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74章  次神五君(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733 字

王风沉吟良久,开口道:“将侠神宗被擒弟子全放了,让他们自谋生路。也将被囚于侠神宗内的众人送到东岳神君府,请神君定夺,这事就由吴长老和二位高僧亲自去一趟东岳府。其余人等,和我一起去中崇神君府,将端木府主救出来!”

吴能道:“咱们是不是要与东岳神君打个招呼?然后再去中崇神君府要人?”王风想了想,道:“其实倚天神尊已问起了端木府主的近况,只是这次端木府主被囚,不知他知不知道。这样罢,咱们先去神君府,以防迟则生变,传音火儿,让她去一趟天神界,将此事说清楚,请倚天神尊出面要比我们来得方便。”

金沙原与中崇神君府相距不远。众囚犯和那些被擒的侠神宗弟子千恩万谢王风等人的活命之恩,特别是那些囚犯,要不是这次得救,只怕也会在被杀后,被封入化魂幡了。当下不得已,只得让众囚犯自行离去,派二名家将护送一程。等到二将回来,众人一起往中崇神君府而去。

不过片刻,众人来到中崇神君府。在这之前,王风让秦正干脆回天道盟一趟,将此事与欧阳说明白,然后再让她去向倚天神尊禀报。

王风先让玄灭师徒进府,佛界与五神君一向关系不错,让他俩先向神君要人,如果实在不行,王风众人就进府,具体怎样做视情况而定。

过不多时,中崇神君派人出来请王风等人进府。来到大堂,叙过礼后,分主宾而坐。中间正位上坐着一人,身着黄衣,长髯及胸,剑眉星目,面色淡然。这便是中崇神君了。

只听他道:“端木啸天确是囚于此处。此人屡次与正道对抗,杀戮无数,实是罪无可恕!佛界二位高僧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我听了,端木啸天虽说于大关节上还能把持得住,但他有罪也是实情啊!何况,没有东岳神君发话,我也不敢自作主张!请诸位见谅!”

王风尚未开口,端木雯怒道:“请问端木府主有什么罪?多年以前,你们用阴谋诡计将他的夫人杀害,那算不算是有罪?这次他不愿与邪门外道同流合污,而被你们联手灭门。若是端木府主与西方及另外两大禁地联起手来,他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如此忠肝义胆之人,不仅没得到好报,反而要将他置之死地!五大神君掌管人、鬼、冥三界的吉凶祸福、善恶之报,就连生死转化、投胎轮回也需你们五大神君勘对无误后,方可施行。手握如此重权,不说克尽职守、体天格物,反而为了所谓的君威对自己的子民举起屠刀!试问,你们有没有罪?”说到这里,已是美目含泪。青、红、飞雪妙月四女见状,都轻声劝慰。

王风众人点头暗赞:“端木雯不愧是神剑府主之女!”中崇闻言,星目中闪过一道寒芒,开口道:“敢问姑娘何人?”吴能急使眼色,不料端木雯视而不见,大声道:“我就是神剑府端木府主之女,端木雯!”中崇一惊,喝道:“原来是案犯!来人,将她拿下!”

玄灭这时开口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声如洪钟,远远地传将开来。中崇目光闪烁,转面道:“圣僧有何话说?”玄灭道:“这位端木女施主与贫僧等一同前来,况且,修真界天道盟王盟主乃是她的好友,所谓得饶人去且饶人。神君这样做,莫非直视在场各位高士如无物吗?还请神君三思而行!”

中崇一阵踟蹰,目光四顾,只见王风眼观鼻,鼻观心,神色淡然;端木雯在四女的陪护下,怒目而视;神龙与七大将早就蓄势待发,只等王风开口,就要上前厮杀;吴能、玄灭师徒三人眼望地面,若有所思。中崇犹豫半晌,忽然哈哈一笑,道:“也罢,既是圣僧出言相求,我就自作主张,不予追究了!”

王风忽然开口道:“请问神君,端木府主是否就在府上,还请让他出来一见!”中崇冷哼一声,道:“王盟主这是何意?敢情阁下带着这么多高手上府,是来逼宫的?要知,我这可不比妖魔二界呀!”王风莞尔一笑,还未答话,端木雯怒道:“是逼宫又怎样?今日你若不放了我爹,我们就将你这神君府拆了!”

中崇大怒,喝道:“得寸进尺!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何本事,敢到本府来撒野!”话一落音,只见整个府堂人影闪动,近千名府卫已将府堂包围。神龙一声怒吼,身形急闪,向府卫冲了过去。

其余七家将见状,也纷纷四下飞掠,如虎入羊群般地冲了过去,放手开揍。这当然是王风用传音发出的命令,要他们将这些府卫尽数放倒,只要不伤其性命便是。也好让中崇见识见识,像中崇这等人,一向是自大惯了的,不给点儿颜色瞧瞧,他还真不知天高地厚。

一时“乒乒乓乓”声响不绝耳,在众卫士怒咤、惊呼、惨叫声中,只见到处是身体横飞,四处碰撞,墙壁地面尘土飞扬,整个大堂已是乱成一团。中崇看着看着,一脸惊骇之色,拿出传音符,急急地说了几句,然后大喝一声:“住手!”

神龙八人哪里肯听,对中崇喝声置若罔闻,当下更是身形如风,拳出如雨,不到片刻,那近千名府卫已无一个站着的,全都躺在地上哀嚎,或远远地跑了开去,再不露面。

神龙七将拍了拍手,然后回到王风身后静立,看都不看神君一眼,像是没发生此事一般。中崇铁青着脸,要不是见这八人修为精绝,自己只怕也是不敌,早就上前出手了。此时心道:“适才向另四神君传音,他们说等下就从传送阵过来,到时我们五人联手,不怕他们跑上天去!”

想到这里,中崇冷哼一声道:“看来诸位都是有备而来,我还真是失算了!既然如此,那端木啸天便让你等见上一见罢!”说完,喝道:“去将端木啸天带上来!”一人应声而去。

在众人默然无语中,过不多时,端木啸天已被人带了上来。端木雯一见,就要上前,王风传音道:“端木姑娘稍安勿躁!先看看再说。”只见端木啸天在二名府卫地陪同下,走上堂来。边走边向众人点头而笑。

分别数百年,端木啸天头上多了些许白发,只是面容变化不大,当他见到端木雯时,也露出一丝欣喜。王风极目注视下,已知端木啸天被下了禁制,当下也不开口询问中崇。

只听中崇道:“端木府主,请坐!令千金带着一群高手而来,只想与你见上一面。等下还得回你该去的地方。所以时间紧迫,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端木啸天还未开口,端木雯已走上前来,拉起父亲的手,道:“爹,咱们走,离开这虎域狼窝,有话咱们回去再说!”

中崇闻言,笑道:“你要是想你父亲死,可以踏也府门半步试试看!”端木雯一怔,又怒道:“你在我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赶紧解除掉,否则要你好看!”

中崇微笑不语,只听府堂外面一人道:“要何人好看?”话音一落,大堂门口已齐齐地站立四人,衣着与中崇一样地打扮。玄灭合什道:“东岳南峦西峰北岭四大神君,贫僧玄灭恭候多时了!”

来的四人正是四大神君,加上中崇,次神五君已悉数到齐了。王风心道:“传送阵还真是方便,若是御器飞行,最少也得好几天吧!”

只听其中一人颔首道:“原来是佛界高僧玄灭禅师到了。”说着,带同三人缓步而入。

为了不失礼数,王风众人纷纷站起来,只见当先一人一袭青衣,相貌儒雅,五络长髯飘飘,大有神仙之态;后面一人赤衣红面,剑髯戟张,气势威猛;再后一人白衣如雪,面白无须,容貌俊美如妇;最后一人,乃是一黑衣老者,须发俱白,神态慈祥。

从这四人服色上,便可分出是哪四大神君来。只见四人一一上阶,与中崇神君并肩而坐。只见中崇嘴唇微动,显然是在向这四君告知刚才发生的事。四人眉头微皱,缓缓地向下坐的众人看去。王风等人依旧是像入定的模样,理也不理;只有端木雯与端木啸天父女俩在轻声交谈;青霞、红云、妙月、飞雪四女也在悄悄地在谈着什么。

忽然,上坐的穿赤衣的南峦神君冷哼一声,目光四顾,道:“刚才是谁将府卫们打伤的?站出来让本君一见!”神龙等尚未发言,只听端木啸天道:“在下的这几位朋友因见不着在下,反而被府卫包围,而且,中崇神君又出言不逊,以致双方产生了误会。

何况事已发生了,不如双方各退一步……”还未说完,南峦一声怒喝:“你还是个囚犯,算个什么东西?等稍后再收拾你!”

这下轮到南峦神君了,话音刚落,一人冷声传来:“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在这里大呼小叫。东岳神君尚未发话,你插的什么口?”

南峦一声暴吼,身形一晃,一拳向神龙轰去。回骂的正是神龙,刚才四神君进来时,听王风传音,说是为人不可缺了礼数,何况东岳神君为人不坏,叫众人不可妄动,自己起身相迎。神龙原本就是站着的,但见王风也起身,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在那里忍着。这时见南峦出口伤人,哪里还按捺得住,当下便出言反击。

这时五神君中最为暴躁的南峦说动手便动手,右拳带着一道凌厉无匹的罡风向神龙卷至,神龙冷笑一声,左拳已出,与南峦右拳对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劲风四射,气流激荡,一旁众人早已是真元涌现,护住身体。一声闷哼传来,南峦身形急退,向来处倒窜而去。

眼看南峦就要撞向上坐的四神君,东岳叹道:“何必如此妄动!”左手轻挥,一股无形地真气将南峦缓缓托住,让他直接落在坐椅上。这一来,众人想看南峦出的洋相已是不可能了。

只见南峦脸色苍白,忽然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反观神龙,这时依然站在王风身后,面淡如水。四神君除了东岳,其余三人已是怒容满面。不过一招,南峦已被重创,五神君心中各思忖:“这天道盟哪里来的这么多高手?”而王风这边的人也在静候,看五神君下一步怎样走。一时,堂中众人名有所思,整个大堂,已慢安静之极。

忽然,王风站了起来,向端木啸天那里行去,来到他面前,含笑不语。

端木啸天看着王风,虎目早已是泪光盈眶,哆嗦着站起身来,握着王风的手,微颤着嘴唇,却说不出话来,此时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流落下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端木啸天当年也是雄才大略、叱咤风云的神剑府府主!此时见他流泪,王风心中也是感动:“如此热血好汉,也不枉我们来此救他!”开口道:“先让我将你身上禁制解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