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84章  三关考验(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123 字

站在第二道停阶上,紫元向前瞧去,脸带一丝古怪之色。

与第一关大是不同。此时,整处停阶,空无一人,只有一层淡淡的雾气在飘荡纤绕。念力一扫,紫元感觉到有一层禁制的波动在震颤不已。

“第二关!开始!”半空中的声音又及时地响起。

紫元上前行了约莫数十丈,然后停下身形,平视着眼前的虚空,沉吟不语。

在他身后,三名少女和玄云等十数人在远远的观望,而众多后来的天魔,则分站在他们的四周,均是带着一脸的惊异之色,看着紫元,还有他身前那片淡淡的雾气。

紫元沉吟良久,然后抬足便行,一步踏入,整个身形立即便诡异地消失在雾气之中,不见踪影。忽见一阵银芒闪烁后,原本那片淡淡的雾气,突然变得浓郁起来,一时如云山雾海,朦胧不清。

“轰”的一声,浓雾一阵急剧地翻腾涌动,一道人影自其中倒飞而出,疾退数步,然后“啪嗒”一下,摔了个仰面八叉,极是狼狈!众人定睛一看,不是紫元是谁?

紫元暼了一眼众人,红着老脸,飞快地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然后在众人的哧哧窃笑声中,身形一闪,再次进入那片浓雾之内。

浓雾中,已是一片花的海洋!繁花似锦,五彩缤纷,令人眼花缭乱,如梦如幻。阵阵浓郁的芬芳,扑鼻而来,吸入一口,便是一阵晕眩。虽然修为至化境,可以不用呼吸,但这无处不在的芬芳之气,自周身毛孔中一丝丝渗进,令紫元一阵子骨酥筋软,一时竟有无力之感。

面对花海,紫元不知所措。呆在其中良久,紫元知道这无数的花朵和散发出的浓郁香气,带有迷幻之效,却也无毒。每当他陷入昏迷或动弹不得时,立即便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大力轰出花海,甩出浓雾般的禁制之外。

而且,在这片花海中,什么魔元魔功,念力魂力等一概无用,直如一个寻常凡人徜徉在花海中。唯一能用的,只有心神之力,这也是紫元二次进来后,能支撑到现的原因。

心神之力,较神念之力和灵魂之力不同。神念之力,泛指灵海,灵海越大,念力越强,二者成正比。灵魂之力,自然是指灵海上方的精魂了。精魂越是凝实厚重,则灵魂之力也越是强大。所以神魂神魂,便是指灵海灵魂而言。

而心神之力,远比上述二者来得玄妙。一般来说,心神之力的存在与修为境界无关,但要掌握和运用到实处,则又与其息息相关了!便是一个凡人,也有心神之力,不同的是,凡人对心神之力还不会掌握和运用到自身的实处,只能自由运转,或者叫胡思乱想。

因为心神,大体来说,便是指思想!比如说,超越光速的心至如归极速,便是主要以心神之力催运的。所谓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就是指此而言。

修为至天仙之境,便有了自己的元神,藏在体内的元婴中。而至大神之境后,元婴化尽,融入灵海,其中的元神,便凝藏在心脏,且更加壮大。

一旦心脏受创和爆碎,元神可借魂念之力和精血元力,再重塑一颗心脏出来,继续搏动。二者相融相济,相生相长!其独特的牵引交流之效,比之魂念之力,更为长远和隐蔽!所以,心神与神念精魂,这三者之间,也可分可合,可融可剥!

有了前一次的失败教训,紫元已知只有运转心神之力,才可以抵挡这种迷幻花阵。而精魂念力对此花阵,不仅无效,反而会影响到心神的运用。所以现在,紫元关闭魂念之力,单凭心神对抗这迷幻花阵。

花香醉人,花色乱神,紫元紧闭着双目,关闭五感六识,只运转一丝坚韧如钢线般的心神之力,大步走在花海中,渐渐行远。辣手摧花之举,紫元不屑为之,也不忍为之。在他看来,这花海中的每一朵花,仿佛就是一个生命,是那样的夺目和娇美。

事实上,他便是毁去这些花儿,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从他无意践踏过后,那些枝折瓣泥的花朵,一一恢复如常,然后再次迎风颤舞上就可以看出来。只是,此时闭着双目、关闭五感六识的他不知道而已。

不知前行多久,紫元忽觉一步踩空,向前栽了下去。一惊之下,紫元睁开双目,定住身形。只见此时的花海无影无踪,而脚下,却是不见其底的幽黑深渊,阵阵阴风透体生寒,让悬空的紫元长发飞卷。一股极强的吸力自黑幽幽的深渊中传来,紫元不禁身形一沉,连忙运转魔元,生生定住。

念力如潮般地向深渊涌去,深渊中呼啸乱窜的阴风,似是要将念力冻结。紫元无奈,只得收回念力,打量起四周来。如今的他,已身处一个巨大的洞口中。四面皆是洞壁,脚下是无尽深渊,只有离头顶数丈处,有一个径约丈许的井口,青天白云,隐隐透亮。

面对深幽难测的地渊,紫元不敢怠慢,连忙上掠,欲离开此井。刚到井口,只听砰的一声,紫元被井口处的一层无形禁制撞得是头脑发懵,一阵晕眩,身体在巨大的吸力之下,不由自主地向深渊急速地掉落。

“看来,非得要我进入这地渊啊!”紫元揉了揉被撞得生痛的脑门,一脸的苦笑,“不知深渊中有何古怪,既是二关大考,看看何妨?”不再控制身形,随着那股巨大的吸力,紫元急速地掉了下去。

四周井壁飞快地上升,待到后来,随着掉落的加快,已成为线条状。紫元也是头晕目眩,一时浑不知置身何处,只得勉力控制下降的速度,以免重重地砸在未知的什么东西上,包括地面。

下落速度在减慢,紫元心中大定,随着那股吸力也相应地减弱。紫元下落良久后,这才双足一顿,终于脚踏实地了。举目观望,原本漆黑的深渊这时透过来一点光亮。借着这微弱的光亮,紫元凝目看去,发现这是一处山洞模样的地方,径约十数丈之阔,地面铺了一层平整的细小砂子,踩在上面,甚觉松软。

在这砂地上,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两个大鼎,一黑一白,缭绕的青烟自这双鼎中溢出,一股清香弥漫开来。黑鼎极是黑亮光洁,黑得纯粹,宛如太虚中的那般幽远的黑;白鼎如雪,光可鉴人,流溢着如玉般的光华,白得纯净,不带一丝瑕疵和杂质。

紫元看到这黑白双鼎,心中大是惊奇,不由得上前数步,站在大鼎的数尺远处。观看良久,除了那缭绕的青烟在如丝如缕地飘荡,没发现什么异常。紫元抬起手来,慢慢地向那黑鼎摸去。

五指及鼎,紫元顿觉触手冰凉,却不寒冷,是一种极舒服的凉意,好像是酷夏中握在手中的一杯冰水。缩回手,改摸那白鼎,只觉一片温热,似是冬日暖阳,同样是那种舒服的温暖。

收手静立,紫元暗暗摇头。忽然心中一动,伸出双手,同时向双鼎上摸去。两手刚一接触双鼎,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顿时袭遍了紫元的全身。一温一凉两道气流自鼎上传来,然后沿着双臂交汇于胸口,形成一团黑白相间的气团,缓缓旋转。紫元只觉有水乳交融,通体舒泰之感。

缓缓旋转的气团又分为两路,一路进入心脏,一路向上,进入脑中灵海。只觉耳中“轰”的一声响,紫元全身一震,不由得紧闭双目,让那两团气流自然而然地融入心神和魂念之中。待这两团气流与心神和魂念相融为一体后,紫元的心神之力和魂念双力有了一个令他惊喜的提升。

试着将这三力融合在一起后,紫元的脑海中浮现了一副奇特的景像——太虚中,一个黄绿相间的界面,静静地停在面前。一眨眼,只见那黄绿界面飞快地临近,狠狠地撞了过来。“轰……”一阵斗转星移,然后陷入一片漆黑和死寂。

等光明再次出现后,一片开阔的黄土地和那绵延的青山赫然在眼底!这一副画面未停多久,黄土地又飞速地后退,而那绵延的青山,如先前那个界面一样,飞撞而来。

于是,又是一片死寂和漆黑,然后光亮又现,第三副画面显现出来。一颗颗闪闪发亮的石块如同夜幕上的星空,密密麻麻地镶嵌在石壁上,黑底银纹,七彩流溢!

“这是……”紫元震惊无比的看着这无数的九色石。

这时,紫元双手按着的黑白二鼎发出“喀嚓嚓”一阵急响,蛛网般的裂缝瞬间便爬满了整个鼎身,忽然响声一顿,然后轰然倒塌,成为两堆破铜烂醉如泥铁,堆满了一地。双鼎既碎,紫元一下子被拉回现实,瞪着一双震憾无比的眼睛,然后又是一脸的迷茫之色。

这时,一道声音又突兀地响在洞中:“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看到了什么?”紫元不解地反问道。

“就在你双手按在双鼎上之后,脑海中出现了什么画面?”不知源自何处的声音,与停阶上的那道声音一般无二。

“除了感觉很舒服,没有任何画面出现!当然,我的境界好像有所提升!仅此而已!”紫元淡淡地答道。

“真的吗?”那声音显得有些恼怒,不相信似的再次追问道。

“不信你自己试试!反正我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紫元耸耸肩,“现在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该怎么离开这里?”

“双鼎已碎,你……你小子让我怎么试?以前那么多人都没有弄碎这双鼎,你可倒好,一下子就毁了两件宝物,却什么也没发现……你怎么离开这里,关老子屁事!”那声音显得更加气急败坏,“你就一辈子呆在这里罢!”说完,再无声响传来,像是那声音消失了。

紫元无奈,只得转身,径向来路上掠。此时,已没有了那古怪又强大的吸力,紫元的上掠速度快了数倍不止。不多时,一点光亮在头顶出现,紫元一喜,一个加速,顷刻之间,便又到了井口的正下方悬浮着。这次,紫元没有贸然急升,他的脑门到现在还隐隐生痛。小心翼翼地靠近井口,一扫禁制,便动手破除起来。

不一刻,白芒一闪,紫元一窜而出,终于出来了!光线一阵扭曲后,紫元已然出现在停阶上,那片浓雾已消失不见。紫元淡淡地看了一眼面前带着一脸震惊的众魔,然后转身便走,径向台阶上行去。那道声音没有出现,这在紫元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二话不说,准备去闯那最后一关——第三关!

又往上踏了数千级台阶,宏伟壮丽的宫殿,早已震憾无比地出现在紫元的眼前!在他的记忆里,从没有见过这样高大的建筑。离那宫殿直有十数里远,也难以看清那宫殿的顶部和两边的尽头。与宫殿相比,紫元远比一只虫蚁渺小。

举目望去,只见殿阶之下,有无数个黑点在晃动,紫元猜测那是人影。这时,响动传来,三位少女和玄云等一行跟了上来,他们身后的众魔却不见了!

“请随我来!”白衣少女神情复杂地看了紫元一眼,带同那两名青衣侍女,迈步便行。紫元与玄云等人跟了上去,直向宫殿而行。

这处广场,与台阶下面的广场和那两处停阶大不相同,不仅大了数十近百倍,而且地面上所铺的材料也相差甚远。后三处地面乃是一色的银晶玉石铺就,光滑平整,极为坚硬;而这处超大广场,所用的玉石是一种淡黄色的软玉,踩踏之间,像是行在一层厚实的地毯上面,倍觉温暖和舒适。

无论是何软玉,都是玉石中的极品。数量稀少,堪称无价。方圆十数里的广场,均是用这种淡黄色的软玉铺就,显得既奢侈又高贵,更能看出殿主的不凡。

行了良久,紫元一行才临近殿阶。只见台阶两侧,各有十数名天魔卫静立不动,向上看去,阶顶上人影绰绰,行色匆匆,显得极是忙碌。

白衣少女脚步一顿,“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准备闯第三关吧。”说着,带同那两名青衣侍女,走上台阶,向那巨大的殿门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