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145章  旷宇奇宝(上)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823 字

待王风、飞雪、烈凤三人回到神木界时,已是数日之后了。路上,三人坐着穿云梭,随意越界飞掠,却也意气风发。飞雪问道:“姑奶奶,你那日想与地、妖、魔三帝王切磋,是为何故?”

烈凤冷哼道:“还有何故?当初你姑爷爷被停职,落下笑话,起因便是因为这三人!”见飞雪还是有些疑惑,烈凤又道:“你夫君大概清楚,你问他好了!”

飞雪转面看着王风,嗔道:“你……你到底还有多少事在瞒着我?还不说来听听!”王风见飞雪的一双美目凝视着他,实在受不了,只得开口道:“好了,说与你听便是!”站在穿云梭上,俯瞰下方,王风道:“你还记得地、妖、魔三界联手,想侵占修真界一事吧?”飞雪点了点头。

王风又道:“在这之前,曾经有修真界修士大量进入人界,滥杀无辜。要知人界对于上三界来说,那可是禁地啊!虽然姑爷爷事后也严惩了那些修士,毕竟是亡羊补牢。

从那时起,大神界,尤其是共工大神和一相与姑爷爷不和的苍木便心有不满,再加上妖魔偷潜进入修真界,九界震荡,你姑爷爷再不停职,那可真是说不过去了!”飞雪点头不语。

说话间,神木界总部已然在望。只见飘渺紫府被放在原处,远远望去,紫雾缭绕,若隐若现。

三人停落身形,大步进入府中。皇甫中天夫妇早已上前,向烈凤行晚辈之礼,烈凤笑道:“你夫妇如今也是王尊帅的手下,而我,单以师门上说,与王尊帅当属平辈,但是,飞雪又是他的夫人,这样一来,全乱套了!俗礼就免了吧!”众人大笑。

烈凤从共工口中得知王风便是武祖的关门弟子,而王风的十八位武尊师兄,与烈凤平辈论交,平时也很熟络,是以烈凤与王风,实是同辈。众人深知其中原因,一怔之下,便已明白烈凤适才之言。

闲聊一阵,众人各自离去。刚回到书房,雄氏兄弟二人便来向王风汇报军务。王风问道:“大军行程如何?”雄若山道:“据前探来报,六十万大军于今晨已全部在边界集结完毕,估计要在明天,才能行动!”王风点了点头,又问道:“各界的传送大阵布置得如何?”

雄如海道:“回大帅,传送大阵已正常运转,并有专人把守,后续部队随时可以开赴前线!”这时,玉玲珑等六夫人也进得书房中来,神龙与四家将均在房门外把守。

王风道:“你们来得正好!军士训练得如何?”玉玲珑道:“有了众高手在调教,军队的战斗力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只是,丹器房来报,说有些材料已供应不上,再拖延下去,有些丹器可能要断货!”

王风道:“你叫他们将所缺材料列一份单子出来,让采办司加派人手,于各界搜寻。本界中没有的,还可以与前方副帅磋商,去金华挖他们的墙角!”众人莞尔而笑。于是雄氏兄弟告退。

王风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六位夫人,开口道:“红云、紫珠你们最好回水晶宫吧!二老听说你俩身怀有孕,着实想念。”二女闻言,均点了点头。王风转面又对飞雪道:“雪儿,你要马上回到前线去,帮助火儿处理军务,她一个人在那里,我可放心不下!”飞雪应了一声,道:“我明天就走!”

王风对玉、冰、青霞三女道:“总部之事,你们三个要全权处理,难以办理之处可与皇甫堂主和雄氏兄弟商量着办。”三人也点了点头。若冰道:“那……你呢?”

王风道:“我还有要事,不过现在不能说出来。总之,这次东西大战,此事若不弄清,一切都是空谈!”众夫人见王风神情严肃,知是事关重大,均道:“那……那你自己要小心!”王风点了点头,将弱水、青宇二令拿了出来,交给玉玲珑,道:“此一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不过有一点,那就是在大战之前,我们定能赶回来!”

第二日,看着飞雪离去后,王风带同神龙、四将、四坐骑亲自将红云、紫珠二人送回修真界的水晶宫中,与王苍他们相聚。然后一行直接去了天仙界,径向北斗帝府而行。

过了不久,天神界天行、地禁二神皇、伏虎神尊、天仙界五大帝君等齐聚昊天帝府,除了武德留在神木界训练军士没来外,其他有头有脸的仙君、星君等全部到齐,就连凶名远播的北斗双煞——破军、贪狼二星君,也来了,这让王风体内的七杀,发出一声只有王风能听到的欢呼声。

三凶原本亲如兄弟,如同一体,此次虽未见面,但都感觉到了相互那种熟悉的气息。

闲谈一阵,王风直奔正题:“这次前来,之所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是因为旷宇奇宝计划,就在今天正式启动!请天行、地禁二神皇主持炼制程序,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众人纷纷问道为何这么急,王风将金华方面的军情简单地说了一下,众人均大惊失色。

安排妥当后,一行数十人直奔炼仙台而来,然后星君、仙君一级的,全部在台外护法,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违者杀无赦。为防万一,伏虎神尊也来到外面防护。正在这时,只听香风习习,仙乐飘飘,三清道圣闻信已然到来。不久后,一片梵音中,佛祖也已降临。其阵势,宛如当年在紫霄山安置六道轮回那般壮大。

众人惊喜连连,连忙各各就位。王风、神龙二人在台上最中央,外面便是四家将和四坐骑,再外面是三清道圣和佛祖,分坐四方,面内背外;五大帝君和二大神皇七人又是一圈,此时已在炼仙台边缘处;周天禁制之外,便是护法的伏虎神尊和各路星君、仙君了。

从高向下远远望去,只见环状的炼仙台,平生出一层淡淡的白气,众人身形在白气之中,朦朦胧胧,若隐若现。

炼制旷宇奇宝,是需要包括人在内的九个古老的物种以及其它的几点要素。多年来,王风等人辗转奔波,却一无所获。后来,共工宣召集会,就此事以求良策,众人一商议,发现王风的七大家将包括四个坐骑,正是能达到条件。王风听完吴能汇报后,也是恍然大悟,高兴不已,同时也自责道:“我怎么没早点想到?当真是牵牛在手,却还在寻牛了!”

经过多日观察,众家将和坐骑均可参与旷宇奇宝的炼制。在这之前,王风将此事向众家将和坐骑们说了一遍,做与不做,当不勉强,再说这事也勉强不得。八人当即一口答应,正要出力相助。他们心性的转变,也是与王风一行多年来的相处,渐渐耳濡目染所致。

各各就位后,众人宝相庄严,结印念咒。不过片刻,只见白光闪耀,渐有凝成实质之势。随着白光越来越多,越来越厚实,在周天禁制内,已形成一个倒覆的大碗般,将内圈中的王风、神龙及四将四骑扣在其中,随着白光的加浓,刺目的白光中,十人身形已完全被遮掩住,再也不见。

光中的王风,此时与另外九人心念相同,意识如一,已进入物我两忘之境。只听“呼”的一声,吸灵石壁已破体而出,渐渐涨大,悬浮在众人头顶。只见那宛如实质的白光一阵动荡,立即化为无数的条带状,并不停地游走飘荡,绚丽夺目。

随着王风意念的控制,作为载体的吸灵石壁同时在不停地变幻各种形状。王风忖道:“这旷宇奇宝该定成什么样子呢?”心念动处,那不断翻滚扭曲的吸灵石壁也随之变化,与王风心中所想同步而行。自从吸灵石壁被王风炼化后,确是受其心神控制,随心所欲地变幻。

看到吸灵石壁的变化,王风又想到:“既然它能随意地千变万化,那么先定好一个模形吧。”心念微动,将七位夫人、无双三公主、伊莎三公主这十三人的容貌截长去短,互相弥补,然后用强大的神念融合起来。

只见那吸灵石壁一阵颤抖,围在周围的无数条带状的白光也是一阵急剧摇晃,而此时正在发力结印的众人,只觉真元狂泄,被吸扯而出,均惊骇之极。王风可不知此举大损众人修为,仍在努力地凝结他自己想当然而为之的“怪胎”来。

好在众人修为高深,全力控制之下,终于各自控制好了真元的流速。王风将吸灵石壁的最后一点分叉凝聚后,只见那吸灵石壁已化成一个体态撩人,举止间有万种风情的女子身体,只是面目发肤等细节还未成形,那要等大功告成后,才能出现。

有了载体,众人的真元已是定向而注,而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见时候已到,天行、地禁二神皇用神念向王风齐传道:“开始!”王风心中一动,与神龙和八人同时将神念大放,向半空中翩翩起舞的女子身体罩去。刚一触碰,神念如丝如缕地被粘附其身上,随后被一吸而入。

只见那黑幽幽的女体登时毫光大放,大是刺目,王风轻喝道:“放血!”十人手指轻划,左腕一道血口已然出现,然后右手虚抄,将各自的鲜血凝成珠状,弹向那大放光华的女体。

而在外围的众人,将各自准备好了的法宝同样化为珠状,向内面祭去。只见那女体忽然急速旋转起来,带动气流,形成一个旋涡般的风柱状。无论是血珠、宝珠一近如龙卷风般的风柱,即被拉扯进去,在一片乍起的七彩毫光中,“喀喇喇”一阵响动,如同爆豆,又似骨折。

内圈中的王风十人此时真元大耗,脸色苍白,胸口起伏不定,显是疲乏之极;而在外围的众人,将自己多年焙炼的无上法宝投入女体后,因为法宝与自己心神相连,此时陡然舍弃,同样是心脉受损,修为大降。王风自然深知这一切,不禁暗暗感动。

只见半空中急转的女体逐渐变慢,只是光华刺目,难以直视。众人又不敢用神念扫探,因为这女体是吸灵石壁所化,任何神念神识,一近其身,便被吸入其中,无踪不影。王风此时也是真元后继乏力,也无法运用极渊重瞳细看,当下与众人一样,闭目静坐调息,想尽快恢复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闷雷传来,众人已被惊醒。只见半空中的女体旋转得越来越慢,即将停下来,但全身上下还是光华刺目,看不清是什么样子。

王风心道:“十三名绝色女子的合体产物,该不会丑到哪里去吧。”转念又想到:“不好!俗话说物极必反,美到极处便是丑,而丑到极处便是美!若是这旷宇奇宝不丑也不美,这……这如何是好?虽说可以随时变幻,但这刚一露面,岂不让人大失所望?”

心中忐忑不安,忽听又是一声闷雷传来。

只听太清道圣叫道:“劫雷来了!大家小心,不可擅离位置!”众人抬头望去,透过淡淡白雾般的周天禁制,只见无数朵彩云飘浮过来,在众人头顶凝结,形如巨大磨盘。王风惊道:“彩云劫?这是神劫!”太清道圣道:“虽是神劫,也是器劫!没想到奇宝还未完全成形,器劫便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