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46章  残天终现(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959 字

首先,命令常平六仙对于即将来访的百帝门使者以礼相待,同时,尽量拖延时间,有可能的话,弄清他们的真正意图;接着,派人上界,将此事告之天仙界五帝和天神界二神皇,以及青宇神帝;然后,邀请次神界的四神君来修真界协商,同想对策;最后,让青汉执法使倾巢而出,严密关注各外宇来者。

对于风乙一连串的命令下达,整个金华青汉二宇的各大宗门,各部司堂已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并且作好了应变的准备。

数日后,上界使者带回了消息:天仙界五帝和天神界二神皇,他们表示不能作主,一切听凭青宇神帝的安排;青宇神帝也表示无意插手或过问此事,只送给风乙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得此消息,风乙虽然疑云满布,却也没有追问。

随后,他便立即大开堂会,将目前形势向各部司堂的头领们传达了一遍,然后让他们分头行事。

一晃又是数月。此时,距王风离开青汉,北上玄幽的时间已过去了五个年头了;风甲闭关的时间也过去了整整两年;盟府的命案在这两年之间,仍然没有告破,因为凶手至今也是无影无踪;百帝门的使者也到了金华苍宇,正在与常平六仙等人大打口水仗,听说那使者非常强势,而且快要失去耐心了!

接到此消息,风乙命令金华驻军作好迎战的准备,并找来现住盟府中的次神四君商议。五人正说话间,忽听一道奔雷由远而近,然后自头顶滚滚碾过,空间振荡,气势夺人!

“发生何事?咱们出去看看!”风乙说完,与次神四君闪掠出府。

只见盟府的正上空,迅速地凝聚起了老大一团黑云,浓墨似的,其中电光如蛇,狂舞不停。这时,盟府中人也察觉到了天象的异常,纷纷来到府外,仰面瞧去。

“劫云!这是劫云!究竟是何人要渡劫?”

“瞧此情景,似乎是咱们盟府之内,有人要渡劫。不过此人为何现在还不出来呢?莫非想将咱们盟府毁了不成?”

“是谁这么混蛋?大劫来临,还赖在盟府中不走!咱们这就去将他揪出来,先让他尝尝拳头劫!”

就在众人的谈论中,一道人影如光似电地闪出府外,一个晃动,便消失不见。

“还好!从适才举止上来看,也许他……他并未成魔……”看着离去的风甲,风乙在心中道。

在风甲离去后,天上的劫云猛地一抖,跟着消散,然后又迅速地飘飞而去,正是风甲离去的方向。

见状,风乙心头又是一紧,心中惊道:“难道是他要渡劫?这么说来,他……他已成了另外一个人么?”眼中精光一闪,招呼一声四君,跟着急掠而去。

余下众人见风乙带同四神君跟去,只得胡侃一阵子,然后陆陆续续地进入府中,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一处空旷之地,风甲盘膝而坐,一面长约九尺的奇形怪状的兵刃,横置在双膝上。此时的他,双目紧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是入定起来。

不过半柱香后,那些原本在盟府上空消散的劫云,此时又出现在风甲的头顶上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浓!待到后来,已形成一个巨大的磨盘状,缓缓地旋转起来,然后又低低地压下,仿佛触手可及。

“这是什么劫?比天劫要大,比神劫要小,颜色又不对……”看着眼前的劫云,次神五君中的南峦神君皱眉问道。

“这是……这像是魔劫!”西岭神君一惊,大声地说道。

“不错!血环已现,像是魔劫!咦?劫云中间怎么还隐有金光出现?难道……”东岳神君神色一变,看着劫云喃喃地道。

只见磨盘状的劫云,其外缘又突然地出现一层暗红色的血云,如环状地将浓墨般的劫云包卷起来,一红一黑,颜色分明,既显得诡异狰狞,又令人触目惊心。其中隐有金光闪耀,只是与银色的闪电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是器劫!而且还带有魔性!”风乙肯定的道。

“嗯!劫云中闪现的金光,的确是器劫的标志!”北岭神君捋须叹道。

“当年,我有幸见到一位魔修,其本命兵器蚀日斩大成之时,所出现的劫云与眼前有些相似。不过,从声势上看,比这却小了许多……”西峰神君也接着道。

五人正说话间,忽然一道水桶般粗细地闪电咆哮而下,向风甲当头劈去。跟着,一道震天的雷声响起,大地晃颤,直有崩山裂石之势!

只听风甲狂笑道:“也好。最后一道工序,神电淬砺,就从现在开始吧!哈哈……”狂笑声中,九尺长的残天旋转而起,直挡向劈下来的那道银电。轰轰声中,那道闪电似是被击碎,化为千万道手指般粗细的电蛇四下狂窜,气流嘶嘶的恶响,夺人心魄。

在半空中旋转的残天,原本的那种蓝汪汪的颜色,此时隐透红光,旋转的速度,明显地加快了许多,远远望去,像是一面闪烁着红光的轮子。这时,又是数道粗大的闪电急窜而下,向残天射去,一阵噼里啪啦的急响中,一一击中了旋转中的残天。

只见那残天一抖一颤,红光也是猛地一张一缩,似是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将那数道粗大的闪电,吞了进去。

天上的劫云像是看到这一切,顿时愤怒了!于是,在震天地的雷声中,无数道闪电狂扑而下,大有将残天撕裂之势,而天上的劫云也变得越来越浓,似是其中就要洒下墨雨来,外围的那道血环,这时也殷红如血,翻滚欲滴。

“来吧!尽情的来吧!来得越多,我的残天将更加完美!哈哈……”风甲大笑着,怒吼着,屹立在急窜的气流当中,发须衣衫狂卷飘飞,像是一个疯子在指天笑骂。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中,各有一点妖异的红芒在闪烁,比之以前,更为明显,也更为长久。

就在那无数道闪电狂卷而下,最前面的那道银龙似的闪电来临之前,残天猛地一个急旋,化为一团巨大的盘状虚影,带起漫天的红光,迎挡而上,虽与劫云形状相似,也远比其要小,但残天一时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威压,实有将劫云反罩之势。

“破!”随着风甲的一声怒喝,旋转如轮般的残天,突然之间血光大盛,红灿灿的如血般地红光布满了整个天空。只见那血光所到之处,浓墨般地黑云飞快地消退和飘闪,似是大带惧意,不过数息,那磨盘状的劫云,已消散了大半。

“想跑?迟了!”风甲一声冷笑,手一掐诀,旋转的残天猛然一加速,刺耳的“嗡嗡”声中,血光一暗,似是变浓了许多,跟着向余下不多的劫云套去。

此时,那道血环,也在急剧收缩,然后与黑云分离,凝成一团,就要飘飞而去。

于是,眼前便出现了这样的一种情景:一黑一红的两团云朵,在漫天的血光照射之下,飞速地向远处飘飞,只是远不及血光照射地速度。当血光彻底地将这一红一黑两团云朵笼罩后,它们如同春阳照耀下的白雪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变淡变薄,不过十数息,便完完全全地消失不见。

包括那原本满天肆虐咆哮的闪电,早已无影无踪,似是这方天地的一切,都在血光中融化,成为虚无。

当最后一丝红云消融后,笼罩近百里的血光突然收缩,化为一道径约数十里的超大血柱,如光般地直射向天空,轰的一声巨响,原本湛蓝的天空,似是一面被轰碎的镜子,生生地击破了一个极不规则、棱角满布的黑洞,其中星光闪耀,银河灿烂!

“哈哈……残天,原来天都能被其打残……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击,我只用不到一成之力,太好了……哈哈……”风甲如同疯子般的狂笑声,又刺耳地响起。

风乙见状,眉头一皱,随后喊道:“快将此物收起来,你不见这黑洞越来越大吗……”

“什么人?大胆!”风甲一惊回头怒喝道。此时他才发现远处的风乙和次神四君。

此时的风甲,在风乙等人的眼中,如同一尊魔神般,从黑洞处狂卷而出的罡风将地面上的一切物体都吸入洞中,只见飞砂走石,气流急窜,不一会儿,砂石泥草等物被吸得干干净净,整片空旷之地,变得光秃秃的,如一面镜子般地光滑平整。

若非此地与远方的石山原本是一体,只怕整片地面,被生生地拉入太虚。罡风兀自呼呼地狂吹猛吸,处在黑洞正下方的风甲却稳如磐石,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长发倒卷向上,衣衫如旗猎猎。

“原来是你们啊!呵呵……也好,请各位方家评价一下我这件新成神兵的威力……看清楚了!”随着风甲沉喝一声,那面原本与地面平行的旋转血轮此时猛一翻转,立了起来,与地面呈垂直角度,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此时急旋中的残天,如轮飞转,又诡异地成为一个椭圆形状,像是一个巨人的眼睛,只是颜色令人震怖,除了中间那一线扭曲的黑色的瞳孔,其余的,便是刺目惊心的血红色,或浓或淡,变幻不定。

“吼……”一道震天的兽鸣自巨目中传来,那只巨目瞳孔一张一缩,血光突然变暗,随后,整个空间似是一紧,与那只巨目对视的五人只觉动弹不得,眼前的景物瞬间模糊起来,立即又变得清晰无比:只见一片翻滚奔腾的血海,卷起滔天血浪,遮天蔽日,势不可挡!无数人在血海中随浪翻卷,挣扎着,呼喊着,惨叫声震天响起……

风乙一惊,暗运冰清玉洁诀,一线清凉自腹中升起,然后急冲向灵海,顿时,灵台一片清明,眼前的血海立即消退,眼前终于一亮,一切又回归正常。

只见风甲站在面前,冷冷地看着自己五人,满面讥诮。见风乙这么快便清醒过来,风甲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之色。

而身旁的次神四君,一脸地茫然,双目闪烁着狂意,双手时不时地抬起,又慢慢地放下,似乎他们便挣扎在血浪滔天的血海之中,一时,疯态毕露。

“哼!果然是魔眼!”听到风乙恨声而言,风甲看了他一眼,然后心神一动,满天的血光迅猛地消退,被吸入巨眼之中。

然后,旋转在半空中的残天越转越慢,终于停止转动,随即“咻”的一声,如电闪过,被风甲收入体内。次神四君这时才猛然惊醒,已是冷汗湿衣了!

次神四君与风甲寒喧一阵,然后说明了来意。

风甲又与风乙谈了数句后,冷哼道:“什么百帝门,好生大胆,是欺我青汉无人么?这次我的残天神兵,首先就拿他百帝门祭刀!”语气中杀气毕露,风乙还好,次神四君顿时便是全身一颤,遍体生凉。

“人家势大,成名绝非偶然!你也不可大意,还是想想良策才好!”风乙眉头一皱地冲风甲说道。

“你说的对!咱们先回盟府再说!”风甲笑了笑,又道:“我的直觉告诉我,本尊快要回来了!那时,咱们也该好好地歇歇了!哦对了,杀害项爷爷和阿福爷爷他们的凶手,可曾伏法?”

“两年了,至今无影无踪,像是消失了似的!”风乙神情一黯,摇了摇头,又道:“在回盟府之前,咱们是不是先去探望爷爷和爹娘他们?”

“嗯!该当如此!”风甲一脸的歉然道:“这两年来,的确是辛苦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好好地歇歇吧,一切看我的!我不仅要让凶手伏法,还要让百帝门有来无回!咱们走!”轻喝一声,六人纵光急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