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结局
作者:苏婧 | 字数:5503 字

这冷家落败了,西门樱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自由了,但是自己这些天在端木家住的很好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上官龙炎自从上次来过以后基本上每晚都会来爬窗,这不又来了,西门樱看见他就没好气“你怎么又来了”

“你看着冷家也完败了,咱们这么熟了,我也占了你的便宜不如你就嫁给我吧”上官龙炎现在没事就在琢磨怎么给这丫头拐回王府。

“我不是都跟你说过吗,咱们不合适。“

“你每次都这么说,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理由“这话上官龙炎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西门樱也是无奈“我这不说的都是事实吗“

“既然你不愿意嫁给我,那我嫁给你好了“这是上官龙炎想出来的办法,不过这话说出来也只有西门樱一人听见,要是被第三个人听见都会被笑。

“这有什么区别吗”她看着上官龙炎说道。

“有啊,你看我娶你是你跟去王府住,这要是你娶我。“

上官龙炎说着西门樱想着,顿时一个主意出现在脑海里,不过要实现这个愿望还得小心。

“你听没听我说“

“当然有在听啊“

上官龙炎看着西门樱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信“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你的意见呢“

西门樱看着上官龙炎就知道他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我要考虑考虑,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上官龙炎想着这话在理,也就没在怀疑“你早点考虑我先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偷偷的品尝一下西门樱小嘴的味道。

这个上瘾浅尝辄止即好,以后有的是机会,西门樱正在想刚才的问题哪里知道他会来这出,等反应过的时候上官龙炎已经走了。

“上官龙炎,你这个流氓。”

上官龙炎可是心里没滋滋的,偶尔提前享受一下福利也是应该的嘛,不然自己好辛苦的。

暗卫觉得自家王爷是越来越无耻了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也许这喜酒在不久的将来就要喝到了。

上官龙炎忽然不来了西门樱并没有多下想,她一直在琢磨别的事情对上官龙炎根本就不在意,不来才更好。

这人还真不禁想“你怎么又来了“

“我这不是想你了吗,昨天没来你有没有想我“

“我想你干嘛“西门樱说话还真不客气。

上官龙炎很是伤心“你就那么不待见我吗“

“你说呢“

“我昨天去了宫里,我这摄政王可不是摆设,这以后水灾以后的问题还没解决,你这谋士又不给我出主意“

“你答应我的东西呢“西门樱把手伸向上官龙炎。

“什么东西“这话可给他问愣着了。

“我的好处,你不给我就想我给你出主意,你到是想的美“

这次上官龙炎明白了,这是要给自己出主意“你等着“说着就又从窗户出去了。

他为什么不走门呢,难道喜欢窗户,其实这上官龙炎忘了门的事情了,因为每天晚上她都从这里来,还真是习惯了。

一会他又从窗户那里进来了“给你“

西门樱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把东西拿出来了,按说这王府离尚书府还是有段距离的“你怎么这么快”

“我找暗卫拿的“

“暗卫怎么会有”谁家暗卫没事拿着房契出来办事。

“上次去江南找你的时候怕你要就让他随身带着,现在这不正好,因为等我明天给你带来”上官龙炎解释道。

“好吧”说着西门樱赶紧把放弃放好,准备等一会他走藏个好地方。

“东西给你了,你的主意呢”

“我说你记就好了,我也是说的大概具体的事情还要你自己去想”西门樱想着这事还是得事先说好比较重要。

“那你说吧”

“这不是雨季的时候安排人拓宽河道,定期的清理河道,雨季的时候安排人巡视,做好随时会发生水灾的准备这样。这样。”

西门樱说的口渴了就拿起杯子喝口水,上官龙炎听的很是认真,有不明的即使提出来,时时观察着西门樱的杯子,没水了赶紧给续上。

这一说起来俩人也没看时间,这大半夜就过去了“好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上官龙炎看着她的样子,这是要赶人的意思呀“你看这么晚了能不能。”

“不能,我累了“很果断的说完就去睡觉了,自己是真的累了。

上官龙炎本来也没想留下,他还得赶紧回去把西门樱说的写下来要不明天忘了怎么办,到时候在问还不得在被坑银子。

这不自从端木老爷去过蜜月客栈之后觉得甚好就经常带着夫人去,当然了价钱那肯定是便宜的,理由是西门樱给了一张优惠卡。

端木风看着自己的爹娘不在想着自己要不要也跟妹妹要一张优惠卡,虽然哥哥跟妹妹要东西有点不好,但是自己实在是好奇,现在整个京城去过的人都在传蜜月客栈的事情。

看着屋里亮着灯就知道人还没睡,走进了才发现不对,妹妹的闺房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这大晚上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端木风准备来个出其不意,所以悄无声息的来到门口推门就进“妹妹哥哥有事找你“

上官龙炎要是仔细点肯定能感觉到有人来,关键是自己放松了戒心,都这么多时日了也没个人碰见自己,谁知道今天端木风回来。

西门樱看着端木风说道“哥哥,你。“

端木风看着站在一起的二人就碍眼,快速走过去把二人拉开“王爷,这大半夜的不在自己的府上,来我妹妹的闺房这要是传出去我妹妹的名声还怎么要,你不在乎,我们可在乎”

上官龙炎被端木风拽着很是不乐意但是没办法,这将来是自己大舅子,要想让西门樱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这端木风还是很重要的“我负责不就好了”

这不说还好,说到这个端木风更火了“你说负责就负责,谁要你负责,她是我妹妹,没我的允许你休想娶她,你以为你是个王爷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端木风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给二人都说愣着了。

上官龙炎想的是谁敢这么数落自己,这也就是西门樱的亲人,不然早就被自己扔出去了,端木风你要是让我不好娶你妹妹,等你娶媳妇的时候我也不让你好过。不过这话也只能心里想想罢了。

西门樱这次算是领教了,自己这个哥哥也不是善茬,从自己到这府里以后,只要涉及到自己的事情准跳脚。

“你看我干嘛,我有说错吗,时候不早了,王爷请回吧“端木风看着上官龙炎不客气的说道。

“好吧,那我改日再来“人家都赶人了他怎么还有脸呆着,好歹也是王爷呢,没办法只好走了。

这上官龙炎是走了,西门樱觉得自己这次惨了肯定会被收拾,过不其然端木风真的对自己吼了“西门樱,你说你一个女孩子,你怎么能大半夜的在自己的闺房。“

等端木风说完了西门樱看着他生气的样子解释道“哥,我知道错,王爷找我来是。“

这不解释还好,解释了更麻烦“他找你能有什么事情,有事情白天不能解决吗。”

西门樱想着无论怎样,这事是坚决不能在解释了“哥,我错了”

“以后还敢不敢”看着她态度还算诚恳的,端木风也就没在说什么。

“不敢了”哪里还敢,这要是再敢指不定又出什么事情呢。

“你好自为之”说着就走了。

“哥,你不是找我有事吗”

“改天在说吧”现在的端木风哪里还有心情说事情,他得好好琢磨一下怎么让上官龙炎这个王爷别在缠着自己的妹妹。

这端木风想了一夜也没想出个好办法,只好去找了端木老爷“爹,我有事跟你说”

“说吧”这可是儿子主动来找自己的很是少见,端木夫人也是好奇。

“风儿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子了,只要你说,娘觉得人品合适就去给你提亲”端木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端木老爷也以为是这事,毕竟自己的儿子也不小了“是啊,风儿爹也不会太过于干涉的”

“爹娘你们想哪去了,不是我是妹妹”

“你不会是看上你妹妹了吧,你个混小子,那是你亲妹妹”端木夫人当时就火了。

端木风觉得自家的娘亲还真是敢想“是妹妹的事情“

这次算是说清楚了,端木老爷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到是把话一次说完呀,害的我跟你娘担心”

“昨晚你们没在家,我去找妹妹,看见摄政王在。”端木风把昨晚的事情跟自己的爹娘说了一遍。

端木夫人其实早就看出这摄政王对自己的女儿不一样,但是这刚找回来的女儿要是就这么嫁出去自己还真舍不得,不嫁吧又觉得亏的慌,现在的男人都三妻四妾要找个爱自己的不容易。

端木老爷可不那么想“风儿,你有什么好办法”

“这事还只能我去办,就是晚上监视妹妹的小院别让上官龙炎钻空子”

“也只能这样了,要是换了别人不一定能拦着住他”端木老爷一时间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先这样了。

这事最后就这么定了,端木夫人看着相公“老爷,你觉得这样好吗“

“怎么不好,难道你希望咱们的女儿这么快就嫁出去“

“我当然不乐意,只是你想,咱这女儿都十七岁了,别人家的女儿不是嫁人就是生娃,我也不是说咱们女儿不好,也不是怕别人闲话,我看的出来王爷对咱们女儿很是不一样“端木夫人看着自己的相公说道。

“怎么不一样“

“老爷难道你忘了,你年轻的时候“提起这事端木老爷是想当的自豪,那时候自己为了能娶到媳妇可是煞费苦心。

“那也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我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端木老爷在给自己不想嫁女儿找借口了。

端木风盯了两天上官龙炎都没来,他还以为他放弃了,结果还真就来了“你回去吧,我是不会让你进去的“

“那我要硬闯呢“上官龙炎才不会认输呢。

“那你就试试“这次端木风也没开玩笑。

“那我就在这耗到你让我进去为止“上官龙炎是怕打起来一会西门樱发火,所以采取拖延的办法。

两人大眼瞪小眼整整一个晚上,早上上官龙炎想留下但是看着端木风的样子就放弃了。

西门樱乐的自在才不会管那些,现在没事就去自己的产业转转,要不就家里窝着琢磨点吃的啥的。

第二天晚上上官龙炎又来了,这次他来的早,谁知道端木风比他还早,二人又瞪了一晚上。

白天上官龙炎围着西门樱,端木风就寸步不离的看着,只要他靠近西门樱端木风就把两个拉开,没办法上官龙炎灰溜溜的走了。

第三天晚上两人又碰上了,这次两人都爆发了,乒呤乓啷的打了一架,西门樱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刺激了“你们又完没完“

“都是他“

“是他才对”

二人听到西门樱发火的声音停手了还不忘把责任推给对方。

“现在,立刻,马上消失,不许在让我看见你们听见你们的声音”西门樱才不管那些,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要是睡不好谁都别想好。

“呦,这老爷,夫人可真是好福气,生了个好女儿,得了个王爷女婿,真是可喜可贺”媒婆带着聘礼被管家领进了家门。

这端木老爷跟夫人根本就没想到这王爷的办事速度还真快,这才三天就扛不住,就找人来说媒“这有没有福气还是女儿说了算不是,你且等我问过小女的意思”端木老爷说的很是客气。

“应该的,应该的”媒婆这可是第二给摄政王说亲是,没办法谁让她是最好的媒婆呢,只不过上次是冷老爷请的这次是王爷请。

“小姐,摄政王请了媒婆来说亲”

“好,我知道了,你告诉我爹收下就是了”

媒婆得了答复很快就回摄政王府领赏钱,上官龙炎可是没想到西门樱会这么痛快,连端木家的老俩都没想到。

上官龙炎是怕西门樱耍花样,急急忙忙的就去尚书府,这次依然是爬窗。

“不是刚送过聘礼吗,怎么又来了”现在西门樱都有点养成习惯了,这窗户要是感觉有人就是上官龙炎。

“我这不是怕你表面答应背地里搞鬼吗”

“堂堂摄政王还有你怕的时候说出去谁会信,这不是你的地盘吗”西门樱揶揄的说道。

“这要是别人我都不怕,这不是你吗,你什么时候安定过”

“难道我现在不安定吗”

“太安定了可不是好事”

“你的意思是我表面答应你背地里会逃婚是不是”

“那也说不好”上官龙炎想着这次你自己都说出来了我看你怎么逃。

“那你找人盯着我好了”

这些上官龙炎傻眼了,自己的暗卫可不是草包,要是被盯上想甩掉很难的,莫非这丫头真的想明白了。

“你要不是自愿的我不勉强你”上官龙炎看着西门樱说道。

“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让你找人盯着你又不干,怎么你反悔了”

“没有,我只是想要你心甘情愿而已”

“难道我看着不像吗”

“不像”太镇定了,上官龙炎觉得不真实。

“那你一会把聘礼找人抬回去吧“她想不明白了,说了这么多总结一句话就是自己不安分不好,过度安分也不好。

这把聘礼抬回去哪行,上官龙炎想着这次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呢“那我什么时候能娶你进门”

“这事你找我爹娘去商量好了”西门樱到是会给自己减轻负担。

“那好吧”

“这次放心了吧,那你还不赶紧去准备,这成亲可不是小事”

“好,我这就去”上官龙炎听话的走了,这暗卫他也留下了,不是不相信她是真怕。

“爹娘,你们怎么想的怎么能把聘礼收下”端木风很是不解的看着二人,这么轻易就收下了前些日子自己的功夫不是白费了。

“你妹妹自己的意思”端木夫人也不多解释。

“那我去找妹妹”说着他就去找西门樱了。

这上官龙炎刚才端木风就来了“哥你怎么了”西门樱看着端木风生气的样子问道。

“你说我怎么了”端木风没好气的说道。

“是不是因为我收了聘礼的事情“

“知道你还问“

“我觉得上官龙炎对我还不错,所以我就收下了,这事你没什么好生气的,我是早晚都会嫁人的“

端木风“嘭“的一下就把杯子打碎了“既然我说的话你不听你就当没我这个哥哥”说完摔门而去。

端木风走后觉得不解气又去找上官龙炎打了一架,结果可想而知,肯定是输了,被打了很惨。

暗卫如实的汇报情况,上官龙炎听了放心多了,这丫头终于要属于自己了。

这成亲的头天晚上,端木夫人特意去看了西门樱讲了闺房之事,给西门樱说的是满脸通红。

半夜的时候西门樱忽然觉得肚子疼“暗卫,你出来,我肚子疼的受不了”

“小姐,要不我去给你找大夫”暗卫瞬间出现在西门樱面前。

“炎一怎么是你”

“王爷派我盯着小姐”

“那你去我那个抽屉里把我的针给我,我的老毛病犯了,这大半夜的也没个大夫我给自己扎两针就好了”

炎一也没多想就去按照她说的拿针回来递给她,刚走到西门樱面前,西门樱扬手迷药就撒到了炎一身上,“小姐,你。“

“对不住了炎一,小姐我也是没有办法“

端木风早早就等在了门外,看着西门樱出来说道“你真的想好了“

“嗯,我有给上官龙炎留信,爹娘那里哥你帮我解释“

“好,我知道了,那你自己小心些,开了城门就赶紧出城“

“我知道了,那我走了“

端木风把西门樱从后门送走就回了自己的院子等着天亮。

天还没亮,端木家家炸开了锅,新娘子不知所踪,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男人,桌上只要留给上官龙炎的信。

上官龙炎还不知道,早早的就来了端木家迎亲,端木老爷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只好把信给了上官龙炎,他想着看了这些天应该不会出问题,谁知道还是让这丫头给逃了。

信内容很简单“上官龙炎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你想好并且找到我我就嫁给你“

上官龙炎看着信好气又好笑,她怎么就不能相信自己呢“来人,全城戒严“

这时候已经出了城的西门樱换了男子的衣服骑着小毛驴在路上悠闲的欣赏美景,惬意。

这漫长的追妻之路又会发生怎么样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