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90章  有引千机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469 字

王风见一枪扫至,当下驻足不动,无为心法早就急转,借枪之来势,一道若有若无的柔劲发出,一拨一带,那枪“呼”的一声,径向其身旁的一名带刀护卫扫去。

“当”的一声响,火星四溅,那名持刀护卫又惊又怒,大声骂道:“阴老三,你……你奶奶的想干什么?敢暗算老子,老子跟你没完!”说着,手腕一抖,手中之刀划出一片光幕,向那持枪护卫卷去。

“当当当当”密如连珠,二人枪刀相交,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那名持枪护卫对自己的长枪突然改变方向,也是疑惑不解,而持刀护卫性情暴躁,不容他分辨,便一连数刀急攻,不得已,一面举枪抵挡,一面叫道:“我……这个……”急切间,哪里还说得清楚?

王风趁乱,早已飘掠而去,身后传来那持枪护卫的怒喝:“好你个归老八,还真敢伤了老子……哎哟……乌老九,你竟然暗箭伤人……”

离开原地,王风略一辨认方向,便朝玄阴正殿而去。这时,只见人影闪晃,众护卫纷纷朝着打斗之处疾掠,显是那四名护卫头领之间的纷争,惊动了更多的护卫。

趁此良机,王风一路连连破禁,虽是小心翼翼,其速也快。不多时,数十重禁制告破,王风已悄无声息地站在正殿前的不远处。只见殿内殿外,护卫林立,其中魔影幢幢,暗哨密布。其森严处,比之殿外,更是戒备周密。

王风沉吟半晌,细细观察起来。只见殿外两边长廊,均有护卫把守,对于殿外不远处护卫之间的争斗,也不闻不问,似是没有听到似的。显然是训练有素,比之殿外护卫,大是不同。王风得知,若要去九阴堂,穿过大殿便到,只是如此戒备,要想无声无息地过去,王风可是一点儿把握也没有。

想了想,王风悄然退去,来到禁制外,将次元空间打开,唤出紫雪长刀中的七杀,收入体内。再次破禁而入,又放出七杀,同时让塍蛇潜入地底,让他们依计行事。然后王风又回到正殿前,一动不动地注视着。

地底禁制虽多,以塍蛇的土属性本源和五行神兽之能,也是如鱼在水。除了加有超强的周天禁制的正殿,想去其它地方,实是随心所欲。

不久后,殿外的打斗声越来越近,而吵杂声也越来越响,显是打斗的规模扩大了不少,几乎整个殿外护卫,加入了这场乱斗。不一会儿,数十道人影一边恶斗,一边径向正殿方向退来。其中的几个战团也有朝正殿方向移来之势。这时,站在殿外长廊处和殿门前的护卫们,终于动容了!纷纷掉转头来,伸长着脖子向前瞧去。

一名护卫首领模样的高阶魔物,听得殿外动静,阴沉着脸走了出来,冷冷地看着阶下的乱状,不言不语。“砰砰”声中,两道人影倒飞而起,堪堪落在殿阶处,口喷鲜血,惨呼不已!又是“咻咻”声响起,十数名护卫疾掠而至,来到殿阶处,扶起那两名护卫,然后冲着身后众护卫怒目张视。

“当当砰砰”不断地响起,伴着声声闷哼惨叫,众护卫边走边斗,不断地移到殿阶前。那护卫首领目光一扫,只见场中打斗的百余名护卫,隐隐分为三派,并已将战火烧到了殿前。

“够了!你们想干什么?此地岂是打斗之所?”护卫首领铁青着脸,冷冷地看着阶下众护卫,背负着双手在阶上来回走动,“不想死的话,赶紧给老子滚回去,各守岗位。至于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等天明后,老子再细细查询!现在,都给老子滚!”

阶下百余名护卫闻言,早已停手不斗,一时却也站着未动。“怎么?耳朵聋了?还是老子的话没说清楚?现在,都回去各就各位,再不走,就以谋反罪论处!”见众护卫不动,那护卫首领喝道。随着话刚落音,人影晃动,数十名护卫自殿内掠出,然后列成一队,弯弓搭箭,对准阶下众护卫。

“老子再重申一遍:有谁不走,格杀勿论!”护卫首领眼中精光一闪地喝道。

见状,众护卫不禁动容,惧意已生,就要散去。忽听一名护卫大声道:“禀统领,归老八与乌老九杀了我们的阴头领,后来又连杀我们十数个弟兄,请统领大人作主!”

“放屁!阴老三欺骗我们在先,又暗算老子在后,公报私仇,卑鄙无耻!老子的手下,还不是被你们杀了好几个?”归老八大声骂了起来。

“不错!阴老三平时就没将咱们当成兄弟看待,为人阳奉阴违,假公济私,当面笑嘻嘻,背后捅刀子,老子不知吃了他多少暗亏!这次被我和老八所杀,也是死有余辜!”乌老九刚一说完,两人齐声喝道:“放屁!”一人是阴老三的手下,另一人,则是第三方的一个护卫头领,也是那包抄王风四护卫中的一个。

只见那第三方的护卫头领叫道:“你们三个乌龟王八蛋当场打斗,老子可没招谁惹谁,干嘛也被划了一刀子?这还不算,老子的弟兄,不也是莫名其妙地被你们杀了几个?今天这事若不说清楚,老子誓不罢休!”一时三方护卫挥拳捋袖,气势汹汹,大有一触再战之势!

“都住口!”护卫统领一声厉喝,宛如炸雷,震得双耳生痛。“操你奶奶的熊!自家兄弟,有你们这么玩儿命的吗?这事儿老子一定要查清楚!现在都给我滚!”

“统领今天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我们今天就死在这儿!”众护卫中,一个护卫大声叫道。跟着,又有数十名护卫高声附合,一时群情吠吠,声震势雄。

“放箭!”护卫统领森冷的话音一落,“咻咻”箭雨暴喷而出,向阶下众护卫射去。距离既近,弓力又劲,眨眼间只见血光迸现,惨叫声不绝地响起。

“操你奶奶的!连殿内护卫也欺负起咱们来了!众兄弟,咱们与他们拼了!”一名护卫狂叫道,顺手拨开几支利箭,竟向阶上冲去。跟着,十数名护卫也冒着箭雨,疾掠向前。

“停!”护卫统领一招手,箭雨骤停。跟着大喝一声,如大鸟般地向疾掠而来的众护卫扑去。“蓬”的一声巨响,在众护卫惊骇的目光中,那名正掠至半阶的护卫被拍成肉泥,出乎众护卫意料的是,与此同时,那名护卫统领闷哼一声,倒飞上阶,身后几名护卫扶住他,其嘴角已有血丝溢出!

“怎么可能?”众护卫面面相觑,见护卫统领竟然受伤,一时难以置信。

“好好好!也怪老子一时大意!翅膀硬了,想造反么?来人,一锅端了,事后老子亲自向大帝交代!”护卫统领怒火中烧,话音一落,近百名护卫自殿中掠出,二话不说地亮出兵刃,向阶下扑去。

“好哇!内殿欺人太甚!兄弟们,拼了吧!”阶下百余名护卫怒声四起,此时同仇敌忾,均瞪着血红的眼珠子,与急掠而来的殿内护卫恶斗在一起。

良机已到,王风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当下无声无息地窜入殿中,径向后面的九阴堂掠去。

实际上这一场混乱,都是七杀和塍蛇造成的。七杀被王风放出,连连噬魂夺舍,不过片刻,在七杀自杀性的攻击下,已有十数人丧命。众护卫已是目瞪口呆,还未回过神来,战斗便宣告升级。为了使场面更加混乱,七杀游窜在三方护卫中,频频夺舍杀人。

有了塍蛇在暗中推波助澜,场面顿时变得更加不可收拾起来。众护卫修为虽然不弱,但七杀魂力强悍,夺舍噬魂又是拿手好戏,加上塍蛇相助,众护卫哪里能察觉到有人捣鬼?

在七杀和塍蛇有意无意下,故意将战火延伸至玄天殿前。适才那一名被护卫统领拍成肉泥的护卫,便是七杀控制的傀儡。在被护卫统领击杀之前,七杀早已离体而去,而塍蛇借后土之力,通过那名护卫的躯体,与护卫统领硬碰硬地对了一招,致使其受伤。塍蛇隐入地下,那名被拍死的护卫双脚也未离地,后土之力于无影无形间,沿着地面传入那名护卫的身体中,护卫统领凌空下击,怎会察觉?

大乱已生,塍蛇七杀二人完成任务,当下远远地潜伏不动。而王风则趁机穿过玄天殿,来到九阴堂前。

眼前的九阴堂,从上空到地面,再从地面到地底,一层玄光在流溢不定,显然是加了超强禁制。纵是整个玄天殿被夷为平地,只怕此禁制也难破去。似乎此禁制内,自成天地,禁制内外,已是毫不相干的两个空间。

王风再次将极渊重瞳催运至极限,透过禁制,向内瞧去。一时,只见多处无形的禁制清晰无比地一一现形。禁制内有禁制,又相连成形,环环相扣,一眼望去,直如蜂巢一般。王风看了一下,已是头疼不已,心中却忖道:“以后谁要是说阵法禁制不是妖魔所长,定要骂他一声‘放屁’不可!这等蜂巢一般的连环禁制,便不是寻常人所能布置的。”

及至此时,王风哪甘退却?只得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用尽平生所学,一个禁制接着一个禁制地动手破除,循序见进,慢慢地临近九阴堂。

不知过了多久,殿外曙光已现,而王风浑自不知,依然在慢慢地破禁深入。此时,整个九阴堂外的禁制,已破了一小半了。原地休息一会儿,王风一惊,也想到了时间问题。沉思片刻,心中计较已定。

当下拿出一物,打下无数道手印,然后附在原地,跟着拿着另一头,一步一步地向外退去。此物是一件魔器,缩成一团时,只有拇指头儿般大小,拉长后,直有数十里远,细如发丝,坚韧之极,又几乎无形无色,名叫千机引,品阶不高,但既可用作暗算攻敌的利器,又于破禁上另具一功。

原本这是王风从地宝堂中得到的,欲送给幻心族长,谁知幻心没有收下,于是王风便留在储物护腕中。一般破阵破禁,需要一气呵成,不可半途而废,否则的话,便要从头再来。有了千机引之助,可从原地拉伸到所破过的禁制之外。

等二次来破时,只要引发千机玄印,原先所破的禁制,其禁自解,而无须重破。既可做成记号,又可不再重破禁制,可谓是物有高低贵贱,用时却寸长尺短了!

当下王风牵着千机引的另一端,趁着身后所破禁制还未自行恢复过来,缓步退至禁制外,然后又打入无数道手印,直将其融入地面,无迹无痕,这才转身离去。

隐身来到殿外,只见阶下的战斗已经结束,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剩下的数十名外殿护卫悉数被擒,跪在地上排成数列,众多的内殿护卫将他们围了个密不透风。

王风凭高下望,只见那护卫统领冷冷地看着被擒跪地的众护卫,倒背着俩手,气呼呼地来回走动,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小兔崽子,反了你们的!竟把老子的话当成放屁一般!还敢拒捕?刀都架到老子的脖子上来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吃错了药,昏了头!寻死也不找个地方!”

众护卫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地跪在地上,有的还在浑身哆嗦,颤栗不已。

“别以为你们的外殿统领兼任护法堂血煞营的副都统,你们就了不得了!就不把老子这个内殿统领放在眼里了!告诉你们,我们内外二殿的护卫统领,那可都是大帝亲自任命的!便是你们的统领,去血煞营兼职,也是防止在大帝闭关期间,护法堂一家独大,对血煞营起到一个牵制监视的作用!要知我们二位统领,包括你们在内,都是大帝身边的一条狗!”

护卫统领越说越来气,大有暴走之势!“奶奶个熊!如今倒好,你们竟然狗咬狗,獠牙利齿全往自家兄弟身上招呼!今天若不加以严惩,以儆效尤,他日你们这些狗崽子,说不定还要犯上作乱,弑主弑君!”

王风见天色渐渐放亮,远远地绕掠而去,来到一角无人处,收回七杀塍蛇,然后破禁而出,径向紫风堂掠去。

回到紫风堂,王风略略洗嗽一番,便走出堡外,去看望九儿。九儿见王风一大早便来了,也是连忙洗嗽。然后,二人相对而坐,谈了起来。闲谈中,九儿要王风今天陪她闲逛各处,实在不行,那就去玄阴堡,陪同王风办公,反正不想一个人呆着。

王风刚要回答,正在这时,接到天心总护法的传音,让他迅速回堡一趟,说有要事相商。王风心中一动,心道:“来了!”对九儿苦笑道:“你看,今天可能不行!稍后再说罢!”

说完,又安慰九儿几句,哄得差不多了,这才转身就走,只听九儿在身后嚷道:“我不管,从今天晚上开始,我要与你在一起!”王风心里打了个寒颤,装着没听见似的,头也不回地急急离去。

附西江月一首,盼收藏:不幸常坐码字,如今势难回头。身如虾腰驼背瘦,熬夜抽烟无度。只想上架拿钱,哪知收藏难够!恳请大家多支持,得酬请客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