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千里迢迢只为情
作者:墨涵 | 字数:1388 字

母亲走后没过几天,我便接到一个很让我出乎意料的电话。是那个我应当称之为“叔叔”,却从来没有喊过的人打来的。他说他要来信阳。

如果一个男人肯到千里之外的某个地方,去寻找一个女人,那么这个女人一定是他曾经钟爱过的,至今仍念念不忘的人。

只是那个时候,我并不懂得这些。

那时我只知道我的母亲曾因他而痛苦过,曾因他而沦落到更加困苦的境地,也是因了他而对人生失去信心,濒临崩溃的边缘。

如果母亲和他能够很幸福地生活下去,那么便不会有暑假里那段痛苦的经历。我和母亲也不会像落难逃荒一样,来到这并不十分欢迎我们的信阳,开始新的生活。

当我们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将近四个月之久,当我们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挣扎的时候,他却不忘旧情,又寻了过来。而我的母亲,我那曾经深爱过他,也曾经被他深深地伤害过的母亲,便是他要找的人。

他曾经收留过我的母亲和弟弟,他曾经为了给我交两千元的学费而卖过新打下来的粮食。然而对他的感觉,却只是淡淡地,没有恨,也没有感激。和他相处的时间很短,我始终像个局外人一样,他和母亲之间的是非纠缠我是不大了解的。这次对于他的到来,我只能像个中间人那样,将他引到我的母亲面前。至于结果会如何,我是左右不了什么的,毕竟那是母亲的事。

他在电话里说,火车将于今夜十二时到达信阳。

在我的内心深处,并不是很欢迎他的到来,然而为了母亲,我却不得不完成我的使命。

夜里十一点半,我从住处出来,在桔黄的灯光映衬下,徒步向火车站走去。时间尚早,我在火车站空旷的广场上悠来荡去。

十二点时,一班列车到站,出站口有稀疏的人群。我在边上观望,直到最后一个人走出出站口,列车员关上出站口的大门为止,也没看见他的身影。

那时,他没有手机,我也没有手机,无从联系。十二点多还没有见到他,不知是什么原因,莫非是列车晚点?唯有等。

就这样,在火车站的出站口,在瑟瑟地冷风中,我从午夜十二点,一直等到凌晨三点。每当出站口的大门开启,我都会站在边上观望,直到最后一个人走出出站口,列车员关上出站口的大门为止。

生平第一次在火车站等一个男人,一个我生命中的匆匆过客。从午夜心不甘情不愿地等到凌晨三点多,却还不见他的踪影,我心里颇有几分懊恼。你若不来,也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啊!

正当我懊恼不已的时候,出站口的大门再次开启,从中走出两个人来。当他们走到我近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其中一个便是他了。

他身着藏青色暗格子呢料大开口西服,那是时下城市里不多见的,早淘汰了的衣服。西服里面穿着毛衣,毛衣外面竟还套着一件紫红色的毛坎肩,很是扎眼,也透露出农村人所特有的土气。他面色憔悴,双眼布满血丝,眼中似有泪光浮动。他神色怯懦,又似有谦意。

我不忍直视,遂将目光看向别处。

火车晚点了。他讪笑着说。

我并不答话,转身向公司的方向走去。他在后面紧跟着。

我曾无数次想象,我与他再见面时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当他看到我守在出站口的时候,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他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述说,却被我冰冷的表情制止。

这一幕场景竟是如此的熟悉,一如几个月前我从学校回到家中,满怀欣喜却被狗咬,满腹委屈,见他之后意欲倾诉,却被他几个字打断。

我对他曾经是有过幻想的。我曾希望他能够担当起一个父亲的责任,给予母亲一份温暖,给予弟弟一份温情。我虽然从来没有称呼过他,却在一次暑假探家的时候特意给他买过一件衬衣。只是很多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开始,却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现实总是如此不堪,让人不忍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