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我是肖可梦
作者:仰望辉煌 | 字数:3642 字

因为有了夏可欣跟宮天羽的加入,别墅里显得很是热闹。本来就打算好好享受一下海南三亚的海鲜的工作人员,今天的提早收工给了他们机会,一大堆人收拾收拾就准备开始今晚的篝火晚会。

因为是客人,可欣不是很好意思坐等今晚的篝火晚会,坐了一会儿就借口帮陈姐准备食材溜走了。韩亚诺的房间又剩下奇怪的三角关系的三个人了,韩亚诺早已经在今天夏可欣出现的时候变得心神不宁,此时根本无心聊天;迪诺伊也不准备开口缓解这安静的尴尬;反倒是宮天羽有点沉不住气了,他可是追可梦追到海南来了啊,这几天他能明显感觉到韩亚诺虽然身为情敌,但总是在帮自己制造机会追求肖可梦,先不管是什么原因,他宮天羽准备毫无保留的追求肖可梦了,所以也不准备把韩亚诺当回事了,反正他也不把他自己当回事。

心下动了动念头,宮天羽对着韩亚诺说道:“不知道可欣那个小女生能不能帮忙处理那些海鲜,我跟她最近在冷战,去了可能被她赶走,要不,亚诺你去看看能不能帮帮忙。”

韩亚诺心里正挂念着夏可欣,刚才她一离开,自己就感觉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很抑郁,自己想跟着可欣一起走。可是,自己一直对迪诺伊说自己不想跟夏可欣有瓜葛,这么爽快就答应,不太好吧!

犹豫间,迪诺伊开口道:“对啊,亚诺你去帮帮可欣吧!海鲜你不是还蛮会处理的吗?”不是迪诺伊要制造机会跟宮天羽独处,她是明显感觉到夏可欣跟韩亚诺两个人明明就是郎有情妹有意,却总是没办法彼此靠近,所以,她现在在给他们制造机会。

被迪诺伊一说,本来就心慌慌的韩亚诺丢下一句“好吧!”就火急火燎的离开了房间,留下迪诺伊跟宮天羽两个人。

韩亚诺一走,宮天羽就有点迫不及待了,思索了一下,找到一个自认为迪诺伊会感兴趣的话题,开始跟迪诺伊聊了起来,“我看了很多关于你的报道,迪诺伊你不是从小就跳国标舞的,怎么能跳得如此炫目?”

“扑哧!”听到“炫目”一词,迪诺伊就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哪有人用“炫目”来形容舞姿的?

“很好笑吗?”宮天羽右手摸了摸后脑勺,有点无措的感觉。

“不!不是的!”为了不伤害这个跟八年前一样看似精明实际上呆呆的宮天羽的脆弱的心,迪诺伊连忙解释,“我只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炫目’来形容我的舞姿。”因为有韩亚诺的交代,要放下八年前造成的误会,放下八年前对宮天羽的成见,重新认识宮天羽,所以迪诺伊现在把宮天羽当朋友,既然他都提起话题了,自己能不接吗?!答案是不行的!迪诺伊抿唇笑了笑,说道:“任何舞蹈百变不离其宗,国标舞又是那种男伴带女伴跳的成分比较多,再加上我之前有点舞蹈功底,所以跳得还可以。”

“你谦虚了,你的舞姿是很多人比不上的。”宮天羽继续称赞道:“要不然WOW也不会看重你们,跟你们签约。”

不习惯被夸赞的迪诺伊对于宮天羽的高评价报以一笑,随即转移话题,“现在几点了?!外面应该不会很晒吧?!我想出去吹吹海风。”

“走!我陪你出去。”宮天羽很是激动!迪诺伊主动说出去散步,太好了,他刚才还在计划用什么理由把她约出去散步,顺便看看能不能好运气的找到迪诺伊就是肖可梦的直接证据。其实身边一直没有人支持他,跟他说迪诺伊就是肖可梦,就连夏可欣也一直说她们不是同一个人,宮天羽他不过是凭着对肖可梦的一抹执念坚持到现在。如果了解清楚迪诺伊不是肖可梦,他宮天羽不会再破坏韩亚诺跟她的感情的,毕竟他要找的是自己的可梦,不是韩亚诺的迪诺伊。为了可梦,他可以小人;其他事情,他必须坚持自己一贯的君子之道。

依旧是白天的那一片海滩,在晚风的吹拂下变得十分凉爽,回想今天白天迪诺伊跟韩亚诺为了拍摄效果,两个人赤着脚站在这片沙滩上,不能在有海水的地方逗留,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沙子差点儿把迪诺伊的脚烫出了水泡。

“迪诺伊,你跟我的一个故友很像!”宮天羽正扶着迪诺伊,一步一步的漫步在被海水打湿的沙滩上,享受着海水时不时冲刷着双脚的趣味。

“是吗?!”提到故友,迪诺伊又预感接下来宮天羽要说的关于肖可梦的事。虽然心结解开了,能坦然面对宮天羽了;虽然从韩亚诺口中听到了宮天羽记忆中的那个肖可梦,但现在要听宮天羽亲口讲述,迪诺伊还是有那么一点紧张。

宮天羽看向晚霞中海天交接的那一条线,眼眸深处透出的柔情足以融化世间所有,嘴唇微启,慢慢的向迪诺伊这个可能是肖可梦的女子讲出自己对可梦这八年来的爱。

两人越走越远,知道夜幕降临,被晚霞染红的天空早已被漫天星光取代,宮天羽依旧舍不得讲完他对肖可梦的爱,舍不得带着迪诺伊回去别墅。不知道为什么,宮天羽心里有一个预感,今晚如果不能知道迪诺伊是否是肖可梦,以后就没机会了。

此刻,坐在柔软的沙滩上,迪诺伊早已没了迪诺伊应有的轻松,泪水早已在脸上蔓延,此刻的她,是肖可梦,是八年后的肖可梦,是只有肖爸爸肖妈妈知道的那个肖可梦。

其实,看到迪诺伊第一滴泪水的时候,宮天羽就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迪诺伊就是肖可梦,可是在没有得到迪诺伊的亲口承认,宮天羽真的不敢轻易下定论。他怕!他怕握紧一切之后发现这一切都只是梦,都只是会幻灭的梦。

鼓足勇气,宮天羽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巴掌大的浮雕,递到迪诺伊手中,小心翼翼的吐着接下来的每一个字,“迪诺伊,这个礼物送给你。这是我自己雕刻的一块木雕,是我画过的一幅画,我把它雕刻成浮雕,你能感受得到的。”

迪诺伊接过浮雕,颤抖的手指轻抚上面的纹路,隐约能感觉得出这是雕刻着一个人,好像是一个调皮的女孩,长长的头发垂在身侧,好像是在翩翩起舞。

“这幅画,是我在可梦离开我的第二年画的,那是她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在排练嘻哈舞的休息时间,调皮的对着镜子摆出芭蕾舞的姿势,那时候的她,还不忘摆出调皮的表情,很可爱。”看着这块浮雕,宮天羽似乎又回到了九年前,看到可梦在舞蹈室延伸自己的身体,摆出这个姿势的时候的那个时光。

“为什么?!”迪诺伊将浮雕紧紧的握在手中,开口问道:“为什么要告诉关于肖可梦的一切?为什么要送我这个礼物?”说完,泪水更像是决堤了一样。但是肖可梦已经顾不得去擦拭了。

宮天羽心疼的捧起迪诺伊的脸,温柔的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无比坚定的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就是肖可梦!我的可梦!”

那一瞬间,时间像静止了一样,全世界只剩下宮天羽跟肖可梦,满天繁星只为他们升,只为他们落。

过了好久,宮天羽才颤抖着问道:“你,是我的可梦吗?”

迪诺伊自始至终眼泪没有停过,被宮天羽一问,眼泪流得更猛。点了点头,迪诺伊承认道:“是!我是肖可梦!我是八年前离开中国,属于我爸爸妈妈的肖可梦。”

“可梦!我的可梦你终于回来了!”听到肖可梦亲口承认,宮天羽觉得这八年来所受的相思之苦都值得,别说是等待可梦八年,就是再等八年也值得了。伸手想要将思念依旧的佳人拥入怀中,宮天羽却扑了个空。

肖可梦自己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背对着宮天羽说道:“天羽,八年前我误会你了!对不起,让你受了这八年的煎熬!我已经释怀了,真的,当时我说的那些什么‘要用我的方式让你记住我一辈子’、‘我恨你’的那些话,如果能收回,我会收回的。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过得太辛苦了。”

“不!可梦,只要你回来!那一切都不辛苦!”宮天羽连忙解释道,“我们……”

“听我说完,好吗,天羽?”可梦打断了宮天羽的话,继续她未说完的话,“我现在回来了,可我是以迪诺伊的身份回来的。不是肖可梦!请你把八年前离开你的那个肖可梦当做没有回来过,以后也不会回来,好吗?”

“不!”宮天羽想也不想,立刻否决。可梦亲口承认她就是可梦了吗?她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她不是说她已经对八年前的事释怀了吗?为什么要自己忘记她?

“天羽!”可梦转身,面对着宮天羽所在的方位,劝道:“我们在一起的那一段时光很快乐!给我们彼此留下来足够美好的回忆,这就好了!我们知足吧!我们,已经没办法跟以前一样在一起了。”

“是因为韩亚诺吗?”宮天羽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站不稳,往后倒退了几步。

肖可梦脸上挂着泪水,轻轻摇了摇头,解释道:“不!韩亚诺一直扮演着哥哥的角色,虽然这八年来一直是他在照顾我,可是我们不会是情侣,也不可能是情侣。”

“那你……”

“天羽!我的眼睛已经失明了!你有了你的画廊,好好经营,以后遇到好女孩,就好好把握,别再因为肖可梦耽误了你一辈子的幸福。”

“你就是我的幸福!为什么要以后我遇到好女孩?你就是我在等待的好女孩!既然你单身我也单身,你还爱我,我也爱你!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宮天羽激动的对着肖可梦咆哮着。

一声声质问,让肖可梦的眼泪掉得更凶,“天羽,我已经没资格爱了!”

“不!”宮天羽反驳道:“你的眼睛不能构成我们在一起的障碍!你有资格!你有!我不在乎你眼睛看不见,让我做你的眼睛,像亚诺,不,比亚诺更好的照顾你,好吗?”宮天羽上前紧紧握住了肖可梦的手。

可梦费力的挣脱着宮天羽的钳制,说道:“天羽,放手!我的爱,早已没了勇气!早在八年前在北京的那家医院的阳台上,肖可梦的爱早已没了勇气。没有勇气的爱,是无法给任何人的。你放手吧!”

“为什么?可梦,为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宮天羽此刻却跪下了,跪在可梦的面前,跪在八年前那个小误会面前。

爱,可以轰轰烈烈,可以小桥流水。

爱,可以给人无穷的力量,无尽的信仰。

可当爱没了勇气,一切不复存在!错过就是错过了,再怎么努力,也会不到过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