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远古神话 > 大话封天
第56章 如梦初醒
作者:落蕊寒蝉 | 字数:5088 字

王潇有些胆战心惊因为看到王沉的房间内空无一人,波比听到动静之后,立即拿出锤子走到了王潇身边,看着似乎平整的床铺,好像一动未动,查看四周似乎藏着清清的心脏的银色箱子也不见了,上面只留下了一张纸条。

波比拿着这张纸条读道:“王潇,我可爱的孙子,在爷爷心里,你始终都是最优秀的那一个,爷爷表扬你的时候,你老爱说大话说个不停,呵呵,你这样子真的是很欠揍。可惜你从小父母就不在了,爷爷带大你真的不容易。你这孩子,爷爷现在只想为你去做一件事,就是带着你的清清回来,和你团聚,这个祸端是因为我而起,我会亲手去解决,而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发生不测,还请波比照顾好王潇,(以下省略煽情字数500字)。”

“不好!你爷爷单独行动了!”波比立即对着王潇担忧地说道。

王潇愤恨地将拳头砸在了墙面上,拿过了信纸一看,又紧紧地捏着:“臭老头,字这么难看,写什么信啊!摆明着要我难受!波比,走!我们去帮爷爷!”

波比和王潇上了天台,便开着王沉的直升飞机朝着市中心的方向驶去。

王沉一早拿着清清的心脏,在街道的中央站着,这个位置能将清清召回的更迅速一点,将它悬浮了起来,将自己体内的灵力一一传输到了这颗心脏内,可此时正在地下室的清清,忽然感觉到了隐隐作痛,似乎大脑内有什么东西将要迸射而出。

“王潇”

清清捂着疼痛的脑袋,不住地摇晃着,清清似乎回忆起了脑子里的一些回忆,王潇对她做的点点滴滴,以及她是怎样伤害每一个人,街上的人声尖叫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响着,清清痛苦地想要甩开,清清体内的灵力时有时无,一旁的火男似乎意识到清清的不对劲。

“嗯?该死!”

火男看到清清将要被召唤去另一个地方,他立即召唤着大军朝着王沉的方向赶去。王沉将自己的灵力传输到清清的心脏内,此时虚弱了一半,而清清却在大军之中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强大的力量,将大半的同化人类震慑到了几尺远。

王沉笑着看到了火男愤怒地朝他前进而来,“呵呵呵,你我终将一战!但,我会让清清替我来战!”

清清此时稍许恢复了一些神智,皱着眉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看到了王沉立即上前一跃,跨国了火男。

“爷爷!”清清扶着虚弱的王沉,着急地叫了一声。

王沉却是不顾回答她什么,立即将那颗悬浮在空中已经被王沉注满自己灵力的心脏在一瞬间嵌入了清清的身体内。

“啊!”

那灵力让清清全身的血液都在抗拒着。

“你!死老头!你居然会耗费自己一生的灵力来成全你孙子!哈哈哈哈,人类,果然是最愚蠢的!”

火男在二人的对面嘲笑着王沉的行径。

王沉在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的时候,轻笑着对火男说道:“早些年没能将你打死,是因为自己本事不够,但如今,我依旧可以赢你!”

“哈哈哈哈,不自量力的老东西!今天,我就将你碎尸万段!”

火男对着王沉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在整个市中心内响彻着。

清清的眼神不再是那样的无神,她捂着自己的心脏,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有力地跳动着。清清对着身后的王沉说道:“爷爷,对不起。我”

清清这才发现,王沉为了救回自己,似乎已经奄奄一息。

王沉眼眶含泪,看着清清和蔼地说道:“好孩子,我的希望都寄托在你和王潇的身上,答应爷爷,你们要好好的。”

“会的,爷爷,我们会的,我们会和你在一起一直好好的。”清清紧紧地握住了王沉苍老无力的手,试图将自己手掌里的温热传输一点给王沉,但是似乎无用。

“真是没用!没用!臭老头,你会后悔的!”火男说完这句话就将身后清清的爸爸用灵力抓了过来,清清摇着头说道:“不,不要,不要伤害他!放开我爸爸!”

火男得意的笑声响起,一手掐住了清清爸爸的脖颈,彷佛随时可以用力掐断,“要你爸爸活着,那你就杀了那个老头!不然”

“不!”清清对着火男尖叫着。

然而看看身后的王沉,她是绝对做不到亲手杀了他!他才用尽了灵力救她!怎么可能恩将仇报?

“不,不要,不要逼我!”清清在自己的手掌中聚集了灵力,在抬头的一瞬间,朝着火男和他身后的“军队”用尽全力爆发着,清清身子轻巧地一跃,在光芒四射的瞬间踢开了火男,将自己的父亲从他的手中救出,然而清清忽略了一个事实,清清的爸爸还未被唤醒神智,现在依旧是属于他们的“敌人”。

王潇和波比开着王沉的直升飞机朝着火男的方向驶来。

“啊!波比,我将飞机摔在他身上,你带我走!”王潇紧盯着前面嚣张笑着的火男对着波比说道。

“呵呵呵呵,你们会尝到痛苦的滋味的。”

火男看着直升飞机快砸到自己的面前,也居然纹丝不动,反而阴沉地笑着:“找死!”

“砰——”

顷刻间,是火花四射,爆炸的声音从街道上响起,一旁的大楼被炸飞了许多块玻璃,就像下雨一般砸在了他们的身上。

“老头!你居然抛下我自己来!真是没义气!相当英雄是这样当的吗!”王潇虽然责怪着王沉,但内心却是不住地心疼。王潇扶起一边躺在地上的王沉,嘲笑着说道:“你这副样子一点都不帅了!”

“呵呵,龟孙子,你还有心情开我玩笑。你倒是真以为我钱多,烧了我都两架飞机了。”王沉虚弱地咳了两声。

波比看着那一堆被炸毁的废墟,一个巨大的地坑,皱着眉看着说道:“结束了吗?”

清清将王沉的药水注入了还在挣扎的父亲体内,这时清清的爸爸才回过神:“清清,我的清清!你,你还好吗?这些日子都见不到你,真是急死爸爸了!”

清清哭着紧紧地与她父亲拥抱着,王潇看了这一幕也是动容,几人紧紧地抱作一团:“没事了没事了,从今以后,我们都在一起!”

可波比依旧望着那地坑内,似乎,还有着什么动静。

“不好”

波比的一声,让众人在短暂的相聚中回过了神,王潇站起身,和波比走到了那个坑旁边。

王潇看着这副惨目忍睹的样子,“这还不死,那不成仙了?”

波比用着怀疑的眼神看着王潇问道:“你确定,他被炸死了?”

王潇回忆刚才飞机冲向火男的那一刻,他似乎嘴边挂着的,是嚣张的笑容,说了一声“找死”,可王潇不以为意,被波比这么一提醒,难道说?王潇看着波比,而忽然之间一束蓝色的火光从地上喷涌而出,似是夺命的利剑!

“爷爷!”

这个光,不是从被炸毁的地坑内射出,而是从王沉的身下,此时王沉被那束蓝光喷到了半空中,蓝光如绳索一般紧紧地缠绕着王沉的身躯,此时已经失去灵力的王沉丝毫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而后从地上又迸射出了更多的光芒,如万箭齐发一般,穿透了王沉的身躯。

“不!”

王潇和清清,还有波比都痛心疾首地尖叫着。

而回应他们的,是那火男阴沉的笑声,就如来自地狱的索魂者,“哈哈哈哈哈,愚蠢!王沉,你说你会赢,是吗?如今你被我玩弄在股掌之间,你又有什么能力反抗?是你那没用的孙子,还是你传输灵力的那个女孩?哈哈哈哈,都是废物!废物!”

王潇看着王沉此时瞪大的双眼,嘴里似乎发不出一点声息,痛苦地呜咽声响起,王潇召唤出小狼去咬碎那些缠着王沉的蓝色光芒。

火男就像是新生了一般,能力比之前还要暴涨,在空中挥出一条蓝色的火焰,瞬间将小狼捏成了碎片。

“小狼!小狼!”

“圣锤猛击!”

波比冲向前朝着火男发起攻势,清清奋力一跃在半空中带着怒意向火男攻击,王潇的怒气在看见王沉发不出一丝声响之后,聚集了自己的灵力成了一把剑对着火男劈去。

可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是让众人瞠目结舌的军团,清清想起,他收割监狱的罪犯,原来,他将他们留到了最后!

“哈哈哈哈!”

火男的笑声,示意着王沉的死亡,王沉依旧被那些悬浮的光芒托在空中,全是瞪大着双眼,双手垂下再也抬不起来。

“军队”的力量庞大,波比对着王潇急忙说道:“你们去对付他们,我来解决他!”

王潇第一次蹲下身对着波比郑重地说道:“他杀了我爷爷,我来!”

波比看着王潇拿起了剑,充满着杀意的眼神,清清对着王潇急忙说道:“一切小心,王潇。”

王潇看到清清含泪的目光有些动容:“我会的,你也是。我爱你,记得赢了这场战役,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王潇和清清的目光,就彷佛在这一刻定格,那些嘶吼杀戮的声音,见证着二人不朽的爱情。

“啊——”

王潇呐喊着生命中最有力的声音,朝着自己的敌人迅速冲去。

战火在这一刻熊熊燃起,似乎是千军万马的声音,在这片天空下,只有几人在抗争着宿命。

“不要挣扎了!王潇,你注定和你爷爷一样,是失败的人!哈哈哈哈,王潇,愤怒吧,快燃烧起你的愤怒!来打败我啊!”火男试图激怒王潇,好让他更吸收一些王潇的怒气。

王潇一脚踏在了墙面,在半空中一翻越,眼见那火男的脑袋就在自己的下方,王潇拿出手中的剑,发出致命的一击,“正义之剑!”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玻璃的碎片在空中飞舞,清清担忧的脸庞,波比愤然的一击。

而王潇那一剑生生地刺穿了火男的头顶,王潇瞬间倒地。

火男发出这最后一丝轻笑:“杀了我,你,还是输了。”

王潇将剑拔出,又用力挥在了他的头部,一头落地,一时之间,化为了一滩灰烬。

“不杀你,才是输了!”王潇无力地后退一步,终于,在这一刻结束了,王潇颤抖着身子,哭了起来,有喜也有悲。

王潇转身想到了清清和波比,在转身那一瞬间,他不可置信地望着身后发生的一切。

“不不!”

王潇看着面前荒芜的尘土,他的内心是一片死一样的荒凉,在他瘦弱的背后,是被战火侵略的“城池”。王潇无措地发出叫声。

他的爱的人,清清,已经被钉死在墙面上,那绝色的脸庞,失去了血色,却露出最凄美的微笑。

“波比清清!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不公啊!”王潇将清清抱下,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清清,清清我还没有完成自己的诺言!”

然而清清已经不能回答王潇一句话。王潇的身旁是王沉的躯体,冰冷,无声。

波比的铠甲碎裂地不成样子,那锤子却捶在了自己的身上。身后一片狼藉,都是同化人类的尸体。

王潇用生命燃烧自己的怒气,他闭上了眼,静静的思考,在睁开眼睛那一瞬间,依旧看到的是这一片死寂。

曾经与清清美好的一切历历在目,王沉对于他的呵护让他泣不成声,王潇跪在地面,仰天发出了最痛苦的嚎叫声。

突然,看着青天白日,他笑了,拿着自己的手中的长剑,轻轻地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上苍不公平,这样苟活还有什么意义爷爷,清清,等我,我们一家始终会在某个地方团聚的。”

“王潇!不要,你不能死,你这样死了,不就对不起那些为你牺牲的人了吗!”白霜草居然在这时候出现,看着王潇要挥剑自刎,对着王潇着急地劝诫道。

王潇看到了白霜草,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呵,居然你也在,白霜草,再去找一个更好的主人吧,而我,我不配。”

白霜草看着王潇气馁的样子,走到王潇身边说道:“不要这样!你的爷爷不希望你这样做,他让我再你小的时候就陪着你,一直到现在,王潇,主人不是说换就能换的!”

王潇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白霜草抽噎地说道:“那老头,那老头真的这么做了?”

“是啊,你爷爷希望你能找回一点自信,可你真的知道了我的存在后,每天都是神采奕奕的不是吗?”白霜草对着王潇如实说道。

王潇这才明白王沉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可是,他怎么去回报?

“不不我始终,还是失败了,我没有拼尽全力保护好我的亲人、爱人和朋友”王潇不住地摇着头,白霜草再一旁着急地还在说什么,可是王潇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不理会白霜草再和他多说一句什么。

王潇看着这阳光照耀的土地上,只剩他一人,他笑了,在王潇心如死灰地挥下那一剑时,一道极致耀眼的光芒朝他投射来

一日,爷爷告诉王潇说;我将出门几天,解决一些事情,这几天,你在家看好门,守好曾孙子。

听着这些话,正在用诺基亚砸核桃的王潇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爷爷看着这个眼睛提溜转,明显打着鬼主意的孙子,心想,肯定是想趁自己不在溜出去玩了,但还是和蔼的笑着说:1个月而已

“考!老头,你是不是又泡上了哪个妹子?一个月!亏得你!”王潇挑着眉问道。

“臭小子!别胡说,你奶奶会托梦揍我的!”王沉对着王潇警告说道。

“王潇!你到底什么时候砸完核桃!我叫你砸你砸这么久,你存心和孕妇过不去是不是?”清清从房内走出来不耐烦地说道。

清清有些生气地看着王潇,瞧见了王潇身边的书,一下气恼地摔在了王潇的脑门:“又看什么《大话封天》!赶紧给我把核桃端来!都是被什么书污了脑子啊!前些日子就老看到你捧着书睡觉,连说梦话都是,你看不够啊!”

王潇麻利儿地将一整晚核桃端去清清的面前,讨好地说道:“好媳妇儿,别生气,生气可丑了!谁让人家看着看着梦见你了呢!”

清清瞪着王潇嗔道:“要丑也没你丑!梦见我什么?”

王潇不依不饶地笑着说道:“你说我丑就是说我们儿子丑!梦见你可英勇了!”

“你无赖啦!我一个孕妇英勇什么!”清清一捶打在了王潇的肩上。

王潇握住清清的手狡黠地说道:“你还对我张牙舞爪呢!”

清清一掌拍在了王潇的脑门:“哎,你梦醒了没?”

王潇看着清清,抚着清清的脸颊,梦里面,他梦见清清被钉在了墙面上,那凄美的笑容,他到现在还忘不了,王潇看着清清十分郑重地说道,“醒了,清清,我爱你。”

清清笑着眼眶含泪对王潇说:“看你以后说不说大话!”清清一扫电脑的桌面,继而拍了拍王潇的脑门,指着电脑说:“哎哎哎,王潇,你lol好友让你选英雄,开始了啊。”

王潇神秘地对着清清一笑:“急什么,波比上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