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77章  洪荒古兽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266 字

猛少年一行,除了原有的六人外,此时又多了十数人。不过与黑衣青年一方相比,少了数倍。

“依仗人多,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的,上前单挑!”猛少年环眼熠熠有辉,举目四顾,一脸的讥嘲之色,“想我大好男儿,当年竟与你这等鼠辈同处一宇,也算是苍天无眼了!”

“你白痴吧你!除了你们俩个外,在场的谁还是那些该死的人类?英雄好汉?狗屁!”黑衣青年冷笑道:“跟你这种莽夫动身,那才辱没了我的身份呢!飞龙卫,动手!”

话音刚落,漫天红光乍现,三十名飞龙卫赤甲闪晃,抬枪便刺。枪长丈许,赤甲如血,枪亦如血,一股冲天血腥弥漫开来。“蓬蓬”声中,双方已经激战在一起。

赤甲飞龙卫体形高大,面目狰狞,一副赤甲将全身上下包裹,只露出面门来。猛少年一方数人兵刃加身,却带起一溜火光,显是赤甲坚刚,刀剑难入。猛少年手中长刀急翻,气力沉雄。一刀直劈,一名飞龙卫被连人带甲劈成两瓣,血肉内脏如雨般掉落,可是手中之刀,却也废了,全不成刀形。

少年将手中废刀急抛而出,径向不远处的黑衣青年射去。同时手一抄,那被劈成两瓣的飞龙卫的长枪,已握在手中。沉喝一声,宛如炸雷,一抖长枪,刺向另一名飞龙卫。

黑衣青年冷哼一声,手指虚点,一缕金芒自指端急射而出,与来袭废刀撞在一起。“轰”的一声,废刀粉碎,碎屑四射。而那缕金芒,其势不减地断续向猛少年射去。

猛少年眼中精光一闪,凌空双足尽化为虚影,整个身形极其诡异地闪了闪,只听一名飞龙卫惨叫一声,然后软绵绵地掉落下去。黄光大冒的尸体在空中扭曲如蛇,见之令人毛骨悚然。

“哼!点金指!不过如此!”猛少年冷哼一声,一抖长枪,斜刺另一名飞龙卫。

“哦?八步逆麟,便是专会找挡箭牌么?”黑衣青年还以颜色,同样冷笑道。

说话间,黑衣青年食指连点,数道金光如如枪如箭,接二连三地射向赤发少年。少年大喝一声:“来得好!”虚影连闪,一个大步踏出,便到青年面前,长枪如虹般地划过天空,带起轰轰地风雷之声,自那青年的身体一穿而透。

在众人的惊骇中,那黑衣青年的身形忽然化为黑烟飘散,却是一道残影。“哼!玄虚魅影,又岂会比你的八步逆麟差!再接一指试试!”黑衣青年诡异地出现在一侧,五指轻点,五点金光闪烁在面前。

黑衣青年将手一抹,合五为一,一抖腕,金光带着一声恶响,如长鞭般地抽向少年。鞭影所到之处,一片黑黪黪的空间裂缝,如同一块布被生生撕下,露出内面的星光点点。

猛少年哈哈大笑:“空间不是被封锁了么?也好,咱们索性去太虚一战!”笑声中,少年左手持枪,右手抓向鞭梢。不料这时,长鞭“刷”的一声,划了一道弧线,径点少年面门。这一下变招奇怪,金鞭宛如死蛇抬头,陡然反噬。

百忙中,少年不及多想,更遑论躲闪了,只得凭直觉,微一侧头,只觉头皮一痛,碎发狂卷,头部已被罡风扫了一下,头顶连皮带发,被扫了一块下来。只听那黑衣青年狂笑道:“空间能封便能破,能破便能封!这一下可好受吧!”

少年那一头乱蓬蓬的赤发,像是被狗突然咬去一块似的,看着好笑。眼见那空间裂缝即将愈合,羞怒之极的少年目中一亮,手腕一抖,手中长枪忽然消失不见。黑衣青年见状,面色一变,身形一晃,竟也诡异地消失在原地。

王风见状,微微一笑,心道:“这二人看似年龄都不大,修为却也了得。对空间法则,已掌握了不少。一个用次元攻击,一个用空间夹层防守。”

次元刃,是指兵器不直接攻击,而是通过一个次元空间,突然又诡异地出现在敌人身边。而空间夹层,那是指另一维宇宙,却不能深入,否则,不是性命难保,便会永远回不到现实宇宙。

比如,光速进入的宇宙,也是另一维宇宙,没有超强的感知,那就发觉不了深入的程度,一不小心,便会深陷其中。严重的,还会造成时空紊乱或错位,形成多维宇宙的空间坍塌。当然,没有一定的掌控时空法则的能力,便是想进入,也进入不了。

猛少年见黑衣青年消失,将手一招,长枪又突然地被握在手中,似是不曾消失过一样。“你就躲着罢!老子可没时间跟你耗!”后跨一步,即又临近那些飞龙卫,头不回,腰不扭,反手一枪疾刺,一名飞龙卫顿时了账!

眨眼间,赤发少年大展神威,长枪如影如电,宛若蛇信,每闪一下,一名飞龙卫便被刺透,跟着一抖,飞龙卫便四分五裂,成为一块块儿掉落。

他手中的这杆长枪,似是为他量身打造一般,被其运用得圆转随意,又鬼出神没。不过片刻,死在少年手上的飞龙卫,便有十数名之多。

黑衣青年一方的十数名高阶见状,厉啸一声,闪掠而至。极速甚快,以至于啸声未停,而人已来到。

形势原本便岌岌可危的猛少年一方的十数人,已有近半丧命于飞龙卫之手,此时那十数名高阶加入,更是支撑不住。只听其中一人喝道:“现形!”

急攻中的几人凭虚一滚,一阵震天的兽吼声轰轰传来,震耳欲聋!

只见少年一方剩下的数人,除了少年和那个麻衣少女外,其余的几人已化为六只巨大的洪荒古兽,或狮形,或虎状,或麒麟之体,或玄猿之相。咆哮怒吼,虚踏在半空上。顷刻之间,一股沧桑的远古气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一只猿形古兽抬起前臂,带着轰轰震耳之声,拍向那剩下的十数名飞龙卫。巨掌颇大,凌空下压,已是遮天蔽日。强大的气流迫体而至,地面上尘沙暴卷,狂风大作。风沙入眼,那十数名飞龙卫几欲目不能视物。

“轰”的一声,那只巨掌已将飞龙卫尽数压至地上,巨掌掌缘处,却不见飞龙卫一片衣甲。再抬起时,只见一个巨大的坑中,红的白的尽成糊状。

王风暗暗心惊:“这难道是洪荒古兽么?寻常妖兽魔兽却没有这般了得!”思忖间,其余那五只巨兽带起隆隆的气浪,早已扑向那十数名高阶。那十数人身形急晃,贴近巨兽,展开反击。

巨兽力大体巨,却于灵动不足,被那十数人一番疾攻,不禁吼声连连。数息后,在一片急闪刺目五颜六色的各种光芒中,道道伤口已爬满了那五只巨兽的全身,一时血流如瀑,地面一片赤红。

刚一击轰杀十数名飞龙卫的那只巨猿,见同伴各各受伤,仰天一声悲吼,一臂横扫而出,其势如风,其音若雷,轰轰然卷带着凌厉的罡风,向身前数人扫去。

这时,数人闪晃躲避,其中驻着不动的一名高阶体形暴涨,其速竟比横扫而来的巨臂还要快上不少,几乎是在眨眼间便化至巨大。一只全身长满绿色长毛的巨狼,已傲立在巨猿面前。其体形,竟似比巨猿还要大上一分。

面对如山般撞来的巨臂,巨狼狼头一低,灵活无比,然后张开巨口,单向猿掌咬去。满嘴森森獠牙,似枪戟之长,如剑匕之利。“喀嚓”声响起,巨猿的那只巨掌被巨狼死死地咬住,一时血雨纷飞,兽吼如雷。

巨猿吃痛,手臂急舞,欲挣脱狼吻。哪知巨狼灵活地随着巨臂挪来挪去,死不松口,越咬越紧,巨牙已深深地刺入猿臂中,直有将其撕断之势。

巨猿痛怒交加,忍着剧痛,另一巨掌终于向狼头拍落。“呼”,巨掌落空,那只巨狼依旧还在死死地咬着猿臂不松口,似是那巨掌直接穿过狼首,而狼首只是一道虚影一般。

王风却瞧得分明,就在巨掌临近狼首之时,那狼首一闪过后,跟着又咬了过去,将那只巨掌牢牢地咬住。只因这一闪复一咬的速度太快,才会产生巨掌穿过虚影的情状。

巨猿怒吼如雷,连连挥臂拍掌,却碰不到那巨狼分毫。眼见那巨猿血如飞瀑,气息渐弱,那只巨臂就要被巨狼生生撕下。

其余五只巨兽同样是自顾无暇,伤势渐重。正与数名高阶纠缠的少年目眦欲裂,却又无可奈何。正在这时,一名黑色人影突兀地出现在那名俏脸煞白的麻衣少女背后,一脸邪笑地望着她,一动不动。正是躲进空间夹层的那名黑衣青年。

麻衣少女似有惊觉,一惊回头,粉颈已被那黑衣青年抓住。

“玉妹妹,为兄想你很久了!今天,你就跟我走吧!我保证不会亏待你!”黑衣青年凑到麻衣少女耳畔,轻轻地说着,同时,深深地闻了一下少女的发香,满脸陶醉之色。

忽然,黑衣青年出手如风,掌心一道银芒一闪即逝。黑衣青年笑道:“要听话,乖!我可舍不得你自爆!等你日后知道为兄的好处,那时回想此事来,你将非常的懊悔哦!”说着,凑过脸庞,在少女的玉面上轻轻地来回婆娑,微闭着双目,神情沉醉之极。

少年一暼眼,看到麻衣少女已落入黑衣青年手中,一时愤怒欲狂,状如疯虎!拼着身中两爪一掌,重伤一名高阶,然后喷出一口鲜血,闪出包围。真元狂涌,手中长枪,卷带滔天怒火,刺向黑衣青年。

看着疾刺而来的长枪,黑衣少年诡异地一笑。长枪呼啸而至,黑衣青年突然将手中被封印的麻衣少女轻轻一带,只见麻衣少女径向来袭长枪撞了上去。少年见状,大吼一声“卑鄙”,猛然收势,自己发出的一股巨力,如海水倒灌,重重地回撞在自己身上,鲜血如箭雨般地自少年口中狂喷而出。而少年的身躯,已经往地面上掉落。

被狼口死死咬住手臂的巨猿见状,原本气息微弱的它,忽然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气势,其余的那五只巨兽也齐齐仰天悲吼,对临身而来的攻击不避不挡。

黑衣青年的邪笑,突然地凝固在脸上。一个闪晃,带着那麻衣少女,竟不理会其他人,欲再次躲进空间夹层中。正在这时,一道人影如光似电般地闪出,眨眼之间,原本正往地面砸落的少年忽然消失不见。

而不及多想正一手拉着麻衣少女的黑衣青年,正一脚踏进空间夹层时,突觉拉着麻衣少女的手臂一阵剧痛,跟着一道身影疾卷而逝,似是闪电般地一闪,便不见了!黑衣青年看着齐肘而断的手臂,一声惊叫已脱口而出,身形已没入夹层之中,只余那道凄厉的叫声,兀自回荡。

“轰轰轰轰”数道巨响连连响起,狂窜的乱流带着令人心颤神栗般地恶响,整块整块径约百余丈地面,被疯狂地卷起,然后一碎再碎,终成粉雾状。一时,宛如天崩地裂,此界面和空间,均告坍塌。

那十数名高阶包括正死死咬住巨猿手臂的巨狼在内,被巨大的冲击力和狂暴的乱流,于瞬间撕裂成块,又纷纷爆碎,成为血雾状,与那粉尘一样,被半空中出现的超大裂缝吸进。

六只洪荒巨兽一同自爆,威力直可撕天裂地。若是此时有人在太虚中远望,会发现这个不大的死沉界面,突然爆碎开来,成为数个或大或小的大陆,缓缓飘荡在太虚中。

这时,一块破碎的大陆上,光线一阵扭曲,黑衣青年双目充斥着怒火,愤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右臂的断节处,有一层青光在流转。失去的那截断臂,估计还在紧紧地拉着那麻衣少女,如今,黑衣青年只有靠自身的元力重生恢复了。

救走少年和少女的是同一人无疑。可恨的是,那人在救走少女的同时,竟将自己的右臂齐肘斩落,自己竟连那人长的是什么模样都没有瞧清。还有,天星丹不仅没有得到,六只巨兽自爆,自己带来的人也全部赔葬,这下仇可结大了!想到这里,黑衣青年双目中的怒火更浓了!

“若要我知道你是谁,纵是上天入地,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黑衣青年仰天怒吼,一时雷声如潮,星空震颤!

而此时,另一块飘浮的大陆上,王风看着四处飘荡的碎界,一时感概不已。六只巨兽自爆,他也没有想到。等他发觉有些不妙时,现场局势已不可逆转。救得那对少年男女,顺便断那黑衣青年一臂,已是他所能做到的一切!不久后,王风身形一闪,再次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