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64章  湖底洞中(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718 字

红衣女子又一口血箭“噗”的一声喷了出来!悬吊在半空,似是无知无觉!双眸紧闭,青丝散垂,气若游丝,命悬一线!屈指一弹,一缕显衍真气急射入红衣女子的眉心。尽可能地吊住她一口气息,是王风目前所能够做到的一切了!

绝望!王风此时,已是深深地绝望!纵然此时他不再顾惜紫雪长刀,径斩锁链,就算这四条锁链能被斩断,红衣女子也已命丧!只因现在的她,已不能承受哪怕一丝一毫的牵振了!她既不可救,神龙亦无活命的可能!多少年来,第一次深深的无力之感,霎时便袭遍了王风的全身!

鼻子一酸,王风已是泪涌如泉!颤栗着,哆嗦着,甚至……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苍老着,王风缓缓地转过身来,“扑通”一声跪下,然后伏在神龙那坚硬如铁,又寒冷如冰的身体上,号啕大哭起来!阴冷潮湿又狭小沉闷的深洞内,王风那苍凉又凄悲的哭声,在久久地回荡共振!谁说男儿流血不流泪?这根本就是一句屁话!

英雄无泪,泪流心底!王风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英雄,何况……就算是英雄,也有热泪。不同于常人的是,英雄们的眼泪,从不在他人的面前而流,暗底下,无人处,所流的眼泪,没有人会看见!

“我王风能有今日,实拜弟弟所赐!近千年来,我兄弟二人同甘共苦,并肩作战,情如手足,亲如一人!纵是亲生兄弟,也不过如此!如今,弟弟遭此大险,殒落在即,而我……而我却束手无策……天下无能之至者,莫若为兄……”

“想当初,弟弟在我师尊武祖麾下,纵横捭阖,意气风发,不愧为灵尊之首!及至遇上为兄,委屈求全,深潜于渊,只为一心扶持为兄,直至今日……我王风何德何能,有幸得弟如此!今救不得弟弟,又不能救……救弟弟之意中人,为兄既悲且愧,羞愤欲绝……”

王风一面伏身大哭,一面心痛如绞,“悔不该,此次玄幽之行,竟带上弟弟……悔不该,顾惜本命兵器紫雪长刀,犹豫不定,当断不断……悔不该,每每遇事算计,力求完美妥当,既无原有的狂放,又无半点锐气……

悔不该,总想着顾全大局,故作沉稳,假仁假义,全没有为那些实际上与我最最亲厚之人想到丝毫……”悔恨之中的王风,一拳一拳地擂着坚硬的地面,不多时,地面上已是坑坑洼洼,而他的手上,也是血迹斑斑!

痛,是那么地撕心裂肺,又是那么地肝肠寸断!哭到最后,声音渐渐地低沉下去,又抽泣良久,王风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神龙,沉寂之中,泪如雨下!

“龙哥哥……”不知何时,几乎死去的红衣女子已醒了过来,“十万年来,今天,是我最最开心的一天……只因,我终于见到了你!想起来也实是好笑,自从我们吵过一架后,便各自赌气分开……其实,当时我便后悔了,思前想后,又偷偷地回去找你,可是……可是你却不在!原本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不想见我……后来,才知道你也后悔了,不久便出来寻我,谁曾想到,我们却擦肩而过!这一番天意作弄,令我们直隔了十万年,才得以再见……”轻轻的话语,如同情人间的呢喃。在红衣女子看来,此时的神龙,仿佛正含笑站在她的面前,静静地听她诉说,听她诉说着这相隔十万年之久的相思……

俯首望着神龙,红衣女子苍白的脸上,一双美目中,露出几许柔情,几许痴迷,又带着几许怜惜和疼爱。而王风听着听着,泪眼朦胧中,竟也像是痴了!

“龙哥哥,不知这十万年来,你过得可好?我……我却过得不好,非常的不好!只有在默默地想着你时,我的痛苦,才变得微不足道……自从十万年前,我遭遇暗算,被囚在这里,先是朱雀来了,令我很惊喜,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遇见亲人,折磨着我的痛苦,无形中也减轻了许多……

如今,没想到,龙哥哥你也来了,自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来看我的……我更感觉到了,就在这一刹那,折磨我十万年之久的玄冰锁魂阵,像是消失了一样……不说这些了,因为这一切,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已不重要了……”红衣女子那轻柔的声音,在洞中回荡着。朱雀魂火的闪烁中,冰晶反射的光线中,泛着蓝光叮叮作响的锁链,再加上轻柔动听的声音传来,洞中的情景,已如梦幻一般。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至尊四灵,永不寂灭!龙哥哥是不死神龙,而我,也是不老丹凤……”听到这里,王风心头一震:“这被囚禁的红衣女子,果然是至尊四灵中的丹凤!”

“……我们至尊四灵,诞生于鸿蒙之末,天地之初,纵是魂飞魄散,也只是陷入沉睡,直到新魂自动衍化重生……只是,这一沉睡,也许是数个会元,甚至,有可能是数个衍纪……”红衣女子的话语,不断地冲进王风的耳中。

这时的王风,心中狂震不已,脑中“轰”的一声巨响,宛如漆黑的夜幕中,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精魂……精魂……”连忙神念大放,同时极渊重瞳再度运展,径向神龙体内查看。

王风强大的念力,甫一进入神龙体内,便感觉到有一道极强的阻力,拦住念力的前行。心念一动,王风将念力化为十数枚针状,生生地刺了进去。哪知刺入不过半寸,一股阴寒之极的博大气流,便将针状念力包裹,竟有将其念力冻结之状。念力越是前行,冻结之势越是明显,而前行速度,便越发地艰涩呆滞。

暗叹一声,王风心知神念扫探实不可为,当下将念力尽收,改而加大运展极渊重瞳,向神龙体内瞧去。

只见神龙体内,自督脉印堂穴起,经仁中、喉结、膻中、紫府等经脉玄关,已是一片冰雪世界。包括肌肉、血液、元力等也尽然冻结,如同冰坨。一路向下,来至神龙的丹田,只见一个巨大的冰球凝结在当中。

透过朦胧的球体,王风惊骇地发现,神龙的龙丹,赫然便在冰球内!

这个包裹着神龙龙丹的冰球,被一层厚厚的冰晶覆盖,从其深蓝的颜色上看,便是那个被神龙一怒之下,吞进腹中的玄冰神水晶了!此时,它盘踞在神龙的丹田中,一动不动,让王风更拿它没有办法了!

摇头苦笑一声,王风运转极渊重瞳,再溯而向上,直奔神龙的头部灵海而去。及至灵海,原本微波轻泛的宽阔灵海,不出王风所料,尽被冻结,如同一片平整广袤的冰海平原。就在这片冰海之上,半空中,原本须缓缓旋转的灵魂,此时,一动不动地定在半空。

没有了自灵海中源源不断输送的养分,龙形精魂,已变得越加透明,其魂力,也越发地弱小,似有似无,随时便会消散一样。

咬了咬牙,王风心中已有了最后的抉择。

“七杀,你可有把握,将我弟精魂毫发无损地带进紫雪之中?”王风心神传音,对体内紫雪长刀中的七杀喝道。

“没问题!擒获吞噬精魂,不管它是何种何类,原是我的拿手好戏!”七杀先是一怔,随后又得意洋洋地道。

“如果,再多加几缕精魂呢?还有,他们在紫雪中,存活有没有什么时间限制,或者……或者有什么其它的问题?”在得到七杀的肯定答复后,王风强压住心头的狂震,冷静地再次询问。他,要确保万无一失!

“嗯……这段时间,承蒙主人照顾,小的实力已是大增!如今若是施展捆灵大法,最多一次可以捆挟近百个精魂,往返于千丈之距!超过这个距离,小的只怕会受到紫雪封印的反噬之力!至于……将精魂带入紫雪中,只要我在,谅它们也不敢反抗。否则,老……我吞了它!”总算七杀收口及时,一句“老子”险些脱口而出!

“你敢?这次要你带进紫雪长刀中的所有精魂,若是有丝毫损伤,我要将你千锤百炼!”王风听到七杀之言,又气又怒!

“啊?这样啊……”七杀惊慌之极,心想这下马屁拍到马脚上去了,“主人要小的怎样,小的定当听从……”自从紫雪被王风得到,然后加以炼化,其封印秘咒自然而然地知晓,一经催念,便可将封印其中的七杀凶魂立即抹杀!

见七杀比较乖巧听话,能堪大用,王风也没有亏着他,只要遇见强大的精魂,尽可能地满足七杀的食欲。自从将破军、贪狼二星君留在身边,王风时不时地放出七杀,让这南北双斗三煞见上一面,兄弟三人互诉衷肠,只盼七杀修为尽复,再重整三煞之凶威!当然,一切还要看王风的态度。这也是七杀对于王风的无比敬畏,而破、贪二星君义无反顾地替王风卖命的原因了!

“听我说,眼下有三个精魂,对我极为重要!我不允许他们有任何的损伤!而且,我还要你帮助他们,尽快地恢复魂力!你能不能做到?”最后一句,王风的语气非常地严厉。

“放心吧主人!只要有足够多足够强大的魂源,我会用秘法来壮大他们!直到主人满意为止!现在,小的已经准备好了,请大人吩咐,眼下,小的该怎么做?”七杀既恭敬又凝重地说道。听王风适才的语气,七杀哪里敢有半分怠慢!

“呛”的一声,经久不息,回荡在洞中。以防万一,紫雪长刀连同漆黑的刀鞘龙吟而出,倒插在坚硬的地面上,轻轻地一阵微颤,宛如一位活生生的天神一般,神威自现,灵压迫人!纵是在刀鞘之中,坚若金刚的地面,在紫雪面前,也宛如沙地!

“现在,请弟……凤尊开放灵海,如果你相信我的话!”王风平静又淡定地看着丹凤,神色中又透露出一丝毅然!曾几何时,青汉苍宇人界的一个孩童,在古老的传说中,在母亲的言语中,凤凰,这两个字,已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烙下了满是尊崇的印痕!尽管,如今他的修为和实力,已超过了令他尊崇的存在,但其心中的仰视,没有也不会稍有一丝改变!

如今,这个幼小的青汉人界中的孩童——天道盟盟主,人称不败紫髯客的王风,即将要救助的,便是令他至今仍然尊崇和仰视的存在,尽管这种尊崇或仰视,没有必要!也无多少意义!能够亲自救助万禽之祖,至尊四灵之一的丹凤,王风的心中,激动万分!同时,也十分郑重!不容他有丝毫的闪失,否则,将令他后悔终生!

深吸一口气,王风闭上双目,在凝神静气的同时,再次与七杀就细节上用心神交流一番。

一柱香过后,王风猛然睁开双目,眼中闪过一道令人心颤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