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4章  金沙斗宝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6700 字

重新来至大堂,一一坐定后,众人一时都没开口说话。端木啸天沉默半晌,又抬头看了看面前神色淡然的五人,忽然笑道:“俩位女高士年纪轻轻,却修为惊人,老夫佩服。既然胜负已分,那就相屈众高士暂且住在神剑府中吧。等我与几位护法商议后,再给众高士安排合适的职位!”

吴能道了声谢,然后与王风等人告退。看着几人退下去后,端木啸天面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皱起,若有所思的神情。思索片刻,拍了拍手,一个人影已悄无声息地站在端木啸天身旁。端木啸天嘴唇动了几动,那人一躬身,随即消失不见。

此时的王风,坐在椅子上,猛地睁开眼睛。一旁欧阳问道:“怎么样?他们没有发觉吧?”王风摇摇头,道:“发觉倒没有,不过那端木啸天显然是对我们起了疑心。如果我猜测得没错的话,此屋之外,只怕有不少于百名高手在监视我等。”

王风向端木啸天告退时,便将一缕神识留在大堂中,来了一个反监视。只是端木啸天拍手招来一人后,用的是传音发布命令,王风仅仅一缕残留的神识,那是截听不到的。

但观察端木啸天的神色,定是起了疑心。吴能听到王风之言后,道:“身为一府之尊,纵然起疑,也是在情理之中。何况,我们来此本就没什么恶意,只想打听点消息而已。而且,过不了多久,只要有所收获,我们便立即走人。管他疑心不疑心的。”

五人商谈了一番,便各自回房间去了。到了晚上,青霞正在调息,忽听敲门声响起,青霞问道:“谁?”一人在外答道:“是我,端木雯!”

青霞微觉意外,下床开门请进。

进得房中,端木雯看了看青霞,笑道:“青云姐姐,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青霞道:“谢谢端木姑娘关心,我在这里住得很好。不知端木姑娘来此,有何指教?”端木雯有些踌躇,嗫嚅着道:“是这样的,还有十来天,斗宝会就要召办了,我……我想让姐姐陪我一起去。”

青霞问道:“什么斗宝会?为什么要我陪你一起去?”端木雯怔了一下,道:“十年一次的斗宝会你都不知道吗?哦,是了,定是你们几个刚从外界来。这样便更好了!”青霞被她说得一头雾水,当下疑惑地看着端木雯,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端木雯道:“我们次神界,每十年就召开一次斗宝会。所谓斗宝会,顾名思义,便是拿出各自的法宝来比试,谁的法宝高明,谁就算赢!当然,赢者都有丰厚的奖励。所以,每次斗宝会都是人山人海,来者众多,不光是本界中人,便是你们这些外界来的修士也有。我在十年前,偷偷地去过一次,还没玩够,便被爹抓回来了。”

青霞点点头,又问道:“所以你这次还想去那里玩?可是端木府主为何又要将你抓回来呢?为何还要我陪你去呢?”

端木雯先是点点头,然后道:“我神剑府可能是看不起五大神君的所做所为,以致双方势同水火。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五神君一向是欲除掉我爹而后快,但我爹修为不在他们之下,而且……所以,若是在斗宝会上碰到神君的人,我们就很危险。我爹从来不轻易让我出门瞎逛。这次若有你陪同我去,那就不一样了。

一来你是外界修士,他们不会那么留意,再就是你修为高深,我在你身边的话,我爹也……也说不定放下心来,所以,这次……希望姐姐你能答应!”说完,看着青霞,眼中满是乞求之色。

青霞略一沉吟,道:“那好,等我与哥哥商量一下,明天给你答复,好吗?”端木雯点点头,道:“明天一定要答复我哦!你先歇着吧,我走了!”说完,一笑,走了出去。

第二天。书房中,端木啸天正在听一名手下禀报:“昨天来的五人,没什么异常。小姐去了一趟那青衣女修士房中。我等不敢靠得太近,怕她们发觉,所以也不知道小姐和那女修士说了些什么。

后来,小姐出房后,那女修士去了她哥哥那里,五人聚在一起,谈了半天话。”端木啸天点点头道:“嗯,你们做得很好。虽然不知那几人真正的来意,但也不要惊动他们。好了,你先下去吧。”那人躬身退下。

端木啸天又把刚放下的简书拿了起来,正要看时,忽然一名府卫来报:“昨天来的那个吴修士求见!”端木啸天道:“有请!”吴能刚进门,端木啸天站起来,笑道:“吴道兄昨晚住得可还习惯?”吴能笑道:“多谢府主安排周到。我们几个,就像是在家里一样!”

说笑一阵,端木啸天心知吴能前来,有话要说,于是请吴能坐下。只听吴能笑道:“昨天晚上,端木小姐找到我们青云姑娘,说了一番话。随后我们几个商量一下,今天就来向府主说说。”端木啸天心道:“这人谋虑周详,做事滴水不露,显是知道他们一举一动都在我眼里,于是一早便来告诉我,还真是个厉害角色!”笑道:“哦?雯儿都说了些什么?”吴能将昨晚端木雯向青霞之言说了一遍,接下来又将自己五人的意思说了出来,然后坐在那里,看端木啸天说些什么。

端木啸天想了想,道:“斗宝大会确有此事。有你们几位陪同雯儿去,我自当放心。只不过,雯儿还年幼,而你们几位高士也是从远道而来,于本界中的有些事不了解……这样罢,刚巧本府的四大护法长老办完事都回来了,而我也多时未出门了。

这次既然众高士有如此雅兴,咱们十一人就去斗宝会瞧瞧!”

吴能心道:“什么多时未出门,又是什么我们有雅兴,还不是对我们不放心,怕将你的宝贝女儿怎么样了!这下以六对五,你该放心了吧!”口中啧啧称叹:“端木府主真是雅量高致,难怪来神剑山庄的投奔者趋之若鹜,不愧是次神界的孟尝君了!如此,我先行道谢!”俩人又谈了一阵,吴能告退。

堪堪又过了一天,众人已收拾妥当,就要开始出发了。斗宝大会在次神界正中之地,与侠神宗相邻,距离神剑府近四十万里。所以,为了行程不至于伧促,只得于斗宝大会召开前半月就动身前往。

众人来至府外,端木啸天道:“冯长老,烦请亮法宝!”一名头发花白的蓝衣老者应声而出,从腰囊中掏出一物,随手一抛。只见那物于瞬间变大,待至涨到一座府宅般大小时,犹未停下。王风等人有些惊异,旱地飞舟与它比起来,只及得上它的一间房子了。

只见那物足足涨大到已有数十间房子般大小时,便停了下来,悬浮在低空中,微微晃动。那物是一座府邸模样,黄瓦白墙,门窗户扇俱全,木石花草充斥其中,隐隐传来淙淙流水之声。竟与平常一所府宅没什么两样。众人叹道:“法宝之奇,真是无奇不有!”

只听端木啸天笑道:“我这黄梁玉府,还能入各位高士之法眼否?”语气有着些许得意。吴能叹道:“今日实是大开眼界,令我等叹为观止!”

众人上了黄梁玉府,只见那冯长老一催法决,那玉府缓缓升空,渐渐前行。直到上了云端之上,玉府才逐渐加速,越飞越快,待到后来,竟比旱地飞舟还要快上几分,却又远比旱地飞舟平稳。

日升月落,昼夜不停。众人在这安稳如平地的黄梁玉府中,倒也惬意之极,一如日常生活般自然随意。一路西行,端木啸天时不时地向王风等人谈及次神界的奇闻趣事、风俗俚语等,又将斗宝大会的注意事项详解了一番。对众人的问题疑惑等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样一来,王风五人对次神界便了解了不少。

在斗宝大会召开的前三天,众人终于到了目的地。一起找了间客栈,住了进去。这十多天来,王风等人与端木啸天一行已熟络了许多,而端木一行对众人的戒心也放下了不少。

尤其是端木雯,在黄梁玉府上,与欧阳青霞红云三女已是无话不谈,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这也让王风想重温一番旱地飞舟中的旧梦,成为泡影。三女看到王风一脸颓废之色,暗暗好笑。还是青霞心软,寻到良机时,便让王风提提神。

三天时光,一闪即逝。次神界中十年一次的斗宝大会,终于在王风等人的翘首期盼中,拉开了序幕。作为中崇神君的辖地,又是次神界的东西南北之中枢,实是界中最繁华的一处。在这寸土寸金之地,却有一片宽广无垠的荒芜之处,这便是斗宝大会的举办地——金沙原。名字取得好听,实际上只是一片黄沙滚滚的大平原罢了,

之所以选择在此地召办斗宝大会,原因有两点:一,斗宝期间,不少的法宝威力极大,在这荒芜之地可以全力施放,没有多少顾忌;二,许多年前,远在洪荒之时,九界开辟未久时,这里便是一片死地,不管是人兽妖魔等物,难近其千里之内。只要靠近千里时,便会无原无故地或断手掉足,或身首异处,更有修为不高者,整个身躯竟然是分解数截、支离破碎。

后来,一位古神见状,用无上神通将此地封印。如此一来,直至今天,此地虽然不再是凶地,却也是死地了。由于被封印的缘故,此处空间比其它处空间也要稳固得多,就算是逆天级法宝爆发出来的能量,也不会很容易穿破封印而造成空间坍塌了。

王风端木一行十一人来到金沙原边缘处,停下身形。此时的端木一行六人,全部运用法术变易了相貌,彻底地成为另外一个人。只是在灵识强大者眼里,还是瞒不过。

端木啸天道:“此处封印坚韧之极,在外难以用灵识扫探,更难用强力进入,只能一步步地走进去。进去之后,修为也是相对地减半。”吴能等人吓了一跳,端木啸天见状,笑道:“只要是进去之人,修为都会无故地减半,如此一来,还不是一个样吗?何况一出此地,自身修为便瞬间恢复。你们又何必担心!”

王风悄悄地放出一缕神识,运转如针,向那结禁刺了过去,一触之下,一道反弹力将那缕神识弹开。王风略略加大力道,神识这次没有弹回,并逐渐地刺了进去。就在那缕神识在结禁中将破未破时,一股极强的吸力,将神识牢牢吸住,进退不得。王风大惊,连忙发力回撤,奋力一拉之下,终于拔出了神识之针,收了回来。

王风一惊之下,心生怒意,再次运用极渊重瞳,向内瞧去。目力运转之下,终于一破而入,内面事物,虽然朦朦胧胧,不甚清楚,而且还不及以前所看到的一半远,但也让王风放下心来。

一行十一人缓步前行,进入时有一股阻力传来,众人微一运力之下,便一进而入了。此时入眼的,除了众多飞行者,便是一望无垠的滚滚黄沙了。略一辨明方向,众人腾空而起,向前掠去。虽然修为降低一半,但御空飞行,以众人的修为来说,还是办得到的。

转眼间,众人已深入金沙原数百里了,只见前面已有熙熙攘攘的人群,站在一处约莫丈许高的突然隆起的平台前。从高空下望,只见这个方形平台甚是巨大,约莫有百余里之广。

巨大方台其中还有无数座圆形的小平台,一数之下,刚好是纵横十九排。这座大平台竟是一个围棋棋盘模样,而其中的无数座圆形小平台,那就是棋子了。这时多处小平台上,已有斗宝者在开始比试了。远远望去,只见时不时地光芒一闪,便传来阵阵巨响。

王风一行降下身形,来到一间简陋的凉棚前,一打听,这正是报名交费之地。像这样的凉棚有数百处,分别搭建在方形巨台的不远处四周,将整个方形巨台包围起来。同样是交纳一笔不匪的灵石,然后再去台上的总公证处留下一丝灵识作为标记,就可以留在台上了。至于是观看,还是斗宝,随你之便。

每次斗宝会,斗宝者在这三百六十座的小平台上大展法宝之威(剩下最中央的一座平台是总公证处),在自由挑战中,三天后留在台上的人,便可晋级。然后这留下的这三百六十人再分对比试,直到剩出四十五名胜者。

这四十五名胜者再平均分为九组,每组五人再一一比试。最后的九名胜者,便可去中崇神君殿去面见中崇神君,领取一分足以让众多人为之心动的奖品。

由于每十年一次的斗宝大会参与者众多,所以竟争非常激烈。而最激烈的,莫过于头三天的留位之战了。

数万名来者最后只留下三百六十人在台上,其余人要么打道回府,要么留下观战,但是绝大多数者不会就这么地空手而归,或私下比试,或挑战最后九名胜者。如此一来,以致最后九名胜者被人挑战打败后,让人取而代之的事也时有发生。这也是大会规则所允许的,只不过是限定在两天之内。

王风一行上了大台后,便随着人流来到总公证处,众人一一往一座小山般高的白玉方石内打入一丝灵识作为标记,是为了方便后来的斗宝比赛。随后王风端木十一人分为原有两拨,各自寻一处观看去了。

王风五人来至一处平台下,只见这圆形平台高数尺,十来丈方圆。此时台上已有三人,一人是青衣老者,须发灰白;一人是白衣中年人,秀士装扮;另外一人身着黄衣,胸口用黑线绣有一个“中”字,显然就是来自中崇神君殿的公证人了。

只见那黄衣公证人淡淡地向在场俩人说了几句,交代一下比试规则,然后宣布比试开始,随即飘身退至圆台边缘处静观。

只见那二人在黄衣公证人宣布比试开始后,便开始口念法决。那青衣老者一结手印,一物平空出现,迎风一晃,化为一条粗逾水缸,长约十数丈的五彩斑斓三头蛇,六只巨眼碧光闪闪,直直地盯着那白衣秀士,三张巨口内数尺长的獠牙在日光下,更是白森森地夺人心魄,而那巨口中长长的红信在吞吐之间,伴着扑面而来的腥臭之气,发出“嘶嘶”怪响。

台下围观之人,见这三首毒蛇面目凶恶,形态狰狞,大有将那白衣秀士一口吞下之势,不禁为那秀士担心起来。斗宝大会上可是生死不计的。

白衣秀士见那三首怪蛇一出来,心中一惊:“灵物法宝!”所谓灵物法宝,是指将活物灵魂直接封印在法宝中,加以炼化,随我驱使。相对于器物法宝来说,威力更大,变幻莫测。

白衣秀士一惊之下,不敢怠慢,手印连结,一个漆黑放光的大球已在半空浮现,随着“锵锵”声响个不停,那大球周身突然冒出无数个尖刺出来,寒光闪闪,甚是锋利,如同一只巨大的刺猬一般,向那三首蛇蛇头猛砸过去。

那蛇三只巨头一缩一闪,已然避过,竟然灵活之极。当中一个蛇头巨口一张,一道炽热的火焰已经喷射而出,向那黑球卷去,同时另外左边一头,也是张口喷出一股黑气,急速地向那白衣秀士罩去。

那白衣秀士闪身避过,不料剩下的右边一个大蛇头已包插而至,一道白蒙蒙地寒气席卷而来,将那白衣秀士罩在其中。

那黑球被当中一蛇口喷出的火焰击个正着,向后飞退;而那道黑气被白衣秀士避开后,已消失不见,只是秀士在那白蒙蒙的寒气中,已是不能动弹,全身上下已被一层冰层覆盖。

那青衣老者见状,笑道:“老夫的冰火两重天,自出手以来,无人能躲,你天刺居士今日遇上老夫,也算是运气不佳啊!”笑声未落,只听一声暴响,裹着天刺居士的冰层已四散开来,只听一声大喝,那黑球已倒射而至,向当中一蛇头砸去。

同时,黑球急剧旋转,周身尖刺纷纷暴射而出。“嗤嗤”声中,那青衣老者连忙闪避急射而来的尖刺,惊惶失措之下,显得有些狼狈。

只听一声大响,随即一声哀鸣传来,青衣老者抬头望去,只见那三首巨蛇当中一头,已被那黑球砸个稀烂,另外两个蛇头上倒插着无数根尖刺。随着那蛇的一声哀鸣,巨大身躯急剧变小,然后直挺挺地掉了下来,一动不动。

那青衣老者惊怒交加,正要另出一宝,一泄心中之恨时,只听那黄衣公证人飘身上前,道:“本次比试,天刺居士胜!”转面对青衣老者道:“你若还要比试,等半刻后,在下一场比试吧!”每次的胜者,都有半刻时间的休息,否则接而连三地比试,谁受得了?

王风一行五人又去另外几个圆台看了看,只觉眼花缭乱,各种奇门异宝层出不穷,有的法宝一般般,但也有法宝威力极大,纵是王风等人,瞧在眼里,也是惊叹不已。

吴能将几人叫道一旁,随手布下一面结界,王风等人知他有话要说。只听吴能道:“咱们这次来,是为了寻求法宝,而法宝都在众人身上。所以,要想得到法宝,一是偷,二是抢,三是买。要是买的话,只怕也买不到好的。”

欧阳笑道:“那你是说,咱们要么去偷,要么就去抢?这可不像是咱们能做出的事呀!”吴能“嘿嘿”一笑道:“是极!咱们五人,最低也是天仙之尊,做出此等事来,让人知道了,不免是一场耻笑。眼下还有一法,那就是去一趟乾元府,问一个人!”“乾元府?问何人?”四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吴能笑道:“如果我在修真界算得上是百事通的话,那么这人便是次神界的百事通。他是次神界的执法使——天仙周信。如今要想寻得法宝,只得叫他想想办法或者出出主意。”王风问道:“他和你相交如何?”吴能道:“见过几次。说起来,他还欠我一个人情没还呢!”

欧阳笑道:“哦?这样说来,那周信这次还非得帮咱们不可呢!”吴能笑道:“咱们去看看再作道理吧!”王风点点头,道:“那来时为何不直接去找他?”

吴能笑道:“为了这么点小事,就直接去找他,不免让他看轻了咱们。这次咱们打着神剑府的幌子,去找他帮忙,那又是不同了!”众人一想,都笑了起来。

当下五人寻到端木啸天一行,说去办一件要事。

端木啸天点头应允,遂后又道:“要不要叫俩个护法长老陪同前往?”吴能笑道:“那倒不用。这次是去拜访一位旧识,要是端木府主能给个什么信物,证明我们几个是神剑府的人,那就好了。”

端木啸天一笑,取出一块玉简来来,打入灵识后,递给吴能道:“若是有人问起,你可将此简给他看。”吴能点头,道了声谢,后又将端木啸天拉至一旁,说了数句。

众人不知二人在交谈什么,只见端木啸天脸上变幻不定,后又笑道说了数句,然后二人拱手道别。看着王风几人在不远处等候,端木啸天又向他们笑着点了点头。

待吴能回来,众人向台外走去。王风问道:“你跟端木啸天说了什么?”吴能笑道:“将咱们来意告诉了他。他说若是我们没有收获,再去他那里,他会想些办法。”王风道:“看来,这端木啸天,也算得上是有情有义的好汉了。”众人点头。

走出了金沙原,吴能道:“咱们这就去乾元府吧!”说完,众人已是腾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