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派武侠 > 武飞扬
第23章
作者:双节棍 | 字数:2849 字

爱情,能让人有无比的勇气。

战无惧的鳞甲上布满了无数火光。当然,这是含有无比劲力的兵器与鳞甲交击产生的。

他是巧匠鲁连的徒弟,这身鳞甲,自是他师父采多种合金和一种现今称之为(钨)的融合而成,再加上北方极为稀罕的千年冰蚕丝,交串编织,才形成这鳞甲。

波浪刃口更是削铁如泥,虽夜色昏暗,但闪闪金光,在月亮的照射下,仍是无比耀眼。

追兵赶来了,多种暗器也像下雨般的飞凌而来。

“快走!”

战无惧的眼神柔和的看着韩凌霜,试图安慰着受到无比惊吓的她。半空中他轻柔地拨了拨韩凌霜,有些凌乱的发际,爱怜的神情让韩凌霜大感不妙。

“不要啊!”

战无惧在闪躲的激战中,脱下他身上的金色鳞甲,给韩凌霜包上。

脱下鳞甲的他,身上处处中了来袭的暗器,也受了很多刃伤。他满脸血斑、既痛苦又喜悦的看着他深爱着的女人。

或许这是他见她的最後一面。

鳞甲可以拉伸组成方型金盒,让韩凌霜静静的躺在里面。且鳞甲富有韧性和弹力,在落地的瞬间,不至於受伤太重。

她想抗拒,但无法抗拒他眼底的深情。下意识的乖乖听由摆布。

她,早已是他的。韩凌霜早已认为。

脱下他的面具,一个禁脔他许久许久的禁制,这是师父以上天有好生之德,从狼族手中救回他。狼族把他视为恶魔,不祥的恶魔。而他双包胎哥哥,则是狼族未来继承人,战无畏。

战无惧皱紧了脸庞,痛苦的大吼。全身的骨骼霹雳啪啦响,向液体一般的不规则的扩张当中,也在身体周遭长出了绒毛。

双手握拳的他,极力的保持人性的清醒。他将韩凌霜用力的抛向远方,像光一样快,行进中还在天际划出一道疾狂的旋风,让人几乎无法站立。

而韩凌霜在含着泪眼的同时,看到战无惧的真正脸孔,一道刀疤,很深。这是她在被丢离追杀地点的时的最後一面,很深刻,也很痛心。

他,痛苦的眼神看着没入天际的金色光点,不停的挥臂狂击周遭来袭的众人,阻止他们前去追杀他的女人。

在全身组织不停的激生下,战无惧变的无比的高大。他的脸孔渐渐的变的细长,长出了青色的鳞片,舌尖交叉的红艳长舌,不停的向外伸展。眼中发出青磷的冷光。

像蛇,他的头就像巨大无比的蛇。

全身的伤口,在组织的膨张之下早已癒合。金、绿、紫、黑交错的绒毛不仅骇人,也让刀枪等普通利刃无法伤之半毫。

巨大的身躯,并没显得笨重。相对的,力道更为凶猛无比。

许多人纷纷的落慌而逃,但早已失去人性的他,仍不停的追杀。只有“魔爪”、“圣枪”、“疯剑”等高手力拼着。

虽表皮无法用普通利刃伤到,但这些武功修为非凡的人物,怎是一般贩夫走卒、市井小民能比拟?

失去的兽性的他,伤痕累累,渐渐的疲累不堪。

再凶猛的狮子,也敌不过鬃狗的团结啊!

在一个失足下,战无惧跌入山谷。

夜黑,隐约的可以听到狼叫,很哀凄。

谁也没发现,有一黑影,跃过山谷而来。

人与人之间的宿命,有时会因奇妙的际遇,而有错纵复杂的汇集点,产生人世间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这是哪里?”

“醒了、醒了。姑娘醒了。”

韩凌霜躺卧床上,幽幽地张开眼,全身酸痛的想起身。一个农妇从房门口看见,便急忙的将她安顿好,兴高采烈的去通知她丈夫和门外的两个男人。

没错,那送她来此这儿,就是郭啸和尔特。自从他们在大雨中的树林间再相逢,便一起动身寻找黑剑修罗的下落。一路上尔特很少提及他的姐姐,一路上所说的话语也变的稀少无比。虽然郭啸很纳闷,但这是个人私事,便隐忍於心。

而韩凌霜是他们路过,看到天上掉下来一颗像金色流星一般的东西。他们追赶过去,就看的韩小姐躺在那里,昏迷着。而她躺着的金色鳞甲所组合而成的金盒却已消失。

他们在现场看到有人曾经来过,因为在她周围有几个颇为轻灵而且似有似无的脚印。可见的此人内功、轻功修为相当高深,决非一般武夫。而(他)为何在他们出现後,避不见面,这令他们也颇费思量。

在救人要紧的情况下,郭啸便一口气将她背在身上,找一个农家暂住。

“姑娘,请问你为何在夜晚时分,躺卧在荒野中昏迷不醒?”

郭啸、农妇都站在韩凌霜躺卧的房间之内,而尔特斜斜地靠在门边,似乎漠不关心。

农妇热心的向虚弱无比的韩凌霜喂粥和敷药,顺口问了她几句。

韩凌霜热眼盈框,一直掉泪,让在场的所有人不知所措。除了尔特,仍旧看着天空。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令人动容啊!

她想着与战无惧近乎死别的情况,不禁的後悔没跟他一起死。她流着泪,手肘上的衣袖轻轻的拭着,一直哽咽。

“别哭,别哭。这麽标致的姑娘,哭的连老身自己心都酸了。你先躺下,好好休息。”

“婆婆,我没关系的。只不过想起伤心的事。这里是那里?”

“这是交州边境,是这两位公子带了你过来。”

“谢两位公子。小女子韩凌霜幸蒙公子搭救。”

“这本应该是你的东西吧!”

“你怎麽有这本书?黑剑修罗是不传之密?这是谁告诉你的?”

韩凌霜不语,接住尔特从门边丢过来的“狼月新纪”从他的口气中,韩凌霜知道了他们都应该看过这本书。可是这本书是空白一片的啊!他们怎麽看的到?

(难道这是师父说的有缘者?)(这黑剑修罗是传说中将出土的密宝?)(它一定有惊天地而泣鬼神的力量;如果得了它,应为大宋增添不少战力。那我得跟他们前去寻找这东西,好为大宋出一份力。)(对了,师父有教我些易术五行之类,应对破解迷阵陷阱有所帮助。看他们穿着像蛮荒野人,照理说应该不会,倒不如用上一用。)凌霜脑袋瓜不断的思索,该如何说服自己和他们前去。

“我师父是信安隐者杜时昇,天下第一智者,也是这写本书的人。”

“他说,这藏宝洞窟内有重重迷宫和陷阱。我学过五行易术、奇门遁甲,自己应可以帮上忙的。”

“加上我是不会武功的弱女子,现今有很多武林中人在抢夺这本书,而且知道它在小女子身上。世道纷乱,小女子孤身一人深怕遭遇不测。请让我随你们一起上路,免的惨遭不幸,好吗?”

韩凌霜眼神汪着泪水,让人看了後,不禁起了爱怜之心。她有些害怕的神情看着郭啸,让郭啸无法抗拒。

其实她自己早知道这招对男人最有效,而且履试不爽。

郭啸看了她,心中有点不忍,苦笑的转过头问门边的尔特。

“好吧!先警告你,这路上很危险。哀,带一个千金大小姐始终不方便。先说好,我们只是随行,你要适应我们这荒野武夫,而不是我们去适应你。到时可别大惊小怪。还有,别搞鬼喔!”

“嗯!”

尔特接受郭啸眼中的请求,无奈之下只有答应,并跟韩凌霜约法三章。

几天之後,一行三人便往鲁地出发。

“你确定找的地方是对的?”

“没错啊!按你们所绘制的地图本,和师父的解说,应是这里没错啊!”

“那这里怎是一片大海?”

“我看看。”

“凌霜说的没错,可是这里怎会是一片汪洋大海?”

他们一直穿过重山,到达山东勃海地区,可是一到地图上的地点却是汪洋的一片大海。这一切真让人难以置信。难道书本上的地图和郭啸香袋里的小白石都指错了位置?

黑影山,神秘的地方,平时是看不见的。可以说是存在於某度空间,某个时空。

虽有狼月新纪和郭啸香袋内的小白石地图指出地点,但并没说明方法如何进入。

这对他们都是中无比的惊讶和震憾。

他们三人分头不停在这附近找寻些蛛丝马迹,却仍一无所获。

“快天黑了,倒不如去附近的村庄问问看,顺便先住一晚。”

“也只能这样了。”

韩凌霜无奈的摊摊手,只好到附近的北青村住上一晚,顺便向村内打听打听这“黑影山”的下落。

神秘的地方,遥远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