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55章  穷形尽相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316 字

绿光闪耀,却不刺目,一名老者的面容在这层绿光中若隐若现。“还不赶紧回去!回去后面壁千年,反省反省!”老者冲着小青厉喝道。

小青耷拉着脑袋,看了王风一眼,略一点头,便转身朝光圈行去。这个绿色的光圈,便是极苍之宇通往海天一色界中界的秘道出口了。

“贤弟且慢!”王风连忙叫道,又上前冲着老者一拜。

“呵呵……你们倒成了兄弟了?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冤家宜解不宜结了?”老者捋须而笑,瞧不出是怒是喜。

“大哥,恕小弟不能作陪,来日……来日再寻相见罢!”想起老者适才让他面壁千年,小青只差没哭出声来。

“今天又得遇前辈,实乃王风之幸!”王风深深地一拜,“多谢前辈赠我神兵,不知前辈尊姓大名,王风好日夜叩拜!”

“区区一件身外之物,何足道哉!你我相见有时,至于老夫的姓名,你日后也定会知晓!怎么,你还没回青汉么?你把我带给老哥哥和四弟的话,当作耳旁风么?”老者先是谦谦一笑,后又皱眉问道。

“一是前辈所传之语,在下委实慒懂难知,恐怕是前辈认错人了!二来,我之所以逗留不归,乃是还有一件事没办……”王风话还未说完,那老者断然道:“你不知便不知,岂能说老夫认错人了?我问你,你是不是青汉苍宇天道盟的盟主?你是不是名叫王风?人称不败紫髯客?”

一连数问,老者问一句,王风便答应一声,同时还点了一下头。老者道:“这不就对了?说明老夫找的就是你,更没认错人!如今大变已生,便是你现在立即回青汉,只怕已迟了!这一切,始终是定数,也改变不了,正在尊主的计算当中啊!”

王风心中惴惴,没注意老者的感叹,又问道:“什么大变?是……是在青汉苍宇发生的么?与……与在下有没有关系?”

老者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沉默良久,老者忽让小青将辰列神妖王送与他的那枚玉符拿出来。小青只得照办,在主人面前,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秘密瞒得过他。

拿着玉符,老者哈哈一笑:“辰列好大的手笔!竟送给你如此重的一份儿礼!你们都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了!如此煞费苦心的,不就是为了见老夫一面么?”

老者话音一落,七缕青烟自玉符上迅速地飘出,然后凝成七道虚淡的影子,冲着老者一拜而伏。小青见状,心中已是大呼“上当。”

这七道虚影,正是辰列七神妖,虽然只是一缕念力,但无异于是分身的存在。只是修为到了古境,反倒不用分身了。

“难得你们一片苦心,又对小青还算爱护有加……也罢,此符,老夫就收下了!但你们要记住,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说着,老者轻轻一握,手中玉符化为一片青色的霞光,夺目无比,忽又凝成一道青色的光柱,直射天外。

“好了!千年之后,飞熊榜上,当有你们七人的姓名!去吧!”老者说完,七人伏在地上,磕叩不已,显是感激非常,然后齐齐地化为青烟飘散。

王风看得是一头雾水,包括小青在内,也是如同隔岸看花,哪里瞧得明白?

“好自为之!但愿有朝一日在异宇,能与阁下再度相见!”冲着王风一点头,老者带着小青,一步跨进了绿光圈中。

“大哥保重!”随着光圈中小青的喊声落下,只见绿芒大闪,然后光圈也消失在虚空中,似是成了空气,再也不见。

王风怔了半晌,回想着适才所经历的一切,宛如是一场真实的梦。忽又跌足叫道:“去何急也?我……在下还有一事相询啊……”眼前空荡荡的,哪里还有绿色光圈的半点儿影子?摇了摇头,又想起了碧水宫的众人,王风掉转身形,纵光疾掠而去。

他想问绿光老者的一件事,那就是恩师所在。以老者的无上神通,对自己的身份来历知之甚详,那么恩师武祖在极苍之宇中的确切所在地,他也定然知晓。只是当王风想问起时,老者带着小青早就借着秘道离去了。

碧水宫后宫园林,依旧是那座亭子。妖妖、娆娆、玄真、紫林以及那后来的垩少阳等五人,还在纷纷猜测小青上使的突然离去,和那个叫展云的人类修士到底是何来头。

正在这时,光线一阵扭曲,王风已现身亭中。看了一眼众人,王风抱拳道:“有劳各位久等了!”

“好说好说!”垩少阳等纷纷回礼道。

“请问上使大人去了哪里?”妖妖美目流转,打量了一番王风后,忽又问道。

“上使大人因有要事,已离开了此界!”王风淡淡地道。

听到王风此语,五人相视一眼,均露出轻松的神色来,如释重负。垩少阳哈哈一笑,率先找一张凉椅上靠了下去,极是惬意;玄真、紫林二人,也是身子一歪,坐了下来;妖妖咯咯一声娇笑,道:“坐吧!娆娆妹妹!还有这位展兄!请坐!”

见二人坐下后,妖妖对王风道:“不知上使大人带同展兄这次前来,找我姐妹二人有何要事?”

“想请二位姑娘帮忙寻找极苍之宇的某处地方,或者打听一个人!”王风也不隐瞒,当下坦言相告。

“哦?如此,展兄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如此一来,足见展兄诚意,而我们也定当听从上使大人的吩咐啊!”妖妖大有深意地笑道。

“这样她都能看出来?看似放荡,实则不简单……”王风想着,心中一阵踌躇。因他知被众魔所通缉,虽然还不确定通缉令到没到极苍,但此时以真面目示人,终是不妥。

“哈哈……展兄莫非有什么心虚之事,以至于不敢以真容示人?还是另有苦衷?男人嘛,长得丑点儿不要紧,重要的是实力!要是展兄自忖修为既高,实力过人,那么一露尊容,又有何人胆敢取笑?”玄真看了众人一眼,似笑非笑地对王风说道。似是在他心中,王风其面容定是丑陋不堪似的。

王风心一横,只见面容一阵变幻,已恢复了原来面目,而身形,也如原先那般魁梧。坐在那里,气势沉雄,又不动如山。

“原来,他确是相貌平常,甚至还有些粗陋,难怪变幻容貌,想让自己好看些……”妖妖看着王风,眉头一皱地想着。

“从外表看,此人并无异于常人处。只是上使大人与他称兄道弟,言语神态上又对他颇为有礼,看来此人来历非凡,当真是人不可貌相了……”娆娆心中却是这样地想着。

“气势上有点儿男人气概!只是相貌太过丑陋,哪能与我相比?”玄真一面想着,一面看着二女的神色,心中洋洋自得。

“身材高大有个屁用!若与老子交手,老子定要揍得你满地找牙!”紫林在心中恶狠狠地想着,只瞟了王风一眼,便再不去看他。

“奇怪!此人的修为,我刚见到他时,已看得分明。此时他恢复了原本面目,怎地修为竟然看不透了?”垩少阳看着王风,疑惑地想着,“不过从眼前来看,此人无论外表内蕴,均无过人之处,大概也是一个虚张声势的空架子罢!”

“很奇怪我能看出你变幻了容貌是吧!“妖妖突然笑道。

“正要请姑娘赐教!”王风老老实实地答道。要知他是生生扭曲面部肌肉而改变相貌的,比之一切幻化之术,远来得真实。

“妖妖小姐的先天易数独步天下,与娆娆姑娘的观星术可谓是绝配。二位佳人联手,普天之事,周天之物,莫不尽在掌中……”玄真不待妖妖回答,连忙笑着说道。

“能在不动声色之中,便能精准地算出虚实真假,这种心算之术,确是匪夷所思……”王风心中忖度着,只见妖妖眉头微微一皱,又若无其事般地笑意盈盈,而娆娆则干脆扭转头去,似是在欣赏亭外的园林风光。

忽听玄真又道:“既然展兄变幻了容貌,想来其尊姓大名也是不真实的吧!不知兄台之真姓实名,可否相告?”

面对群丑的穷形尽相,步步紧逼,王风便是涵养再好,也禁不住怒火上涌,但想到来此目的,只有暗暗克制。

“玄真兄如此一问,不仅有交浅言深之嫌,更是冒昧之极!”不待王风回答,娆娆款款地站了起来,“展兄与上使同来,原是有事相托于我,而我带他们来这里,也没你什么事!玄真兄不过是与展兄一面之交,为何又咄咄逼人?”

玄真闻言,尴尬无比地站在那里,恼羞成怒,却又一时不好发作。

妖妖忽尔一笑,道:“玄真哥哥大概与这位展兄是上辈子的冤家,前世未了之账,当于此时此地了结。不管是真冤家,还是彼此看着不顺眼,现场切磋一下,我等也一开眼界,岂不是一举数得?”

娆娆疑惑地看了看妖妖,见妖妖冲着她一眨眼睛,娆娆一下子似是想明白了什么,当下也不再言语,面淡如水地坐在那里。

玄真闻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是内心很复杂,正在急急地思忖当中。而垩少阳和紫林二人,则双目大放光亮,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情。

见王风、玄真二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都面色各异的一动不动,又一言不发,妖妖又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切磋与否,能不能给个话儿?都像是泥塑木雕似的,这又是何意?”

玄真闻言,哪会在佳人面前失了颜面,当下决心已定,一笑上前,冲着王风略一抱拳道:“请吧!展兄!”神态狂傲,极是失礼。

彼既不仁,何妨还以颜色?王风正是求之不得,当下站起身来,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如此,请玄真兄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