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68章  迎战半古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166 字

王风带着九儿来到一座绵延无尽头的山脉中,选准了一座看似极为平常的山峰,然后施展土遁术,深入峰底。真元一阵涌动,顿时将山峰之下深入地底数百丈的下方,硬生生地挤出了一处径约数十丈的地洞。

王风二话不说地便在地洞一角盘膝而坐,全力催运元力,在疗伤的同时,还试图化去浮柔留在其身上的那道七彩印记。对于神情复杂欲言又止的九儿,却没有理睬。

九儿见王风神情冷淡,咬了咬牙,索性出了地洞,身形闪晃间,将整座山峰,布下了一个迷幻大阵,虽然还难以应对半古之境,但只要幻心看见,便会知道九儿就在此处。因为这迷幻大阵,乃天魔化族独创,旁人虽得其形,却不能得其神。

待九儿回到山峰底洞,整个地洞已是一片氤氲之气,闭目盘坐的王风,浑身上下光芒闪烁,一吞一吐,宛如呼吸,而那浓浓的雾般的氤氲之气,正是自他头顶处不绝地散发出来。

忽见光芒一阵大盛,又是一阵急剧的变幻,在王风的头顶正上方,九朵颜色黑白相间的莲花一一出现,然后花瓣带着一阵轻微的震颤,渐渐地全都绽放开来。其黑也淡,如墨干色褪;其白也沉,似雾掩皎月。这与魔莲和仙莲在颜色上有着明显的区别。一时黑芒白光闪耀,异香扑鼻。

不过片刻,这九朵黑白莲花迅速地移动起来,在王风的头顶首尾衔接,形成一个大圈,然后又缓缓地竖立而起,将凌虚盘坐的王风圈在其中,慢慢地顺转不已。随着越转越快,其黑白相间的颜色,更是成了灰蒙蒙的一道光圈。

“九莲护体!”九儿目光一凝,带着一脸的震惊,呆呆地看着浑然无我般的王风。

九儿虽非修道之人,但也深知护身法莲代表着何种修为境界。一般进入天仙之境,就可达至三花聚顶之态,运功行法之时,通常会有三朵洁白如雪的花朵出现;神王之境后,也是三花,不同的是三朵颜色各异的莲花,或红黄蓝,或青白紫等等,与自身神气所凝结成的庆云相似。

至大神之境者,三元内敛而庆云不显,其花数却有七,均是七彩之色,与渡神劫时的劫云相似。便是九儿的爷爷幻心族长,其八朵漆黑如墨的魔莲,其中的一朵,也不过是多了一道微不可查的白色,也与狂野这等境界的元化魔莲的数量甚至颜色相同。

九莲护体,而且数量和颜色大异于所闻所见,焉能不让九儿震惊?虽然王风的这九朵莲花,乍一看去,灰扑扑的,甚是难看,但九儿隐隐觉得,这其中的任何一朵,比她所见到的更为神秘,而威力也更大。

随着莲花光圈越转越快,那层灰蒙蒙的雾气也渐扩渐大,终于将王风的整个身形掩盖。其中更有一团掌形的七彩光芒在灰雾中若隐若现,此正是浮柔妖主留在王风身上的那道印记。

蓦地,那道掌印上的七彩毫光一阵大亮,六色骤然消褪,只余一抹妖异的青色,鲜翠欲滴,极是醒目。灰雾一阵翻涌,全部往这道青色的掌印处凝结,然后不断地洗刷,层层叠叠,又循环不绝。

不过片刻,灰雾散去,而九莲也停止旋转,并随着满洞的氤氲之气,自王风的头顶处钻了进去,而那道留在王风后背的青色掌印,已极为虚淡,虽若有若无,但其形仍在。

王风缓缓地睁开双目,暗叹一声,心想此印只能化解至这种程度了,若想尽然化去,却非一朝一日之事。所中的掌伤,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也已痊愈,王风现在想的是如何穿破这空间封锁,去空间壁障寻找恩师和众师兄。看了看一旁的九儿,王风又是一阵踌躇,不知该如何安置她。

正在这时,一阵地动山摇,地洞中的泥土石块嗽嗽地掉落,纷洒如雨,一时,宛如山崩洞塌。就在王风九儿动容之际,一道声音清晰地响在洞内:“小贼出来受死!”音调尖厉,极是刺耳,正是浮柔妖主所发。原来,她凭着留在王风身上的那道微弱的印记,终于寻至了。

空间既被封锁,而地洞也坍塌在即,躲无可躲避无可避,那也只有出洞了。神念放出,略略一扫,外面情景已了然于胸。

看着面色苍白的九儿,王风强作镇定地一笑,然后说道:“外面十大妖主齐至,令祖等五位族长也在一旁。待会儿咱们出去后,你……你就回到令祖那里去罢,谅那十大妖主也不敢出手!”

“那……那你呢?”九儿面对王风,心乱如麻,虽然紫元魔主丧命其手,但他也救过自己两次,更与浮柔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妖物势大,便是爷爷他们五人,也不一定是其对手!要是我露面,只怕……只怕更会拖累你……”

眼光一闪,九儿又道:“先等等,我与爷爷商议一下……”说着,闭上双目,神念如丝般地放出,探向洞外。

“轰隆隆”一声巨响再次传来,其中还有浮柔妖主的一声厉喝:“出不出来?别以为这乌龟壳有多坚硬……”王风手印疾结,道道加持禁制化为无数层虚影,飘掠向外,倏尔不见。

九儿猛然睁眼,见状,连忙也结印掐诀,加固阵法,一边道:“爷爷他们说,浮柔已发下毒誓,不会动我,但你却……却不会放过!让我出去无妨……看样子,爷爷他们已与妖主达成了某种协议……你……你……”

“这样就好!咱们出洞吧!”王风说完,手印又是一变,然后带着九儿,闪晃而出,已来到山峰上的高空。第一眼见到的,便是十数道身影在虚空中静立。

其中浮柔妖主当先而立,其后,便是坤镇等四妖主;而五族族长和寒木等五妖主,分站在他们两侧的不远处。山风呼啸,林海起伏,在这一片沉寂中,整方空间,都透出一股刺骨冰寒的杀气。

“去吧!你爷爷他们就在那里!”王风一指幻心等人,淡淡地对身旁的九儿说道。

咬了咬牙,九儿回道:“我不去!我已想好了,你救过我两次,这次,就让我尽尽心意,还你一次!请……请收我入体,这样一来,在危急关头,我爷爷念及我,没法不出手……”

“万万不可如此!”王风忧色满面,显得很是焦急,“我虽然救了你,那是……那是因为我对不住你在先……此次凶险,是我平生仅遇,能不能过去,我……我没有半分把握!你……你当真想拖累我么?”九儿心意,王风岂有不知之理,但为了她,只得硬起心肠,说出了那最后一句话。

“我就是想拖累你,你……你是个混蛋!你杀了我的紫元,你……你毁了我的幸福,你夺走了我的一切……”长时间纠结在九儿心头的压抑和愁苦,劳累和心酸,在这一刻,似乎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你……你既然救了我两次,在我没有还与你之前,我……我报不了仇……所以,我只有跟着你,哪怕还你一次,也可以动手杀你,然后……然后我再自尽……”九儿一面说着,一面泪水哗哗地流落,神情又是凄苦,又是愤怒。

王风一阵错愕,没料到九儿要跟着自己,居然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只得摇头苦笑,无言以对。

就在浮柔妖主不耐烦之时,狂野一个闪晃,已来到王风面前。见状,浮柔只得生生停在当场,冷眼旁观。对于狂野,她心中还是颇为忌惮的。

见狂野一闪近前,王风神色一凛,暗自戒备,因不知其来意,提防他突然出手。盯着王风看了半晌,狂野忽然咧嘴一笑,传音道:“你的命是我们五人的!没有我们同意,谁也拿不走!适才我等已商议过了,九儿就留在你身边,危急关头,我们就有了出手的借口!”

见王风沉吟不语,狂野又传道:“九色曜石一事,无论何种情况下,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泄漏。否则,你将面临包括我们在内的整个人系八宇的全体追杀!所以,迫不得己时,我会先杀了你!我们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最后,很期待看你与浮柔一战!好了,你这就将九儿姑娘收入体内吧!”说完,狂野深深地看了一眼王风,就要离去。

“前辈且慢!”王风立即传音叫住。看着略有疑惑的狂野,王风传音道:“前辈所叮嘱在下的事,在下一一谨记。但是,九儿姑娘请前辈带走,交给幻前辈。否则……在下不敢保证前辈嘱咐之事,会不会遵守!”

“你小子敢威胁我?”狂野怒色一闪,一股威压暴卷而来,将王风全身上下笼罩。王风咬紧牙关,暗运无为心法,将这股威压尽然缷去,又源源不绝地导向四周虚空。只听“嗤嗤”的破空声大作,宛如利箭急射。

见状,狂野双目放亮,略一沉思,点头道:“好!有胆色!此战你若不死,老夫还会与你切磋一场。万妖界之约,一直有效!”拉着不愿离开的九儿,狂野头也不回地来到原地,然后又将九儿交给幻心。

“后事都吩咐完了?那好!现在你可以去死了!”浮柔一声冷笑,纤手一挥,一片七彩光幕已将王风牢牢地笼罩。处身光幕中的王风,只觉周身一紧,难以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