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10章  回归青汉(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677 字

数日后,数道身影出现在漆黑深幽,又漫无边际的太虚之中。细看之下,正是风甲、圣仙三绝、火凤儿一行。火麟与玉琴仙子驻留在赤霄苍宇中的洪荒古界当中,各司其职,一旦有变,捏碎玉碟,风甲一行便可在第一时间内得知,从而火速返回赤霄。只是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发生。一是局势,二是玉琴仙子的身份。

只见这数道身影疾如电光,各自身后拖曳着一条长长的虚影,宛如数条长龙一般。心至如归极速,已是超越光速的存在。

估摸行了十来日,绚烂多姿又瑰丽万分的青汉星云,已出现在众人眼底。

“青汉苍宇,实在比赤霄苍宇更好看!”赤鸾在心中由衷地赞叹。

渐渐行近,一个青油油的界面也越来越大,终于无边无际。

众人即破即入,一团暗红色的火焰擦着护体元罩燃烧起来,不久后,便快速地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晶莹透亮的水气凝结而成的水珠,粘附在透明的护体元罩上。

看到这里,众人收起元罩,一阵清郁新鲜的气息扑面而来,众人已是高掠在虚空之中,云雾似海,艳阳刺目。

“青汉,我们来了!”看着眼前与赤霄苍宇中的大多界面截然不同的景像,众人在心中不约而同地道。若说赤霄苍宇中的多数界面呈火红的暖色,那么眼前的这个界面刚如同碧玉,处处透露出一种清凉。

而实际上,在太虚中远望青汉星云,也是那种青、蓝、碧等偏冷色调。

“这便是青汉苍宇修真界!”风甲双目放亮地说道。

“也是四弟你大名鼎鼎、威震青汉、金华二宇的天道盟总部所在吧!”雷霸意气风发地赞道。

“岂止是威震青汉金华,如今就连赤霄苍宇,尤其是火羽那帮人,也闻之胆寒!”不待风甲回答,南宫龙侯清冷又骄傲地插道。

赤鸾虽然没有开口,但她的一双妙目中,莹光流转,大放异彩。火凤儿四下张望,像是在找什么。

众人跟着风甲身形下降,只见一片紫色的山脉中,一处宏伟的建筑群如虎踞龙蟠,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与以前相比,随着王风四处搬迁,如今回归原地的天道盟总部,变大变广了不少,而其盟中弟子的数量、质量,也有了一个跨越性的飞跃。俯视下望,只见人影匆匆,忙忙碌碌,好一片兴旺的景像。

众人刚降落地面,便见大门外,一群人正无语静立,含笑看着众人。正是小虎、项坤、秦正、端木啸天、皇甫紫日等一行。

“弟弟,你总算回来了。这不,刚才那……那阿丁,提前感知你回来,便跑得无影无踪了!估计是去找另外那个甲乙丙什么的一同修炼去了……”小虎有些不耐烦地讲了一通,说着与身后一行迎了上来。

两行人相遇,随后停下脚步,风甲便相互介绍起来:“这是我结义的南宫龙侯南宫大哥,雷霸雷二哥,赤……赤鸾三姐,火凤儿妹妹……这是我哥哥小虎,拙徒项坤、端木姑娘夫妇、义子韩森、金傲,哦,你们在赤霄正阳界中见过……这是我内务总管秦正秦长老和妙月真人,这是我外务总管端木啸天端木长老,这位是卫统领张箭、虎威二统领,这位是我……是我的小舅子紫日夫妇……”

说到这里,风甲不知是不是看到了赤鸾那略显凄婉,又黯然无奈的神色,额上竟然微带汗水。总算介绍完毕,风甲松了一口气,遂带着一大帮人向府内行去。

片刻后,风乙带着紫云阁,飞身掠出府外,朝着灵气之眼方向遁去。一个闪晃后,平空消失不见。一切,又归于平静。

又过了数个时辰,众人的一番长途跋涉后所显出的些许疲态已荡然无存。

秦正妙月,端木等人也各自回到岗位上,忙碌开来。风甲带着火凤儿和圣仙三绝,去了一趟演武堂,与皇甫龙城、孔亚神王以及陈小石和武堂四骄等人见了面,随后一同游览起来。

武堂二副堂主和五杰充当向导,圣仙三绝惊喜不已,赞不绝口。

次日,一行又穿越数个界面,观看了天道盟分驻在各大界面的各堂各司,然后又去了金华苍宇,在风甲另有深意的安排下,他们还游了一番划分给暗三界的各大界面。

只是在与地狱王、金圣太子和朋城魔帝等人的会谈中,三界之主与圣仙三绝碍于风甲情面,双方都似乎有点儿不冷不热,与对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一两句。显然,他们与圣仙三绝并不来电。

闲谈中,地狱王暗暗对风甲使了一个眼色。风甲遂站起身来,让随从带着圣仙三绝游览他处,同时告了声罪,道声“稍后就来”后,便与地狱王去了一间静室之中。圣仙三绝对风甲素来信得过,见状也不疑有他,依旧在随从的带领下,兴致勃勃地游玩起来。

静室中,当侍女送上香茶后退出去,地狱王挥手布下一个禁制。风甲看在眼里,心中一动,知道地狱王有要事商谈。

端志茶杯,呷了一口,风甲抬起头来,发现地狱王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不言不语。不禁问道:“尊王有话要说?”

“盟主两番赤霄之行,当是威名远播,功德盖世啊!”地狱王要么不开口,一开口便是一顶沉甸甸的大帽子飞过来。

“不过是侥幸而已!尊王郑而重之地要在下前来,就是为了拍这些马……嗯?”风甲一时有些头大,显然那顶大帽子起了作用,“马屁”二字,也险些脱口而出,总算他收得及时,没有让对方难堪。

地狱王老脸一红,干笑一声,道:“本王也是实话实说,盟主又何必过谦?须知能者当仁不让啊!总算金鹏顾及兄弟之情,没有与盟主动手……嗯,这可能也是那只老狐狸的狡猾之处,面对盟主,哪里会自取其辱?得知盟主与金鹏化干戈为玉帛,本王得知,心也慰然啊!”

“这些,尊王又是如何得知的?”风甲大奇,忽然想起那天金鹏魔王的支吾之言,眼睛一亮,又道:“莫非……莫非……”

地狱王点头道:“早在多年以前,我与金鹏便义结金兰,随后,我们之间或互派信使,或亲自探望,总之是情同手足,亲如兄弟。

只是老夫因俗务缠身,于修为上,估计不及眼下的金鹏老弟。听说他早就踏入大神之境,而老夫,却是在去年才得窥大神之门径……盟主在赤霄的种种壮举,赤霄方面的信使已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报与老夫得知了。

此番有请盟主前来商谈,便是为了九年之后,那圣仙三绝与金鹏老弟之间的惊天一战!以盟主如今在这双方之间的身份,恐怕也不希望一方落败,一方获胜吧!”地狱王既与金鹏魔王是结义兄弟,那无双公主,自然是金鹏的侄女了。那天金鹏口中的公主侄女,便是指无双而言的。

“实情如此!一方亲如手足,有结拜之义,一方贵为朋友,怀真诚之心!要是尊王处在在下之位置,当作何抉择呢?”风甲有些无奈地问道。

“一个字,难!两个字,很难!所以咱们是不是想个什么办法,让他们之间的这一战风流云散!”地狱王目光一闪地道。

“同样的难!我二位义兄嫉恶如仇,执念如铁,一旦开战,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也难怪,金鹏那日的手段,也太狠了些!三圣险些当场殒落,后来又因为重伤差点儿冤死在自己的顶头上司手中,正阳界五万名修士就此魂飞魄散,三圣的亲宗弟子也死伤无数……这一切,换成谁,都难以忍受!”风甲摇了摇头,黯然道。

“看来,咱们俩个有必要在大战之前,先去一趟六大魔地,听听金鹏的意思后,再作决定。我们最好是同去,这样面子够了。反正你有这么多分身,偷偷地去了,圣仙三绝也不会发觉!”地狼王捋了捋胡须,对风甲说道。

“真要去,我也不会瞒着他们,当对他们直言。反正时间还长,真要去时,咱们另约好时间。”风甲想了想,然后对地狱王道。

“哦,对了,有一件事,我早就想问问尊王了,只是一时不得空闲,又不好开口。所以今天趁此机会,想问清楚,希望尊王能实言相告!”地狱王心中一动,面露喜色,连声反问道:“什么事?什么事?只要盟主开口,老夫断无不允之理!”

“是与金玫公主之母,万圣妖后失踪被掳一事有关的!”风甲面色一沉,冷冷地道。

地狱王心中“咯噔”一下,原本欢喜期盼的神色,顿时一变,显得略有些苍白起来。

“原来盟主要问的,便是这事儿啊。老夫还以为是为无双小女的……唉,我早就知此事瞒不过,迟早有一天盟主会插手的……如今,老夫就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只要是老夫知道的,便一五一十地说与盟主听罢!希望盟主能相信我就好!”地狱王面上划过一丝黯然之色,然后抬头仰望屋顶,淡淡地道。

风甲盯着地狱王良久,然后道:“我相信你!”

“你相信老夫?好好好,老夫的眼光不错,小女的眼光更不差!就凭盟主这一句话,老夫这条老命,从今天开始,便卖给盟主您了!”地狱王猛地注视着风甲,双目一亮地道。接着,地狱王平静又缓慢地说起此事的经过起来……

“早在许多年以前,老夫便是玄阴原神手下的一名普通护法,在上司的带领下,终于开辟了如今的地狱界。后来,我多立奇功,我上司便将我与我妹妹封为此界之主。

再后来,古神们分划九界,而我上司也被风、麟二尊连手赶出青汉苍宇,不知去向……”听到地狱王说到这里,风甲忽然想起以前在异兽界中,太清道圣和谛听神兽曾说过的一些话来,当下插口道:“尊王的顶头上司,便是那……便是那七首吞天兽吗?”

地狱王点了点头。风甲又道:“请尊王继续!”

“上司临去之前,曾偷偷地交给我三滴血珠,让我放在极阴之地,看护其进化。过了数千年,那三滴血珠终于进化成功,化为人形,成为我手下的三大护法。这些,盟主后来都知道了!这三大护法,便是七兽吞天兽的后裔。

那日在异兽界被盟主重创后,稍稍恢复修为,便去了玄幽苍宇,至今没有音信传回……”地狱王那低沉又缓慢的声音在静室中回荡着,平静又淡然,仿佛在诉说着一件与他毫无关系的小事。

只听他又道:“直到后来,我收伏了地狱九大魔君,并将妖魔二界拉拢过来,成为我的附属界面,从此后,我暗三界同气连枝,荣辱与共!至于那冥鬼二界,则是主动求我们庇护……

我地狱界九大魔君中,以幽骨地君实力最强,便是与老夫相比,也在伯仲之间。据我后来得知,幽骨入我门下之前,因修秘法,导致精魂裂变,整个身体一分为二,成为如同另有一个分身的存在,却又不是分身。因为这是两个一模一样,又有着独立性格而且相互之间从不沟通的两个人。那一个幽骨在分裂出体之后,也是杳无音讯,不知所踪。

后来,便出现了幽骨地君掳走万圣妖后一事。我隐隐猜测到了,估计是另外一个幽骨所为,而那另外一个幽骨,极有可能藏身在玄幽苍宇,却又不敢肯定。好家伙,万圣帝差点儿将幽骨逼得当场自尽……”

“我后来得知幽骨这一隐私后,便用来要挟他,要他率众与盟主一战。在约战之前,我保证不会向外界透露这一隐私,而在他与盟主一战过后,无论胜败,其誓立解!

要知当时大神界对我暗三界虎视眈眈,若是被他们知道了幽骨地君与玄幽方面有所勾结,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再后来,盟主重创幽骨,幽骨修为大降后,也不知所踪……”说着说着,地狱王竟站起身来,来回踱步。

只听他又说道:“从种种迹象上看,万圣后被掳一事,定是与另外一个幽骨有莫大干联!可是至今让老夫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玄幽方面如此大费周章地掳走万圣后,究竟是为了什么?

而正因为老夫当时没有想到,便是想到了也没有及时说出来,或者说有些其它的私心,导致老夫一直处在嫌疑之地,百喙难辩。现在说出真相来,除了盟主,还真没有人相信啊!”说到这里,地狱王喟然长叹。

“若说老夫以前确实视盟主为大敌,心欲除之而后快,但自从无双小女与盟主多次接触后,老夫断然没有再生歹意!再后来,东西诸神大战开幕,盟主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有勇有谋,文韬武略,孤身深入敌后,于神木界大败光明神,这一切的一切,已令老夫等刮目相看,心服口服。

分划界面时,盟主有情有义,公平公正,青汉苍宇之九界上下,何人不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声:‘好一个不败紫髯客!’。

这次万圣老弟远赴玄幽,我实是事后才得知此事,也确为远在其地的盟主真身担忧啊!虽说我原本是玄阴原神一系,但自从古神划分九界,七首兽大败而逃的那一天起,我地狱界,包括妖魔鬼冥四界,都与其没有半分联系。从这方面上讲,我们已是自立为界,当属青汉所辖。”说完,地狱王看着风甲,突然收声不言。

良久,风甲又问道:“玄幽苍宇究竟有何凶险?尊王的担忧,是不知我……我那本尊能否应付么?”

地狱王沉重地点了点头,一脸肃穆。缓缓坐下后,道:“也罢!如今,就将老夫所了解的玄幽苍宇,再仔细地为盟主详说一遍罢!”说完,端起身旁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