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152章  时空河堤(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736 字

找到首行文字,王风伸手一摸,果然,那古里古怪的文字已在自己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自己所认识的字体。心喜之下,王风也不细想文词之意,只顾边摸边记,先烙印在灵海中再说。

一路急摸强记,不知过了多久,王风已绕过整个时空河堤一周,将上面的文字已记了个七七八八了。

见怪兽们还在远远地等候,王风不及细想时间到了没到,又从头摸起,再次绕了一周。待到绕过第三周过后,王风盘膝坐在虚空中,闭目入定起来。不久,当王风睁开眼睛后,时空河堤上的近百万字已尽数印入脑海,没有遗留下半个字迹了。这也归功于王风那强大的神念,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其深深生生地印在脑海之中。

不知为何,眼前时间飞逝,已过去良久,还不见一只怪兽上来,要王风进行下一轮比试。王风见状,遂不管其它,又上升至槽口,向内面探去。这一静心之间,神念神目并用之下,王风惊讶地发现,其中如水银般翻滚不定的东西,竟也是一个个细小的银光闪闪的文字聚在一起,如同一槽翻滚的米粒般大小的珍珠。

刚想伸手抓去,只听一只怪兽道:“一个元时已到!请下来进行第二轮比试!”王风一惊,心念动处,走了回来,笑道:“这么快便过了一个元时吗?你们可不要唬我!”

那只怪兽双眼一翻,道:“千真万确是一个元时。我们十二兄弟,每人掌管一个元时。每人调息一周后,便是一个元时已过。”

王风道:“那你说说看,你们的一个元时,相当于……嗯……相当于人界的多少?”那怪兽道:“人界嘛……我只知道一个元时,便是人界的六十个月,至于多少个时辰,你自己可以算算。”王风既惊且喜,当下道:“如此看来,你们实是没有骗我。来吧,这一次是谁?”

一只怪兽朝上张了张口,遂向前行了几步,距离王风约莫二丈之处,停止不动,只用那双兽眼盯着王风上下打量。王风可不愿与它对峙相耗,时间可贵。当下左手一翻,一个火球已托在掌上。

跟着身形一晃,便已到那怪兽面前,灵压暴发,将那怪兽牢牢锁定。眼前形势,只要那怪兽略略一动,王风将如离弦之箭般即至,而且,手中那荡漾着巨大能量波动的火球将对那怪兽作致命的一击。

见那怪兽浑身哆嗦,显是惊骇莫名,王风传音道:“认输吧!我这团火球可焚万物,你信不信?”那怪兽惊惶地点了点头,又转面向另外一只怪兽看了看,这才回传道:“我输了!”

再次回到长槽之上,王风心中一动,伸手向长槽内翻滚不定的银色字体摸去。刚一触摸到字体,那长槽突然生出一股巨大吸力,将王风的手臂吸住,竟带着身体向内吸扯。

王风大惊,当下运功抵抗,想挣脱这股吸扯之力。偶尔回首一瞥间,见那十二只元时兽没看向自己这边,一只只虚爬在那里闭目养神。王风暗暗称奇,心中却暗恨这些怪兽事先不提及此事。

这一分神之下,王风再也抵挡不住这股巨大的吸力,抓撑住槽缘的左手一松,身形一翻,整个身躯已掉进槽内。这时,不远处的一只怪兽看见了眼前之状,只茫然地抬了抬头,遂又闭上兽目,似是不理王风的死活了。

王风被吸入长槽内,立即被那无数的银色字体包围,银光闪耀,刺目之极。王风已是目不能视物,入眼尽是一片干干净净的银白。过不多时,这些刺目的银白消失,眼前又骤然一黑。王风眨了眨眼,只见眼前那无数的银白字体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点点萤光,如同黑夜中出现无数的盘旋飞舞的萤火虫。

王风虚立在长槽之中,四面上下看了看,发现这长槽之大,似是无边无际,长槽之深,也似深不见底。细一思索,王风便猜到这长槽之内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独立空间。

正在打量这槽内情像时,王风忽觉双手有些微微刺痛,连忙抬手一看,只见一只只萤火从双手中一穿而过,同时,无数个字迹也出现在脑海之中。

这时,面部、脖颈等处,也是如蚁咬噬,扭头细看之下,那无数点的萤火同样是如穿无物之境般地透体穿过。在这些萤火穿过身体的同时,无数个字体纷纷自脑海浮现,就像是在槽外亲手触摸那些金蝌文一般。

低头看了看,王风发现这些萤火触碰到衣衫时,被轻轻地弹回,一旦碰上裸露的肌肤,便会一穿而过,包括头部面上。却也没有造成创伤,只是有些许刺痛而已。

见到此时异状,王风暗暗称奇:“难道这衣衫竟比得上我坚逾金刚的肌肤吗?”

再不细想,连忙整理脑中那乱七八糟的字体,想拼凑出文理相通的词句来。可是这样一来,当真是谈何容易!一是所接收的字体有限,只有头部脸面及双手等裸露之处能被萤火穿过;二是当字体在脑中纷纷涌现之时,却也是杂乱无章,竟无一句完整的词语。

正当王风苦苦寻思良策之时,那些萤火突然被一道耀眼的强光遮掩住,银白色的光芒已是铺天盖地般地席卷而来,四面八方,重又进入一片银白的世界。

王风无奈之极,眼下目不能视物,而那些萤火也消失不见,便是想强记,也无可能了。约莫在一片空无的银光中呆了近两个时辰,眼前又骤然一黑,王风期待已久的点点萤火又突兀地出现了。

王风心中一动,明知槽内空无一物,还是像做贼般地四下看了看,然后脱尽衣衫,叠好后放在一旁。那些衣衫却不往下掉落或飘向远处,只是同王风一样,静静地悬浮在原地。

此时的王风,已是赤条条地一丝不挂,盘腿而坐,全神贯注地接收纷飞而来、又透体穿过的无数点萤火,一面又将神念催运至极限,整理搜索留在脑海中的字体。在数个时辰过后,强光又涌现出来,萤火消失。两个时辰后,强光消失,萤火浮现。如此反复往来,王风依然坐在那里,闭目入定。

随着接收的字体越来越多,那些印在脑海中的词句也越来越多。此消彼长之下,一些毫无规律、杂乱无章的单个字体相对地越来越少。王风现在要做的,便是将这些或长或短的词句整理出前后顺序来,虽然无暇思考其中含义,但强记在脑中,还是能够勉强办到的。

时光飞逝,又似停止,当王风将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单个字体融入一句词语中后,只听脑中一声轻响,王风顿觉一阵晕眩,片刻后,一股清明之意如一汪清泉般,将脑中洗滤一遍。

王风这时发现,自己的神念修为在这急剧的磨练后,竟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如此洗滤数遍后,烙印在灵海中的无数条长蛇般的词句一一涌现出来,急速闪动之下,密密麻麻地形成一个大圆圈,慢慢旋转,闪烁不停。

这时,之前在时空河堤外面记下的那近百万字体也突然地涌现出来,同样形成一个大圆圈,慢慢旋转着,向那银白色的字圈靠了过去。银白字体也近百万,所以灵海中这一金黄、一银白的两个字圈的体形一般大小,并隐隐有相吸之势。王风见此情状,心中忐忑不安,两圈相融,一时不知是福是祸。

只见那两个字圈终于触碰在一起,王风身形一震,脑中“嗡”的一声,似是炸裂开来,双眼一闭,就此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当王风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柔软的沙子之上,阳光刺目,微有风拂树叶之声轻送入耳。感觉身上还是赤条条地一丝不挂,王风一惊,连忙坐起,四下看看,竟空无一人,却瞥见自己叠好了的衣衫还在身旁,而在衣衫之上,还压着一块石片。

将石片轻轻地放在一旁,王风连忙穿上衣服,这才拿起那块石片端详起来。只见石片黑黝黝的,平平无奇,上面也无图画或字迹。心中一动,一缕神念放出,向石片扫去,然后进入石片之中。

只见在无尽虚空之中,十二只元时兽静立在自己面前。而它们身后,便是那金光灿然的时空河堤了。一只怪兽对王风传音道:“你已尽数记下了时空各大法则,而我们也要走了。你现在看到的一切,是我们留在石片中的神念影像。相识一场,我们最后为你解说一番,记在心中即可。”

“先前对你说过,就我们所知,有六框宇宙,其大无法想像。这次你追上我们,虽然还未出第三框宇宙,但离你的青汉、金华苍宇,已过亿万里之遥,而时间,也过了近两百个元时了。

不要惊慌,只因你在追我们的过程中,身在时空河堤的轨迹之内,而后又在其光圈之中,所以,你一直处于时光加速当中。总之一句话,对于你们那里的时光流速来说,还不到百年!”

“我们之所以数番来到三框宇宙,是因为想寻回一块掉落的空间之堤。相信你也看到了那块坑洞,那是在一次意外中,被撞落的,随后坠向你们的青汉、金华二宇的附近之处。如有可能,希望你能帮我们寻回。待寻回后,我们自会转来找你要的。”

“如今,我们把昏迷不醒的你送入附近的一个界面。作为帮我们寻回那块空间之堤的回报,这块石片就送给你了。你可以尝试着进入石片之中,如有可能,便将它炼化吧,用它来赶路,或者在内面修行,当有玄妙之处。这石片同样有时光加速之能,人界时光一年,内面却已过千年之久。”

“差点儿忘了告诉你,这石片上留有第三框宇宙中各大苍宇的空间坐标,你进入虚空后,即可分辨各宇之方位。至于能用多少时间返回,那就看你的能耐了。赶路的时间,可是没有任何加速或延缓之效的!再见,我的朋友,后会有期!”

眼前景像变淡,虚空也慢慢消失。此时,石片内却是一个极大的空间,洁白干净,却空无一物。

收回神念,王风看着不远处的大海,如呆如痴,怔怔不语。忽又猛地惊道:“不知我离开时空河堤后,又过了多久。要是真离青汉有亿万里之遥,就算我已达至心至如归极速,短时间内,还是难以赶回去的。”

神念略放,发现整个界面与人界有些相似,却远比人界多了许多海洋。同样也有人虫鸟兽、花草树木等。自己目前身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海岛上,眼前艳阳高照,海鸟飞翔。

王风无心欣赏海景,只顾思索如何能尽快地赶回去。忽然想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元时兽留下的石片,既然有时光加速之能,不如先把它炼化,然后用它来赶路便是!”想到便做,当下王风盘腿而坐,将石片定在身前,手指一弹,一点至罡神炎窜出,粘在那石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