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无限星光
第43章 大结局
作者:婷玉 | 字数:2361 字

到了晚上天黑了,夏胜朋的烧才完全退下去,曾航守在病床前流着泪握着夏胜朋的手傻笑,“没事了,没事了。“

总算完全退下去了,曾航送了口气,现在就看什么时候醒了。曾航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温柔的看着还闭着眼,舒展了眉头,脸恢复了原本白色的夏胜朋。

“真好,幸好。“

夜深了,凌晨多了。夏胜朋慢慢觉得全身都很舒服,凉凉的,头也不痛了,没有奇怪的感觉,只是有点口渴,感觉口干舌燥。

“水…水…“病床上突然有了声音,曾航凑近耳朵凑到夏胜朋嘴边,要水?对对对水。

曾航拿起旁边的一次性杯子,开水已经变成凉白开,他附身把手放在夏胜朋的脖子上,微微抬起她的头杯口对着嘴,慢慢倒下去。

差不多有半杯了,曾航放下被子收回手。“夏胜朋。“他轻轻喊着,好好睡吧。

天明,夏胜朋慢慢的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但不像家里啊,她迷茫的转动眼珠,时候医院啊,原来被送到医院了。

她偏过头,毛茸茸的脑袋搁在床上,花色的衬衣,夏胜朋的眼睛瞬间就涌出泪。

曾航。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什么时候身边的人都是你?

夏胜朋的泪水很快沾湿了枕头,她动动手,想摸一摸曾航的脸。

有什么在脸上动来动去,曾航朦胧的睁开眼睛,瞬间清醒。“夏胜朋?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他起身按了床头的铃,夏胜朋醒了,总算醒了!

“我很好。“夏胜朋笑着说。

“曾航,我们结婚吧。“

“什,什么?你才醒,你想清楚了再说。“曾航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烧糊涂了?

医生马上就进来了,推开曾航做了简单检查。“嗯不错,烧都退了,观察观察没什么问题随时就可以出院了。“

夏胜朋笑着看曾航,“你看,我很好,不要担心了。“

曾航别别扭扭的用充满红血丝的眼睛看着地面,“谁担心了。“被说出来还是很不好意思,尤其是刚刚那个话题之后这样说,曾航不知道这个气氛该说什么。

医生说:“你男朋友可是担心坏了啊。“

曾航刚条件反射的想反驳,夏胜朋就说了,“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没没反对,刚刚说的是真的?医生走了曾航凑过去还是不敢置信,“你掐我一下?“

夏胜朋也笑着说,“好啊。“反正就是这样了,割舍不开不要割舍了,没有必要再去挣扎纠结,她不过是一个想幸福的人。就这样吧,让她重生,就这样吧,给自己可能,也给曾航可能。

这样,可能比夏岄还要先结婚呢。

结婚啊,管他什么爱什么喜欢,她看着的是谁又如何,这些温暖足够一生,两个人相互取暖能过每一个冬天。

所以通通不计较了,心里的温柔感动泛滥成灾,为什么曾周会和柳媚儿在一起她大概懂了。她只想笑,只想就这样,这一生,就这样,就足够。

曾周已经在遥远更遥远的地方,她还爱着,或还依恋都罢了,眼前的人太像他,也不管了。让她自私一点吧,原谅劫后余生的人,更怕失去这剩下的一盏烛火。

那就一生吧。余生,请你多多指教。

曾航眼睛瞬间更红了,“你你你,你不要反悔!反悔也没用了!我跟你说,你出院就结婚!结婚!“

夏胜朋倒是还是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有些脑震荡,而且身体虚弱。

在夏胜朋住院的一个月后,曾周拉着行李回家了。一年了啊,久别的b市四季分明,他很怀念,那个南方的海南,有海有椰树,热情明快,只是,还是有太多的悲伤。到底,柳媚儿还是去世了,他照柳媚儿的意思,把骨灰从山上撒了下去。

最后,柳媚儿拉着他的手,温柔的说:“曾周,你一定会幸福的,我会永远陪着你。“下一秒,就缓缓闭了眼睛。

曾周忘不了柳媚儿的神情,虚弱的瘦骨嶙峋,笑的依然明艳动人。

曾周刚到家开了以前的手机,居然还没有欠费,有电话刚好打进来,小叔?

“喂,小叔。“

“曾周啊,航航过些天要结婚,你到时候要来的吧?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的!“

“好好我会来的,什么时候在哪儿啊?“曾航是吗?都不太记得了只是有印象,小时候两个人长的挺像,转眼都要结婚了啊。

“在那个,啥,康庄酒店,下个星期一啊,到时候提前给你打电话。哎呀你的电话总算能打通了。“

“嗯,好,我知道了,电话联系,之前不在这儿,出去了。拜拜。“

“行,拜拜。“

曾周挂了电话,风尘仆仆的回来太累,他又去床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晨很早就醒来。在家里吃吃喝喝,悠闲的过了了几天。

到了婚礼那天,曾周略微收拾去了酒店,“三楼啊。“曾周呢喃,来的有些迟,堵车了。交了礼金进去,曾航还没有出来新娘都出来了是怎么回事?

曾周看着那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头发黑长,侧面有点熟悉啊。女人彻底转过来面对他,只是笑着跟旁边人说话。

是夏胜朋?曾周一笑,她要跟曾航结婚吗?世界还真是小。听亲戚说曾航现在读研,很优秀,很有才华,夏胜朋找到了她的幸福吧。真好。

“诶,你回来了?你也来了?“楚旭拍着曾周的肩膀,要不是知道曾航还在路上,他几乎不敢相信,曾周来了?

楚旭已经知道了,也明白了,夏胜朋和曾航在一起。他拉着曾周问:“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夏胜朋,你离开还和柳媚儿一起,是因为柳媚儿得了癌症,就快死了,而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和你一起离开,你为了满足柳媚儿的愿望才走的。“

曾周有些惊讶他竟然会知道,的确,所有事情就是这样,当年查出了柳媚儿得了癌症,不久就快死了医生说最多只有一年的寿命,而柳媚儿一直的愿望就是和他一起,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他没有理由再拒绝,也没有必要再跟夏胜朋说就走了。

他笑笑换了个问题,“那你呢,你为什么不和夏胜朋在一起?你不是喜欢她吗?“他还记得自己气极的那一次,每一次,都是柳媚儿陪着他。

楚旭摇摇头,笑着没回答。因为什么?因为他懂,夏胜朋一直喜欢曾周,嫁人都嫁给一个和曾周差不多的人。可惜啊,两个人就这么错过了很多。

人慢慢多了起来,大概时间到了,他被小叔在人群里找到,却还是固执的坐在后面,夏胜朋夏岄她们,也不会很开心看到他吧。

夏胜朋很美,拉着夏岄笑的甜蜜,旁边有个小男孩,不知道跟夏岄什么关系,抱住她的腿,夏胜朋笑的更开怀了。

然后大概是曾航,红色的西服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白皮肤,挺帅的,不对。

结婚典礼上,曾周看到曾航,才明白什么叫缘分弄人。

关于爱情,原来他们错过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