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163章  阴阳原神(上)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460 字

王风慌忙扶住金玫双臂,只觉一阵幽香扑鼻,触之柔软,不禁心神一荡。随即定神自责道:“人家遭逢失母之痛,眼下又有丧父之虞,你于此时却心存邪念,王风啊王风,你还是人不是?”

自从王风将六大神火炼化,体内已带有刚烈邪野之气,不仅易怒,而且看到心仪女子,常常生出相亲相近之念。待到至罡神炎大成后,这种感觉更为明显。王风自己也知道这是神火霸道所致,幸亏有冰清玉洁决镇压,更有自己强大的神念修为支撑,这股时有时无的神火邪毒才不至泛滥。

但这也仅仅是一种权宜之法,若想尽除,还得另想良策。

当下道:“万圣帝与我一见如故,其才学修为,我也深感钦敬。公主勿忧,我定会倾尽全力,以保令尊大人周全!”金玫闻言,俏脸略显喜色,无双悠悠二人,也稍带笑意。

看着三女心神大定,王风笑道:“咱们现在便回总部,招聚各长老堂主等商议后,再行事不迟!”见她们点头同意,王风当下让赤炎鹏王枪,去金华通知吴能回来,并用神念传音总部的分身,派小雨龙五率众去金华,替换吴能处理各种要务。做完这一切,王风驾驭飘渺紫府,往神木界进发,一路观看各界美景,一面思索。

刚回到神木界,赤火鹏王枪与吴能利用传送大阵之便,已恭候多时了。收起分身,王风得知小雨龙五等人也已出发,估计也早到金华了。

大堂上,王风一行与吴能、周信、安定、王青、雄氏兄弟等人坐定。王风先将万圣帝去玄幽苍宇一事向众人叙说一遍,然后想先听听他们的意思。

一番交谈后,众人一次也没去过玄幽苍宇,更遑论知其详情。吴能道:“盟主何不叫关押已久的青野子或者苍木来问问?”天道盟中人,多数时候还是称王风为盟主。

王风闻言,立时传音,让青野子和苍木来到堂前。青野子自从被拘禁后,看守之人尊从王风之令,倒也没有为难他,所以这段时日,虽然不尽自由,青野子却也循规蹈矩,一心潜修;那苍木却惨多了,神念被毁大半,修为更是一落千丈,看守者得知他是奸细,哪会有半分和颜悦色,动辄怒骂喝斥,稍不如意,便拳脚相加,若非王风有令在先,须保全其性命,只怕此时已是尸骨无存了。

青野子见王风问话,沉吟一下,开口道:“听说天魔界与其相邻,其宇内修士也大多身带魔性,就本身修为而言,或可与一般天魔不相上下!”语出惊人,众人纷纷露出不信之色。

王风问道:“何以见得?”

青野子道:“我自被名动天魔擒获后,见我有心归顺,名动也时常对我说起玄幽苍宇中的些许情景。听他说,玄幽苍宇极大,就他所知,大小界面已达七十多个,这还没有将其中的未知界面算在内,总共估计近百。其界面内中情景,与我们青汉苍宇相差不远,人神仙鬼,妖魔兽怪等各类纷呈,其苍宇最高掌控者,据说与我们青汉苍宇中的地狱界大有渊源。但具体详情,名动没说,估计他也知之不详。”王风不禁向无双瞧去,只见她摇了摇头,显然也不知此事。

王风点点头,叫他静坐在一角,当下将隔音禁制拉开一条缝,让人将久候堂外的苍木请进。

多日未见,苍木已是形销骨立,再无半分昔日神采。王风面前站立的,直是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王风一惊,随即明了,心中不忍,立即将看守之人叫来,怒斥一顿。

苍木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一句话,似是心如槁木死灰,王风叫他上前,他便上前,让他坐下,他便坐下,好像是行尸走肉,又如提线木偶。将适才问青野子之言向他问了一遍,苍木仍然是眼皮也不抬,坐在那里,似乎没听到似的。

神龙见状大怒,正待发作,王风急使眼色制止。

只听王风对众人笑道:“三年之约眨眼即至,如今那光、暗二神还在炎山弱水禁制内潜修。对于三年后的较量,各位作何看法?”

吴能老奸巨滑,哪里不知王风心意,当下接口道:“金华苍宇的光、暗二神,已是大势已去、山穷水尽,纵然三年后修为尽复,也不过是再败一场而已。只是属下有一事不明,当向盟主请教!”

王风道:“不敢!吴长老有话请讲!”

吴能道:“听盟主说,那光明神所创的光明教,其教义实是光明正大,所以,盟主有心留其性命,那也说得过去;但那黑暗神阴险毒辣,这次大战,我方丧命于其手中者不计其数,比之暗三界,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盟主为何也对她有网开一面之意?依盟中众多兄弟之请,何不一刀杀了干净?”

只见苍木眼角微微一阵抽搐,却哪里瞒得过众人眼睛。王风知是起了效果,当下叹道:“只因那黑暗神虽是阴暗属性,但也是血肉之躯的生灵,实不忍心诛其性命;再者,留着她,也是为了日后对那光明神有所牵制。”

神龙接口道:“既然如此,干脆将二人一起灭了,岂不省事?”王风尚未答话,苍木怒道:“放屁!”神龙一怔,再也按捺不住,当下一记飞掌疾出,向苍木拍去。

王风大惊,心知这一掌若是拍实了,依苍木眼下还不到天仙之境的修为,哪里还有命在,当下左手轻挥,将神龙的那一掌雄浑劲道,截去大半。只听“蓬”的一声,苍木身形高高抛起,冲破禁制后,又重重地撞在堂壁上,摔将下来。

王风瞪了神龙一眼,撤去禁制,然后向前望去。只见二府卫将苍木搀扶起来,走至椅旁,让他安坐,随后退去。苍木“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如金纸,神情萎靡。大口喘了几声,遂开口道:“眼下我功力尽失,要……要杀要剐,这就……这就请便。我若是……若是皱一下眉……眉头,也不算……不算好汉!”这几句话断断续续地说出,显是受伤颇重。

王风道:“再怎么说,你也是我青汉苍宇之人,曾有功于本宇。我既然决定放黑暗神一马,其中也有一份你的原因。只要日后你……你夫妇俩儿去恶从善,改过自新,又何必杀你二人?今天请你前来,当就此事向你请教,还望如实相告!”

苍木盯着王风看了看,从牙缝中蹦出一句问话:“你们当真能放过梦露吗?”众人一怔,随即想到梦露便是那黑暗神之名。均心道:“那心狠手辣、作恶多端的黑暗神,居然叫这等美妙动听又惹人遐思的名字!”

王风正色道:“只要你能将你所知告诉我们,我们也绝不食言!不过有一个条件,若是你们都无异议,我可以保证,除了我之外,任何人也不会动你们分毫!”

苍木道:“什么条件?”

王风道:“在放你们离去之前,当在你们身上设下禁制。只要你二人以后安守本份,不再作恶,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们。可要是你们依然我行我素,行事卑劣,说不得,立即取你二人性命!”

苍木闻言,一双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嘶哑着嗓子吼道:“不可能!这说明你们毫无诚意!既然这样,还不如干脆将我们杀了!”

王风笑道:“杀你二人易如反掌,但也无益!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也知我极少亲自动手杀人,不过,眼下三凶均在此地,何需我动手?只要将你们交给他们也就是了!奉劝一句,在你们身上设下禁制后,其他人得知,更不会对你们在意,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啊!你想想罢!”

苍木原本苍白的脸上此时浮现一抹潮红,胸口起伏不定,在一片寂静中,只有他“呼哧呼哧”沉重的呼吸声,显是内心在挣扎。

良久,苍木举目环顾,问王风道:“你说三凶齐聚,如今在场只有破军星君和贪狼星君,那三凶之首七杀星君呢?老夫修为虽然大降,一双老眼,却还未昏花啊!”说完,冷冷地盯着王风,眼光中满是讥诮之色。

王风也盯着苍木笑道:“哦?如此说来,你最忌惮的,还是七杀啊!”

苍木冷哼一声,道:“尊帅何必明知故问?碎丹爆婴、血肉无存,远不及神魂被噬之痛!只要七杀星君在这里,且听从你言,尊帅纵然不在老夫身上设下禁制,但有所问,老夫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见王风依旧看着自己含笑不语,苍木又道:“只是老夫所知有限,关于玄幽苍宇的详情,梦露远比老夫知之甚多。只要七杀天君在此出现,老夫和梦露可立马让尊帅施加禁制,绝不抵制!但若是尊帅适才乃是诳语,那就休怪老夫闭口不言。便是面对酷刑,有死而已!”

王风笑道:“如你所愿!七杀,出体!”“咻”的一声急速尖锐的怪响,一道白线一闪即没,似是从苍木的头顶上钻了进去。以苍木眼下低浅的修为,七杀进入其顶门,如入无物之境。

只见苍木身躯一震,浑身哆嗦个不停,而一双眼睛,红得似是要滴出血来。从他身上传出一阵细微的怪响,似是野兽进食,又好像钢刀刮骨,声音令人牙根酸痒,口中苦水大冒。

见苍木似有不支之像,王风召回七杀,随后手指轻弹,一缕真元“嗤”的一声,打入苍木体内,助他调息。

良久,苍木缓缓睁开眼睛,原本苍白的脸上,略现一丝血色,显是王风的显衍真元起了作用,而适才的种种痛苦,也大有好转。

只见苍木低头想了半天,随后开口道:“尊帅既然手握三凶,老夫已是在劫难逃!”微叹一口气,苍木又道:“还请尊帅将梦露放出,我二人当无虚言!”王风点了点头,随后闪身出门。

过不多时,已将黑暗神带进堂中,王风使了个眼色,众人随即离开大堂。此时堂中,只剩下苍木、黑暗神二人了。

黑暗神经过多日的静修,元气恢复了不少,只是脸色依旧苍白。见王风留他们二人单独一晤,苍木心中暗暗感激,便是那黑暗神,心中的仇恨,也化去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