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59章  碧水宫中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349 字

王风缓缓站起身来,六面道化之轮迅速地变小,然后融入身体之中。深吸一口气,王风真元流转,通体舒泰,心知修为在这四天的闭关袪毒中,又有精进。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要知道修为达到他这般境界,每进一分,或稍长一寸,也是十分艰难的。而这一分一寸的修为差距,却是巨大的。正所谓有一得必有一失,世上本无完美之事。

神念略扫,静室外的竹林中,妖、娆二女的言语,已清晰无比地传入王风的耳中。

“姐姐,你说这次玄真被打得全不成人形,浮柔宫那边儿有什么反应?她……浮柔宫主一向极其护短,会不会对我们或者是展兄有什么动作?”娆娆略有些担心地问道。

“哼!自从她的玄孙黑魅在玄幽被人所杀,而其亲哥哥魂啖也被天魔族主监禁,她已经差点儿疯掉……那个女人,行事毒辣,且不择手段,与另一个哥哥坤镇宫主合起伙儿来欺负我碧水宫。这次咱们借刀杀人,重创玄真,总算稍出了心中一口恶气……”妖妖愤愤地道。

听到这里,王风心中一震,顿时明白了魂啖、黑魅与天妖界浮柔宫的关系,果真是冤家路窄,被自己几乎打残了的玄真,居然又是与魂啖他们有牵连;同时也醒悟过来,自己被妖、娆二女当刀用了。

只听妖妖又道:“玄真虽然只是她浮柔宫众多少宫主中的一个,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其少宫主的身份在那儿摆着,这次狠狠地吃了一瘪,无异于打了她一记耳光……只要展兄不露面,她也无可奈何。难不成还找我们俩出气?”

“自始至终,我们可没有插手他们二人切磋,这一点,炫垩宫的垩少阳长老和沖火宫的紫林少宫主可是有目共睹的……怕就怕日后,她又借故与我们为难……她兄妹二主沆瀣一气,除了寒木宫和炫垩宫,其余六宫谁不忌他们三分?”妖妖叹了一口气,终于露出一丝隐忧。

“知道了你还这样做?”娆娆嗔怪地道,“我就奇怪了,你说浮

柔宫主干嘛要立这么多的少宫主?还有,论修为实力,便是其余六宫宫主,也比她只强不弱,为何又如此忌惮她?”

“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妖妖白了她一眼,又笑盈盈的,“平时叫你多出来走走,长长见识,不要整天扎在书堆里。怎么样,有很多事书里面没有吧!你这个小书呆子……”

见娆娆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妖妖又道:“行了,我算服你了。你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研观星术,是算准我会告诉你的,你……你就指望我一辈子罢!”

笑闹归笑闹,妖妖还是解释道:“浮柔宫主的丈夫们还在极苍下界,诸多子侄后辈也一样还未飞升我界,且存活不多,或渡劫失败,或别人所杀,或不明原因地殒落,其中就有一系在玄幽,便是黑魅了……”

见娆娆面带异色,张口欲问,妖妖又笑着摆手道:“妹妹稍安勿躁,听我说完就是!”又道:“及至黑魅被诛,她与她的俩位哥哥魂啖和坤镇一样,直系中的后人廖廖无几……听说,浮柔宫主飞升我界之前,前前后后,约有六十个丈夫,存在我极苍下界的,至今还有近二十个之多……”

“这么多的丈夫?她……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哪!那她另外……另外还有四十来个的丈夫呢?”娆娆圆睁美目,一脸的震惊,忽尔玉面一红,最后一句问出口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又低了低头。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哼,八个字,‘人尽可夫,淫邪无耻’!名义的丈夫虽然只有六十来个,其实,真正与她……与她上过床的,那是数不胜数!只有这存活在世的近二十个丈夫,与她生有儿女,之所以留其性命,不过是让他们代她照顾下界的后代。”

“只是老天有眼,现世报应,除了直系,便是支系的后人,也所剩不多。至于她那其余的丈夫,都被她给……给杀了!”妖妖说到这里,俏脸儿也是一阵泛红,又一阵发白。

“她飞升我界后,总算听得进其兄坤镇的话,顾及身份,有所收敛,虽然没有再找丈夫,却在本界中寻了十数个年青俊秀的男子立为少宫主,实际上又与丈夫无异。而玄真,便是其中之一……”说到这里,姐妹二人均有些尴尬,面带羞怯之色。

“除了寒木、炫垩、坤镇三宫,其余六宫之所以对浮柔宫主心存忌惮,除了因其与坤镇宫如同一体,实力倍增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听说过一件秘闻,说是上界的辰列神王,对她也有所关注……”说到这里,妖妖颇为玩味儿地一笑。

娆娆自是明白了其话中之意,当下也没有再问,怔怔地坐在那里脸上发烫。

“说实话,姐姐表面上的所做所为,只怕也会让旁人误会,说……说你也是与浮柔宫主一般的……一般的……”良久,娆娆叹了一声,鼓起勇气对妖妖说道。

“一般的人尽可夫淫邪无耻?哈哈……”妖妖不待她说完,已是仰天大笑,显得又是狂放,又是凄厉,笑着笑着,尖锐刺耳的笑声中已带有哭音,其眼角,也微泛着泪光。

王风心中一动,听其音而度其意,忖道:“难道她……她之所以放荡形骸,实是另有苦衷……”

“姐姐,你……你别这样,是娆娆不好,不该这样说你……娆娆知错了……”娆娆见状,心中一阵没来由地刺痛,连忙对妖妖歉语相慰,语音犹带呜咽之声。

姐妹二人的哭声中,一阵风起,掠过花从,扫向竹林,一时花落叶舞,枝断竹摇,其响声也如涛声阵阵,悲声隐隐。便是天上的那轮骄阳,此时也为之一暗,似被一层阴霾遮掩。

王风神念强大无匹,虽不是亲眼目睹,念力扫探之下,却比眼睛看到的犹为清晰。见妖娆二女此状,心中不禁一阵恻然。对被她们所利用而在心中产生的些许恼恨,此时已荡然无存,也觉颇为值得。

“若不如此,我实力平平又毫无背景的碧水宫,凭什么立足本界而游刃有余?若不如此,我们姐妹二人终日处在狼群兽窝中,却能守身如玉而不至被那些个畜牲糟蹋?若不如此,我又……我又怎能熬下去,指望再……再见他一面?若不如此,我就守不住那一丝可能的希望而永远地沉沦和堕落……”

妖妖一抹眼泪,如泣如诉,语音凄迷,渐说渐低,其音其容虽柔弱无力,其意其念却如同一只逆流而上的鱼儿,为了那一丝微小的希望,也要向那不可预知的未来挣扎着前行。

“她果然是有苦衷的,实也算得上一个秀外慧中、有义有节的奇女子了!只不知她口中的‘他’又是谁……”王风听着妖妖的言语,在心中暗暗地想着。

正思忖间,忽觉一名侍女到来,道:“禀少宫主,外面有客来访!”

“哦?何人?”妖妖定了定神,拭净残泪,半晌过后,这才平静下来,然后又眉头一皱地问道。

“来客一男一女,自称是从天暗星域而来,至于姓名……他们说等少宫主见面后,自会知晓!”侍女神态恭敬地答道。

“天暗星域?”妖妖秀眉深蹙,与娆娆相视一眼,“那好!有请!”

王风闻言,神念一阵向外延伸,来至宫墙时,却被一层禁制所阻。此禁制正是碧水宫外围的防护禁制。没有解禁秘诀,王风欲强破而出,看清来客何人,又怕引起碧水宫的误会,只得作罢。当下索性收回念力,再次闭目入定而坐,将精进不久的修为,巩固一下。

他不能这样做,不代表其他人也不会这样做。当侍女离去后,妖妖暗结手印,默念法诀,将禁制解开一道口子,顿时看清了来人。只见当先的是一名女子,风姿绰约,娇艳无伦;其身后静立着一名黑甲人,乱发披肩,霸气四溢。

妖妖看到这里,对娆娆道:“这俩人是谁?怎地从未见过?看样子,不像是兽族之人呀!”若是王风看见,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来访碧水宫的这俩人正是九儿与幻千天魔。

“姐姐何不算一下,来者是敌是友?又所为何事而来?”娆娆提醒了一句。

点了点头,妖妖再无言语,罩在衣袖中的一双纤手,十指各是一阵猛掐。后又叹道:“极是朦胧不清,算不精准。可以肯定,这俩人修炼的正是所有先天易数的克星——幻化神术。若非其又神妙无双,也难逃出我的易数之算……”摇了摇头,妖妖知事不可为,不能强求,只得静等二人的到来。

不多时,在一名侍女的前头引路下,九儿、幻千二人已来到竹林中。妖娆二女见她们来了,一同站起身来。一时三女三双妙目相对,各自芳心一震。既暗赞对方的美艳,又惊于对方的修为。

幻千早已略略后退,警戒四周,以防九儿不测。见均无异状,又不由地看了看离此不远的那间静室,沉吟不语。

只听妖妖率先开口,对九儿问道:“请问小姐是……”

“我叫九儿,来自天暗星域。此番前来碧水宫,是受人所托,询问碧水宫一件事。请问二位谁是碧水宫的大小姐?”九儿简单地自述一番后,又淡淡地问道。

“请问九儿小姐是受何人所托,也许小妹能未卜先知呢!”妖妖展颜一笑,露出一排洁白如玉的贝齿,极是明艳动人。心中已猜到了几分九儿的来意。

“哦?那好!这么说来,你便是碧水宫的大小姐妖妖少宫主喽!”见妖妖点头,九儿又道:“我有一个好姐妹,名叫温若玉,此番便是受她所托,前来贵宫,证实一件事情!”

妖妖闻言,心道:“果然是此事!”当下面带无奈之色,然后又是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