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40章  以卵击石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408 字

错星大阵中的六个主要界面被毁碎,阵眼又被拔除,其阵已然尽破。如此大的动静,除非是死人才不会发觉。

早在阵破之初,当履、临二界中人,面对大阵即将告破之际,均是目瞪口呆地仰面上望。

“各就各位,准备迎敌!”不知是谁,突然来这么一嗓子,声音巨大,又掺有念力。几乎整个界面的修士,都听见了!

一阵骚动,众人均闪遁而去,或回宗门,或回防阵,一时,多处空旷之地已变得更加空荡荡的。

四宗宗主,此时也都在各自宗门中,或安排迎敌事务,或与众长老弟子密议。但有一点四宗主均是相同,那便是他们那不愉或阴沉的脸色。

九色曜石最终还是平分掉了!每宗所得只有十数块,虽形如鸡肋,但有总比没有好!自始至终,四宗宗主都是这样的想法。

原本倚天宗已浪费了一大半的九色曜石,此次平分,按照仙剑、玄云、流金三宗主的想法,倚天宗再无资格。

但是转念一想,便是少了倚天宗的一份儿,换作三家平分,九色曜石的数量用以炼器也还是不够。而作为原主人,不分与倚天宗,情理上说不过去,所谓浪费了一大半,那毕竟是平分之前的事了!

加上这三宗也在隐隐地相互钳制,于是,此顺水人情,便被倚天宗捡到了!

正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传来,整个履临二界,上至虚空,下至大地,均是一阵摇晃,宛如大地震来临。原本昏暗的日光,此时也变得耀眼之极,刺目无比,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强烈的日光下,入眼景物,均是白茫茫地一片,略一细瞧,便会发现,所有的景物都扭曲变形,大异于平时。在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中,众人面对面地谈话,已经听不到了,只有用念力交流。一时之间,履、临二界,就像到了末日。

四宗宗主大惊,连忙闪身出宗,来到高空之上,一来齐集商议对策,二来也是细观一番详情。四人谈论一阵子后,这才骇然地发现,来犯之敌于短时间内,便即将毁碎错星大阵,转而直逼二界。无论是其修为、胆识、智谋等,均不是四宗宗主所能比拟的。

怔怔地虚立在高空之上,四宗主都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各自灰暗阴沉的面色,还带有一丝惊惧。

想了良久,卢剑北一声长叹,率先发言:“覆巢之下无完卵!降既失节,战亦不敌!此可谓进退维谷,生死两难!”自怀中掏出一把彩光闪烁的石子,卢剑北惨然一笑道:“为此身外之物,竟招此等大祸,以至于殃及门人弟子!得乎?失乎?”

另外三人见状,也各自掏出所分的九色曜石,脸色苍白地怔怔不语,似是在思索卢剑北适才之语。

“老夫想请上官宗主答应一件事!”卢剑北目光“霍”地一闪,一副凛然之色。“以上官宗主之遁速,再加上老夫拼死抵挡,或许能逃过此劫也未可知!”

众人心头一震,只听卢剑北又道:“老夫有门下弟子十数人,均是青年俊才,前途不可限量!希望上官宗主离开时,能带上他们,也算保存我仙剑门一脉!至于余者,除了以死相拼外,别无他途……代价便是老夫的一条老命和这把九色曜石!”

说着,将手一挥,卢剑北将那十余颗九色曜石抛了过来,然后尽数悬浮在上官迅飞胸前。

“卢宗主……你……你……”上官迅飞哆嗦着嘴唇,神情复杂地看着卢剑北,一双豆般的小眼睛,竟浮泛着朦胧之光。

闻泰来、西门辛锐二宗主见状,相视一眼后,都神色黯然地一声长叹,将手中所分的九色曜石也还给了上官迅飞。二人所交代的,与卢剑北一样,均是临终托孤之意。

上官迅飞颤抖着双手,捧着一把彩光流溢的九色曜石,怔怔地看着,两行浑浊的老泪,终于划落眼角。

“事不宜迟!上官宗主何作此儿女态?阵破在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卢剑北眉头一皱,挥袖说道。

上官迅飞闻言,身形一震,连忙举袖拭去残泪,猛然转身,只见其身形立即变淡,消失在原地。凛冽的狂风中,卢剑北三人发衫飘卷,静立不语,不知他们在想些什么。

“轰隆隆”一道炸雷划过天空,跟着又是“哗啦”一声刺耳的疾响,一股巨大的吸拉力紧随而来。卢剑北三人一惊,连忙定住身形,纷纷抬头凝目远望,只见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端端正正地在头顶上空显现,其内幽黑深邃,星空闪耀。

错星大阵,终于尽然告破了!

在这片璀璨的星空之下,正有五道人影虚踏静立,其身形或凝重如山,或飘逸若风,虽处身于如刀的罡风中,却稳如磐石。滔天的魔意,透过这道巨大的裂缝,翻涌了过来。

“天魔?”卢剑北双目一凝,连忙招呼一声身旁二人,身形一闪,即远远地遁去。

“不知上官迅飞能不能逃出生天?而我宗一脉又能否薪火相传?”遁光中的三人,心中均闪过这样的念头。

三人各回到宗门,准备亲自镇守护界大阵。

卢剑北问起一名长老,方知上官迅飞已将十余名仙剑门精英接走,紧跟着又去了玄云宗,同样带走了十数名玄云宗弟子,这才破空回履冰界去了。

卢剑北沉默地点了点头,来到二宗之间的护界大阵阵心。

二宗众弟子见宗主卢剑北来了,各自惊恐绝望的眼中,闪过一丝亮色。

卢剑北沉声道:“天魔势大,而我界上下,除了死战力拼外,别无他途!眼下已是生死存亡之际,此一战,若胜,当与往年无数次痛击来犯妖魔一样,普天同庆;若是败了,其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我履临二界,将灰飞烟灭!”

“与妖魔拼了!”

“对!拼一个够本,拼一双赚一个!”

“都欺上门儿来了!当真以为我二界无人么?”

“誓灭妖魔!除魔卫道!”

听完卢剑北的一番话语,一时,整个护界大阵内沸腾了!众弟子士气如虹,均是有着视死如归的激昂和慷慨!

玄云宗宗主闻泰来听从卢剑北的安排,去了履冰界的护界大阵,与西门辛锐一起镇守。其目的有两个,一是上官迅飞走后,西门辛锐势单,有闻泰来的加入,在力量壮大的同时,也告诉履冰界全体修士,二界将共存亡,无形中可以振奋士气;

二是对履冰界或者是西门辛锐进行监视,防止其逃跑或投降天魔。

就在二界的护界大阵同时运转时,五幅巨大的人面头像如山般地显现在二界的虚空之上。

这五幅巨像虽是虚影,但清晰无比,直如真体一般凝实。其发线皱纹、眼光神情等,实与真容无二。

“怎么?只有五个天魔?”众人既惊且喜,心想这天魔怎地如此不知死活,区区五人,便想进攻履、临二界,无异于是以卵击石。要知道二界修士加起来,可有数十万之多!这还不包括数以千万计的原居民。

只有卢剑北、闻泰来、西门锐辛三人眉头深锁,饶是心中存有视死如归的毅然,一股浓浓的绝望,此时也浮显在他们各自的心头。

若是可能,三宗宗主宁愿面对五十万妖魔,也不愿意面对眼前的五人。因为从发生在眼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这五名天魔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倚天宗的戚长空在哪儿?让他出来见我!如若不然,错星六界,便是你履临二界的榜样!”一幅巨像的念力传音,声若巨雷地隆隆响起,振聋发聩,响彻在整个履临二界。

“天魔休得猖狂!尔等此次无故侵犯我界,欺人太甚!除魔卫道,原是我辈职责所在,今天尔等既送上门来,当真是求之不得!这就放马过来吧!”卢剑北也豁出去了,当下惧意尽去,转而怒色满面,同样地以念力回传道。

“哈哈……”其中一幅巨像发出一阵震荡空间的狂笑,其余四像,也各自露出讥诮的笑意。

“有意思!你是何等境界?大神中期?抑或是上期?”那幅巨像露出浅浅的讥讽笑意,淡淡地问道,“我等此番前来,不愿大开杀戒!再重申一遍,交出倚天宗的戚长空!否则……”说到这里,忽见那幅巨像猛然张口,其口巨阔无边,虽无声音发出,却有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自口中荡漾而出。

这道波纹飘荡而来,卷起一阵飞沙走石、拔树连根的狂风,一时天地变色,整个界面的光线为之一暗!卢剑北所处的护界大阵,在这股狂风的劲吹中,大阵的护罩在摇摇晃晃,抖动不已,似是随时都会支离破碎!

卢剑北对着呆若木鸡、面如死灰般的众弟子沉喝一声:“加速催运大阵!”

众弟子猛然惊醒过来,各自手忙脚乱地占据方位,然后将法宝祭出,盘膝而坐又结印掐决起来。一时,面白如纸者有之,浑身抖颤者有之,念错真言者有之,惊慌失措者更是大有人在!

至于先前的种种豪言壮语和慷慨赴死的神情,此时已荡然无存。充斥在各人心中的,是惊恐,畏惧,震怖和绝望!

“交是不交?”一幅巨像如雷般的怒喝,再次响起,空间随之狂震,一阵刺耳的轰鸣,顿让无数修士双耳失聪!

“不交是吧?那老夫就杀到你们听话为止!”巨音一顿,一只巨掌自高寒的虚空上突兀地出现,然后如山如海般地压了下来。掌影未至,强大的压力已是将护界大阵的光罩挤压得不成形状。

“轰”的一声,掌罩相交,狂流急窜,无数道密如蛛网般的白亮裂缝,瞬间爬满了整个罩面。护界大阵中的十数名坐在外围弟子,顿时七窍流血,肌肤寸裂,竟被生生震毙!

护界大阵的光罩,其空间高达数百丈,而坐在外围首当其冲的十数名弟子,修为也在金仙之境,却被这泰山压顶般的一掌震毙!当下余者骇然,心中惧意大盛,一时,士气低落至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