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61章  雌虎之威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327 字

娆娆见妖妖离去,连声叫道:“姐姐……你……等等我……”说着,又对九儿二人道:“对不住……请二位客人见谅……我……我也去看看……”娆娆歉然一礼,也急急去了。

九儿与幻千二人相视一眼,九儿道:“咱们也去看看?”幻千一阵沉吟,又点了点头。二人依着进来时的路径,紧跟妖、娆二女而去。

还未进入前殿,空间又是一阵晃荡,隆隆声中,还有“喀嚓嚓”一阵急响,宛如冰层破碎,跟着乱流及体,九儿二人心知碧水宫的防护禁制已被强行破除!既惊叹来者的修为,又恼恨其肆无忌惮。

“千叔,现在就联系爷爷,看他离此还有多远!同时告知我们的方位所在。”前行中的九儿忽然开口道。幻千一怔,连忙拿出一枚玉符,贴在额头,然后一把捏碎。

待幻千碎符传音后,二人刚好走出了大殿,来到宫门外。

只见妖、娆二女并肩而立,双双倩影婀娜,曲线动人。在二女对面,还能隐约见到一位宫髻高盘的女子,因有二女身形所挡,其余部位,却难以看到。

九儿与幻千当下斜行数步,然后静立在二女的后侧,相隔不远,立即便见到了那宫髻女子的相貌身形。

此女一身淡青宫装,身段凹凸有致,虽微显丰满,却又体态撩人,比之妖妖的火辣身材,更令人为之销魂,又欲焰大炽。肤如白玉,隐有莹光流溢,容颜绝美,实远超仙女神妃。

两弯含黛的秀眉下,是一双似嗔非嗔、似恼非恼的星眸,瑶鼻挺秀,唇如点朱。其光洁嫩滑的下巴,一角还生有一点豆般大小的红痣,更令其倍添风流之态。就姿容而言,便是在场的三女与之相比,也还要略逊一筹。

九儿见状,实不相信适才那刺耳洞心的一声厉喝,还有生生破禁之威,便是眼前的这个宫装美女所为。

见九儿、幻千二人出殿,那宫装女子脸上闪过一丝讶色,遂再不理会,冷冷地对妖妖道:“本宫玄真少宫主,作客碧水宫,为何身受重伤,几欲不治?今天若不给本宫一个交代,说不得,你们姐妹二人,也要去我浮柔宫作客了!”声音婉转柔润,如莺啼鹂鸣。与之前的传音怒骂,自是天渊之别。

妖、娆二女闻言。娇躯微微一颤。见状,宫装女子又咯咯笑道:“不过,本宫保证,你二人在我浮柔宫作客,绝对不会像玄真作客碧水宫那般凄惨。要知道,本宫的诸位少宫主,对你姐妹二人可是心仪已久啊……哈哈……”

听到此处,二女已是俏脸发白,一阵毛骨悚然,娇躯微晃下,不禁各退了一步。显是心中惧意大增。

妖妖强定住颤栗的心神,道:“玄真兄乃碧水宫常客,此次意外,实是强与外者动手切磋所致。我姐妹二人并无咎责,而炫垩宫垩少阳长老,以及沖火宫紫林少宫主都有目共睹……”

“好一张利口!外者何人?玄真既在你碧水宫受伤,你便难辞其咎!没有你这个主人推波助澜,何来什么狗屁切磋?”浮柔妖主虽盛气凌人,但言语也不无道理。其推测之精准,宛如亲眼所见。

“前辈此话,恕晚辈不懂!我与玄真兄乃是……好朋友,且身份地位一般,远较一般人亲厚……若依前辈所言,我怂恿他与外人交手切磋,于他于我,又有何好处?”妖妖硬着头皮说道。

“好处?玄真或伤或死,你的好处多着呢!”浮柔冷笑连连,看向妖妖的一双美目,却如横秋水,极具情意,瞧不出是喜是怒。“为了伺机报复而借刀杀人,让我难堪,以出你碧水宫被我压制的一口恶气;同时也显出你的心机和手段,杀鸡儆猴,告诉那些人,一向算无遗策的碧水宫妖妖少宫主,不是好惹的;”

“还有,经过此事,你可以证明给一个人看,你妖妖少宫主只是逢场作戏,看似放荡形骸,实则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淑女,自始至终,你的心里只有他……”浮柔宫主笑盈盈地说着,如数家珍,又字字诛心,对于妖妖心中的秘密或隐私,似是一眼看得透彻。

“还要不要本宫继续说下去?只是这些,对你来说可算足够?”见妖妖面如死灰,颤抖着娇躯摇了摇头,浮柔宫主这才得意地收声不语,只是轻蔑地看着她。

与修炼经久的浮柔相比,无论是心智、心机、修为、实力、洞悉人心、玩弄阴谋等手段,妖妖无疑稚嫩得多。

“她……她是我命中的克星!我的一切,她已全知道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能全知道……”此时,妖妖的脑中一片空白,反来复去便是这个念头。

“前辈所说的,全是臆测,也是一面之词!”看似文弱的娆娆鼓起勇气,见到妖妖眼露绝望之色,心中不忍,对戏谑满面的浮柔说道:“以前辈的修为身份,如此对待我们姐妹,传将出去,难脱恃强凌弱之嫌!”

“我等与前辈相比,虽然只是弱女子,但也知士可杀不可辱!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前辈既然看我们不顺眼,何不干脆杀了我们?而我们姐妹二人,无力也无胆反抗,引颈就戮而已!但要对我等百般凌辱……除非今日之事无人知晓!”

娆娆数语,不卑不亢,又可谓情理兼备。便是浮柔听罢,其美目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遂怒咤道:“大胆!本宫面前,兀自牙坚嘴利,色厉内荏!当真以为本宫不敢对你们动手么?”说着,一股滔天的威压自浮柔浑身上下暴卷而出,妖、娆二女不由得连连后退,几欲不支。

站立不稳的妖妖见状,连声叫道:“前辈息怒!请……请放过娆娆妹妹……所有罪责,我愿一人担当……”

闻言,浮柔收敛气势,冷冷地道:“担当?你担当得起么?在本宫眼里,你不及娆娆多矣!”

娆娆虽然出身自十宫之首的寒木宫,却地位一般,乃是寒木宫的一名普通宫女。因才貌过人,被寒木宫主擢升,任藏经阁总管,看管寒木宫所有的藏书。

只听浮柔又道:“也罢!看在娆娆的面子上,给你二人两条选择。一,交出与玄真切磋之人;二,你二人随本宫去浮柔宫小住数日!十息之内,给本宫答复,到时不答,当按第二条处理!现在记时开始!”

“哼!我等今天总算是开了眼界!原来这天妖界,与传闻中的大不一样!”在妖娆二女沉重的呼吸声中,时间流逝,眼看就要到了第十息,而这时,静立在不远处的九儿,悠然地开口,看似对着身旁的幻千所说,但声调显然高了许多,乍一听去,像是在高声喊叫一般。

幻千一脸的苦笑,心想九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此非常时期,还要作打抱不平之举。原本天魔、天妖双方,因魂啖一事而生嫌隙,若是让浮柔妖主知道自己二人来自天魔界,说不定会擒住二人,作为交换魂啖的人质。

只是,除了五族族长,幻千九儿此时并不知道,眼前的浮柔宫主,正是魂啖的亲妹妹。要是早知道,不知二人还会不会出宫。

九儿话既出口,幻千自然要配合她,当下问道:“哦?有何大不一样之处?”

“传闻早在神魔大战之时,天妖十主为了不让整个极苍之宇被毁于战火,虽明知寡不敌众,还锐身迎战,挡十倍敌人于极苍之外!齐心协力之下,终将各路强敌逼退!此等佳话,传颂至今,令无数修士赞叹不已,并将天妖十主奉为楷模。可今日我等亲眼一见……唉……”

九儿摇头叹气,满面失望之色,活灵活现,浑不将已是满面怒容的浮柔放在眼里,瞧也不瞧她一下。

“今日一见之下,又是如何?”一向言语木讷的幻千,此时也极具表演天赋,听到九儿的叹言,当下眉头深皱,若有所思地问道。

“来天妖界久矣!不见慷慨赴义的仁侠高士,却看到行事无忌又恃强凌弱的一宫之主……”九儿话未落音,浮柔娇喝道:“大胆!”

纤手虚拿,一只白骨森森的利爪已平空出现,当头向九儿抓来。幻千怒喝一声,身形闪晃,及至爪下,双拳齐出,对着那只巨爪暴轰!

“轰”的一声巨响,幻千身形暴退,其间黑血如箭般地自口中喷出,显然已受重创。而巨爪下抓之势不减,依旧向九儿头顶抓来。

九儿娇躯一阵急闪,顿时只见虚影无数,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将宽阔的宫门前空地占满,已分不清哪一个是真体,哪一道是虚影。

“万幻流影?你……你们是玄幽苍宇天魔界化族之人?与幻心族长又是何关系?”浮柔一见,收起巨爪,随后语带颤音地问道。

“是又怎样?你依仗修为高深,将千叔……将千叔重伤……我爷爷不会放过你!”说到这里,九儿见她已收手,自己也将万千虚影合而为一,焦虑地看了看静立不远处的幻千,只见他神情萎顿,脸上略带骇然之色。半古之境的半招之下,也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你爷爷?幻心族长是你爷爷?真的么?”浮柔双眼放亮,娇躯一晃,便已到九儿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九儿不由自主地闪晃而退,哪知浮柔轻迈一步,依然站在她面前,忽见眼前一花,幻千终于强打起精神,挡在九儿身前。虽然重伤在身,但九儿遇险,不容他退缩半步。

面对浮柔的淫威,就算场中四人联手,却也难挡其一招半式。此时碧水宫前的情势,宛如一只母老虎,正在戏耍四只弱小的绵羊。看情景,就算妖妖此时有心将王风招供出来,只怕也于事无补。

只是她不知道,此时碧水宫后宫园林中的那间静室,已经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