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80章  阴谋诡计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711 字

紫甲魔数十个分身,团团围绕,将王风去路尽封,令其在速度上的优势,荡然无存!然后紫甲魔本体带着滔天的魔气,向王风狂卷而去。正在这时,一堵屎黄色的巨墙平空出现,带着无尽星空的震颤,急撞而来,与那紫甲魔的本体重重地撞在一起。

紫甲魔魔躯狂震,如球般被撞得倒飞开来。在他惊惧的瞳孔中,除了一座屎黄色的巨山在无尽星空中盘蜷扭曲,还有一片纯柔如水的黄澄澄的光芒,将数个分身笼罩住。

那数个分身在这片柔和的金光下,全身黑烟大冒,如被火炙!至于另外那数十个分身,一半被一片突兀出现的火海包裹,正在其中挣扎;还有一半被一道金、银双色的大光圈套住,动弹不得!

紫甲魔数十具分身既出,王风当然也不敢藏拙,塍蛇、无尘、丹凤、妮子四人相继出体!

与紫甲魔本体硬碰硬地一撞,紫甲魔虽被撞飞,塍蛇自己也是一阵气翻血涌,几欲不支;无尘和尚的佛体金光乃是一切妖魔的克星,那数个紫甲魔分身被佛光笼罩,浑身黑烟大冒,如春阳融雪,直有被消融之状,哪还能攻击王风?

丹凤神火,本就无物不焚,出现在光界附近,更是如鱼在水。只见她化为一只火凤凰,一个盘旋,光界中无尽的精阳之火化为数条长龙状矫夭而出,然后将她包缠,融入其体。

双翅一振,无尽火海漫天席卷,顿时将那十数个紫甲魔分身包裹;至于那金银双色的光圈,正是时空法则所化。妮子出手,十数名紫甲魔分身被牢牢定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风姿绰约的妮子从容临近。纤手一挥,十数颗人头高高抛起,带起一串黑血,然后与那些无头魔躯一起,被拉向光界,跟着被烈焰气化!

分身既毁,紫甲魔立受重创。其余被制住的二十多具分身没有了本体的全力支撑,纷纷气化。

首先是被丹凤神火笼罩的那十数具分身,在烈焰中一阵颤栗,然后纷纷解体,最后被焚化一空;无尘佛光笼罩下的那近十具分身,整个魔躯在迅速地消融,原本高达十数丈,待到后来,如同常人般大小。

眼看佛光突然一阵减弱,无尘已支撑不住了,就在那近十具分身就要脱困而出的当口,塍蛇用他那粗长的蛇尾,卷带着凌厉的罡风,狠狠地抽向那数具分身。

屎黄色的蛇尾,极是粗大,在那数具分身看来,无异于是一堵巨墙般,眨眼间,便被蛇尾一扫而空,不见在当场。再出现时,已经进入光界,立被那超强的吸力拉住。只见那近十具分身挣扎一阵,便被拉进奔腾翻滚的无尽火海中,消失于无形。

至于紫甲魔本体,在身心受创之下,早被王风闪近攻击。分身每消亡一具,紫甲魔的气息便微弱一分,等那近四十具分身消亡殆尽,紫甲魔的修为直降至与王风同阶了!伤惧既生,紫甲魔已萌生退意。王风查颜观色,哪会如他所愿,当下三目尽开,金光如炬,极渊重瞳再度展现!

收拾完紫甲魔的分身,塍蛇、无尘、丹凤、妮子四人早已来到王风附近,对那紫甲魔形成合围之势。

紫甲魔在王风一连串的神念攻击下,一阵阵发懵,若非王风另有打算,他早就尸骨无存了!见二人游斗,观战的四人没有王风命令,哪敢插手?只不过是在防止紫甲魔逃窜。这时见王风似是未发全力,四人不禁暗暗疑惑。

妮子心道:“阿哥这是怎么了?明明可以立毙魔物于掌下,为何掌力微偏,击中他左肩上?还有,他的紫雪为何不出鞘,是怕光界的吸力么?”另外三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王风在弄什么玄虚。

眼下情势,王风早已是逆转战况,大占优势,虽可将紫甲魔击杀,但若想生擒,一时间却也难办到。

正在旁观四人难解之际,只见那紫甲魔魔躯又是一阵狂涨,全身上下如同气囊充气般地高高鼓起。四人一惊,欲要闪身暴退。正在这时,妮子耳中传来王风之音:“妮子,助我!”

紫甲魔欲战不胜,欲罢不能,被王风接连重击,几欲晕去。

而心中的悲痛比之肉体更甚:“眼前这个比自己低上整整一阶的人类,不知是何来头。自己不过是追了他一阵,竟被他缠上了!看样子,像是中了奸计!该死的人类,只会用阴谋诡计……自己与他素不相识,又无深仇大恨,他……他为何不放过我?眼下又有四人在一旁虎视眈眈,此事只怕难以善了……

老子与他们拼了!”想到这里,紫甲魔一时魔性大发,便要当场自爆。

恰在这当口儿,接到王风心神传音的妮子已然贴近,金银双色光圈出现在紫甲魔的头顶。与此同时,王风三目金光大盛,刺目无比。塍蛇、无尘、丹凤三人见状,生生地止住身形,是死是活,那也凭天了!

紫甲魔魔躯正在狂涨时,陡地戛然而止,全身已动弹不得。金光刺目中,紫甲魔一阵迷糊,随着又出现一个光灿灿的双色光圈,套了过来,紫甲魔的灵海防卸顿告崩溃,金芒迅速地窜入。灵海在一阵刺痛后,最终失去了意识。

玄阴堡,入口处。

看见紫甲魔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几名魔卫一阵子疑惑:刚刚不是离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一名魔卫首领满面堆笑,上前几步,行礼道:“尊主又来了?这边儿请!咦……尊主身上的紫金甲呢?”紫金甲已融入光界,被毁无形,哪还有什么紫金甲?

紫金魔眼中精光一闪,冷冷地瞟了一眼那魔卫首领。魔卫首领见状,身形一震,连忙低头道:“小的多嘴了,小的该死!”说着,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耳光。

“这正是本主去而复返的原因!”紫甲魔微叹一声,“不久前,你们也看到了,我追杀一名潜入的人类奸细,虽将其击杀,可本主的紫金宝甲,却也毁了!”说着,紫甲魔摇头叹气,大是惋惜,“得不偿失啊!”

“啊……刚才有人类潜入?尊主是追杀那人去了?我们刚才还在说呢,以为尊主……嘿嘿……以为尊主是追那九姑娘去了……”魔卫首领嘿嘿地笑道。

“九姑娘?她来了么?”紫甲魔皱眉道。

“就在尊主您走后不久,那九姑娘的身影一闪而过,虽然快极,兄弟几个也瞧得清清楚楚……”那魔卫首领一脸讨好之色,“我们还以为,她是来找尊主您的,想打声招呼,没来得及……”

紫甲魔点了点头,再无多言,径直朝入口行去。临近入口,紫甲魔忽然转身道:“帝尊现在出关了么?”

“听流风统领说,还不见动静!哦,刚才大人走后,万损尊主也来了。在尊主去而复返之前,万损尊主出此入口,说了一句话……”魔卫首领讪笑道:“说没见过闭关这么久的,一闭便是千余年……小的估计他说的是帝尊。”

“嗯?帝尊尊主之事,岂是你这个小小的守卫能妄自猜测的?当真是不想活了!”紫甲魔眼中厉芒一闪,一股威压迫体而至,魔卫首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时浑身颤抖不已。

“不过,念你心中还时常记着本主,今次就放过你!这瓶丹药赐与你了!”紫甲魔扔下一瓶丹药,又俯身凑过来,对那魔卫首领轻声道:“记住,以后那些尊主们的什么事,说过什么话,你要原原本本地转告于我,我当有重赏!”说完,紫甲魔哈哈一笑,踏步走进入口中。身后传来那魔卫首领的声音:“谢谢尊主,小的记住了!”

进入周天禁制的入口,出现在紫甲魔面前的,是一片茂密的的丛林。丛林树木颜色深黑,远远看去,极是深幽。数条白色的石径通向丛林深处,石径两侧,均有魔卫林立,还有一队队魔卫自丛林内外,沿着石径进进出出。

紫甲魔深吸一口气,朝着正中的一条石径,迈步便行。踏上石径,周围空间便是一阵轻轻的波动,显然,此石径也设有认知禁制,陌生人走上去,定会触动警报。

紫甲魔一路不急不徐地沿径前行,所到之处,石径两侧的魔卫均微微躬身行礼。

沿着石径,七弯八曲地前行在幽暗的丛林中,半柱香后,紫甲魔眼前一亮,一座古香古色的城堡赫然跃入眼底。古堡巨大,便是在周天禁制外,也能朦胧看到。只是进入禁制后,有了丛林的遮挡,反而对这高大宏伟的古堡看不见。

“这便是玄阴堡么?”紫甲魔略一辨认,复抬步前行。

沿着长长的石阶拾级而上,紫甲魔自正门进入堡内。来到大厅,方向一转,从一条长廊中向偏殿行去。一路各样各阶的魔物对紫甲魔或躬身行礼,或点头微笑。来到一间空荡无人的大房,紫甲魔直奔一张大桌而去,然后一屁股坐在大桌后的椅子上,沉吟不语。显然,这间大房是紫甲魔的办公之地。

忽然,紫甲魔皱眉道:“何事?”门外一人应道:“禀尊主,九姑娘求见!”

“带她进来!”略一犹豫,紫甲魔淡淡地道。门外那人应声而去。

过不多久,房门口处一阵轻轻的禁制波动传来,紫甲魔古怪地一笑,一指轻弹,道:“进来吧!”话音一落,一声娇笑传来,跟着一道倩影翩翩而入。只见一个娇媚的黑衣少女俏生生地站在眼前,一颦一笑,风情万种。此时,她正用一双宛如黑宝石般的美目,忽闪忽闪地盯着紫甲魔,皱眉道:“不认识人家了吗?”

紫甲魔从一阵恍惚中惊醒,连忙站起身来道:“啊……九姑娘,请,请坐!”

九姑娘“噗哧”一笑,忽又皱眉道:“你身上的宝甲呢?怎么不见了?哼,人家送给你的东西,你……你半点也不放在心上!”

“姑娘送给我的宝物,自然是看得比性命还重。只是……唉……”紫甲魔摇头微叹。

“花言巧语!不过我喜欢!只是什么?”九姑娘一嗔一笑间,百媚丛生。紫甲魔又是一阵恍惚。惊醒后,心道:“九姑娘天生便媚术过人,不知不觉间,便能让人堕入其中,果真厉害!”开口道:“就在刚才不久,我出堡后,发现竟有人类修士潜入,正在不远处隐身偷窥,于是一路追了过去……”

“难怪适才我来寻你,远远地发现你,正想招呼一声,谁知转眼间竟不见了……”不待紫甲魔说完,九姑娘插言道。

“追至太虚,才将其击杀,可是紫金宝甲遇到那精阳之火,却也毁了……”紫甲魔心道:“紫金甲融入光界,被焚无形,却也是事实!”遂将经过说了一遍。

“你傻呀!紫金宝甲乃是用紫阴冰焰所炼,其性属阴,那精阳之火正是其克星,不被毁才怪呢!”九姑娘嗔怪道,“那你……你自己没事吧!”看着紫甲魔,九姑娘一脸的关心。

“那人虽然了得,却比我低了整整一阶,焉能不死?”紫甲魔笑了笑,“哦,对了,九姑娘找我,究竟有何事?”

“没事就不能来了吗?”九姑娘白了他一眼。

“哪里哪里?我的意思是说,玄阴堡戒备森严,一般闲杂人等难以入内……”紫甲魔笑道:“不过姑娘并非闲杂人等,而且……”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九姑娘嗔道:“你是说今天短短半日,我来玄阴堡一连找你两次,定是有事相商,是不是?”

“对对对!九姑娘果真是冰雪聪明,我其实就是这个意思!”紫甲魔眉开眼笑地道。

“算你猜对了!若非如此,我还不来了呢!玄阴堡很了不起么?”九姑娘眉飞色舞地站起身来,纤腰一扭转了一圈,姿势优美,直如舞蹈。然后停下身来,看着一脸痴呆状的紫甲魔,静立不语。

“我……我爷爷想见你……”九姑娘俏脸一红,看了紫甲魔一眼,又低下头去。

“你爷爷?化族族长?”紫甲魔一惊,“他……他老人家找我……嗯……找我何事?”

“傻子!咱们的事,他老人家好像知道啦!”九姑娘又羞又急,“你……你怎么不开窍?真是个木头脑子,还是什么玄幽四主之首呢!”

“对不住对不住!天魔化族族长,我一听是他老人家,这……这不是被吓了一跳吗?”紫甲魔的额头隐有汗珠溢出。天魔化族族长,一边身子已达神魔之境,也就是半古之境,其修为可想而知。比之万妖界的魂啖妖帝,实力还要强上许多。

九姑娘见状,轻叹一声,拿出一块手绢,走上前来,为紫甲魔擦去汗水,然后娇躯凑了过来,靠在紫甲魔的肩上,轻轻地道:“为了人家,你就去见一见爷爷吧!唉,不管他们同不同意咱们在一起,我……我是跟定你啦!”

紫甲魔心潮澎湃,起伏不定,颤声道:“这……这……此事还须从长计议……”忽听体内一女子急声传音道:“你……你就答应吧!求你了!”紫甲魔只觉九姑娘娇躯一震,当下改口道:“不过,为了你,纵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闯一闯!”语带双关,紫甲魔明是对九姑娘所说,天知道是针对谁而言的。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负我!”九姑娘抬起头来,激动地看着紫甲魔,眼中竟隐有泪光。只是她这一句话,与同时响在紫甲魔心神上的传音一模一样,一字未易!只是,九姑娘并不知道还有一个女子与她同时说出这一句话。

“你也不用这样说,去见我爷爷他们,不是闯刀山下火海。就算是,我也会陪你一起!”九姑娘再次依偎在紫甲魔的怀中,“以你身份,至不济,他们也不会为难你,只是人家……我……可就苦了!”说着,一行清泪终于划落面颊。

“何时何地?”紫甲魔双臂一紧,搂着九姑娘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