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66章  七杀建功(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913 字

冰煞界,一处山脉中,此时已是被一片突如奇来的浓雾所笼罩,渺渺荡荡,朦朦胧胧。偶尔有从高空中掠过的飞鸟,及近浓雾,便会砰的一声,似是在飞行之中,突然撞上一块铁板,掉落下来;还有那四处游荡觅食的猛兽,只要进入浓雾之中,便会很诡异地在原地打转,或者消失无踪;当然,也有路过的行色匆匆的修士,看着这片浓雾,皱着眉头,或绕道而行,或扭头静望,若有所思。

其中,不乏有高阶的存在,却也不愿去招惹这毫没来由的麻烦,毕竟,这处山脉,是冰煞界中的荒芜贫瘠之地,其中什么也没有,等同废弃。

很显然,这片浓雾,是由一道超强的周天禁制的布置而产生的。布此周天禁制者,便是刚刚与玄冥宗众人分别后不久的王风。他带着破、贪二星君离开玄冰神水湖后,立即心神传音,让邻界的塍蛇和无尘和尚二人,返回冰煞界,与其汇合。

当二人来到后,王风将此处整座山脉,布下了一面周天防护大阵。同时,心神一动,一道无形的牵引之力,射向遥远的太虚。

广袤无垠的太虚中,风戊、风已、风庚、风辛四大分身,接收到了本体王风的指令——任务照旧,但需加快执行!呆在风戊、风已身边的伏虎神尊和中崇神君,也得知了这一指令。在太虚中的另一处,一块飞速穿梭在玄幽苍宇各大界面的陨石上,一个梭状物体静静地停在其表面。

此梭形物体,长近百丈,宽高各有十丈余,通体银白,宝光流溢,一看,便知不是凡物。共工大神曾送给王风两件神物,一为弱水令,一为穿云梭。其中,弱水令因玄冰神水而致损坏,不能多用,被王风放入体内星云中,缓缓焙炼。

若想修复完好,短时间内不可行;而穿云梭,早经王风重新炼制,已成为一等一的神级法宝。正是这块陨石上的梭形物体。

此时,在穿云梭中,吴能、周信、安定、王青原青汉执法四使静坐在椅上,不言不语。在四人对面,一张椅上,同样坐着一个少女。此少女淡蓝衣裙,冰肌玉肤,云鬓高耸,容颜绝美!正是那旷宇奇宝,被王风亲昵地称之为“妮子”的宝女!

作为此次王风玄幽之行的底牌或奇兵,穿云梭和其中的五人,隐藏在飞掠于太虚中的一块陨石上候命。吴能,天道盟的总军师,机敏善变,算无遗策,又老成精干,实是王风的得力助手;周信、安定、王青三人,同样是老谋深算,行事稳重,见识既广,修为也不弱。原执法使,哪一个也不是简单人物;宝女妮子,虽非真正的人类,却也是有血有肉,有心有魂。

在成形之初,便有了自己的意识,这算是一奇。按照王风那不大光明的潜意识,最终成形时,综合众夫人的优点,化为一个倾国倾城又善解人意的少女。

其综合修为,尤其是在时空法则的领悟和操控上,便是比之王风,也不遑多让!就实力而言,真正是天道盟中,除了王风之外的第二号人物,当与神龙并驾齐驱!

正在闭目静坐的妮子,这时忽然睁开一双星眸,美目流转,清澈如泉。吴能四人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也纷纷睁开眼睛,看向妮子。

“适才阿哥心神传音,他因要事需留在冰煞界,要我等立即深入玄幽,代阿哥他们前往寻人!具体计划,还须吴长老安排指挥!”妮子宛转柔润的声音,回荡在穿云梭内。就声音而言,其令人心动之处,与金玫公主那柔媚又涩涩的声音,可谓各有千秋。

“盟主为何突然改变原定计划?他没说具体是什么事吗?”吴能问道。见妮子摇了摇头,略一沉吟,吴能又道:“盟主原意,是让我等潜伏候命,紧要关头,可作为一支奇兵突然出现,当获奇效。

如今我等作为先行官,而盟主则深藏不露,这样一来,两班人马可算是掉了个儿!”

“不是两班,而是三班!你要知道,如今在玄幽苍宇的无尽太虚中,还有阿哥的四大分身,正在绘算各界面的空间坐标呢!”妮子嫣然一笑地道。

“好罢!我现在就安排一下!”吴能笑眯眯地站起身来,“首先,你要改变容貌,否则给他人看见,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谁叫妮子生得如此地祸国殃民呢!妮子粉脸一红,点了点头。

“咱们立即赶赴玄幽苍宇万妖界,先于盟主他们一步!听说,万妖界每两千年主办一次的‘混蛋交易会’召开在即……”吴能话未说完,周信笑着插口道:“‘混蛋交易会’?老哥你是在说笑吧?”安定、王青二人一脸地疑惑,妮子也是秀眉微蹙,不明所云。

吴能哈哈一笑,“此交易会妖怪齐聚,魔物横行,还有不少人类修士……想要打探消息,非此地莫属。至于为何称之为‘混蛋交易会’,当时候,你们自知!”说完,冲着众人得意地眨了眨眼。

“这交易会的消息,你是从金华苍宇的黑暗神梦露那里得来的吧?有什么了不起的,哼!”妮子撇撇嘴,一脸的不屑。三人大笑。

不久后,陨石上的银白色穿云梭缓缓升起,然后整个梭身慢慢变淡,光线一阵扭曲中,消失不见。光速,便是一维宇宙中的物理极限速度,一旦达至光速,前行的物体便会自然而然地进入一个次元空间,也叫第二维宇宙。

当然,玄奥的时空秘法中,也有远超光速的存在。但要想远超光速,对于一个人类修士来说,前提条件是,最低是要完全地掌控阴阳,也就是古神之境。

冰煞界,一处浓雾掩盖的山脉中。

破、贪二星君、塍蛇、无尘和尚四人,盘坐在一处山坳中。此山脉的浓雾,笼罩的范围方圆约百里之远,这也是王风所布置的周天防护大阵的有效范围。不过,眼下这处大阵之内,除了眼前四人,没一种其它的生灵存在。

“我说和尚,大人他们现在都在哪儿呀?”塍蛇自是耐不住寂寞,只因王风有令,让他们四人静坐此处候命,一旦有外物侵入周天大阵,格杀勿论!

“大人?他们自然是呆在飘渺紫府中!怎么,他们一家子正在团聚,享那天伦之乐,你也想掺一腿?”无尘讥诮地笑道。

“傻子才想在这个时候横插一杠子呢!哎,不过怎么不见那飘渺紫府啊?”塍蛇的念力何等了得,区区百里方圆,其中一砂一石,一草一木,他早已经查探得一清二楚。

“问我吗?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无尘耸耸肩,又道:“不过,应该是须弥纳入芥子之类的神通吧!要知道你家大人行事一向稳妥,首先布下这个超强的周天防护大阵,然后让咱们四个在此警戒,更是将偌大的飘渺紫府化为一粒砂,一尘埃……此可谓万无一失啊!”

“依我看,王盟主这次定是所谋者大!否则不会这样谨小慎微,更有那欲盖弥彰之嫌!”久未开口的贪狼星君阴恻恻地道。

“对呀!要是怕他人惊扰,不如干脆就不用布置这什么周天大阵,直接将飘渺紫府隐迹藏形好了!欲盖弥彰,嗯,确是如此!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塍蛇嘟囔着道。

“如果事关重大,这样最是稳妥!我直到现在,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破军咧嘴笑道:“所谓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多谋者多胜,少算者少胜,不算者不胜!有了这重重手段,更是万无一失!”

“若依塍兄之言,嘿嘿……尘埃状的飘渺紫府,随便放在一处的话,说不定或被行人一脚踢个正着,然后被发现;或被其它外物碰撞到,紫府中人同样受到影响;更有可能,嘿嘿,或者被野兽吞进腹中,成为那腹中之屎……”

无尘的阵阵奸笑,令塍蛇止不住的怒火上涌:“放屁!贼和尚你去踢一脚试试,保证你骨断筋折;你再用你的金刚之躯碰撞一下试试看,同样让你如同一堆烂泥;吞下紫府?我呸!亏你想得出来!就算你这秃驴牙好胃好,身体够棒,吃嘛嘛香,嘿嘿……紫府在你腹中壮大之时,便是秃驴肚破肠流之日!我保证!”

一旁的破军、贪狼二星君捧腹狂笑,均道塍蛇言之有理!二人针尖对麦芒,相互取笑。时间,便在四人的笑闹声中,悄然流逝!

周天防护大阵中,一堆砂岩处,一粒毫不起眼细小的紫色砂子便在其中。飘渺紫府内,一间静室室门紧闭,正是王风闭关之所。众女和王武王婕兄妹等人,均在大厅中等候。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时的紫府中人,没有了以前的谈笑,均不言不语,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或者,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静室中,王风闭目调息,欲将状态调整至巅峰。良久,睁开双眼,两道寒芒划过,宛如夜空中的闪电。心中忖道:“那日,在湖底深洞中,神龙弟弟用那若有若无的心神告诉我,若想救他,先要救丹凤。

此言甚是有理!玄冰神水晶其性极阴,如今盘踞在弟弟丹田内稳如磐石,纵将弟弟剖腹开肚,只怕也奈何它不得!而丹凤神火,其性极阳,若是丹凤恢复修为,用其神火来为弟弟驱除玄冰,加上有我在一旁相助,更有把握!”

又忖道:“缚住丹凤的锁链镣铐虽已解除,但环铐上的无数倒刺如今还在她肌肤之中,以至她的脉门、经络、玄关等要害之处依旧封锁。如今若想救她,只有这般……”

“哗啦”一声急响,音如裂帛。王风一指轻划,拉开他自己开创的一个次元空间,心念动处,丹凤之尸已出现在眼前。跟着,袍袖轻拂,裂缝已然合上,似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看着平躺悬浮在半空中宛如沉睡的丹凤,王风的眼神很复杂,其中充斥更多的是一种毅然和决然!

令人担忧的是,对于调动体内的那团灰蒙之气,王风自己也没有半点把握。只有寄希望丹凤体内的玄冰神水晶,能够吸引那团灰蒙之气,自主出来,然后吞噬其体内的网状玄冰神水晶。

试着用心神发出指令,王风想将丹田星云中的那团灰蒙之气调遣出来,却没有效果。灰蒙之气与以前一样,似是乌龟又缩进壳中,一动不动。虽然这种结果也在意料之中,但是王风的眼中,还是露出一种失望之色。

想了想,王风靠近丹凤,右手伸出,结成剑诀,轻点在丹凤的眉心之上,一动不动。其眉心深处,有一颗较大的玄冰神水晶,正是这张网的一个网结。丝丝寒气自丹凤的眉心中溢出,凝成一道寒流,然后顺着王风的手指,沿着手臂的经络一路向上,接着爬过肩膀,径向前胸蔓延。及近前胸,突然窜入任脉,又一路向下,直奔丹田而去。

自始至终,王风没有对这道寒流作出半点反抗,任它一路过关斩将,只为能将体内星云中的那团灰蒙之气引出来。此时见那道寒流向丹田冲去,王风强压着砰砰乱跳的一颗心,禁不住一阵窃喜。

只见那道寒流冲过膻中,刚近紫府,还未临近丹田时,一缕灰蒙之气如触手般地自星云中探出,与那道寒流轻轻地碰了碰。二者刚一接触,那道寒流如遭电击,连忙回缩。那缕灰蒙之气尝到了甜头,哪会如它所愿,当下自丹田中急窜而出,如恶虎捕食般地向那道寒流追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