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大结局
作者:迦楼罗 | 字数:3227 字

鬼魅故意在来时的路上留下了天堂地狱的暗号,他知道陆青熟知这些暗号,他们以前一起做任务的时候总是用这种暗号联系。如今这种暗号再现竟然是生死对决,的确有些讽刺。

十分钟之后陆青带着众人出现在这座废弃的厂房内。

陆青嘶吼道,

“鬼魅,是男人你就出来跟我单打独斗,你丫的挟持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陆青知道鬼魅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献身,于是讥诮道,

“对了,我忘记了,你现在已经不是真正的男人了。“

鬼魅果然用手枪抵着牧歌的额头出现了,他看到陆青的那一刻眼眸丝红,恨不得将陆青一枪崩了,

“师兄,别来无恙啊。”

陆青冷冷的说道,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不必把没有关联的人扯进来。”

鬼魅抚摸着牧歌的脸颊,

“怎么师兄心疼了?哈哈……你也有怂的时候?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陆青哪里去了?喔,师傅说的果然没错,当初我们一起学艺的时候,师傅说像我们杀手这种行业是最忌讳动情的,你一旦动情就有了牵挂,整个人就有了弱点,就可能一败涂地。陆青,你马上就要一败涂地。”

陆青紧紧的握着拳头,

“你怎么还敢提师傅?他老人家就要归隐了,可是你却杀了他,他待你不薄,你的心真够狠得,我承认这一点我不如你。”

鬼魅风轻云淡的说道,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师傅他瞎了眼偏偏让你当接班人,我不服。”

“你是怎么杀的他,师傅的武艺在你我之上。”

鬼魅轻笑道,

“喔,这算是我这辈子最完美的阴谋之一吧,那天我易容成你的模样,然后告诉师傅,师傅呀您老人家不能归隐,您虽然归隐了,可是弟兄们还是觉得您是最强者,还是不服我呀,我怎么带领天堂地狱的兄弟们。您既然这么想解脱,不如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也算是成就了我。”

陆青额头的青筋暴露,他没有想到鬼魅竟然这样的歹毒,

“你真够狠的。”

鬼魅仰天大笑,

“过奖了过奖了,师傅被我说动了本想自杀的,可是我害怕他对自己不够狠,便帮他在背后捅了一刀,你说我是不是该去拍戏啊,竟然将情节设计的这样的完美。师傅到死都不知道杀掉他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陆青抑制住身体因为愤怒而产生的颤抖,这个人简直就是魔鬼。

“陆青,我不想跟你废话了,我说过我所承受的痛苦一定会加倍的偿还给你。”

陆青看到鬼魅接过助手递过来的一把锋利的刀子在牧歌的身上比量。

他的心提到了胸口,

“你到底想怎么样?”

鬼魅失笑道,

“你说我在你的面前将你爱人的肉一刀一刀的割下,你会不会心痛啊?”

牧歌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她看了一眼陆青,仿佛在做最后的告别,再见了我的爱人,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她正想咬住自己的舌根,没想到鬼魅先她一步将她的下巴锁住。

“啧啧啧,果然是伉俪情深啊,竟然想牺牲自己成全对方,我好感动啊,师兄,你果然找到了一个好女人。”

陆青暗骂道傻女人,他大声说道,

“你不要折磨她,你想让我做什么我照着做就是了。”

鬼魅将锋利的刀子扔下去,

“现在用这把刀子在你的左臂上插一刀。”

牧歌大叫道,

“不要啊。”

陆青捡起地上的刀子毫不迟疑的插入了自己的左臂,他咬着牙承受着这种疼痛,他只希望齐豫能够从后门绕进去,将鬼魅的人解决掉,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牧歌看着陆青的血沾满了衬衫,不住的流淌,那鲜红的颜色蔓延在眼前,如同大片的罂粟花,她的心在颤抖,仿佛你那刀子割在自己的身体上。

鬼魅痛快的大笑,

“哈哈哈……真乖,现在马上插入你的左腿。”

鬼魅就是想一刀一刀的将陆青折磨死,与其让他自己动手不如让陆青自己动手来的痛快。

陆青咬着牙拔出刀子又插入了自己的左腿,他的左臂鲜血如柱,他甚至感觉到血液在自己的身体里慢慢的流逝,他脸色苍白,有些头晕目眩,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如水暗夜一行人跟着齐豫已经慢慢的从后门潜伏进去,齐豫目测了一下自己与鬼魅的距离,这个距离他可以稳稳地将鬼魅击毙,可是问题是鬼魅现在用枪指着牧歌,如果鬼魅在击中的那一刻开动了枪,牧歌岂不是一命呜呼了?

齐豫指挥如水一行人包抄过去,他慢慢的靠近鬼魅,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鬼魅一行人最后不要回头,否则他保不齐要发生什么意外。

陆青已经看到了齐豫的影子,他故意吸引鬼魅的注意力,

“鬼魅,即使今天我死了我也为心无愧,二十年之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而你恐怕要投身猪狗了,毕竟做了这么多的亏心事。”

鬼魅气急败坏的叫嚷道,

“陆青,你都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竟然还这么嚣张,老子就要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现在立刻朝着自己的心脏捅一刀。”

陆青的动作有些缓慢。

鬼魅讥笑道,

“哈哈……你刚才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舍不得自己的命了,那我只好在你女人胸口开一枪了。”

陆青只能缓缓的朝着胸口移动刀子。

此时齐豫忽然飞身上来将鬼魅扑倒在地,两人扭打在一起,牧歌慌乱的朝着楼下跑去,鬼魅毕竟是天堂地狱的人,他的身手不再齐豫之下,很快他挣脱开齐豫的束缚将手枪握住朝着牧歌开了一枪,只是没有想到齐豫竟然翻身挡住了子弹。

就在鬼魅愣神的那刻,一颗子弹已经将鬼魅的脑袋打穿,鬼魅不甘的睁着眼睛,瞬间没了呼吸。

牧歌听到枪声的那刻转身回头,她疯狂的朝着齐豫跑去,齐豫哥哥你一定不要有事。

她将齐豫抱在了怀里,满眼泪痕,她用力的压住齐豫的胸口,可是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两人的身上沾染了鲜血。

牧歌哽咽道,

“齐豫哥哥,你一定会没事的,你要撑住。”

齐豫艰难的笑了笑,他沾染鲜血的手指试图抚摸牧歌的脸颊,牧歌连忙将脸颊贴上来。

“对……对不起,我……再也……不能……看着你……幸福了。”

“你不要说话了,你会没事的,孩子们好不容易有了舅舅,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们?”

陆青在如水的搀扶下一拐一瘸的走了上来,他紧紧的握住了齐豫的手,齐豫艰难的伸出手将牧歌的手交在陆青的手里,

“好……好对她……我……好累。”

齐豫的眼神涣散,手臂忽然垂落,牧歌歇斯底里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已经没了声息。

陆青紧紧的抱着牧歌,牧歌在他的怀里呜呜咽咽。

牧歌操办了齐豫的丧礼,齐豫的亲人稀疏,前来参加丧礼的人很少,牧歌将齐豫跟他的父母安葬在一起。墓碑上的齐豫阳光帅气,就像牧歌青春里的一缕阳光。

齐豫死后他身边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留下战狂还有几个忠心耿耿的保镖。

天空中飘起了小雨,为这场是葬礼增添了几分凄凉,战狂一行人如同一排树静静的矗立在雨中。

牧歌和陆青走了过去,陆青拍了拍战狂的肩膀,

“陆氏集团随时欢迎你们。”

战狂哽咽道,

“多谢陆总的关照,只不过我想大哥不会同意的。”

战狂深知齐家与陆家的恩恩怨怨。他抬头望了望乌压压的天空,

“或许我想带着兄弟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这样或许能给洗刷我们的罪孽。”

牧歌忽然想到了什么,既然战狂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何不加入国家暗组呢?那是一个为祖国为人民为正义跑投入洒热血的组织,并且组织比较秘密,像战狂这种身手敏捷,多次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一定能够在国家暗组立足,并且重新找到生命的意义。

牧歌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战狂,战狂表示自己会考虑一下。

萧瑟的秋季在漫天黄叶中渡过,不知不觉迎来了寒冬。

牧歌受到了战狂的来信,只不过信有些特殊没有邮编,没有地址,甚至没有联络方式,只有一个署名,他告诉牧歌他现在正在做有意义的事情,每天都过得很充足,牧歌知道战狂加入了国家暗组,她由衷的为他开心。

她抬头看了看窗外,雪花在空中飘飘洒洒,织造出如梦如幻的境界,孩子们开心的在院子里蹦跳。岁月这般的静好。

牧歌忍不住走了出来,陆青将一件大衣披在牧歌的身上,

“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即使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肚子里的小宝宝考虑啊。”

牧歌笑了笑,

“我哪里有这么娇贵啊。”

她的手抚摸在自己的腹部,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当落叶再次飘落唱着荒凉的歌儿时,公墓里出现了五个人的身影,两个稍微大点的孩子牵着一个走路有些踉跄的小孩子的手。

孩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哥哥,姐姐,我们这是来干嘛呢?”

陆悠悠将胖乎乎的手指放在嘴上,

“嘘……小声点,别吵到舅舅。”

小陆笙此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来这个地方,等她长大一点她懵懵懂懂的知道,她还有一个舅舅长眠在这里。妈妈告诉她,如果没有舅舅,妈妈可能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小陆笙的出世。小陆笙似懂非懂,她只知道每年枫叶红了,橘子熟了的时候她都会跟着全家人来给舅舅扫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