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第五人游戏
第4章
作者:蓝颜 | 字数:4680 字

黑暗仿佛没有尽头,李斋武的心慢慢沉了下去,浑身变得冰凉。不过他只迟疑了一瞬,随机又强行镇定,仍然快步向前走去,慢慢的甚至小跑起来。

杨羽呆呆看着前方朦胧的黑暗,脸色忽青忽白。突然他将目光转向右边的墙壁,想了一下走了过去,将右手按在拐角处的边缘,然后朝李斋武离开的方向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一,二,三,四……”一边走着,杨羽感受着手指传来的触感,一边默默数着。学校的教学楼多是统一样式的,这座被用作存放物品的4号楼其实和杨羽他们熟悉的教学楼一模一样的。而教学楼边长大约为三十米,外壁都是用一种长四分之一米的瓷砖铺就,也就是说教学楼边长是一百二十块瓷砖的长度。曾经注意到这点的杨羽马上想到,4号楼的边长必然也是一样的,误差应该不会超过三块瓷砖。

“……一百一十六,一百一十七……”杨羽停了下来,已经不用再数了。倒不是因为到了终点,恰恰相反,杨羽看见的依旧是笔直的墙壁,光是能看见的瓷砖起码还有几十块,一直延伸进了黑暗之中。咽了一口唾沫,杨羽苦笑的放下手臂,自语道:“果然……难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每次前进都好像花了很长时间一样,原来空间距离真的被拉长了。那么,手电筒的损坏也是为了不让我们察觉到空间距离的反常吧?可笑我们都以为那是太恐惧害怕了才拖延了时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明显的提示……”

看着浓郁的黑暗,杨羽脑海中忽然出现李斋武慢慢离去的背影,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下意识的靠向墙壁,仿佛找到了一点安全感,但心脏却仍止不住的抽搐压抑,他的心比这夜更冷。杨羽不得不自我催眠式的让自己沉浸在思考分析中,才能不被恐惧压倒。

杨羽发现,之前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原本大楼是四个角,必须要有五个人才能进行游戏,他便想当然的以为,要么游戏的第二轮会多出一个“人”来参与游戏;要么大楼会消失掉一个角,让四个人也可以继续游戏。在没有得知出现第五人的情况下,杨羽便下意识的认为是第二种情形。

可是,在把所有的信息串联起来后,杨羽得出了一个可怕的假设,大楼不是少了一个角,而是……多了很多个角。刚刚杨羽便验证了大楼的边长果然出现了异常,或许是空间被扭曲了,或许,自己这些人早已不是在学校里了。这个假设的可怕之处在于,按照游戏规则,每一个角都必须有一个“人”在那里等待,如果假设成立的话,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有了假设便代入线索求证。杨羽想到,手机是最先被毁坏的,为的就是不让四个人之间可以互相联系来确定位置。如果四个人都是在四个角的顺序上没有变动的话,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很显然,四个人的位置定是被打乱了。可是如果四个人之间有接触的话,一轮游戏下来又可以确定位置了,不能联系的安排依然毫无意义。所以,四个人首先是无法互相接触的,也就是说,四个人被隔开了。

再综合“大楼多了很多角”的假设,杨羽大胆猜想,四个人之间,每两人中间至少都多了一个“人”。也就是说,在进行游戏时,不管身后来拍肩膀的,还是在前面等着自己去拍肩膀的,其实全都是“鬼”。那么镜子的破碎也可以解释了,因为根本不可能让自己这些人去观察身后的,游戏规则中不能回头的规定也是出于这个目的。而且由于失去了手机,信息的交流获取只能通过游戏中对前后“人”的询问得知,可是前后的“人”都不是熟悉的同伴了呢?那么得到完全被误导的信息就不奇怪了。

最后,杨羽得出了一个几乎令自己崩溃的结论:从一开始,自己,或是所有人,就都被孤立在一群鬼中,并且毫无所知的进行了许久的游戏。

“呵……呵呵……”杨羽靠着墙壁慢慢滑落,无力的抬头看着朦胧的夜空,高悬的月亮仿佛像是另一个世界中的倒影,模糊到不可思议,只能隐约看见圆形轮廓,吝啬的透出一点点微光。

不知道老大,郑刚他们怎么样了……

凯伦真的出事了吗?或许是自己身后的那个鬼骗人的吧?

如果这真的是最后一轮,如果这个游戏真的有完成的可能,希望老大他们能在时限之内完成吧……

在极致的恐惧后,杨羽反而沉静了下来,毕竟情况再坏能坏到哪去?都过了这么多轮游戏了,不也都完成了吗?只要最后老大他们没有超出时限,按部就班的继续下去,或许真的可以完成呢!杨羽这样安慰自己。

等等……,时间!?

杨羽惊得一跃而起,全身颤抖了起来。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时间。他觉得在这一瞬间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头皮发麻,浑身冰冷。他颤巍巍的抬起手腕看向手表,嘴里不停念叨着:“不要……千万不要是这样的……”

杨羽不知道的是,他手指摸上瓷砖的那一秒,正是李斋武超出时限的时候,游戏在被揭开真相一角时也正逐步走向崩溃。

郑刚已经不知道自己下巴滴了多少汗水了,只是胸前背后都湿了一片,胸口说不出的沉重压抑。就在十秒钟之前,一只手毫无预兆的突然拍在他的肩膀上,让他几乎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可是任由他如何询问叫喊,身后仿佛都只有空气一般,没有任何反应,只有那只手一直真实不虚的搭在他肩膀上。短短的十秒,郑刚觉得比十年还漫长。

“你到底是谁!?说话啊!”郑刚很想回过头去看,就像之前回头去看黄凯伦一样。可是这时脖子仿佛僵硬了一般,哪怕是想瞄一眼那只手都无法完成。并不是郑刚做不到,而是不敢,那只手一动不动,只离郑刚的脖子不到二十厘米。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度秒如年的郑刚猛然想起还有时间限制这回事,一惊,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小步。而那只手也终于有了动作,却是慢慢收了回去。郑刚愣了一下,察觉到肩膀上的手是真的消失了时,急忙又往前走了几步,渐渐离开原地后逃命似的往前跑去。

终于,在手表刚刚开始振动时,郑刚跑到了下一个拐角。可是当喘着气的他站在拐角处时,却傻了眼,这里除了他以外,却没有其他人了。郑刚快急疯了,眼看着最后十秒钟就要过去了,“杨羽呢!?老大呢!?这……”

“啪。”郑刚身体一僵,脸色刷的变得惨白,因为再一次毫无预兆的,一只突然出现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还是同样的位置。郑刚咽了口唾沫,尽量屏住呼吸,却仍听不见身后有一点点的动静。“谁?到底是谁?杨羽?老大?说话啊!”

依旧是长时间的安静,郑刚试探着往前动了动,那只手果然收了回去。这一瞬间郑刚几乎想立马回头去看身后的到底是些什么。可是瞬间他又忍住了,因为在他脑海里,这一回头说不定看到的就是一张狰狞恐怖,血肉模糊的鬼脸,离自己的脸只有一公分。那种景象光是想想,就让郑刚仿佛被冰水从头浇到脚一般,寒意遍布全身,心脏都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于是郑刚依然没有回头,直直的向前跑去,速度甚至比他参加运动会时冲刺的速度还要快一点。他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有越来越沉重的脚步和呼吸提醒着他体力的流失。当他再一次到达拐角时,却绝望的发现这里依旧没有任何人,仿佛突然之间整个游戏中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一样。

“杨羽……老大……你们去哪里了?……”剧烈的奔跑的后果就是嗡嗡的耳鸣和清晰鼓噪的心跳声,郑刚大口喘着气,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可是他得不到回答,当那只沉默的手第三次拍上他的肩膀时,他几乎麻木了,只是下意识的在恐惧的驱使下再次往前跑去。一次又一次,郑刚记不得自己跑了多久了,只觉得应该已经绕了大楼很多圈才是,可是他又隐隐约约记得好像不曾经过大楼的正门,除了一次次的转角,所走的路仿佛都是一模一样的。

他觉得身体已经疲累到极限了,剧烈的呼吸使得喉咙火烧火燎的疼痛,可肺部得到的空气永远满足不了需求,脑袋痛得仿佛要炸开一样。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当他又一次站在某个拐角时,那只手不出所料的再次拍在他的肩膀上。郑刚突然浑身颤抖起来,他已经濒临崩溃的极限了,几欲疯掉的他忽然想起,自己可以回头的!

郑刚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哪怕回头看见的是狰狞的恶鬼,哪怕是死,也好过这样仿佛永无止境的轮回。于是他决定不再继续下去了,不管怎样也要结束这恐怖的噩梦。可是,当他转过身,却蓦然瞪大了眼睛,剧烈的喘息也像是骤然被掐住脖子一般屏住,他看到了……

多久了?自己走了多久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李斋武由最初的走,变为小跑,又变为狂奔,最后力竭又慢了下来,恢复一点力气后又继续跑着,不断重复着这一过程。可是,这条笔直的路仿佛永远没有终点一样,前面黑暗中延伸出来的只有不变的墙壁与树林,如果不是脚步真实不虚的踏在地上,李斋武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原地踏步。漆黑的夜晚寂静无声,李斋武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与心跳声。即便是一个心理素质再好的人,在这种环境下待久了,也会疯的,李斋武也到了承受的极限了。

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恐怕再走下去也是一样的,前方根本没有尽头……李斋武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结束这一切。于是他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决定,走回头!

刚想到这个想法时,李斋武自己都吓了一跳,可越想他越觉得可行,也只能这么做了,毕竟……前方仿佛永远没有终点一般,相比之下,回头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当他停下脚步,咬咬牙霍然转身时,却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因为郑刚也同样刚转过身的在看着他,两人看着彼此,都是一脸不可置信。忽然间两人的眼中升起同样的恐惧与明悟,仿佛同时都明白了什么,却又依旧有些迷茫。李斋武哆哆嗦嗦的抬手指着郑刚,郑刚也一脸恐惧的看着李斋武,却都说不出话来。

某处黑暗中,杨羽低垂着头,死死的盯着手表,另一只手却放在胸口,数着心跳。他一边喃喃自语着:“从一开始,游戏就给出了提示。无论是手机,镜子,手电筒……甚至是众人的分散,都代表着一部分的线索真相。然后当所有提示给出后,就牵扯出一条新的隐藏的线索,那就是……我们所有的重要道具都被毁掉了,包括手机、镜子、手电筒,那怎么可能放过手表呢?”

“可是游戏是有时间限制的,我们太依赖时间了,甚至都没敢去想手表会不会也出了问题……”

突然,杨羽的手一抖,浑身无力的靠在墙壁,许久才苦笑起来:“呵呵,一百四十六……果然,时间被延长了……接近两倍!”杨羽几天前才测过自己的心跳,平均是每分钟七十次左右,但刚刚的测试,却是整整一百四十六次心跳后,手表才过了一分钟。他摊开手掌,仔细的看着,仿佛手心里有什么绝大的秘密一般,可是实际上却是什么也没有。不过杨羽依然痴迷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恐怕,连我的心跳,都是假的吧?”仿佛是为了验证杨羽说的话一般,在他刚说完,他便感觉到胸腔渐渐冷了下去,原本能清晰察觉到的心跳慢慢变得缓慢,最后毫无知觉。而杨羽却并不意外,自顾自说着:“原来,早在第一轮游戏时,我,或者所有人就都已经死了啊!”

“也许这个游戏唯一的生路,就是在手机坏掉的那一刻,推理出所有的线索,发现时间的秘密,然后最快速度的完成游戏吧?不,不对……即使是这样,由于多出未知数量的楼角,使得游戏时间也延长到了未知,中途也会出现许多意外吧!果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游戏……”

“那么镜子的破碎,恐怕也不仅仅是为了不让我们看到身后吧?而是为了……不让我们能看到自己!”

“为了不让我们发现自己早就……变成了鬼……”

“呵呵……哈哈……哈哈哈……”

低沉的笑声缓缓飘散在夜色中,浓郁的黑暗依旧笼罩着寂静的大楼,一阵风吹过,仿佛被吹散了薄雾一般,大楼显得更加清晰了一点。一切又重归于平静,大楼仍静静伫立着,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任何人。

时间,几年后的五月三号晚十点。

“喂!你们玩真的啊!怪渗得慌的!”某男生看着围在桌子前的几人,莫名打了个寒颤。

“我好不容易在图书馆找到这个好玩的游戏,试一下嘛!”另一男生头也不抬的回道。此时寝室的灯已经熄灭了,桌子中央却点起了四根白蜡烛,跳跃的昏暗火苗将围在一边的三个人的脸照得明暗不定,周边的黑暗如同起起落落的潮水,不断舞动着。这个场景很有些诡异的味道,符合寂寞的住校学生追求刺激的心理,正如他们此时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