会是谁,或是说这皇帝身后的人是谁。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