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59章  玄冰神水(上)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493 字

短短数日,玄冥二宗主已从神龙三人口中,听说过关于王风的不少事。尤其是自他出道以来,大小恶战无数次,便是面对比他强上不少的高阶,也难求一败!

初听这话时二宗主将信将疑,但转念一想,神龙不是那种谎话连篇的小人,加上二宗主自己修为既高,见识又广,所以于此事上,尽管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也慢慢地信了七、八分。

此时,这个传奇式人物——王风,就端坐在二宗主面前:身形魁伟坐如钟,神态谦和似春风。紫髯整洁华光泛,势态沉恢若长虹!一袭蓝衫无褶无皱,言行举止不躁不骄!

飘逸处又见沉稳,随意中礼数周全。与之相处时,无形中散发出一种亲和力和信任感,影响着众人。

众女以及飘渺紫府,此时正在群山之上,没有跟来。玄冥洞府中,只有二宗主、王风、神龙、破、贪二星君共六人在座。洞府周围,方圆百里内,被二宗主布下了重重禁制,同时,还有数千玄冥宗弟子,层层镇守,连一只蝇蚁,都不能进入。

王风见二宗主行事谨慎,显然是有极其重要之事告知。轻呷一口香茶后,王风平视着二人,静静地等着他们开口。

沉默良久,宗主玄镜子轻咳一声,道:“王盟主一行既是自青汉远道而来,且身为正道修士,孤军深入险地,此等胆识,老夫甚为钦佩!我玄冥宗上下,虽是异修,但与王盟主等,同道同根,同本同源,而王盟主等显然也是不屑于门户之见、正邪之争的这种谬论之人,所以,才有我等六人相对而坐,准备畅所欲言之状!

话虽如此,若非情势所迫,我等也愿修行正道啊!”言语中,一阵唏嘘。

王风开口道:“宗主不必怨叹!异修正修,都是修道。自当年洪钧道祖立道以来,设有无数种法门,皆可成道。便是如今,也没人说正修定能得道,而异修只能成魔啊!

实不相瞒,在下诸多朋友中,休说异修,便是妖魔,也大有人在!他们待我一片真诚,我待他们,也亲如家人!同为道祖门下,妄论正邪之分,只怕心有滞碍,谈何境道空明,早得大宝?所谓真机默默,大智闲闲,此等谬论,有识之士自是嗤之以鼻,只当是耳旁清风罢了!”

“王盟主高见!老夫适才担忧,却是多余了!”玄镜子哈哈一笑,面上隐忧之色,一扫而空。又道:“此界中,人类修士分为数百宗门,占据地表,各自修行;而无数异类物种,潜居地下,自成一界!所以说,这冰煞界,看似一界,实为二面。

当年天魔界与玄阴原神有约在先,此界地表,归天魔界狂族管辖,而地下世界,则划给玄幽苍宇名下。

反正,此界前辈们为了活命,投诚天魔狂族,现在看来,这步棋虽是形势所迫,却是走对了!至少,现在此界中的人类修士数量,比之当年,多了数十倍!”

“在回答王盟主所寻之人的线索之前,老夫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透露!”玄镜子面色凝重,略一沉吟,又道:“这件事情与王盟主的寻人线索可能有些牵连。那是在千余年前,我玄冥宗立派不久……”

一段奇诡的往事,从玄镜子口中,缓缓地说了出来。在这之间,王风已将来意坦诚相告。

千余年前,玄幽苍宇,冰煞界。

玄镜子出关之日,第五玄炎带同众多玄冥宗弟子,于闭关之所外静候。良久,一声清啸自洞府深处传来,众弟子面上满是惊喜之色。玄光闪晃处,玄镜子已静立在众人面前。第五玄炎上前,与众弟子躬身祝贺。从此,玄冥宗有了一个大神中期之境的高手了!而且,这个高手,还是本宗第一人。

这一切,足以让玄冥宗在强者如云的冰煞界,跻身一流宗门。

闭关多年,修为精进,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人激动和高兴的事了!

所以,玄镜子想外出游历一番,放松身心,同时加固一下当前的境界。于是,他将接待各宗门前来道贺的来使,以及玄冥宗诸多宗务等事项,全都交给结义兄弟,副宗主第五玄炎了。

那段时日,第五玄炎虽然忙碌不堪,却也乐在其中。面对冰煞界各宗门的来信、来使,以及如山的礼物,第五玄炎笑得简直合不拢嘴。便是玄冥宗弟子,平时走路时,腰板儿也挺直了许多,个个眼高于顶,大是扬眉吐气。

如今的玄冥宗,已有俩人是大神之境者,其中宗主玄镜子还是大神中期之境,而副宗主第五玄炎,目前虽是大神初期,但进入中期,也是迟早的事。

面对一个有着俩位大神的宗门,只要不是傻子,都会前来示好,更不能得罪。于是,理所当然,众人也顺水推舟,冰煞界中方圆数万里的灵黛山脉,作为玄冥宗的总部。

此群山中,愿意依附玄冥宗的宗门,可以立足原地,不愿意的,玄冥宗也不勉强,让其搬走就是。各宗门承认,以后玄冥宗便是冰煞界的第一大宗,同时还表示,日后将以玄冥宗马首是瞻。

这一切,远在数十万里之外的玄镜子都知道。听着第五玄炎的玉符传音,玄镜子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收起玉符,玄镜子信步前行。

这一日,玄镜子掠过一座高山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面平滑如镜、色作深蓝的湖泊。此湖泊不大,方圆数里,四周光秃秃的,岸边连一株小草都没有。隔着数里远,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气,几乎将玄镜子瞬间冻结。

玄镜子一惊,连忙运转真元,结罩护体。纵是如此,数息过后,透明的护罩上,已结有一层薄薄的冰霜。

虽然明知此处是冰煞界公认的禁地,面对如此诡异的寒气,玄镜子还是吃惊不小。修行至天仙之境者,已是跳出五行,寒暑不浸;而达到大神之境,那就是神游八极、超脱天外了!

便是打破阴阳二气的桎梏,也指日可待!可是面对这股寒气,玄镜子在惊骇之余,也暗暗奇怪。寻查良久,他这才肯定,这股寒气,便是自眼前数里开外,那面深蓝如镜的湖泊传过来的。

“难怪这里被称之为禁地!如此寒气,估计就是距此湖百里之内,万物难存!只是,看情景,这湖水为何没有结冰?”

透过朦胧的护罩,玄镜子眼中精光闪动,又寻思道:“这处死地,没什么好看的,何况轻身犯此凶险,也没什么意思!”想到这里,玄镜子欲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传来,玄镜子的真元护罩上,那一层薄薄的冰霜嗽嗽掉落。玄镜子又是一惊,连忙掠至山顶,来到一处背对湖泊的崖壁,撤去护罩,神念大放。

不久后,玄镜子隐入崖壁中,收敛气息,一动不动。刚才神念扫探,他已发现有两道强大的气息,自远处疾掠而来。其中的每一道气息,比之自己只强不弱。既然不能判断是敌是友,只有隐匿身形,静观其变为好。

约莫片刻,破风声大作,只见半空中,一道人影如光似电般地掠至,在其身后不远处,一道火线穷追不舍,轰轰然如流星经天,绚丽夺目。

“呼呼”声中,人影火线相继掠过山顶,来到湖泊处。玄镜子也不露面,转身从崖壁中用神遁术穿过,再次面对湖泊,悄悄地向下看去。

只见前头的那道人影已停降在湖岸,似是在静立调息,胸口在急剧地起伏,其身旁地上,还放有一具水晶棺材,上面青雾缭绕,显是加有禁制,方能抵御此等寒气,而不致被冻裂。

急追而至的那道火线,已经不见了,一只浑身冒火的大鸟在湖泊上空盘旋翩飞,却不降落,时不时地发出一声高亢入云的鸣叫。

良久,湖岸那人调息完毕,随后气喘吁吁地抬起头来,冲着头顶上空的那只火鸟高声叫骂,竟是玄幽苍宇中玄镜子能听懂的语言:“你这只死鸟,从青汉追到这里,你还有完没完?老子招你惹你了?现在老子跑腻了,不跑了,有种你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实则那人是跑不动了,借这寒湖之助,虚张声势而已。

那只火鸟显是对这面寒湖大是忌惮,只在半空上盘旋,不敢降落下来,对那人的叫骂,虽然怒极,一时却也奈何他不得。只不过,火鸟不敢降落,湖岸那人也不敢离去。

一时,双方各有顾忌,成对峙之状。如此良久,天空上的那只火鸟显是失去了耐心,虽未直接降下,却是一个翻掠,来到山顶上,一阵虚影扭曲中,化为一个身穿红衣的美少年。只见他回过头来,淡淡地朝着玄镜子隐身处看了一眼,跟着掉转头,冷冷地看着山下湖岸边的那人不语。

见形踪已露,玄镜子反而坦然起来。运转目力,向山下看去。只见那人相貌儒雅,文士打扮,只是在急怒之下,面上略带狰狞之态。停放在一旁的水晶棺中,似是装有一尸。

不知不觉间,玄镜子忽然发现周身寒气大减,一惊之下,扭头望去,只见那红衣少年周身赤光流动,一阵阵炽热的气流向外弥漫,整个山顶的寒气,被驱散了不少。

而山下那人,竟似也不惧这刺骨的寒气,虽然身上每隔片刻,便结有一层薄薄的冰晶,一抖过后,冰晶破碎散落一地。如此周而复始,那人身上的冰晶,从已结成,然后再被抖散数十次了。

如此过了数日,山顶上的红衣少年虽然没有多大变化,依旧盘坐在那里,监视着湖岸边那人的举动。玄镜子也不敢现出身形来,尽管他已被那红衣少年发现了,但少年未开口道破,玄镜子自是不会轻举妄动,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又过了数天,岸边那人的气息波动越来越大,而红衣少年眼中的忧色也越来越浓。终于有一天,一阵狂笑将闭目调息的红衣少年和隐身崖壁中的玄镜子惊醒!

二人睁眼瞧去,只见湖边那人手舞足蹈,欢呼雀跃,似是疯了一般。好一阵子过后,那人一屁股坐在水晶棺上,仰天大笑道:“玄冰神水!哈哈……这面湖泊,竟是传说中的玄冰神水!当真是天助我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