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88章  母女相见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637 字

事后,五族族长又对王风问了一些其它的问题,王风事本亲为,毫无破绽,又应对得体,五位族长心知王风所知道的,便是这些了。虽然对王风弄碎双鼎,却什么也没看到一事,五族族长也有所怀疑,但幻心有言在先,不得再提双鼎一事,而且看上去,王风似乎真的是一无所获。毕竟,数千年来,无数人在双鼎那里,什么也没有看到。所以,这种怀疑的念头,不过是在五人的心头转了转,便浑不在意。

幻心让王风和九儿离去,自己五人再次商议起来。一小块九色曜石,自是不值什么,但其所蕴含的信息,却是天大的存在。也许在得到一小块后,就能得到更多块,甚至,很有可能得到一整个九色曜石矿脉!

却说王风与九儿来到殿外,然后在众多族人倾慕的目光中,双双腾空而起,径向海上掠去。迎着海风,二人发衫飘扬。脚底下,碧波荡漾,海浪轻卷。映着日头,粼粼波光,如万道金蛇在扭舞。九儿心中畅然,纤手伸出,握着王风的右手,似是一对比翼双飞的青鸟,飞掠在海面上。

此海之大,让王风暗自骇然。二人并肩,飞掠良久,才依稀看见陆地的影子。

“咱们回去罢!前面是角族的地盘儿!”九儿一捋发丝,风情宛然,“他们的族长正在我们化族作客,咱俩这么突然跑来,不引起误会才怪呢!”王风点了点头,心想此言倒也有理。当下二人又回转身形,沿着来路急掠而去。

待二人回到化族,另外四族族长已经离开了,就连幻心族长也不见踪影。王风随同九儿回到住处蓝心阁,坐着说了一阵子话,看看天色将晚,王风久留不便,于是起身告辞。临行前,二人约定,明天一早便去声族。

回到自己的住处,王风与玄云等人谈了数句,让他们先回玄阴堡,自己延迟几日再回去。玄云自然应允,也不留宿,带着十数名随从找到管事的,说一声后,在数名天魔的陪同中,一行坐着法器,破界而去。

一夜无话。

次日,天刚一放亮,王风便早早起来,洗嗽一番后,独自来到园中赏花观景。不一会儿,九儿来了,还带有三名侍女,那白衣少女赫然在其中。相互问候了数句后,一行五人出了大殿,然后朝着声族方向急掠而去。

天魔声族,前与化族相邻,后与狂族接壤,左与角族交界,右边,穿过一片沙漠后,便是名族的地盘儿了!就位置而言,声族处在四族的正中央,而且也是沙漠地带,常年风沙不断。所以其族中女子,多以黑纱蒙面,浑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的,这也是一大原因。不过相比较与名族毗邻的沙漠,声族所住之地,无疑称得上是绿洲了。因为二族之间的那片沙漠,那才真正算得上是寸草不生的。

五人来到声族,刚一停落地上,便见一名声族女子站在那里。九儿与那女子一对话,王风才知道,这名声族女子便是九儿的好友,接到九儿的传音,专程在这里等候迎接他们的。

一行向前行了不久,便是声族的范围了。与其它四族一样,从这里开始,便禁制飞行。谈话间,王风和九儿才得知声族族长亦梦,自去了化族做客后,至今未归,只有跟其去的随从们回族,并说族长另有他事,不能回来。

王风九儿相视一眼,心知五族族长定是为了九色曜石一事,去了别的地方。这样一来,王风行事相对方便了不少。一面跟随那名声族女子前行,王风一面与体内三才布袋中的悠悠公主心神交流起来。谈了半晌,王风得知了悠悠生母的名字和大致相貌,除此之外,再无其它的信息。不过,这些对王风来说,已经足够了。

作为在化族中身份显赫的九姑娘和王风二人,声族本是需要按比较高的规格接待他们的,仅次于族长一级。但族长不在,而且王风九儿二人也不愿闹出多大的动静,所以双方像朋友间的探望那样,也不进正殿,只在那女子的偏殿落脚。

谈笑一阵后,九姑娘按事先王风所交代的,让那女子帮忙寻一个人。然后王风将悠悠告诉他的关于其母的相貌、年龄和名字等说了一遍。那声族女子也是本族直系,身份地位俱不低,寻一个本族人,自是不在话下。听完后,那女子眉头一皱道:“是她?”叫来一名侍女,让她去族殿查一查,看王风口中说的那人如今住在哪里?然后回报。侍女应声而去,王风一行于是边谈边等着。

约莫过了数柱香,那名侍女回来禀报,说是人已寻到了,其住处离族殿不远,约在数十里外的一家独院。王风闻信,心中与悠悠同时发出了惊喜的一声!于是王风一行立即动身前往。

天魔五族,每族的族人约有数千到万余不等。其族中天魔级的也不过数十人,而且都身居高位,手掌重权,实是族中的精英人物。其余的,便是寻常族人了,因其是土生土长,所以不受诸多法则的限制,其实力却也不弱,如青汉修真界的原居民一样。

悠悠的生母,原本是天魔级。早在悠悠还未出生之时,受指派前往青汉公干。在那时,她便遇到了青汉魔界的魔帝朋城。二人一见钟情,悠悠的母亲不顾族人的严厉警告,义无反顾地在青汉魔界住了下来,后又生了悠悠。

悠悠的生母虽是天魔修为,但端庄贤淑,性情柔善,一向不喜纷争。只想与朋城过着平淡的日子,尽管朋城妻妾成群,且子女一大堆。但后来,她失望地发现,整个帝宫,乃至整个青汉魔界,除了她母女,都是尔虞我诈、野心勃勃之辈,包括朋城在内。

心灰之余,加上来自本族的压力,悠悠生母只得抛下十来岁的悠悠,含泪回到玄幽天魔界。随着阴阳双方条约的签定,各方巡界执法力度的加大,母女这一分离,就再没有见面的机会。只有在平常凑巧,两界密使往来时,托其带物传信,可终究不多。

步行一阵子,一行终于到了地方。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所不大的宅子。原本以悠悠母亲的修为,早可以开牙建府,只是她生性淡然,无欲无求。辗转搬迁,好不容易寻到这一所相对清静的宅子,便住了进来。日子平淡如水,若非时常思念着身在青汉的唯一的女儿悠悠,这种与世无争的平淡,才是她内心深处的永恒。

“进去吧!我们先回去等你!”九儿出乎意料地懂事,自始至终都没有问王风,找这个声族的妇人有何事。但王风没有细说,她自然也不追问到底。见王风感激地看着她,九儿又笑道:“记住哦,不许乱说,不许乱看,不许……”话未说完,王风接口道:“不许乱走,不许乱撞!我记住了!放心就是!”二人相视一笑。

目送九儿一行离去后,王风这才走近那所宅子,站在前院门前,一掌往前虚按,触动了一层淡雾般的禁制,然后朗声道:“在下受一位故人所托,来拜见前辈!请前辈赐见!”

话音一落,淡雾轻轻一阵涌动,然后一个声音传来:“请进!”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只是听不出其年龄大小。王风神念轻扫,然后一步迈出,走进前院。

前院不大,两旁两角各种了一棵似杨柳般的大树,树下的石桌石凳,俱是深灰色,显得质朴古雅。一名黑衣妇人,正站在大门前,蒙面的黑纱上,一双星眸正一瞬不瞬地看着王风。

王风轻咳一声,问道:“请问前辈尊名是不是上银下钗?”

“正是老身!阁下前来,所为何事?你适才口中的故人,又是谁?”黑衣妇人语气平淡,只是一双眸子似乎更亮了。

“这些问题,在下不能回答!”见黑衣妇人美目中精光一闪,王风又道:“前辈见到一个人后,自然知道了!”说着,将悠悠自体内三才布袋中放出。

悠悠静静地站在银钗面前,二人均是一般的衣着打扮,一般地相对无言,各自的身形在轻轻地抖颤着。终于,二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取下面上的那层黑纱,露出一张略显苍白,又秀美无伦的玉面。眉目之间,二人极近相似。王风见状,暗叹一声,悄然退了出去,然后站在院门前默默地等候着。看着天边的浮云,还有那飞翔的鸟儿,王风此时的目光,似是穿越了无尽太虚,看到了青汉,看到了修真界,看到了水晶宫中的父母亲人……

良久,院门前一阵轻轻的波动传来,禁制已开,只听悠悠在内面叫道:“你……你在么?进来吧!”王风一惊,自沉思中醒转,连忙应了一声,走了进去。只见母女二人正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银钗对王风含笑点了点头,一旁的悠悠却低着头,神态有些不自然。

略一沉吟,王风又将金玫和无双二女放出体外。银钗见状,先是一惊,后见无双金玫二人齐叫道:“伯母!”仔细一辨认,银钗这才知道金玫和无双也来了!

三女中,悠悠年龄最小。早在青汉时,三女就时常在一起,情同手足,亲如姐妹。银钗也是在那时,认识了她们俩。

故人相见,自又是一番喜悦。回首往事,银钗唏嘘不已,今天与悠悠相见,一开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后又见到无双和金玫也来了,更加觉得这一切似是梦境。四人谈锋甚健,多是往常琐事,一时倒把王风晾在一旁。王风只得再次回到院门守护,提防他人撞见。

三位公主修为自是不弱,又是在禁制之内,自是不担心由于法则所限而引起的空间波动,以至让声族的高阶察觉。眼见天色将晚,而院中毫无动静传来,王风不禁有些着急,若是九儿她们来了,不知会不会撞见。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王风神念扫探中,已知九儿一行走出殿门,正往此处行来。王风二话不说,挥掌拍向身后的禁制。

却说九儿自回声族族殿后,与那女子一起又去见了其他的几位好朋友。作为如同闺中密友般的关系,众女见面,定是有很多话要说。不知不觉间,已过了大半天,众女兴尽,九儿自是回到族殿,等待王风。一天将要过去,见王风还未回来,而九儿也是心不在焉,那声族女子笑道:“这么久还没回来,是不是被什么人给缠住了?要不,咱们去看看吧!反正离那儿也不远!”

九儿俏脸一红,点头答应,心中却在想:“难不成真是被什么人缠住了?我有言在先,不知他听不听从?要是……要是他真的没听我的话,我这一去,恰好撞见他与别的女子在一起,我……我又该如何?”一时犹豫不决,进退两难。

“走吧!别多想了!”那女子拉起九儿,向殿外行去,“若是他乖乖的,自是没话可说,要是……哼,要是他敢与我族中女子勾勾搭搭,我帮你一块儿收拾他!”说笑间,二人已走出殿外,数名侍女远远地跟着。

一路上,九儿脚步踌躇,那女子简直是拉着她在走。行不到一半,便见王风迎面大摇大摆地走来,老远就喊道:“不是说好了在殿内等我么?干嘛还亲自来接?”九儿面上一红,白了那女子一眼,意思是说那女子胡乱猜测,既是多此一举,又有离间之嫌。那女子见九儿神态,哪里不知其意,急恨间,却也不好说什么。

见王风笑眯眯地走过来,那女子道:“你们之间倒是言语投机啊!些许小事就扯上一天,要是事大了些,哪还不谈上三昼夜?”此时她怀疑王风去见银钗,是不是他所说的些许小事。

“哪里哪里?谈话间得知银前辈棋艺精湛,自然心向往之。在下平时也自忖棋艺不弱,便想与她切磋一番。适才不过手谈了几局,哪知一天将过。古有观棋烂柯之奇事,诚不虚也!”说着,王风微微摇晃着脑袋,一时酸气大冒。

“原来你们是在下棋!瞧阁下得意非凡,想来定是赢了!”那声族女子被九儿暗怪,究其原因,便是眼前之人惹起的,当下哪有好语气,连讥带讽,一吐为快。

“惭愧!连下六局,大败亏输!”王风摇了摇头,又道:“不过在下与她约定,只要在三天之内,能赢她一局,她便送我一件礼物。所以,在下准备,就在明后两天,我要好好的赢她几局,至于礼物……就送给你们了!”

见王风装作大方地一挥手,那女子冷哼一声道:“你想赢她?做你的梦吧!”见九儿一脸的忿然,那女子一惊,又道:“九儿妹妹,不是我想这样对他,实在是……实在是我的一片好心,竟被你给误会了。这不,气打不一处来,又见他自不量力去挑战我界第一女棋王……”早在王风说出要找之人名字时,那女子已知他要找的,便是本界第一女棋王。只是后者不喜纷杂,独爱清静,多次搬迁其居,一时竟不得知其住在何处。

“好啦好啦!你的好意我明白,也没有怪你!”九儿笑道:“紫元已和人家有约,还要打搅你两日。还是说说本界第一女棋王是如何了得吧!”

那女子闻言,看了看二人,忽尔“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来也是!你们俩口子之间的事,我一个外人瞎操什么心!没的好心没好报!”对王风行了一礼,那女子又道:“适才言语不逊,请阁下莫要见怪!”

“岂敢?还请尊驾将银前辈的精湛棋艺略略解说一番,在下将感激不尽!”王风还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