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46章  夜歼众魔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6628 字

王风见常平神色,知是事情不简单,于是表情专注地等他开口。

常平道:“我们四人自与秦上仙分开后,便分头去打探万仙大会的宝库所在地。直到第二天,上官兄弟才探出一点眉目来。原来,这宝库竟不在万仙岛上,而在距此近千里的一处大山之中。我们四人当即决定,留下水兄弟在原地候命,等到约定之日,我三人还未回来的话,便立即禀报王府主。”

说到这里,常平呷了口茶。吴能此时笑道:“难怪,我去时只见水散人一人在那里。你们若是再迟回一步,我们大家与王府主,可都要去寻你们了!不过,你们说的宝库,有这个存在的必要吗?只要有好一点的储物锦囊,那些如灵石宝器等,便是再多也装得下呀!”

常平道:“起先我们也如你这样想。但是听到这辛苦得来的消息,我们决定还是前往一探究竟。诚如你所料,我三人到达之后,细查后,没见到一块灵石和宝器。

当晚,潜入山洞后,只见里面坐着数十人,而有的人,我们也认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没有现身相认。潜伏良久,趁那数百名黄衣剑卫换班的空当,我三人向内洞遁去。

进入内洞一看,只见洞壁四周密密麻麻地都是小洞口,一人来高,如蜂巢一般,大约有数十个之多。见四处守备森严,我三人只得再做一回老鼠了,又以土遁进入那小洞之中。”

奇门遁术,只有次神界中人用得最多,而且多数人将遁术运用得已达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之境了。就遁术而言,远比其它界面中人使用得精熟巧妙。在修真界及天仙天神等界中,若是以遁术来对敌、逃避,则为众人所不齿。

所以,就算修为再低,为免众人耻笑,也是用得极少。这次三人以散仙之身,而行“可耻”之事,旁人知道后,不笑掉大牙才怪!

只听常平道:“只见那小洞中有一丹炉,热浪滚滚,一人正神情肃穆的炼丹。身旁地上摆满了数十个大小不等的小玉瓶。

我观察良久,见那人每炼出一炉丹,观看成色后,便放进不同的瓶子中,只是不见丹方。我们三人出来后,互相一问,三人看到的都大同小异。后来,我们一商议,决定再返回去,有机会拿来几瓶丹药,回来后再研究。”

“到了第二日,深夜时分,我们又潜了进去。谁知这一进去,差点儿便再也出不来了。”说着,常平摇头笑了笑。接着又道:“我三人进去后,觑准时机,拿了几瓶成丹。当即立刻回返。谁知来到出口处,地中坚逾金石,成梦兄弟一时不慎,这不,头上撞出了个老大的包。

显而易见,各要口已加了禁制。我们三人见状,如无头苍蝇般地四下乱试了一遍,这时才知,整个内洞四周上下,已如铁桶一般。就这样,我三人被困在了内洞中。算算时间,已与约定之日不远了。就在心急之时,内洞中来了一人,将众炼丹士早已备好了

的丹药检查了一遍,然后点点头,将丹药收入囊中,向洞外行去。我三人见状,此时正是脱身良机,悄悄地跟在那人身后,及近洞口,立即从土中一跃而出。”

“那人刚出洞口,听得身后响动,见我三人忽然从土里冒出来,大吃一惊,回掌拍来,同时出声示警。我三人从门后一冲而出,分头前掠。我自出手与那人对了一掌,只觉对方功力之深厚,当在七劫散仙上下,只怕还要比玉仙子强上那么一点。而成、上官二人,向那数百名黄衣剑卫撞了过去。

正酣战间,一道强大的气息压了过来,远远望去,只见魔气滔天。我三人知对方又来了高手,此地不宜久留。当下全力一掌震退那人,与成、上官一起,奋力杀出重围,夺路狂窜而去。说来惭愧,我几人这一路急急如丧家之犬,运起全部功力,向前飞掠。直到已近海岛,才将追兵甩掉。”

说完,常平长长地吁了口气,拿出几个小玉瓶来,交给王风,道:“这就是从内洞中顺手牵羊拿来的几瓶丹药。”王风打开玉瓶,倒出一枚丹丸来,用鼻子闻了闻,点了点头。又对众人道:“你们这些天辛苦了,先去休息吧。咱们晚上再议!”众人闻言退去了。

王风又从各个玉瓶中倒出一些丹丸来,仔细地验看,又闻了闻,后来,用指甲刮下一点,塞进口中,尝了尝。如此一般动作过后,又闭起双目沉思起来。偌大个厅,已是安静之极。

王风早在人界时,已深明医理。来到修真界后,接受别人的馈赠的医书药经已然不少,而自己在空暇时,也搜集换购了许多,此时要是在人界,神医二字,实是当之无愧了。到了晚上,众人多日劳累后,经过一番调养,个个已是神清气足地来到大厅中,一一坐下。

王风待众人坐定后,挥手布下一面结禁。众人见王风慎重,都知要议大事了。

果然,王风将今天众人带回的消息先一一说了一遍,又将天仙界交代自己的任务等也讲了一番。然后道:“我在下午将常散人带回的丹丸看了下,成份极其复杂。我也只认得其中几味。

后来,我又出去了一趟,从了仇台那儿寻来了几枚丹药,又从其它地方找来了几枚。相互一比较,不出所料,这些赐人的丹药成份是一样的,只不过药力有高有低而已。”

只听秦正沉吟着道:“其中有何成份?”王风闭目想了想,睁开眼道:“龙涎香、豹筋盘、阴芝草、玄冰虫卵,嗯,还有就是……极像是幻魂果之类的,不过,药性比幻魂果要猛得多。

据我所知,光是这几味药,便极其罕见,而且珍贵之极。其药性是大补大燥,却又阴盛虚茂,人若直接服用,不是全身经络爆裂而死,便是阴盛阳绝,失魂落魄而亡。显而易见,其余众多我不知的成份中,定有缓和辅佐之药。

只是,从丹丸的表面来看,竟看不出有一丝魔气。”说到这里,皱眉沉思。

这时,吴能开口道:“听说有一种摄魂药草比幻魂果的药性更强。只是极其罕见,也只有妖界才有!”王风闻言,身形一震,惊道:“妖界?”连忙拿出丹丸,凝目注视。后又刮下一片来,放在嘴里品尝。闭着双眼似是在回味。众人见他脸上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俱惴惴不安。

良久,王风睁眼,笑道:“差点儿被那厮瞒过去了。不错,这不是魔丹,而是妖丹!难怪不着半丝痕迹。这样看来,妖魔两界已经串通一气了。结合诸位带回来的消息,你们把想法说一说吧!”

欧阳先开口道:“综上所述,我认为,一,万仙大会二十四长老已经被妖魔收买。

纵然不是收买,也是被其要挟、控制;二,从他们这般疯狂敛财、大造丹器来看,显是蓄谋已久,并即将有大动作;三,根据种种迹象表明,修真界中有多个宗门被其收买、要挟、控制甚至是迫害!至于其它的,你们也说说看!”

秦正想了想,道:“妖魔两界这次所谋者大,显是无疑。欧阳上神刚才所说的都是重点,但还有一个重点,而且也最为关键,却令人费解!

那就是,妖魔两界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就不怕大神把他们灭了?他们之所以敢这样做的依仗是什么?这个问题搞不明白,其他的更不用说了。”众人暗暗点头。

吴执使道:“他们是不是听说了西方诸神在蠢蠢欲动,上界已无暇管其它的事。于是借此良机,先捞上一笔再说。等上界回过神来,对付他们时,他们有了本钱,也不用十分害怕了。说不定,上界见他们已经坐大,也不敢动他们。那时,他们和上界谈判,要地要物,那还不是张口就来!”

王风心道:“这二人也当真了得,竟将此事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共工大神之密言,不到万不得已时,还是不能透露。免得传遍天下,九界震怖!”想到这里,又问其它众人道:“大家还有什么看法吗?”

见众人摇了摇头,王风道:“那好,我来说下咱们的计划。不足的地方,大家来补充!”说着,叫众人都往拢靠了靠,说出一段话来,众人有的点头不已;有的询问几句;有的补说了几点……就这样,漫漫长夜,一晃即过。

随后几天,一个个惊人的消息散遍整个万仙岛,然后迅速飞传,渐渐传遍了全修真界。

消息一,妖魔两界,已大举入侵。其中,早在十年前,便已渗透进许多宗门;

消息二,万仙大会的二十四长老及八百余名剑卫,全部投靠了妖魔,并将夺魂妖丹作为奖品赐与众人,让其被妖魔控制;

消息三,大会多个据点被人破坏,近千里外的一处高山被一把天火烧了三天三夜,已是一片灰烬;

消息四,在万仙大会前后,多个宗门弟子失踪死亡,都是妖魔所害。大会长老们疯狂敛财,是因为妖魔要扩建军队,准备一统九界……

这数条无异于惊雷的消息传来,众人惊疑交加,无数个老成的宗门已打道回府了。

这一连锁反应下,众人纷纷离岛,或回宗门,或于远处观候。也有多个正义宗门,扼守要道,严防妖魔深入。不到十来天,万仙岛已变得空空荡荡,少有行人了。

此时,在内务长老堂,一个声音在怒吼:“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查了这么多天,竟一无所获!本君还真怀疑,这消息是不是你们二十四长老散布的!”下方站着的十数人,听到这里,“扑通扑通”全跪倒在地,其中一人颤声道:“请魔将明查:我等已服下魔灵丹,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如此!何况已有不少的宗门弟子,被我等劝说服下了舍魂丹,除了修为激增外,也是听话的紧呀!”

那人闻言,冷哼一声:“巧言令色!去死!”说着,手一挥,一团黑气急喷而出,将地上那人瞬间包裹住。

在那人凄厉的叫声中,已化为一块灰烬。旁跪众人见状,浑身抖颤不已,纷纷磕头如捣蒜。那人见状,又是一声冷哼,众人不约而同的全身一震。只听那人道:“记住!再给你们一天时间,若是还查不出散布消息之人,我要你们的狗命!滚!”众人连跪带爬地出了长老堂。

见众长老出去后,那人一阵沉默,一动不动,全身上下的黑色已融进在这阴暗的大堂。偶尔,漆黑的头部处闪过两道冷芒。一双被一层黑色手套包裹得严实的手,微微一动,几粒黑色棋子大小的石头出现在右掌中。五指内缩,轻轻一握,那数粒石子已成一缕黑烟飘散。

过不多时,几个和他一模一样装扮的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那人身旁。那人道:“你们都来了。计划只怕要提前了,若再拖延下去,他们准备得更充足。那时咱们就更难在旬月内占领修真界了。”

其中一人道:“蓝鳞妖君回妖界调兵去了,这么久,为何还没来?光凭咱们几个魔将,和数十名魔兵,就想占领修真界?”

那人道:“咱们不是还有数百名人界弟子和药兵吗?再说,过不多时,各大魔君魔王、妖君妖王,合力打通了空间通道后,那时咱们的大部队就会源源不断地开赴这里,以这里为根本,再向其它几界扩张。一统九界,那也是指日可待!”

此时,酒楼中,王风、欧阳、秦正、吴能、六散人在厅中安坐。其余众人在散布完消息后,便都已离开了万仙岛。王风原本让众人回第一王府,勤加修行,无奈众人放心不下,尤其是青、红紫珠几女。

众人心知自己修为,留在那里非但无益,反而只会拖累王风他们;但要众人回第一王府,众人也不答应。这不,双方就中,在这数百里处等待。

在众人走后,王风几人日休夜出,已将万仙岛上的妖魔兵力布置、人数多少、魔头居地等打听了清楚,然后,自己等人也仔细地布置一番,准备今晚就开始清剿妖魔。

看看天色,已是深夜,一轮弯月斜挂空中。王风这十人装束妥当,来到门外。王风道:“除了妖魔,其它人能不杀便不杀。走!”一声未落,众人的身形已融进浓浓的夜色当中。

王风、秦正欧阳三人直接去内务长老堂,擒贼先擒王。其余五散仙负责阻击援兵;吴能常平则去找那二十四长老,最好是能说服他们,弃暗投明,实在不能说服,那也只好动手了。

只要能阻止他们来援助那帮魔将魔兵就行。

来至内堂上方,王风将强大的神识威压罩了下去,同时喝道:“众魔头出来受死!”神识覆盖之下,数千里之内都清清楚楚地听到这震耳的声音,如雷响于头顶。数百里之外的小雨众人听到此音,心知王风他们已经动手了。

屋子里面,几个魔将正在商议,忽觉三道极强的气息往此处而来,跟着一声怒喝响在耳边。众魔既惊且怒,纷纷闪身出堂,与王风三人于半空对立。那魔将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王风冷声道:“除魔卫道之人!受死吧!”说着,一拳平平直出,隔着十数丈向当中一魔击了过来。

而这时,秦正欧阳二人,身形一晃,已与王风成鼎足之势,将七大魔将合围,封死了众魔的退路。当中一魔见王风这一拳无声无息,轻飘飘地向自己击来,哪里放在心上,右手一挥,一团黑气向王风卷去。那团黑气刚刚离手,便诡异地四下飘散。那魔将惊诧地睁大着眼睛,突觉胸口一痛,不由得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胸口破了个大洞,急喷而出的黑血似箭四射;破洞内面,那颗拳头大的黑色魔心猛然一抖,跟着一爆而碎,碎屑随着黑血喷出;而自己的意识,在这一瞬间陡然停止。身体一个倒栽葱,掉了下去。

余下六魔见王风于十数丈开外,凌空一拳将一魔击杀,已惊骇之极,哪还有斗志,一个呼哨,向四方分散掠去。

秦正欧阳齐声冷哼,长剑已然祭起,向二魔斩去。同时身形一晃,去追另外两魔。王风见四魔已经被绊住,剩余两魔竟向自己这方冲来。真元急急注向右手二指,待那二魔再近一些,王风就可一举双杀了。二魔不等近前,忽地分开,斜斜地向两边疾掠。

王风微觉意外,冷哼一声,碧月弯刀已疾旋而出,向一魔呼啸而去;自己身形一闪,已到另外一魔身后,呼吸可闻。那魔怒吼一声,猛地转过身来,十指戟张,向王风当胸插去。突然那魔眼见自己双手自肘处离开了身体,跟着脖颈一痛,然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体,上面却没有头,接着,两眼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另外一魔急掠之时,见王风往那一魔去了,心中一松,又禁不住扭头往那边看了一眼,只见眼前已有两牙弯月,一色作金黄,一色作碧绿。那魔一怔,什么时候多了个弯月呢?忽然那碧绿色的弯月掉了下来,缓缓盘旋着向自己而来,凄婉而诡异。那魔呆了一呆,回过头来,后颈处一凉,只见一个无头身体依然还是不停地向前飞去,只是,这身体怎么这样眼熟呢?……

两柄飞剑不停地上升、下落,上升、下落,飞剑下面二魔怒吼连连,不断地击挡;另外有四道人影时合时分,急速移动之际,带起一串尾影。王风静静地虚立在一旁,看看秦正欧阳到底是何等修为。只见两柄飞剑之下,那两魔已有不支之象,全身上下多处受伤,黑血流了一身。而那飞剑似通人性,面对二魔口中喷出的黑气时,一闪而避,并急刺那魔的双目。

秦正见那魔与自己贴得甚近,以致自己竟腾不出空来施展道术,而且那魔口鼻中喷出的气味又腥又臭,令人作呕,闻得久了,头也有点晕沉沉的,显是魔毒厉害。秦正知是不能游斗,再这样下去,自己可真要败了。当下奋力双掌齐推,掌力疾吐,将那魔震退丈余,右手一招,一团火球已在掌中浮现,不待那魔定住身形,便直接砸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那魔全身上下尽已燃着,火焰竟带碧色。

那魔惨呼连连,不停地跳跃扑打,那火非但没有消减,反而烧得更旺了。只听那魔大吼一声,浑身上下冒出一团黑气来,向碧火罩去,那碧火在魔元出体后,立即消减,有了快熄灭的样子。只是秦正哪里给他机会。

放出碧焰天火便是将那魔拖住,好让自己从容念咒结印。当最后一丝碧焰天火在自己身上消失后,那魔一阵狂喜。未了,发觉一股极寒之气将自己卷住,手足在急剧下降的气温中变得迟钝,并有冻僵了的趋势;眼前已是白茫茫的一片,随即又凝固而变得透明起来。那魔这时终于发现自己已动弹不得,身上的魔血也已凝固,而全身上下变得坚硬似铁。

这不过是瞬间的事情。秦正这时很从容地拿出一锤形之物,迎风一涨,已变得如山般大小,自高空中向那被冰层包裹的魔将狠狠地砸去。“轰隆”一声巨响,那魔连冰块一起被这一重击变得粉碎。回转身来,秦正印咒齐发,不数合,飞剑已将另外一魔斩成数截,掉落下去。

秦正拍了拍手,自己的任务已完成,向欧阳那边望去,却不见了欧阳。一惊之下,回过头来,却发现欧阳正在王风身边,俩人一边说笑,一边看着飞剑下面不停跳纵闪跃的最后一魔。

秦正摇头苦笑:“这俩人恁地兴致,竟在这里说笑!”与欧阳对战的一魔已被欧阳的一记五雷印击成碎末。

那魔在飞剑下狼狈不堪,猛地瞥见不远处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似是评论某种物事一般,而这时六魔已丧,只剩下自己一人在如舞蹈一般窜纵跳跃。眼见对方三人就像看猴儿戏的样子,那魔一阵悲吼:“魔可杀不可辱!”说着,站立不动,跟着身上数处连痛,然后在三人略带惊奇的眼光中,双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欧阳问二人道:“那最后一魔喊了一句什么,我还没有听明白。”

秦正道:“好像是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之类的话。”王风道:“不对!他是说咱们以三对一,不公平!”欧阳点头道:“我想起来了,他是说一个美女身旁站着俩傻瓜,太可笑了!”……

三人巡视一遍,只有首先被王风一拳击杀那魔有储物囊,其余六魔却没有。

显然,先死的一魔竟是七魔之首。拿起锦囊,王风神识注入,那层禁制在王风强大的神识下,有等于无。

一看,好家伙,灵石足足有几大山之多,各种宝器也是堆积如山。这些正是这次万仙大会上搜刮来的。二人见王风喜形于色,秦正笑道:“这下发财了?”王风点点头,眉开眼笑。欧阳一撇嘴,道:“铜臭熏天!守财奴相!”

飞至五散人布阵之处,竟无一个人影,三人略显惊色。王风此时再无顾虑,神识大放,以己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扫去。

只见一个小岛上,六散人和吴能盘腿而坐,他们对面还坐着二十来人,仔细一看,竟是那二十三长老。那长老们身后,齐齐地坐着近千人。他们的不远处,还散落着一地的尸体。

王风对二人说了一声,向那小岛方向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