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66章  众矢之敌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396 字

只见那面盾牌迎风狂涨,瞬间便化为一堵高不见顶,宽无边际的黄色墙体,其厚实牢固,不愧为土之防御。

幻心又惊又怒,实没想到浮柔竟如此狡诈善变,说动手便动手,一时竟失了先机,当下厉喝一声,与亦梦齐齐出手,对着面前的那堵厚厚的墙体一阵狂轰。

见幻心亦梦二人被厚土之墙所挡,而狂野三族长又被另外三主缠住,浮柔笑靥如花,很是从容淡定地反手抓向动弹不得的九儿。只要将她收入囊中,牢牢控制住,幻心等人就算拼命,也是顾虑重重,无从拼起。

就在九儿绝望地闭上眼睛时,一道白中泛青的森寒刀光一闪而至,如惊练暴卷,又似银电怒窜,就这么灿灿地一闪,便又消失。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闭上双目宛如心死的九儿。

这一刀其速如电,又是威若雷霆,加上距离既近,对浮柔而言,与肘腋之变无异。而刀气之凌厉,刀势之沉雄,距离之短速度之快,便是浮柔的修为再高深一些,也是措手不及,难以化挡!

浮柔惊惧之下,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看着自己的一只纤纤玉臂被齐肘而斩,跟着那只还未坠地的断臂被狂暴的刀气搅成粉雾状,臂断处绿血如泉涌,双目中一片骇然。

也亏她反应奇快,另一纤手疾挥,七道色彩各异状如彩虹般的掌影已重重叠叠地拍出,其中还有一团宛如彩雾的印记!凭此彩印,纵是相隔千万里,她也可凭心魂的感应追踪而来。

轰轰声中,浮柔身后的黄色巨墙一爆而碎,化为无数块碎片急射开来。幻心亦梦二人第一眼见到的情景,便是浮柔缺了一臂,重重叠叠的彩虹掌影兀自没有消散,而一道魁梧的身影一闪而逝,还有一声闷哼声传来。

浮柔待要闪身追上,哪知幻心亦梦二人已破墙而来,二道森冷的杀气已将她牢牢锁定。只得掉转身形,收起空门大露的后背,同时强忍着剧痛与二族长对峙。而断她一臂又挟九儿而去之人,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感到断臂重生的速度大是缓慢,而伤口处更是血如泉涌,浮柔既痛且惊,不知对方使用的是何神兵利器,对自己的修为隐有克制;转而又心生惧意,想到若是斩她手臂的那一刀,改为当头劈下,那又如何?纵是不死,重伤是难免的吧。而在五族族长面前,重伤与死无异。

适才出手斩臂救人的,自然是隐身在旁又突然发难的王风了。紫雪长刀之锋利,加上神妖之瞳,对所有的妖物都有所压制,所以不仅令浮柔当场臂落,而且其痛楚更甚,断臂重生的速度也大大减缓。

王风情急之下,也不是不想斩其首,只怕浮柔修为太高,若是一斩不奏其功,那么九儿定会落于她手,这才干脆断其距离九儿近在数寸之间的手臂,同时伸手救人。

见浮柔被二族长锁定,与狂野等三族族长恶斗的坤镇四妖主大惊,连忙闪掠而至,桀土妖主收起碎为无数块后又复成原形的小盾牌,频频后挡,将三族族长的攻势尽然挡下。

待众人齐至后,此时的情景,又成双方各五人对峙,与先前不同的是,旁观的只有幻千一人,而九儿则不见了。

各方的自己五人相互传音交流一番,已明白了形势急转的原因。幻心回想适才惊鸿一暼的那道背影,加上鉴貌辨色,已明白救走九儿之人,当是友非敌了。

只是他始终觉得那道背影有些熟悉,与亦梦一应对,终究是女子心细,结合九儿来极苍的目的,幻心等人心中已有七八分的肯定是王风所为了。虽然二人并未见过真正的王风,但王风占据紫元魔躯后,其身法闪晃间与适才所见却尽有相似之处。

既然九儿被救走,双方的仇恨,无形中消除了一大半,而五族族长也不为己甚,毕竟这是在对方的老巢,适才是己方想拼命,此时看来,只怕对方要拼命的可能性更大。所以也不趁机攻击,只静静地对峙着。

“啊哈!天生尤物在转眼之间,便成了个断臂美人儿!不仅少了只胳膊,也失去了那要挟我等或左右大局的筹码!”狂野率先打破僵持中的沉默,一脸的揶揄之色。

见五妖主铁青着脸,怒目张视又一言不发,狂野继续道:“只是那小子竟如此狠心,辣手摧花,做出这等大伤风景的糗事!下次见着他,老子……老子非抽他几耳光不可!谁叫他不怜香惜玉,谁让他只顾救自己的心上人,却又伤了我的美人儿!”

五族长适才一番传音交流,幻心、亦梦已断定救走九儿之人是王风,转而狂野三人也都知道了。

“心上人?”浮柔等五主相视一眼,隐约猜到了“那小子”的身份,一时也都忘了狂野的调侃语气。狂野也自知失言,连忙住口不提,偷眼向幻心等人瞧去,却招来了四双白眼。当下只得“嘿嘿”地干笑几声,就此掩饰过去。

要知王风当初占据紫元魔躯,上界提亲,便是极苍天妖界,也派使者前往祝贺,尽管因二宇相隔遥远,等极苍之使到达时,已迟了数天。但整个提亲的经过,使者们也有所了解,是以天妖十主得到了些许消息。

五族族长见九儿是被王风救走,均是心中大定,而幻心族长也一扫郁闷之气,神态显得轻松又淡定。众人心知王风既然出手相救,定是心中还放不下九儿,更加不会相害。

加上五主就在眼前,另外五主也与他们不和,以王风的修为,整个天妖界,除了这十大妖主,只怕无人是其对手。所以五族长只要牢牢地盯着眼前的五大妖主,九儿的安全便有了十足的保障。

当然,还有一个重点,让五族长心中大定,那就是九色曜石。既然九儿在王风身边,无形中便成了五族长与九色曜石之间的一根长线,更有可能成为打开九色曜石宝库的一把钥匙。这也是幻心始终没有对外宣布解除王风与九儿之间的婚约的原因。

所以眼下的五魔五妖,并没有急着去追赶王风,双方十人兀自在那里对峙。五魔因九儿的存在,幻心可通过秘法随时掌握王风的行踪;而浮柔在断臂之时,也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自己的印记。

如今整个天妖界空间被寒木五妖主联手封锁,便是五魔齐齐出手破除,也需要时间,更遑论王风。在这妖魔十人的眼里,王风与瓮中之鳖一般无二了。但越是这样,天魔五族长便越想抓到王风,因为只怕夜长梦多,若是让妖族得知了王风手中有大量九色曜石的消息,只怕上界的七神妖也会出手,到时五族长只有靠边儿站的份儿。

而五大妖主,虽不知王风身有奇宝,但自浮柔一臂被斩,九儿被救,便是没有黑魅一事,他们与王风之间已然结下了大仇,也不是轻易能够化解的。若不是双方十人互相牵制,还有就是浮柔断臂未复,只怕五妖五魔早就追杀而去了。

半古之境与古境一样,与其它境界的一个明显的区别就是,没有分身。早在冲击半古之境时,其心、神、魂三力尽然凝缩回体,又聚而为一,可谓用尽全力冲击,以期突破。半古之境,实是古境与古境以下之间的这道无尽沟壑中的一块踏脚石。只有达到半古之境,冲古才有望。

魂啖修炼了无数年,之所以修为境界还不及乃妹浮柔和乃弟坤镇,原因就在于事务太多,只得依靠两大分身相助,至今都难以舍弃。

却说寒木等五位妖主将空间刚刚封锁加固,碧水宫方向便传来的剧烈的空间波动。就这样断断续续地持续了约莫盏茶的功夫,便又告平静。

就在五人暗暗疑惑之时,寒木接到了浮柔坤镇等五宫主的联名传音,让他们不可解封,说是另有奸细混入,并让他们五人速到碧水宫商谈。

既然是商谈,那就是表示战斗结束或发生了变故。寒木五人欣然返回,老远便看到了双方对峙着一动不动的十人了。

却说王风见九儿即将落入浮柔的妖爪之中,心中大急,早就蓄势待发的紫雪长刀破体而出,当场斩落其一臂,同时闪晃之间,挟着闭上双目还未清醒的九儿急遁。甫料浮柔反应奇快,冲着一闪即逝的王风,发出了一记长虹掌,同时还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七彩印记。

一步踏出,王风带着九儿已在数万里之外。几番欲破空离开此界,无奈整个天妖界空间被寒木五主联手封锁,既不能划开裂缝,又不能高飞远遁,只要王风进入高空,便宛如身陷泥沼之中,进步维艰。

如此试了数次,王风只得打消破空离界的念头,转而尝试破开自己的次元空间,却也未能见效。无奈中,王风带着九儿,继续向远处急掠,心想离碧水宫越远越好。此时的他,也非常清楚自己已成了众矢之的。

耳畔风声呼呼,长发飘扬的九儿半倚在王风的肩头,缓缓地睁开了双眸。第一眼见到的,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还有那宛如刀刻的紫色胡子;然后便是那两道紧锁的浓眉和一双深邃又略显忧郁的眼睛。其嘴角,还有一缕溢出的血丝。

显然,吃了一记浮柔的长虹掌力,王风已经受伤了。

靠在他厚实的肩膀上,九儿一言不发,感受着这股温暖又熟悉的气息,往日的一点一滴于刹那间,全部涌上了心头。

“你是……啊……是你!”随着记忆的迅速充斥,九儿只不过在一瞬间的疑惑后,立即断定了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心中一时百感交集,思绪纷扰,“他……他又救了我一次……我又该怎么办?”

王风知道九儿正在看着自己,目光却不敢与之相对,瞅准一座山脉,自上而下地掠了过去。虽然发觉了浮柔在自己身上留有追踪印记,但王风在短时间内却化解不了。眼下只有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化印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