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商战职场 > 人与魔鬼
第52章 威胁
作者:苦尽甘来 | 字数:3425 字

谭勇,本市的副局长,之所以与朱强不交好,是因为背后有人,那便是张立。

张立既然将邱山与赵魏明得罪了,那么,邱启明也会与自己作对,势必,邱启明这个局长也到头了,现在,张立就想使用一些手段来将他们父子搬倒。

政治,只有使用这个机会,才能扳倒他们,任何别的阴谋诡计,只是下三滥手段,邱启明曾经与张立说过,作为一个男人。

张立一听这话,便恼怒了,若不是男人,便可以使用下三滥手段来动他。

张立虽然阴险,但是,也有心高气傲的一面,那便是正面对决,使用阳谋来将对方击败。

邱启明与红菱之间关系日益紧密,张立有些恼怒了,便使用谭勇这个棋子。

当张立找到谭勇时候,直接说明邱启明日子到头了,以后想要将他扶正,谭勇听后,便心情有些激动了,自己混迹在副市长这个位置已经有六七年了,至今都没有走到头,再有俩三年自己也该退休了。

而邱启明这个老东西与自己想出表面合得来,私底下却没有多么好,自己想要找点事情搞垮他,但是奈何老狐狸狡猾,难以搞垮,现在,张立找到自己,那么,自己机会更大了。

二人谈来谈去,现在唯一能够搞垮邱启明这个老东西的手段就是将在邱山身上找事情,这小子仗着自己父亲是市长,整天鬼混,也只能在官二代身上找缺点了。

不过,最近邱山也收敛了很多,想要找他的毛病势必登天一样难。

但是,眼前最让张立头疼的事情,那就是战旗公司犹如日中天一样高速发展,若是不给战旗公司找点事情,势必与红菱的集团公司成为俩个头牌大公司,自己将会处于劣势。

张立成立的公司并非是物流公司这一方面,而是走的贸易这一方面,与赵魏明的公司相对立,不过,张立想要拉入贸易公司,必然很容易。因为张立有自己的权利与地盘。

而这个时候,赵魏明的美联贸易公司与张立的联合贸易公司产生家的冲突,双方之间产生极大的纠葛。

虽然张立的公司成立不久,但是,财大气粗的联合贸易公司仗着是自己的地盘以及人手多,最终将美联贸易公司挤出本市,这个时候,赵魏明才知道张立的可怕性。

因为,联合贸易公司背后有天龙帮撑腰,时不时的来到美联贸易公司一闹,警方都无能为力,最终,赵魏明投降,退出了本市,朝向别的市区投资去。

邱山这个时候也缺少了一名战友,不过,却结实了朱强。

这个时候,谭勇才算是正在出面与朱强交涉。

邱山在朱强面前,就如同兄弟一般,因为,朱强数次救了他,是正面的救了他,这样,邱山才会对朱强如此尊重,同时,朱强有自己的产业,战旗物流公司,所以邱山才会如此看得起后者,不然,邱山永远都不会看其朱强,无论朱强多么聪明,只会将他当做自己的一条狗。

人有时就是这样的,太过聪明,在有钱人以及有权人眼里,永远都不会摆放在台面上,因为他们太过聪明,只有在适当时候利用一下,除非这个聪明人能够与自己平起平坐,有资本。

这天,朱强邀请邱山与自己找谭勇谈事,那便是本事的物流方面事情。

邱启明本事再大,但是,有些事情邱启明无法管制,因为还有市委书记,等等以及数名高官,在有些大事上边,只要有一名官员没有签字认同,那么这件事情必然不会通过,谭勇不同意,那么,朱强的物流公司也不好继续运营下去。

会客厅内,谭勇翘着腿,一脸正义样子看着朱强与邱山二人,并没有说话,只是拿着烟,一动不动样子。

“谭市长,我想,这件事情还需要您从新考虑一下,关于战旗运营公司成立,我们已经走上正常运营轨道上边,就是,希望您能够将我们公司成为一家正常运营单位,只需签个字就完事了!”朱强尽量平静说道。

一旁的邱山盯着谭勇,并没有说话,而是笑眯眯的打量着后者。

邱山也知道谭勇与自己的父亲立场不同,同样,已经站到张立那一边,与自己处于对立状态,即使邱启明出面,都无济于事。

“我说过,战旗公司成立不到六个月,虽然走上正轨,但是,我想,还需要继续观察一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他归拢为整个运营物流公司!”谭勇搪塞着朱强。

朱强无奈看向后者,若是一般人,朱强可不给别人另一套说法,而是使用暴力,一切武力解决这件事情。

“谭叔叔,我父亲都认同这件事情,我想,希望谭叔叔能够给个面子!”邱山搬出自己父亲说道。

邱山装着是人不说话罢了,一说话,谭勇就生气,因为他父亲是邱启明这个老东西,一直让他压制自己六七年,不能够扶正。

朱强看着气的脸色发颤,身体抖动的谭勇,便暗自发笑,看来,邱启明对他伤害不浅啊。

“呵呵,是吗,你父亲答应,我就能答应吗,出了事情,我们还得共同担保呢,再说了,你父亲权位大,出事还可以有退路,而我呢,一个小小副市长,出了事情,只能担当啊!”谭勇说话阴阳怪气,并没有吧邱山放在眼里。

邱山一听后者这样嘲弄自己,就有些生气,用力拍了拍桌子,怒吼的说道:“你他妈的说啥,你也是一个狗东西,竟然敢这样说我,也不看看你是谁!”

求杀这一激动,朱强便知道事情有些难办了。

这个时候,谭勇也不管身份地位,怒睁双眼,看着邱山冷冷说道:“小兔崽子,在我这里说话放的尊重些,不然,会让你好看的,再说了,你有什么权利来管教我,你凭借你父亲权利来管我,有些越俎代庖了吧!”

“哈哈,实话和你说吧,你父亲,过几天就会倒台的,不要让我找到什么把柄在我手里。”谭勇冷淡说道,脸色变得铁青。

“真的吗,或许让你失望了,我想,你最近还是老实一点吧,不然,有头睡觉,无头起床了!”

邱山同样说着狠话,恶狠狠盯着对方。

“你!”谭勇说了一句话,便不再说话了,因为身后的朱强站立身形,慢慢朝着他走来。

看着后者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时候,谭勇有些害怕了,因为,谭勇从张立那里得知消息,朱强身份不简单,是黑道战斧帮的老大,之所以走这条路,是想要洗白自己的身份。

朱强年岁不大,气质非同一般,英俊脸庞,任谁看后都是一个学生摸样,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朱强还在念书。

一股无形的杀气在周围凝聚而成,谭勇因害怕而一屁股坐到身后椅子上边。

“实话告诉你,邱山说的话或许是真的,今天,你不把这件事情办了,我想你明天都不知道太阳从哪里升起的,你虽然得到了张立的庇护,但是他永远都不会保护着你,只要你签个字,或许,我能放了你,同样,张立也不能把你怎样!”

朱强冷然说道,冰冷话语犹如冰刃一般刺向后者心头。

谭勇被后者看的身体发毛,眼神不由躲闪着,后者那种眼神,几乎能够杀人一般。

一年时间,其中变故很大,张立的联合贸易公司已经成立,一年内,他足够壮大自己的实力,自己若是还处于小公司,必然会被后者欺负,到时候,胜负难以俩分了。

金钱,与实力关系到双方的生死存亡了,朱强不能在这一点上边柔软下来。

朱强的话语好似带着魔力一般,谭勇嘴唇发抖,不敢看着朱强那杀人的眼神,点头答应道:“好的,我签字!”

朱强给予谭勇的压力是来自气势以及神经上的压力,双重压力,丫的谭勇喘息不过气来。

一旁的邱山看着朱强三言两语就能将谭勇摆平,邱山有些自愧不如了。

这样,邱山对朱强的崇拜更加增大了。

俩人就这样走出谭勇办公室,后者看着二人走出去的背影,便瘫软在椅子上。

这边为朱强签字,而张立那边更不好说了,反正,自己签字也签了,大不了一死,再说了,双方都是混黑道的,自己身处夹缝中,苟延残喘了只能。

几天后,战旗公司终于正式成立,走上成功道路,张立听闻后,打电话给谭勇,听闻事情经过后,无奈的叹息几声便不再责怪谭勇。

只要是同黑道沾边的事情,任何大官都很害怕,尤其是威胁到自己家人生命时候,不得不低头。

不要说任何一个大官都是与正义作斗争的,那都是屁话,只要受到威胁时候,都会答应后者条件的。

张立那边无奈,但是,事情只能解决,而不能一味的坐在那里叹息,那样,只会让自己所拥有的事业瞬间倒塌,而张立属于实际行动的那种。

接下来的事情,也只能捣鬼了,只有这样,才能将对方公司弄垮。要想弄垮一个公司,首先是要从资金上边来将对方弄垮,那么,红菱的集团公司,就从这一点开始。

朱强将自己所有的事同莫小奇讲了一遍,直到最后关头没有说出来,朱强看着莫小奇,这才开口说道,红菱是个好女孩,那一次,张力想要与我同归于尽,最后被她当下子弹。

“虽然我有一身本事,可是,我却连我心爱的人保护不了,我可叹。”说着说着留下了眼泪,男人不是不心痛,只是未到伤心处。

想到张雪时候,莫小奇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是与自己共度年华之人,另外一个是为了自己默默付出的人,这个时候,很难选择。莫小奇有些不知所措了。

朱强看了看他说道:“俩个人你既然没法选择,我们一同进入深山做个道人,如何。”

朱强早有这个打算,现在,做出这样决定,也是为了摆脱世俗苦难。

既然看透了世间,那么,就该走属于自己的道路。

第二天,俩个世界亿万富豪消失,归隐山间。

人就是这样的,追逐到属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便不再留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