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57章  情苦路长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242 字

王风没料道玄真卑鄙如斯,身中奇毒之下,虽惊不慌,一面将道化之轮急旋而上,扼守心脉要塞,一面试着运调灰蒙之气,融入道化之轮中,加快轮转之速。不料这次灰蒙之气,对王风的心神指令不加理会,依然盘踞在体内星云中一动不动,似是在呼呼大睡。

王风无奈,心知如此一来,化去奇毒,非一朝一日之事了。心中一动,一只食毒八臂怪已然出体,划破手臂肌肤,黑色的毒血如泉水般汩汩流出。食毒八臂怪张口吮在王风的手臂伤口之上,用力吸吮,将血液中的毒质一丝一丝地吸出。

目光透过衣衫,只见手臂因毒血流出,虽已消肿,但一层黑气兀自向上蔓延,王风心中一惊,知道此毒霸道,以食毒八臂怪相助,却也不能阻止毒气攻心,只能略有延缓而已。而道化之轮,与食毒八臂怪一样,其吸化毒气的速度,也比不上毒气滋生蔓延的速度。

而隐身藏形的玄真,也不可能给王风任何喘息之机。只要王风关闭六识,全力逼毒,那便是他趁机偷袭之时。

所谓蝮蛇噬手,壮士断腕。正在王风考虑要不要断去一臂日后再图重生时,如鬼似魅的玄真,便试探着出手了。

“嗤嗤”声中,数点绿芒急射而至,及近王风数丈时,忽又改变方位,交错而来,将王风的退路尽封。

王风不得已,只得心分二用,分光捉影手虚晃而出,只见掌影漫天,虚影重重,绿芒尽数射入其中,便消失不见。

半空中一只巨掌握而成拳,然后又缓缓张开五指,一蓬绿色的粉末如手中之沙,流溢而出,还未及地,便如雾如烟般地飘散。

玄真一阵怪笑,又是“嗤嗤”一阵急响,十数点绿芒转瞬即至,再次向王风疾射而来。显然,他是想让王风无暇逼化体内蝎毒,毒毙其于夹攻之下。其用心之险恶,已是一览无余。

“阁下既然逼人太甚,那就休怪我无情了!”王风沉喝一声,一道人影急晃而出,迎着绿芒双掌齐出,凌厉无匹又宛如实质的掌风,顿将绿芒扫得无影无踪。不待玄真回过神来,另一道人影一步即至,伸出一掌,端端正正地印在他的胸口上。

风戊、风己二分身,已然现形,一挡绿芒,一攻玄真,均收其功!

“蓬”的一声闷响,如击败革,玄真身形倒飞而出,胸骨尽碎,一时如坠云端,全身乏力,浑不知疼痛。

不待玄真落地,风己身形急晃,一只硕大的脚板,又重重地踹在玄真的肚腹上。再一声闷响传来,玄真宛如一块大石从天而降,轰然声中,直将地面砸了一个深坑,随即便见有光亮从坑中透出。次元空间已破!而且是被玄真用自己的身体生生砸破的。

王风恨其阴毒,当下得理不饶人,收回风己,让风戊再次闪身而上,双拳对着那个透出光亮的深坑,又是一阵暴轰。

“哗啦啦”一阵急响,宛如水幕破碎,一时光线大亮,极是耀眼。玄真的次元空间,此时已是荡然无存。

清风拂面,空气凛冽,王风收回风戊后,再次出现在天妖界的上空。脚下,依旧是那片如画的园林,还有那座亭子;

而不远处,也还伫立着妖妖、娆娆等四人,其中紫林和垩少阳,正带着一脸的惊愕朝王风看来。

神念一扫,面色苍白的王风疾掠向下,如箭如矢,转瞬消失。旁观的四人也连忙闪晃身形,俯冲而下,紧跟王风而去。

等四人赶到时,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既震惊,又好笑。被王风轰出次元空间的玄真,在空间破碎时极剧变幻的光线下,其身影还未让旁观的四人发现。

而这时,玄真已如一滩烂泥般地搭在一处池塘边儿,奄奄一息,全身几乎不成人形。若非他那张让他引以为傲的俏脸无损,众人哪里知道眼前这个怪物便是赫赫有名的浮柔宫少宫主?

王风正站在玄真跟前,冷冷地看着他不语。身中剧毒,王风在全力逼化下,也是脸色苍白,几欲不支,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只因恨玄真阴毒,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王风又焉能蹈袭覆辙?此时正盯着玄真,只要他稍有异动,那王风真的要杀人了。

“展兄若是信得过我,何妨先随我离去,这里交给妖妖姐姐就是了!”娆娆的传音清晰地送入王风的耳中。此正是姐妹二人先传音交流一阵后,娆娆才对王风开口的。

王风一阵默然,眼下剧毒在身,确也须寻一静地逼出化解。当下掉转身形,径向娆娆走去。妖妖一点头,对身旁的垩少阳和紫林道:“咱们先看看玄真哥哥吧!”说着,带着二人来到玄真身旁,低头细看起来。而娆娆则带着王风去远了。

三天后,两道人影再次出现在天暗星域,正是九儿和幻千天魔。二人经过半月有余的穷追不舍,终于赶到了!

因为二人对于极苍之宇并不熟悉,而且因为魂啖黑魅一事,与极苍妖族的嫌隙已生,所以二人倒也没有贸然地进入极苍。平时听闻极苍妖族与天暗兽族向来不和,明争暗斗不断,鉴于此状,聪慧的九儿便先来到天暗。

所谓敌之敌,可以为援,而在更多的时候,敌人之间的相互了解程度,也远胜于朋友。既然极苍就在眼前,何不先去天暗兽族,将极苍妖族的各种情况打听清楚,然后再行动不迟呢?显然,九儿也深知谋而后动的道理。

与王风初来时的一样,九儿与幻千二人携手,逼退了巡界兽卫,却招来了更多的兽族高阶,而况后无咎,便在这群高阶之中。

虽然从未与九儿谋面,但况后无咎在王风体内呆了多时,夺舍的王风与本体之间本就是同步的心神牵连,再通过三才布袋与王风心神的同步牵连,自然对九儿也有一定的了解,同时也隐约清楚王风对九儿的打算或想法。

所以当九儿坦言来历姓名后,况后无咎立即收兵,并请二人进族一叙。既然有了极苍妖族这等大敌在一旁虎视眈眈,此时更不能树立新敌,相反,尽可能地拉拢玄幽魔族,说不定还能成为兽族的一大强援,从而牵制极苍妖族。这点儿小心思,况后无咎同样也有。

墨麟接报,得知九儿二人来头不小,便将二人请至欢舞城,又听况后无咎悄言,得知义弟与这位九儿姑娘曾经定过亲,虽然其中枝节横生,波澜大起,但二人还未正式解除婚约,而天魔界化族,不知用意何在,至今也没有通告各宇,否定二人的亲事。

当下墨麟并无多言,只热情地接待二人,直将九儿看作弟媳一般。这倒让九儿和幻千疑惑重重,却又不好直接问起。

酒至半酣,九儿心中郁郁,自然是不胜酒力,先行告退。由温若玉亲自带她去了一间静室休息。同况后无咎一样,温若玉也知晓王风与她之间的事,但此时故作不知,更不便道破,于是待九儿安歇后,温若玉便离去了。

墨麟幻千二人均是豪爽之辈,又极为好饮,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眼看一夜将过,二人兀自痛饮不休。

人既是大神修为,酒亦是极品神酿,此时的二人,均有些微醺之态。借着酒意,幻千问道:“不知尊皇何故客气如此?莫非另存他意?还望实言相告,否则,某寝食难安矣!”

墨麟哈哈一笑,道:“幻兄叔侄远来是客,本皇岂能不略表敬意?更重要的是,咱们已是一家人了。在这里,请允许我称你一声千叔!”

幻千大是不解,一怔过后,又问道:“尊……尊皇何出此言?你我乃初次相见,二族也无根源之亲,何来……何来一家人之说?”

墨麟哈哈一笑,道:“虽无根源之亲,但有联姻之义!”当下将王风与天暗兽族的恩义详说了一遍,虽然不知义弟的真实姓名,但对于他与九儿之间的事,也略有耳闻。不过,墨麟没有说明自己是从何处得知这一切的,而幻千也识趣地没有问起。

幻千这时才明白,原来王风已与墨麟成为了结义兄弟。

见幻千一副心事重重的神情,墨麟又道:“我义弟虽与九儿姑娘之间发生了些许变故,但只要二人两情相悦,其余之事,也定当迎刃而解!若是二人真的无缘无份,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千叔又何必多想呢?”

幻千叹了一声,见墨麟意诚,想了想,便将王风的身份来历姓名等告诉了墨麟,又将王风夺舍、提亲、逼宫胁帝、大闹玄阴等事细说了一遍。

幻千叹道:“如此一来,可苦了小姐了!想来,她此时已是心乱如麻,纠结难清……我化族的族规又在那儿摆着,女子名份既定,当从一而终……她这个样子,连我看着都心疼啊……”

说着,幻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似是将满腔的愁闷也咽入腹中。

墨麟呆了半晌,没想到堂堂天魔化族的大小姐,为了义弟,还有如此凄苦的情感历程;又没想到这个新结的义弟,不仅修为高绝,而且手下猛将如云,更有龙凤二灵尊相助,枉自己当时还有那可笑的身份高低的顾忌。

想到这里,墨麟一拍大腿,高声叫道:“我早就知道我这个义弟不凡,却没想到竟如此了得。当初我要是得知此事,这次妖族之行,我族上下,也将以他马首是瞻,非将极苍闹个天翻地覆不可!”

又谈了一阵,二人见天色即将放亮,索性就在殿中静等九儿到来,然后齐赴极苍,寻找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