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394章  前思后想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337 字

王风见众人震惊无比的样子,长叹一声道:“事情绝非那几位佛门弟子所说的那样,仅仅只是盟中数人命丧……如我所料不错,金、青二宇,已遭大变,等回到青汉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王风心知眼下多说无益,语音颤抖着对众人简单地说了数句,后又道:“吴长老,你们四人先去一趟佛界,只有那里还能自由进出……面谒佛祖,然后再相机行事。记住,一定要将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二宇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弄清楚……”

吴能应声而去。四人划破虚空,直接漫步太虚,向不远处的佛界进发。

王风待吴能四人走后,对众夫人交代了几句,回到静室,欲疗伤一番。心道眼下迷雾重重,似有难测之险,大变已生,势成定局,吴长老的话没错,只有将自身的修为保持在巅峰状态,才有把握化险为夷。

自归藏盒中拿出数株灵草,王风略加炼制,便立即服下,然后干脆关闭六识,静静地入定调息起来。

此时,王风体内的那片星云,正在缓慢地运转着,其中无数星辰的运行轨迹,秩序井然看似错乱,却有章可循,显是极近自然,包含了无尽的法则或天道。千丝万缕般的元力,自这片星云中散溢而出,然后沿着王风的周身经脉,循环运转,不休不止。

不知不觉间,从星云内窜出一团灰蒙之气,盘滚如龙,浩荡向前,来到星云的一角,围绕着紫雪长刀和其旁边的另一团玄黄之气旋转不定。

王风虽然六识关闭,但体内灰蒙之气突然的异动,顿时让他警觉起来,当即打开内视,一面神元运转依旧,一面仔细地观察起来。

只见那团灰蒙之气,绕着紫雪长刀和玄黄云团越转越快,最后形成一个灰蒙蒙的罩状,将这二者团团罩定,跟着缩小包围圈,自外向内挤压过去。

“它想干什么?莫非……”王风惊骇之极,隐隐觉得这团诡异的灰蒙之气想要做什么。自从大量地吞噬了玄冰神水晶,还有威力巨大的至罡神炎后,这团灰蒙之气,已壮大了近百倍不止,从最初时的那一丝一缕,变成了一个大云团状。

而自玄天魔帝那里,将人系八宇中仅存的玄黄之气吸收入体,灰蒙之气,也算得上是久未“进食”了。眼下情景,只怕是饥饿已久的灰蒙之气,想对玄黄之气下手,但也不排除紫雪长刀中的青龙、七杀二器灵,有被吞之虞!

玄黄之气,王风要利用它至锐至利的属性,穿越障碍如无物,才能有效地施展空间折叠法则,便是注入神兵之中,也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可谓是自己的一大强助;而青龙、七杀二器灵,其重要性也是不能代替的。没有了这二者,紫雪长刀和神妖之瞳,其威力将大打折扣。

王风焦急万分,不料在这可以说是内忧外患的当口儿,这团灰蒙之气竟对自己体内之物暴起发难!自从灰蒙之气在王风体内诞生后,从没有一次听从过他的刻意指挥,虽然也在万分紧要关头,保护了王风,但绝大多数时候,对王风的心神指令,置若罔闻。

此时的情景也一样,无论王风如何地忧心如焚,如何地发出心神指令,这团围绕着玄黄之气和紫雪神兵的灰蒙之气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向其中挤压,越靠越近,其内缘与后者的外缘,开始接触。

紫雪长刀一动不动,而玄黄之气不断地内缩,已成为一块拳头般大小的固体,似是缩小到了极限状态。相应地,灰蒙之气的包围圈也越发地变小了。

玄黄之气无奈,化为长蛇状,突然缠在紫雪长刀上,融了进去。而灰蒙之气立即扑了过来,将整把长刀包裹得严严实实,丝风不透,不依不饶地继续急旋。

王风已是叫苦不迭,却又无可奈何,眼睁睁地看着灰蒙之气变淡变薄,然后消失不见,露出了紫雪长刀的刀身,显然,它也进入了长刀之中。原本漆黑泛亮的刀鞘,此时已变为那种灰扑扑的颜色,似是被裹了一层厚厚的油污,哪里还有半分神兵的模样?

正在这时,王风通过心神,听到了紫雪长刀中的青龙、七杀二器灵发出了一阵尖叫声,心牵神连,在王风听来,极为刺耳震心。忙问道:“怎么了?你们……你们没事罢?”

“我们没事,只是……只是这鬼东西太……太可怕了!它……它竟将玄黄之气吞噬干净了……”七杀战战兢兢地说道。青龙默不作声,似是被吓呆了。

玄黄之气,那是超越阴阳二气的存在,其坚锐暴烈之性,无物能撄其锋。而这看似不起眼甚至是丑陋之极的灰蒙之气,吞噬起玄黄之气,竟像是在享用美食一般,焉能不让二器灵心胆俱裂!

王风无奈,却也暗自庆幸,只要二器灵平安无事,紫雪神兵的威力依旧。只是还要加深参悟空间折叠法则,力求无需外物相助,也能运展自如。

因为王风目前所掌握的空间法则,只是一小部分,还不到三分之一,仅比所掌握的时间法则多出一丝。没有了玄黄之气,在自己的神念覆盖范围内,运展空间折叠法则,不受影响;但要是超出了念力的覆盖范围,则险莫大焉。一不小心,自己便会被未知的障碍物撞个粉身碎骨。

若是将完整的空间法则掌握透彻,则又不同了。而完整地掌握运用时空河堤上的时空法则,那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或境界呢?

“最低应该是原境吧?或者还能超越原境!”王风浮想连连,心驰神往。自与辰列、獉衰这俩名中古之境者,在空间壁障内切磋一番后,虽说当时有了诸多的条件限制,二人所发挥的实力还不到平时的千分之一,但王风多少已对古境大神通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至于原境以上还有没有更高的境界存在,王风的看法是肯定的,比如洪五就是。但具体是何种境界,何种称谓,还有一级或者是数级之高,王风对此却一无所知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忽听七杀又叫道:“不好,这……这鬼东西……它……”

“它怎么了?又有异动了么?”王风一惊,回过神来,又开始为二器灵担忧。

“不是异动,而是一动不动。它……它赖着不走,看样子,把咱们的地盘儿,当成它自己的家了……”七杀愤愤地道,却又是既畏且惧,不敢靠近那团蛰伏着一动不动,又像是吃饱喝足后静等消化的灰蒙之气。

王风暗暗惊讶,心念一阵强行牵引,进入了长刀之中。只见那团灰蒙之气,在吞噬了全部的玄黄之气后,颜色未变,依然是灰蒙蒙的,但形体又壮大了不少,与之前相比,大了数倍。

见灰蒙之气像是真的将紫雪长刀当成了居地,而且似乎对二器灵也不感兴趣,王风略略放心,回想起在天妖界,一刀立劈三名半古,这灰蒙之气,实是居功至伟。否则,以他大神上期之境的修为,纵然紫雪神兵再是了得,也发挥不出其万分之一的威力。

想到这里,王风心神略定,虽说玄黄之气荡然无存,但紫雪长刀有了灰蒙之气的自主加入,其威力定然增加不少,也足以补偿损失了。只不知它会不会长久地呆在紫雪神兵当中。

收回心念,王风再次入定,进入浑然无我之境。

不知过了多久,当飘渺紫府在十兽的环绕下,孤伶伶地进入了青汉苍宇后,王风体内的神元已运行了九周天,一时修为尽复,元力敛入体内星云之中。

睁开眼睛,王风只觉神清魂宁,思绪清晰,条理分明,只感觉自到达玄幽苍宇后,所经历的一切与青汉发生的事情隐隐遥相呼应,如同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在脑中缓缓地流淌而过。

“我与甲乙丙丁四分身的心神中断,是在青、玄太虚之渊时发生的,想来,定是距离太过遥远所致。昔日共工大神曾对我言道,有分身行事固然方便,实际上却是弊大于利,凡是古境者,都没有分身……但如何是弊大于利,他老人家却没有明说,显然其中另有隐情了……”

“在万妖界帝宫的壁画中,遇到的那个绿光老者,曾在海天一色界中界对我言道,说是带来了他的老哥哥和四弟的口信。其中老哥哥的话是‘炼心之苦,光凭仁义二字难以承担,其苦如乱麻,须用本心之刃斩而解之’等语。只不知何谓炼心?又何谓本心之刃?”

“他那四弟之言,则清楚不过,说‘此地不可久留,须迅速抽身回转,方为上策,迟则大变陡生,且不可逆转也’。大变,大变,莫非就是指眼下的大变?”

“绿光老者又送了我一件神兵——神妖之瞳,威力不同凡响。后又在极苍遇见他。从辰列等七神妖对他恭敬无比的态度上看,那绿光老者显是身份非凡,却不知飞熊榜究是何物,竟让七名中古神妖趋之若鹜……”

“洪五也曾言道,说是在蓝冰苍宇中见过我的两大分身,不知是甲乙丙丁中的哪俩个?只不知到底是谁同样获得了一件神兵,为什么又要与紫雪争锋?鸿蒙之钥,鸿蒙之门,百年之后,玉寒苍宇等等,语带机关,实难推敲……”

“恩师与十八位师兄,如今还在极苍之宇,静候大自在劫的到来。大师兄说,大自在劫过后,定还有整个人系八宇的夺界之乱。想来也是,一场大劫,毁灭界面无数,有幸得存的界面,自然成了香饽饽了……”

王风孤坐静室内,思绪纷飞,对于前方的道路,既感迷茫,又觉遥远,同时,还有一份责任,沉重地压在他的肩头。正在这时,忽听门外一个女子声音传来:“大人安好?小女子有事情禀报……”