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结局已定
作者:我是豪门 | 字数:4004 字

吃过饭之后已经是晚上将近十点了,车明浩别提留客了,直接就下了逐客令。对于车明浩这样的行为,三人面面相觑,好吧,虽然知道这个人过河拆桥的本领强大,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如此强大,但是迫于某人的压力,好吧,大家都认了。

送完三人之后,车明浩便带着夏羽墨来到楼上浴室,从卧室拿出浴衣递给夏羽墨。夏羽墨看着满橱的女人衣服心里微微动容,不动声色的拿着衣服朝着浴室走去。车明浩本来是想跟进去的,倒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说担心夏羽墨怀孕洗澡不方便,自己在边上可以搭一把手,当然被夏羽墨果断拒绝了。

夏羽墨进到里面,把衣服放到衣服架上,看了看浴室,化妆台上一排女士的保养品,夏羽墨没有说什么,直接去洗了澡,因为自己要是再迟疑下去的话估计外面这个男人一定要以为自己怎么着了。

洗完澡出来之后,果然,车明浩还是站在门口候着,见到夏羽墨出来,心里的弦总算是松了一下。看着夏羽墨回到房间,直到夏羽墨坐到床上,车明浩才到楼下去收拾碗筷。刚才本来还使唤他们收拾的,见到自己逐客,三人一个都没有理自己,直接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夏羽墨坐在床上拿起床头的一本书随便翻了翻,是自己放在宿舍的。这个男人还真的是细心啊。根据车明轩说的,这边从来都没有人来过,是车明浩准备给自己跟自己的新娘住的,但是之前都没有任何女人有这个待遇。那么这一切就真的只是为了自己准备的,夏羽墨对于这个结论一点也不怀疑。想到上午这个男人才说回来收拾准备,这么说,就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个男人就准备了这一切,衣服什么就算了,就连自己放在宿舍的最喜欢的书都拿了过来,做到如此,相信就算再石头的心应该也化了。

等到车明浩洗过澡上来的时候夏羽墨已经躺下,车明浩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床的另一侧坐了上去,虽然自己想要给夏羽墨时间,但是对于这个女人自己还是有点了解的,自己要是让一步兴许想要再迈出那一步就难了,到不如现在趁热打铁。

心里微微的有点不安,坐上去之后发现这个女人竟然一点叫嚣都没有,这样的反应车明浩虽然有想过,但是一想到也就摇头赶紧否认了。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就这么默认了自己,车明浩很是感动,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的冥顽不灵!

一个晚上,车明浩都是拥着夏羽墨睡的,一开始因为不适应,夏羽墨有点微微的僵硬,但是没一会,就很快地入睡了。这么久了,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了,看来,自己还是充分信任这个怀抱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夏羽墨身边已经没有人,想着昨天车明轩在书房忙碌,估计是车氏有事情,也就能够理解估计车明浩已经去了公司,虽然心里还是有点空落落的,但是还是可以理解的。伸了个懒腰,起床梳洗之后,下楼才发现车明浩并没有离开,这个男人正在厨房忙碌着。

见到夏羽墨起来,车明浩指了指桌上的早餐示意夏羽墨可以直接用餐了,夏羽墨也不客气,直接开吃。见夏羽墨不见外,车明浩心情美美的,也坐在了一边开始吃了起来,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在员工宿舍那会。

吃完之后,车明浩刚要收拾,夏羽墨便让车明浩赶紧去公司,这边自己可以收拾,不要为了自己耽误了工作。至于自己的工作还是缓缓,毕竟昨天这么轰动还是先缓几天。车明浩闻言笑了笑,“今天不去公司,明轩他们可以搞定的。今天我们去你家!”说完就起身开始收拾。

夏羽墨坐在那边好一会才算是反应过来,忙追到厨房问去自己家干嘛。车明浩放下手里的事情,抓住夏羽墨说道,“丫头,我知道虽然你是答应了我,但是这颗心还是有点不安的,为了让你彻底放心也为了表示我的决心,今天我们就去你家提亲,然后我们直接就去领证。不管怎么说,就算我们等得起,可是她可等不及啊。”说着,很是温柔的摸了摸夏羽墨的肚子。

夏羽墨闻言愣在那边,良久,看着在那边忙碌的男人的背影,夏羽墨才知道自己是有多幸运,虽然自己还懵里懵懂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似乎并没有做错!或者,这正是自己的一个契机。

一切都准备之后,夏羽墨便跟车明浩直接驱车去了自己家,因为夏羽墨之前有打电话回家知会一声,夏家爸妈都在家等着,只知道自己女儿说有大事,但是具体什么事都还不清楚。

到了夏羽墨家,夏羽墨下了车刚要朝里面走去,见车明浩下车之后朝着车后走去,微微诧异,调头跟着过去,然后便看到车明浩打开后备箱,一车的营养保健品,好吧,夏羽墨算是彻底服了,自己都忘了这回事。车明浩在一边对着夏羽墨让夏羽墨选点自己爸妈喜欢的,因为自己不知道,所以就各买了一点,而且怕买的过于高档回头爸妈会心里有点疙瘩,于是也没有挑过好的。夏羽墨对于车明浩的细心已经开始免疫,对于刚才的那些话也只是微微的感动,不过这回对于车明浩刚才那一声“爸妈”自己还是感动到了,这个男人还能不能再好点。

车明浩看出了夏羽墨眼里的情绪,微微笑了笑,挠了挠夏羽墨的脑袋,“我允许你崇拜你的老公!”好吧,刚刚的一点感动瞬间崩塌,夏羽墨就知道这个男人夸不起。

见到自己女儿带个男人回来,还是个这么帅,看上去也很成功男人,夏妈妈很是激动。哎呀,亏得自己还担心夏羽墨会因为工作而耽误了找对象,这下可好,自己女儿神不知鬼不觉直接就把人给带回来了,还是这么优秀的男人,不错不错,夏妈妈越看越激动。

进屋之后,没等夏羽墨开口,车明浩就直接打招呼自我介绍一番,然后便说明来意,说自己今天就是来提亲的。夏家妈妈闻言一愣,自己虽然喜欢这个女婿,但是这也太快了吧?见到自己爸妈迟疑,夏羽墨推了推车明浩,示意咱们不要急,慢慢来。

车明浩见此,站起来对着夏羽墨爸妈微微鞠躬,没等夏家爸妈开口问怎么了,车明浩便直接认错说自己其实犯了错,早在三个月之前就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轻薄了夏羽墨,还好,现在总算是博得美人心。昨天在医院检查说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所以现在不得不急,也希望夏家爸妈对自己放心,不然自己完全可以不负责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夏羽墨听着车明浩这么讲着,心里想完蛋了,微微抬头看向自己爸妈。却见自己爸妈稍稍的愣神之后,还是夏爸爸最先反应过来,直接站起来拍了拍车明浩的肩,然后就进去了。夏羽墨一度认为自己那个暴脾气的爸爸会冲进去拿把刀出来,却见自己爸爸拿出户口本直接放到车明浩手里,“好好待墨墨!”扔下一句话就直接坐下了。

夏羽墨愣住了,车明浩也是一愣,随后直接嘴角上扬,“哎,爸妈放心!”

夏妈妈对于夏爸爸的反应也是一愣,这边刚反应过来吧又被车明浩那掷地有声的“爸妈”给震到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忙在那“好好好,放心放心”的说个不停。

对于爸妈的反应夏羽墨很是无语,没有想到他们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好吧,现在这一关都过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车明浩见此,跟夏家爸妈道了别,便带着夏羽墨直奔民政局了。

李氏这边,没有再理会李婉儿,李震直接便带着自己老婆和李菁儿出国了。李婉儿起来看着空空如也的房子心里微微的不是滋味,到现在还是只顾着你们的小女儿吗?呵呵,等着吧,我一定会笑着看你们哭的。这么想着,李婉儿直接便关上门去了公司。

根据昨天的计划,今天的车氏应该就已经要宣布停产了,自己怎么能错过这样的好戏,甚至于李婉儿都已经做好了车明浩到自己办公室来求自己的准备。

刚进办公室,助理就跟着进来,看着助理风风火火的样子,李婉儿不屑的说再好的事情也要淡定,缓缓坐下倒了杯水才让助理开口。助理见李婉儿的心情颤颤惊惊的开口说了现在的情况。

车氏一切正常,李氏各个项目被迫停产!

李婉儿先还没反应过来,茶到嘴边才意识到助理说的话,放下茶杯直接抢过助理手里的文件,嘴里嘀咕着不可能。可是文件上明明确确的显示了车氏的一切,好一会,李婉儿才算是明白过来,自己被车明浩算计了!看了看下面的签字,竟然是车明轩!为什么?最后捅自己一刀的竟然是车明轩?!

李婉儿手微微颤抖的想要去拿茶杯喝口茶压压惊,结果茶杯没拿起来茶还泼了一桌,助理刚要开口问没事吧,李婉儿直接把茶杯挥了出去泼了助理一身,嘴里直接骂着“滚”。

助理很是郁闷,自己早就不想做了,这样也要,直接冷哼一声就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候门被敲响了,随后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员进来,看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眉头微皱。

没有等李婉儿开口,其中一人就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文件说是法院的查封通知书。李婉儿愣住了,直到这些人离开李婉儿都没有回过神。

自己听到了什么?原来自己一直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操控中,结果车氏没有到手还被车明轩摆了一道;然后以为李氏稳稳地落到了自己手里,结果现在人家来通知说查封李氏,说什么李震早就私底下把李氏转卖!

现在的李婉儿可谓是身无分文,就连自己的那幢房子都被查封了,现在自己能去的也就是李宅了。

失魂落魄的看着自己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回来的房子,李婉儿绝望了。一步步也不知道是怎么挪到楼上的,本来是想躺倒自己床上的,看到李震的书房,李婉儿便直接进去了。

扫了一圈刚要离开,便看到了桌上的一封信,打开看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如此。是李震留的信,原来李婉儿只是李震在外面收养的孩子,后来李妈妈有了李菁儿之后就开始偏心,但是李震并没有偏心,只是因为平时的教育方式就是这样,认为严父出孝子,所以对于李婉儿才会很严格,但是却让李婉儿更加的认为大家偏心,进而心里开始畸形。

对于李氏的事情李震本来是没有打算做这么绝的,还是无意间贾小强告诉自己说其实自己也是受了李婉儿的指使才会这么做的,这才让李震对于李婉儿彻底的绝望了。

看着信上的一切,李婉儿冷笑了,呵呵,原来一切都是自找的。绝望之余,李婉儿再一次想到了车明轩,于是忙给车明轩发了信息问自己现在回头还来的急吗?信息很快响起,车明轩回的很简单,“对不起!”

李婉儿看着手机坐到了地上,一边笑着一边猛飙着眼泪,再一次看了看手机后面的一条短信,还是车明轩的,说今天是车明浩跟夏羽墨领证的日子,然后其实那个孩子真是三个月之前拜李婉儿下药所赐!

看完这些,李婉儿歇斯底里的吼叫了一声,把手机从窗户砸了出去!

另一边,车明浩带着夏羽墨一路驱车到了民政局,一番折腾下来总算是功德圆满的出来。看着外面来接自己的三男一女,再看着自己身边搂着自己的帅男,夏羽墨笑了,自己还求什么呢。

或许,这样的结局,早就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