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分离(3)
作者:传奇 | 字数:6700 字

他看着我的拳头,脸上出现了一丝凝重“升龙拳!”他也喊了一句,拳头冲下面冲了上来,挥动起了空气,呼呼生动着。和我的拳头就那么撞击了开来。“砰”的一下子,拳头就爆了起来,光芒闪亮着,我们双方都被弹出了十米开外,我连咳了数声,用手摸着腹部,对,我可以感觉到我身体上出现了内伤,器官爆裂了开来。

“你,很厉害。”突然,他说了一句,我知道,他已经撑不住了,比我还撑不住,他比我还先倒了下去。果然就像我想的那样,下一刻,他闭起了眼,就那么死死的睡了下去。他并非死了,而是昏迷。我随手在他们喝酒的桌上找了一个电话,直接打了救护车的电话,他们虽然是坏人,但却不一定一辈子都干坏事,我打算打个电话救他。而且如果他们真的死了,我的责任也大,因为自卫杀人过度的话,也会犯法。另外,从良心的角度上讲,也不可能看着一个人就那么死去吧。

算着时间,救护车来了将他送去治疗,时间虽然长了一点,但以他的体质还是能撑的住的,他的命算是保了下来,扶着墙,我慢慢的走下楼,回到了学生那里。

学生们看着我一副那么狼狈的模样,都震惊了,水,饭,什么的全都给我送了过来。

我是受伤,并不是饿了。他们却给我送些无用了,我很无语。

我英勇保护学生的事,很快就被学校的人知道了,最后,学校领导为了表扬我英勇救护学生,颁给了我一枚奖牌。

回到公寓内,我将奖牌给了晓林看,她非常高兴的抱着我,对我笑了笑,这是第一枚工作上的奖牌,她知道我非常努力工作,自然是高兴了她的微笑很美,不知不觉中就温暖了我,融化了我,让我心种的愁云一下子消失了,像花一样开的灿烂的女人。

“晓琳,以后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怎么了,好好说这种话”“你告诉我好不好。”“好,好。”“嗯。”抱着她,她就在我怀里,那一刻很幸福,所有的一切都值了。

“师傅,师傅”

听到楼下突然有人在喊,我心中疑惑,松开了抱着晓琳的手“好象有人在喊我。”“谁?”“不知道,我下去看看吧。”走了下楼下,我看到了,果然是我徒弟,其实我就想到是这家伙的,只是没想到真的是他,很矛盾的感觉,某种时候我不喜欢这烦人的小鬼。在三楼上,我远远的看向他,问“你小子又想干什么啊。”“师傅啊,是我啊,是我,我想上你那。”“不行”“为什么啊。”“不行就不行。你TM的怎么就那么多废话。”“师傅”

“草,滚。”“师傅,我学了几招,能不能帮我看看水。”“看你头啊。”我直接走了屋子,继续抱着亲爱的张晓琳。她突然问“是你徒弟吗?”“不是不是,一个白痴而已,不用理他。”就在这时候,外面又喊了起来。“师傅,师傅,开门啊,让我进来。”

张晓琳用手轻轻拍了下我的脑额门“我去开门了。”“不要啦,让那家伙进来干嘛。”“怎么说他也是你徒弟。””也不管我怎么样,她就开门去了。我远远的也听到她和徒弟对着话“师傅了,师傅了。”“你师傅他就在那了。”

对没几句话,那家伙就扑了上来。我一把推开了他“我草啊,你身上的怎么有烟酒味道”“师傅。”“妈的,不是叫你别喝酒吸烟的吗,你呀的没听我的话啊。”“师傅,人家失恋了。”“靠,小小年龄就恋爱了。”这时候张晓琳插话了进来“他也不小了,18周岁,到了恋爱的年龄。”“这也不行啊。;我反驳,“只要还在学习的时候就不应该恋爱,多耽误学习的时间啊。”

“这不行,那不行的,还让不让人活。”黑发小子,我的徒弟在抱怨了。我一脚踹了过去。“到你多嘴。”

他有些委屈的看着我“师傅,能不能教我一些真的打人本事””“我没有用,女朋友被人抢走了,只因为那个家伙比我高那么一点,比我厉害了那么一点。”突然我郁闷了,现在的女孩子难道都是看谁比较能打,谁比较厉害就喜欢谁的吗?不可能吧,那都是白痴女人才有的想法。

“你小子,如果那女人那样的话,你根本就没有喜欢她的道理。”“但我喜欢她啊,她很美,我看着心动,我感觉我一辈子都会为了她。”“这白痴。”“师傅,你就帮帮我嘛。”我一手拎了他起来,像拎着小猫一样“你小子给我滚吧”打开大门,我直接就把他扔了出去,没想到他居然跪了下来“师傅,帮帮我,就教我一点点招术,我就想赢了对方而已。”

“你这不叫爱,你懂吗。”师傅。”“小子,你离懂爱还很远了,那种女孩不值得你为了她做那么多事。”“但我真的喜欢她。”“只有你为她付出,但她却没有为你付出什么,这还能叫爱吗。?”“”“是吧,连你自己都疑惑了,这已经不叫爱了,懂不。”“不懂。”“你会领悟到的,你会慢慢领悟到的。”“那就是我不喜欢她。”“是。”

“好吧,谢谢师傅。”虽然他样子有些迷惘,不过我看出了,他是真的懂了,懂得那女人不爱她。他应该不会再那么傻去喜欢那女的吧?应该不会。

我笑了笑,将他扶了起来“小子,我就教你一招吧。”

“什么招?”

“500个俯卧撑,5分钟内做完,还有1千个上下蹲,半小时内做完。300个仰卧起坐,10分钟内做完。高抬腿一千个,5分钟内做完,还有单扛1000个,也是五分钟内做完!”“”

“没有听懂吗。”“嗯”“这白痴。”我抱怨了一句,已经说得那么懂,他还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是,把这所有的运动做完了,做完了以后,你就会成为一名很厉害的人。”“这可能做得到吗?”“怎么不可能?”“你试试就知道了,这是绝对可能做得到。”“”

“去吧。”“师傅,不对。”“怎么了。”“这,我真做不到。”“你一开始不需要做那么多,慢慢得再将次数增加上去。懂不,没人要求你一下子就做得来,你一天天慢慢得做。”

“500个俯卧撑,5分钟内做完,还有1千个上下蹲,半小时内做完。300个仰卧起坐,10分钟内做完。高抬腿一千个,5分钟内做完,还有单扛1000个,也是五分钟内做完!”

“对,就是这么多。”“好”正在他准备要走的时候,我叫住了他。

“小子。”

“怎么了,师傅。”“上次我不是教了你一套云舞拳吗?现在练的怎么样。””他的表情很是怪异,我感觉他像是没有练一样,一想到这我就火了,我耍出来他居然给我忘记了?这家伙难道想我白教啊。嗔怪着说“你小子是不是忘记了?”“没有啊。”:说罢,他露出一副搞怪的表情“我怎么可能忘记了,师傅,我一直都记得,并且每一天都有练。”“真的?”“不信,师傅你看看。”

说罢,他把脚一松开,摆出交叉型,手在空中自由的挥舞着,像龙一样在空中舞动着,又像云一样在空中飘舞着,很轻很柔很是自在很是无形,无意。突然猛得一个加速,空中挥打着的手就像是风一样快,快的肉眼都看不见,就在空中闪现出数百个拳头,每个拳头都打得呼呼作响,打得是那么的有力,一个旋转,脚踏在地上更稳了,跳了起来转了一身继续挥打着拳头,拳头如风如水如雾,很缥缈很是自在,让人感觉得出这不是在打拳,更像是表现一种高级艺术一样,给人产生了一种特级的艺术享受。

风起!舞吹!我一个闪身,突然凭空消失了,一下子就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手继续挥动着,挥打着拳头那个生动,像蛇一样弯曲着,像大像一样挺拔,像狮一样威武,拳法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儿迟钝,没有半点儿缓,很快很快,打起来风吹云下的,好似精彩。

“很好,很好。”我出于真心的赞叹到,这种威力,这种优美的姿势,的确有我的水准,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个有才能的人啊。他看来的确是聪明的人,无论是读书,还是战斗上。如果他当了特种兵,肯定是一名不错的战士,以后的成就甚至比我高也不一定,可惜,我不会点一条不归路给他走。

“小子,你很聪明。”“谢谢师傅夸奖。”他有些不好意思抓着头皮后面,一脸微红。这小子还给我羞涩了起来了。哈。

“不过,你不适合战斗”“为什么”“因为你就是不适合啊。”“”

“听我说的,我感觉得出,你更适合学习,你是用头脑活动的人,我感觉的出,体力上运动不适合你。比起战斗,你更热爱的是学习。”“师傅,不是这样的。”“就是如此!我敢说,我观察过了,你每次看我演示武术的时候,都会用笔记下,你用的是逻辑思维的思想去回忆和思索。”“对。”“这就足够了,别把精神用在战斗上,特别是打架!把他用在科学上,用在知识上,利用这些推动着社会前进和发展,社会的未来就是靠着你们这一代人。”“师傅。”

“好了,走吧。”

不管他怎么样了,我关了门,直接回屋了。

张晓琳看向我,问:“这样好吗?”“怎么不好。”“我看得出他真的很喜欢武术。”“但他并不适合,我身为他师傅就要点一条最适合他的路,也就是最适合他发展,相信我,十年后,他一定成为最厉害的武术者。””

就是那样,我一直和着她一起过,转眼十年后过去了,时间过的非常的快,如流水一样,当我想抓住的时候,它却从我手中流走,对,时间不就是水吗,它太普遍了,普遍得我们连珍惜都不想珍惜,但一旦失去了,我们却不得不去珍惜。感叹时间的流逝,或许我的岁月也是慢慢的流逝着,连同着我的青春,我的活力,我的一切一切,又是十年,十年后的我,已经步入了三十岁虽然青春已经失去了,但我却不是那么的感伤,因为我有着她的陪伴。

“爸”“乖孩子。”我摸了摸我的儿子的头,他叫王威灵,是我的儿子,我和张晓琳也就生了那么一个儿子,他很可爱,已经四岁多了。

张晓琳在厨房里做饭,而我则在大厅上和儿子玩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晓琳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于新。”“嗯?”“听说你徒弟了吗,已经成为了国际级的科学家了。”“是啊,听说了”当年我猜错了啊,他真的想你说的那样,在知识的发展上会有个突破。”“其实我当年也不确定的,他对武术的确是热爱着,那时候他也不怎么喜欢知识,我只是在引导他,引导他走向一个更好的发展。”“不管你当初怎么想,总之你现在正确了,他现在的确喜欢上了科学,并且深深的热爱着。”“是啊。”

我和她彼此对视着,互相笑了笑,我们的儿子在中途跑了过来,在我们双方的脸蛋吻着。

“晓琳,明天吃了饭后,陪我去特种兵训练部门好吗。”“嗯”看了看我儿子王威灵,“当然,也带上威灵去,让他看看铁血汉子到底是怎么样的。或许,他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好汉子。”“是啊,像你一样的好汉子。”我和张晓琳一起将威灵抱了起来,他在笑着,很天真幼稚的笑着,这就是孩子,突然我想起我孩子的时候,我孩子不也是那样,什么烦恼也不用想,过的好生自在,不过也就短短的时日而已,后来送入了部门,我就经历着艰辛的训练,一直倍受煎熬的。

所以我不会让他再受到伤害了。我的孩子,还有老婆,我要保护,一定,一定。

早晨起来,阳光是那么的美丽,透过我的窗户照在我的床上,听着鸟叫,闻着野外的花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是第二天,第二天起床后,我和张晓琳还有儿子坐着汽车来到了特种兵训练部门这里

十年的变化,原本这里并没有公路的,但现在却有了。而部门也发展了很大的变化,首先就是规模变大了,然后就是气质和风气上的一个改变。

带了老婆和儿子进了部门,老师和师傅在那接我。“老师,师傅好。”师傅点点头看着我“你小子终于舍得来看我了。”“嗯,对不起了,师傅。”“你最对不起的是你老师,不过还好,总算来了。这是你儿子和老婆吧。”“嗯。”我笑着看了下儿子和晓琳“这是我老婆,张晓琳,另外一个是我儿子,王威灵,今年他四岁。”“嗯。乖。”师傅站了前一步抱起了儿子。

儿子对着他笑,逗得他可乐了。而老师则一副忧心的模样看着我“你这几年可好。”“好,好,我可好着了,老师。你没看吗我儿子都生了出来,还结婚了。”“嗯,我都知道。”“老师,你也不见老,还是那么年轻。”“呵呵,你这孩子就是嘴甜。”“那是。”“好了,别就在这坐吧,一起进屋子里聊聊。”

进到老师的房间后,老师拉着张晓琳在聊着女人的话题,其中还包括了我对她好不好,希望晓琳不会在老师面前打我小报告吧,而师傅则和我讲着部门所发生的事。

“自从黄军长回来以后,大力改革,部门里的廉政气氛的确好上了不少,而且每个教官也采取了竞争淘汰制,不合个的教官也会被人录了下来。”“没想到我离开了几年,发生了事还真不少。”“还有一件事让你没有想到的了。”“啊?”

看着师傅神秘兮兮的表情,我倒好奇了,还有什么事是我没有想到的,“师傅你说吧。”“你以前训练的一个学生也留在了本部发展,当上了教官了。”“啊?是谁。”我还真好奇了,以前50多个人的3班,原本以为他们都会去其他政府部门那里发展,没想到还会有人留在这当教官了,同等能力上,在部门中发展的肯定是不容易的,毕竟这里的升迁制度比较差。

“师傅,到底是谁了。”看着师傅一直在笑,没有半点儿提的意思,我催促了他一下。

“这人你很熟的,就是张三。”“张三?”我哈哈一笑,果然是他啊,其实我多少都有些预感感觉到是他,没想到还真准了,因为我记得他说过,如果可能的话,他肯定会去当教官的,因为他喜欢教人,或许是我以前教训得多他,所以他也像教训一下别人吧。

“于新,要过去看看吗”“啊?”“过去看看你以前的学生。”“他们不是走了吗?”“没有,知道你今天来部门,所以他们都回来重聚了。”就在老师那么说着的时候,突然门口出现了一堆黑压压的人群,他们齐齐大喊“王教官好。”

看着这幕场景,我有些感动,眼泪不自觉的落下,身为教育者,最感动的不就是这些事吗,看着自己的学生有一天都长大了,来回报自己,最为感动的就是这些事。

走了出去,我接受着他们的簇拥,虽然我不喜欢男人靠近过来,但这次例外。

“教官好,教官好”一句一句的起伏着,那声音越来越大,仿佛我好象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一天,阳光很猛烈,照在皮肤上都能让人晒痛,每个人都在忍耐着,满头的大汗,但不知道为什么的,他们就好象不怕晒!阳光刺眼,像是烤炉子一样在那一天里,我和所有的学生站在空地上整齐的训练着,虽然我偶尔会偷懒,在树下看着他们跑步。那一幕,真的让人怀念,往事历历在目,如今一切都变了,大家都成长了,我也不像那时候那样管着对方了。

张三围了过来“教官,我也成为了教官,我那时候就发誓着想成为像你一样的名教官。”“你这小子,不错。”拍了他胸膛一下,我给了他一句鼓励“好好干下去,你会超越我的。”“是。”

“教官”转过头,我看向后面,是吴黑叫我,这黑小子还是像一样“你小子又过的怎么样。”“还可以,我在政府的外交部做事。”“嗯,这不错嘛,你也好好努力。”人数太多了。我不可能一一对他们发言,只能一人一句,听听他们讲着他们这些年来的事,不过说实话,吴黑去了外交部,这对他的确是好事,第一眼见他,我就感觉得出他是那种圆滑的人,在外交部做事的确适合。

“教官。”感觉到有人拍了下我肩膀,我回头了,看到的居然是一个高壮的男子“你是。”“教官,是我啊,张大个。”“啊?”提起张大个,我怎么也不能将面前这高壮的男子和张胖子联想起来,胖子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胖!!!而面前这人看不出哪点儿肥了。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解释道“教官,当年从部门毕业后,我就转去财政部工作,那时候天天坐椅子上,越来越肥,从那时候起我就下定决心减肥了,一减就减了八年,所以都瘦了下来了。””我看他这哪是瘦啊,分明就是壮了。结实了。我哈哈一笑“你小子也好好努力啊。”“是的,教官。”

所有人都围着我打转,我乐呵着,看到昔日的新兵们。这一时候,有出现了一堆身穿白色衣服的人,群群围了过来“老师好。”

放眼看去,竟然是我在华广经济学院的学生们,黄茵茵从里面走了出来“老师,我来看我父亲的,不过从父亲那知道你将回来,就组织了以前的学生一起看你。”说吧,他们一起又喊了起来“老师好。”听着声音,不感动是假的,难为我三十多岁人,一天竟然流上两次眼泪,黄茵在我背上拍了拍“老师,我们都回来了。”“好,好。”

张立信这时候串了出来:“老师,我们好想你。”“我也好想你们啊。”张立信那么多年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尤其是他的脸孔。这时,张立信身边另一个男子也发言了“老师,我也来见你了。”“你是?”“我是黄近山啊。”“啊?”黄近山,我记得他是一个板寸头的,原来他也变了,他头发现在留得很长,一点也不像当年的样子。“近山啊,你小子又过的怎么样。”“我开了一家跆拳社,带着社团里面的人参加决赛,将跆拳道向世界推广了。”“很好,很好。”安慰着看着他们所有的人,我多少有些感叹,他们都长大了,而我却老了。时间果然不饶人啊。

“整队!”突然张大个喊了起来,接着,23班的学生和原来3的新生特种兵居然排起了方阵兵。张大个走上前来,对着我一敬礼“请教官检验队伍!”

我看着他们,突然感觉像是再一次回到了从前的时候,身上严厉之气由之散发,猛的一喊“立定”他们挺直了腰,肩膀上耸,微仰高头,做了一个标准的站姿。3班和23班的学生和新兵们并在一起,衣服是白绿相交,整整齐齐的。他们再一次满足了我当教官的心愿!“向右看齐。”“立正”“向左站”转了一个身,他们喊了一句:“教官,你是我们的最爱。”他们那么一喊,让我有些意想不到,泪水哗哗地下,我当教官的意义,像是已经找到了。现在,就是我的意义!也是我以后的意义!即使过多少年也不会改变。

他们,是我的骄傲,继承着我的精神一直存在于世界,我的精神!永不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